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两年前,李承铠在酒吧救了徐年。
      
      李承铠不怎么去酒吧,小时候家里管得严。后来谈了恋爱,前任安安静静的,喜欢看书喝茶,李承铠更是没踏进过酒吧半步。
      
      李承铠前任叫方启,他们高中同班同学,两人在一起6年。
      
      大学毕业后又过了一年,方启给李承铠发了条信息,一走了之,切断了所有联系。
      
      失恋后李承铠一天到晚三魂不见七魄的,你问他一句话他得反应3分钟,最后还是两眼无神地看着你,余海朝们看着心烦,恨不得把他锤醒。
      
      余海朝们想尽办法让哥们正常起来,不能让他把自己锁在家里,于是硬拉着李承铠玩遍了宁市的酒吧,帮他找小美女小帅哥。
      
      喝多了的时候,李承铠也往人身上扑,手往人衣服里抓,可闹归闹,从没见他带出去一个。
      
      失个恋而已,又不是家破人亡,至于吗?余海朝们都劝他。
      
      被甩的那个陷入了深深的怀疑和自责,到底自己哪里没做好,把人气跑了?什么都顺着方启,还要怎么好?
      
      每次上床,只要方启稍微皱皱眉头,李承铠就立马停下,温柔地问是不是弄疼他了?要不算了?方启也不愿意给他口,那他就反过来伺候方启,只要方启舒服就行。
      
      方启不喜欢余海朝们,李承铠一个电话过去,要余海朝们以后少找他。气得那帮发小们直接冲到李承铠家门口,那也没让他们进门,李承铠说方启在看书,别吵着他。
      
      余海朝受不得发小给这个气他受,伸手就去推门,李承铠往后踉跄两步,门被推地半开,一地的花盆、黑土黄土、各种颜色的植物。客厅被弄得像个搬迁的大苗圃似的。
      
      “你干嘛?”余海朝探头看了下,懒得进去了,没地方下脚。
      
      “种花啊,方启说要弄个小花园。”一帮哥们这才发现,李承铠手里拿着把花铲,一手的泥,白色T恤上也尽是泥点子。
      
      “让保姆弄呗,你没事干啊?弄这个。”余海朝嫌弃地瘪嘴。
      
      “我谈恋爱保姆谈恋爱?”李承铠抬起手臂蹭掉下颌边挂着的汗珠,“你们还有事吗?你们自便,我忙去了。”说完又蹲到地上去弄那些花儿。
      
      方启要弄小花园,自己却干干净净坐在书房里看书,脏活累活都甩给了李承铠。余海朝们无语地看着自己哥们,怀疑太平洋的水是不是全灌到李承铠脑子里了。
      
      自始至终方启都没从书房出来,方启的眼里没有这帮人。
      
      余海朝们讨厌方启。方启是他们学校挂了名的同性恋,但李承铠不是,李承铠是被方启掰弯的。
      
      这方启不是存心害李承铠吗?他们早就想揍他一顿了,奈何李承铠成天跟在方启屁股后面,高中一毕业两人就同居了,他们压根没机会下手。
      
      不仅没机会下手,李承铠被弄地像一年12个月都在冬眠一样,尽陪着方启去了,喊都喊不出来。
      
      后来李承铠还拉着方启的手,当着全家人的面出了柜,挨了他爹一顿胖揍,被揍地鼻青脸肿,锁骨骨折。就这样他还护着方启,肿成个猪头样地拦在方启身前,生怕家人误伤了他。
      
      看他这样,老李气更不打一处来,血压直往上冲,在医院特护病房呆了半个月。
      
      后来又闹了好几次,李承铠铁了心地就要方启,家里人眼看管不住也就随他去了。
      
      直到现在李承铠都没弄明白,方启当年为什么要走。
      
      李承铠碰到徐年那一次的场子不是哥们聚会,而是为了工作。
      
      合作方的刘董从西市飞过来,又是一个大单,李承铠自然尽心接待。到了晚上,刘董忽然说带了儿子过来,问这边有什么适合年轻人玩的。
      
      刘董手上的单子确实很大,开张管半年的那种大。李承铠亲自出马作陪。
      
      刘董儿子年轻,20岁不到,叫了一大帮本地朋友,让李承铠带他们去好玩的酒吧玩玩。
      
      “好玩的酒吧?”李承铠微蹙着眉头。
      
      “就...有男有女的,质量好点的,”刘董儿子凑到李承铠耳边,轻声说,“如果有李总这种质量的就更好了。”说完冲李承铠眨了下眼睛,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手臂。
      
      李承铠冷冷地看他一眼,“行,有的。”
      
      打电话让余海朝推荐一个酒吧,要上档次的。余海朝电话里跟他开玩笑,“怎么,想通了?动心思了?”
      
      “滚一边去,碰到个变态客户。”放下电话李承铠低头笑起来,说人家变态,那自己交男朋友好像也算变态。
      
      在酒吧包房里坐着,刘董儿子他们点了公主少爷,开始鬼哭狼嚎,包房里一片咸湿。
      
      李承铠坐在角落抽烟,喝矿泉水。实在无聊,心里开始盘算今天买单得花多少钱,这钱得从合约里抠回来。
      
      中间进来一个推销酒的小男孩,个头挺高,脸看着小。白衬衫、黑马甲、黑西裤,腿又长又直,端着几瓶酒,挺拔地站在沙发边。看上去干干净净,不舍得让他站在这间混乱的包房里。
      
      刘董儿子松开怀里搂着的那个,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伸手就往人腰上捏,“推销酒啊,宝贝儿,舌头给哥哥吃一口,我让他们安静。”
      
      哈哈哈,包房里爆发出一阵哄笑。
      
      李承铠循着笑声看过去,眯起眼睛,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不给也行,一步到位,你今天的酒哥哥给你包了。”刘董儿子说着就开始解皮带,一张臭嘴往人脸上拱。
      
      旁边有人去拿男孩儿手上的托盘,方便刘董儿子进一步动作。
      
      李承铠看了眼托盘,六瓶拉菲,要不了几个钱。心想刘董儿子精虫上脑,傻地厉害。六瓶拉菲就想要人一步到位,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
      
      更何况,那个男孩儿,被他李承铠瞧中了。
      
      单单只凭他那张脸,李承铠就坚决不能让其他任何人去碰、去染指。
      
      那天包房里见了血。李承铠拉着男孩儿先撤,撤之前给公司法务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收拾烂摊子。
      
      刘董的大单已经飞了,商场再见就是仇人,李承铠一点没后悔。
      
      男孩儿告诉李承铠他叫徐年,大二学生。他并没有告诉李承铠,他们有一个团队,正跟着新闻系导师做课题,关于酒吧生态的新闻调查。
      
      只到李承铠追了他三个月后,他才告诉李承铠这件事。
      
      徐年哪里想接受男人的追求,就算在酒吧救了他也不行。可李承铠追得猛,下了功夫地追。
      
      早中晚三餐都送,亲自送。陪着上课陪着自习,下了自习送到宿舍楼下,去酒吧卖酒李承铠也没反对,只默默跟在旁边保护他。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英俊迷人的男人,每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甘愿屈尊降贵地当个跟班,一天都没拉下,徐年被打动了。
      
      徐年想知道,如果他是酒吧里的少爷,李承铠会不会嫌他脏、还会不会拿他当个宝贝。
      
      于是考验了李承铠三个月。
      
      徐年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考验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李承铠只喜欢他那张酷似方启的脸。
      
      三个月后,徐年依然动摇,李承铠不受任何影响,继续追他。
      
      只到李承铠动用了很大的能量,为徐年一年前去世的哥哥追认了烈士。
      
      徐年哥哥是在酒吧救人去世的,当事人不愿意出面作证,所以那场见义勇一直被当成是酒吧闹事。徐年全家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但没有任何办法。
      
      被追认为烈士,让死去的哥哥安心入土。
      
      徐年觉得,李承铠是真的心疼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看文的小宝贝们,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