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今天李承铠跟宁市政府签了个框架协议,200个亿的土地房屋开发项目。签约仪式新闻直播了,镜头最后定格在李承铠硬朗英俊的脸上。
      
      仪式结束之后是更为盛大的酒会,各方要员、钻石珠宝、香车美女,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全是纸醉金迷。
      
      李承铠即使低调地站在角落,也依然会被一大圈人找到,围上来讨好说笑,在哪儿都像在聚光灯的中心。
      
      30岁,全市最年轻的500强公司老总,沉稳冷峻、挺拔迷人,从隐退的李老爷子手里接下航大集团三年,企业市值翻了5倍不止。
      
      捏着水晶高脚酒杯,李承铠颔首浅笑,对上来祝贺的人礼貌道谢,言辞间全是疏离的客气。偶尔扬起下巴,薄唇靠着酒杯抿一口酒,喉结顺着修长的脖颈上下滑动。
      
      放下酒杯,勾着唇角轻微一笑,宁市排名第一的钻石单身汉,任谁看了都移不开眼。
      
      好不容易捱到酒会结束,李承铠一边疾步往外走,一边解开藏蓝色西装的扣子,脱下来搭在手臂上。
      
      司机老柯开了奥迪A8在酒店门口等,黑色奥迪向来是商务场合座驾首选。
      
      看到自家老板一路带风地走过来,老柯赶紧恭敬打开车后门。李承铠跟老李总风格相反。老李总平易近人,而他总是一脸严肃,在下属面前不露笑脸,公司里的人都挺怕他。
      
      交代老柯也只是简单几个字,几点在哪里等,下一步去哪里上车才说,心思深得很。
      
      “去岩石。”李承铠靠在车后座,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住领带结,往下拉开,丢到一旁。又解开领口和袖口的扣子,袖子往上翻叠两截,露出有力的小臂。
      
      按下半截车窗,春天的暖风悠悠吹过,李承铠上了发胶的头发被吹下来一绺落在眉上,给他刚毅的脸添了一点柔和。
      
      岩石是一家花店,开在大学城的购物街上。李承铠最近经常去那家花店买花。
      
      老柯第一次听李承铠说要去花店的时候还挺诧异,买个花还得李总亲自去花店,那些秘书助理们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
      
      大学城在新区,挺远,从一环开过去得一个小时。老柯开了导航,把手机卡在仪表版上,导航里不时传出毫无感情的女声,请沿当前道路执行、您已超速......
      
      “老柯,导航关掉,”李承铠闭目养神,“太吵。”
      
      “李总啊,我不知道岩石怎么走,这导航关了我......”
      
      “我教你走。”李承铠坐直身子,深邃的眼睛眯了起来,偏头盯着车窗外。
      
      李承铠对那家花店熟地不能再熟,左转右转调头,路线清楚地不得了。
      
      第一次过去的时候,李承铠要老柯在停车场等他,独自一人下车往购物街走。老柯眼珠转了两下,偷偷跟在后面。
      
      花店没什么特别的,在购物街最东头,白色镶着透明玻璃的木门,门上墙边爬满了绿色藤蔓,门边摆了个小方桌,一桌子各式鲜花成束地插在蓝色玻璃瓶里。
      
      老板是个年轻男人,叫迟路,25岁,主业开花店,副业畅销书作家。迟路有写作天赋,版权赚了一大笔,用副业的钱养着这家花店。
      
      李承铠第一次走进花店的时候,迟路正拿着一把花剪,低头修剪手上的一盆榕树盆景。他闲闲地站在小木梯旁,白T恤随意扎进蓝灰色宽松仔裤里,褐色的头发柔顺地搭在额前,眼睛眯缝着凑近那棵小榕树,睫羽扑闪比树叶还浓密。
      
      门前挂着的小风铃随客人推门的动作“叮铃”作响,迟路侧过头,一眼就看到李承铠,光芒四射的一个男人。
      
      迟路表情凝滞两秒,缓过神来,赶紧翘起嘴角笑着问他需要鲜花还是盆栽,笑地温温柔柔,像榉木花架上那盆雅致的白色重瓣茉莉。
      
      李承铠移开眼睛,环顾四周,点名要金色嘉兰。
      
      “有,稍等。”迟路从花店里间抱出一包张牙舞爪的嘉兰,“这花只有我家卖,太贵,买的人少。”
      
      “嗯,拿10支包好。”
      
      “10支1000,包装我就免费赠送了。”路迟挑了10支半开不开的嘉兰,用最简单的白纸包好,系了几根银色的丝带。
      
      已经艳到极致的花朵,不需要多余的包装,简简单单就好。
      
      迟路伏在木桌上包花,李承铠站在墙边背对着他,看那满墙的绿色盆栽,看入了迷,一动不动。老柯隔着街往这边打量,冷清的花店加一个男老板,没什么意思,转身回了停车场。
      
      这次还是跟以往一样,李承铠要了10支嘉兰。
      
      “这次换个包装纸吧,”迟路细长的手指划过墙边摆放整齐的各色包装纸,“用黑色怎么样,黑色也好看,衬得花更艳。”
      
      “可以。”李承铠没像往常一样站在墙边看绿植,而是走到迟路身后,若即若离地贴着迟路的腰臀,声音沉沉地钻进迟路的耳朵,“丝带挑什么颜色?迟老板。”松木香水的味道掺杂着一丝酒气,一股脑地扑向迟路。
      
      迟路耳根红红地往外移了一步,“丝带就挑透明的,搭着好看。”
      
      “听你的,迟老板。”李承铠正了身子,单手插进裤兜斜靠在桌边,饶有兴致地盯着迟路的侧脸。
      
      “李总夫人喜欢嘉兰?”迟路佯装不知,笑问道。
      
      “是的,他喜欢,”李承铠垂着眼,把玩手腕上系着的一根细细的红绳,“他就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包好了,”迟路把花递给李承铠,“祝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金色的嘉兰盛开在墨黑的包装纸里,巨大的一束,妖冶迷人。李承铠潦草抓过花束,像在跟谁生气一样,一把推开花店的门,门上挂着的小风铃一阵乱响。
      
      迟路一直盯着他的背影,只到消失在路的尽头,才吁了一口气,抬头冲小木梯上面喊了一声,“出来吧,你老公走了。”
      
      头顶上噼里啪啦一阵响,听得出来是有人下了床、找鞋穿鞋。一个头发乱乱的男孩儿从木梯上蹦了下来,一脸无所谓的笑,像只抱住新鲜水果在啃的小刺猬。
      
      “他又给你买了花,”迟路走过去,抬手帮他理翘起来的短发,“你还不回去?一会儿他得夺命连环CALL了。”
      
      “你舍得让我回去吗?迟哥,”男孩儿从背后抱住迟路,双手环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头,“你舍得我下午跟你上了床,晚上又跟他上床吗?”
      
      这个问题徐年问过无数遍,从来不会听到他想听到的答案。
      
      每当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会在背后抱住迟路,不看迟路的表情,也不猜。
      
      万一迟路觉得他可笑呢?上个床不就够了,还要那么多,你以为你是谁?
      
      或者迟路觉得他可怜,讨好完这个再去讨好那个,除了讨好什么都不会。
      
      迟路把桌上零散着的包装纸狠狠揉成一大团,砸在地上,紧紧闭着眼睛,胸口起伏两下,手伸到背后,拍了下男孩儿的屁股,“回去吧,小年,别惹事。”声音依然温柔,像在劝一个不认识的小朋友要乖一样。
      
      是的,别惹事,别给迟路惹事,他会嫌麻烦。也别给李承铠惹事,他会杀了你。
      
      “迟哥,”徐年手依然环着迟路的腰,绕到他身前,眼睛很亮地看着他,“你到底有没有心呢?你不觉得脏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中午不睡午觉的结果就是,就是想了个脑洞,然后码出了第一章~
    小短篇奉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