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

      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层层叠叠青山之下,一座青砖瓦院立于村落边缘,一个青年走出小院,背着竹篓缓缓走在田园之中。
      
      青年长身而立,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身着青色长袍,背后背着一个药篓,篓中放置一柄药锄还有一柄玉质短刀。
      
      青年正是云竹,当年他在神农架摔进了洞里,醒来后便来到了此地。
      
      这个村子名叫小青山村,因地起名,坐落于小青山之下。
      
      村民淳朴,给他盖了一间茅房,让他挺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云竹来到此地已有十五年,跟随潮流赶考,考了个秀才,后觉得无趣,便回了小青山村当起了一名赤脚大夫。
      
      风水先生是做不了了,这个世界和以前不同,附近有不少仙人,云竹修炼不了,便不掺和仙人们的事情了。
      
      赤脚大夫收入不多,好在云竹总能挖到一些灵药,拿去卖了也有些收入。
      
      茅房住得不舒服,便想法子盖了一个小院。
      
      这个世界自然已经不是他以前所在的现代世界了,也不是历史上的某个朝代。
      
      历史上的四书五经,其他一些著名的书籍如《三字经》、《千字文》、《唐诗三百首》、《二十四史》等等都没有。
      
      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仙凡混居,当年他从山中溪流中醒来,身无一物,遇到了一个御剑飞行之人,那便是传说中的仙人了。
      
      何谓仙凡,云竹是不在意,他是比较懒的,没兴趣的东西就懒得去了解。
      
      只是,他如今已经四十五了,模样一如当年,看起来还比以前年轻了一两岁,二十七八的模样,状态更好了。
      
      这让他想起当初落入水中,自己咽下的那个东西。
      
      他记不清那个东西长什么样,只知道他醒来后,他的法力化为虚无,挎包也不在了。
      
      这些年来,那东西一直在滋养他的身体,偶尔丹田发热,便容易陷入一种玄妙的感觉,听到一些奇妙的声音,似是夏虫之语,又似冬雪之声,如春风拂过,又如林海起伏,偶有道音,又似梵语,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犹还记得,当初他来这里烧了一个月,整个人差点烧傻了。
      
      祖传的心法已是用不得了,不用还能感应到灵气,用了便什么都感觉不到,应当是所处世界不同了。
      
      他也不知其中奥妙,左右他对仙人也没什么兴趣,这些也就不重要了。
      
      就窝在这小山村里也没什么不好,当个赤脚大夫,听孩子们的欢声笑语,研究研究感兴趣的东西。
      
      盖一座小院,闲时喝喝茶,看看书,画些画,饲弄花草,岂不快哉?
      
      行至山脚下,早起的猎户背着一只像是獐子的动物下来,这边叫灰鹿。
      
      李猎户是村里唯一的猎户,村子比较偏僻,大家要吃肉都去他们家买,也比城里便宜。
      
      瞧见云竹,李猎户朝他招呼一声,“云大夫,去采药啊?”
      
      云竹微微点头,“李猎户,今儿个收获不错。”
      
      “嘿嘿,云大夫可要吃肉?我给您留一只腿?”
      
      云竹不爱吃这些东西,遂拒了,“不必了,您还是拿去卖了吧。”
      
      短暂的交谈几句,云竹往山上走,这边的林子比以前的还要复杂,老藤纵横,林子里几乎没有任何阳光透进来,偏偏空气清透。
      
      植物也不是根据海拔而生,针叶林和阔叶林都可能长在一个地方,这里的生物自成一个系统,云竹也是在这里生活了三五年才逐渐转换思维。
      
      山里的蛇虫很毒,被咬一口便可能就此殒命,云竹也是在山中混迹多年了,倒是有自己的一套经验。
      
      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当初吃下的那个东西,云竹能察觉到周围一里内的动静,遇到危险也比以前警觉得多,是以多年来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许是道祖保佑,佛祖心疼吧。
      
      小青山并非一座山,而是附近的一条山脉,乃是大青山的支脉。
      
      饶是如此,小青山的山峰也高得多,林海不断,瀑布轰鸣。
      
      翻过一座山,来到了村民少有涉足之地,村里人砍柴,到前面那座山便绰绰有余,小青山深处,也只有云竹和李猎户会来了。
      
      李猎户也是一个修士,算是武士吧,云竹曾见过他一拳打死一头野牛,惊得他嘴巴差点合不上。
      
      云竹也就腿脚好一些,说修为是没有的,他并没有心法,也懒得去找,就这么得过且过也没什么不好。
      
      来到自己标记的地方,上个月发现的一朵青蓝花已经成熟了,云竹拿出玉刀,将青蓝相间的花儿切下,仔细的用布包好,放入药篓之中。
      
      顺着溪流而上,云竹钻入林子之中,偶尔停下来,用药锄将林子里的药材挖下。渐渐地,药篓中的药材便铺了一层,慢慢增加,很快便装了一半。
      
      临近午时,在一棵老树下发现了一株半透明的绿植,在树根下的一个土洞里莹莹发光。
      
      云竹拿出玉刀蹲下来,方伸出手,一道白芒射来,他下意识躲开,忘了身后是斜坡。
      
      整个人失衡掉了下去,滚了几下,一棵小树拦住他,药篓里的东西摔了出来,散落一地。
      
      “咦?”
      
      一道年轻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白袍的少年从山上缓缓走下,手上结诀,坡下的一个布包飞入其手中。
      
      少年身材富态,神态倨傲,方才那一白光显然没有在意他的性命,若非云竹躲得快,只怕不死也重伤。
      
      云竹抓着旁边的树坐起来,按了下肩膀,眉头皱起。
      
      富态少年打开布包,正是云竹早上摘的那朵青蓝相间的灵花,少年看也不看云竹一眼,自顾自的将灵花拿了,嫌弃的丢掉手里的布,收走土洞里的绿植,很快消失不见。
      
      事情发生得很快,云竹一声不吭,默默的将散落的药材捡起来,药篓已经瘪了,他还得回去再找人编一个。
      
      抓着小树爬上去,云竹又按了下肩膀,倒吸一口凉气,眼神晦涩不明。
      
      在山里找了个地方清洗身上的污渍,下颚处破了皮,鲜红的血染湿了领口。
      
      云竹用手舀水清洗脸上和脖子的血迹,手肘处也擦伤了,只得先拿草药止血。
      
      看到水里狼狈的倒影,云竹有些嫌弃,他背起药篓子,径直往山下走。
      
      走到一半,感觉小青山深处传出一些乒乒乓乓的声音,似乎有谁在打架,可能是仙人在打架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云竹没有过多停留,很快便回了村里。
      
      此时恰逢午时,村民们扛着锄头往家里走,一边走一边擦汗,嘴里谈论着地里的事情,比如你家的庄稼长得不错,明天我家要从你家田里引水等等。
      
      “哎哟,云大夫,您这是怎么了?”
      
      云竹竖起衣领遮住下颚,扯起一抹笑,“摔了一跤,不碍事。”
      
      他本来就是摔了,村民淳朴,也没想过他会骗人,纷纷投来关注的眼光,让他赶紧回去换衣服,还有人说要帮他背东西。
      
      云竹一一谢过,众人见他走路正常,也就没有过多的担心,只让他这些天就别往山里走了。
      
      回到家中,云竹脱了衣服擦了擦身子,随后拿上药粉敷伤口。
      
      上了药,云竹想到今天自己狼狈的样子,略有不悦,这让他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京中贵族仗着权势,目中无人,将他逼回了老家,之后也处处与他作对。
      
      所有人都知道他得罪了人,没有人愿意亲近他,那几年是他最狼狈的时候,若不是有林家接济,他差点饿死。
      
      将桌上药瓶盖上,云竹从床底拿出一本佛经,一只木鱼,坐在床上轻轻敲响,嘴里念着经文,心中戾气慢慢消散。
      
      小院中的木鱼声响了三天,天边闪过一道金光,在黑夜中久久不散。
      
      云竹睁开眼,看向窗外,金光从小青山深处传出,一道光柱直上云霄,而后慢慢消散。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那道白练,将他带到异界的东西,也可能那东西已经被他吃到肚子里了。
      
      三日前的伤疤已经结痂,云竹只看了那金光一眼,没有动,继续闭上眼睛念经,窗外的金光缓缓消失。
      
      次日,村里突然多了很多外来人,其气势惊人,穿着各异,有些性格温和,有些性格暴躁,有些性格高傲,不一而足。
      
      无论有多大的差异,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传说中的仙人。
      
      从李猎户口中,云竹知道,这些所谓的仙人并非是仙,修行者统称修士。只是凡人见识少,而修士会各种法术灵诀,才将之认为仙人。
      
      云竹不知道昨晚上出现的那道金光是什么,他也不想掺和这种事情,便是经书也收了起来,只拿出医书在房里看。
      
      本以为这些修士是要进山的,谁知午时不到,云竹便听见有人敲门,是一个没有听过的声音,显然就是那些修士了,也不知所为何事。
      
      门外站着一行五人,穿着白色长袍,胸口绣着一枚金色长剑,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柄长剑。
      
      为首的是一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剑眉星目,薄唇轻抿,周身散着一股冷意,此时正把敲门的手放下来。
      
      其身后站着两男两女,年纪看起来都不大,左边的少年较瘦,笑眯眯的很是阳光。最右边的少女身材高挑,手上的长剑坠着青色流苏。
      
      再过来一人富态,扬着下巴有些不耐烦,“霍师兄,不过是个凡人的院子,我等直接进去便是了,何必多此一举。”
      
      一旁戴着白玉花鸟纹簪的少女赞同的点头,“是啊,霍师兄,我们多给些钱便是了。”
      
      敲门的少年退后一步,语气微冷,“你们既要找个地方休息,便是有求于人。既有求于人,便不分仙凡。”
      
      院门打开,云竹谦卑的站在门边,“诸位仙人请进。”
      
      “我们要在此地稍作歇息,还请给个方便。”
      
      “仙人看得上寒舍,自然没什么不方便的。”云竹在前引路,眸色微凝。
      
      真是巧呢,害他破相的仙人也在,看样子似乎认不得他了。
      
      来到堂屋,云竹给众人倒茶,“诸位仙人稍等片刻,在下先去收拾屋子。”
      
      为首少年下意识回道,“叨扰了。”
      
      这等凡茶,仙人自是不会喝的,便是坐下也先掐了个无尘诀。
      
      云竹的格局和这里的人不一样,他喜欢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是以堂屋后面才是住所,堂屋乃是会客的地方。
      
      云竹当初盖房的时候,没想过会有客人入住,仅有一间卧房,只得将药房和书房腾了出来,其他东西都搬到了后面的库房之中。
      
      将房间收拾出来放到后面的库房里,铺上新的被褥,云竹便腾出了三间卧房。
      
      回到前面,茶已经冷了,在场五位仙人都站了起来,围站在墙壁前,面前挂着一幅山水画。
      
      云竹脸上的笑微滞,随后恢复如初,“诸位仙人,房间收拾好了。家中仅有一间卧房,在下已将书房和药房腾出,被褥都是新的,只是书房和药房并无床榻,还请仙人见谅。”
      
      富态少年头也不回,呵斥道,“没有床就去找,愣着做什么?”
      
      云竹并不反驳,弯腰称是。
      
      “等等。”
      
      “仙人有何吩咐?”
      
      为首的少年指着面前的一副山水画,问道,“这些画作,不知出自何处?”
      
      “是在下所画。”
      
      “你画的?”富态少年眼睛微微睁大,上下打量,“画中透着一股灵气,水有气山有势,你一个凡人,能画出来?”
      
      云竹低下头,“的确是在下所画,仙人说的灵气,在下区区一个凡人,并不知是何物。”
      
      “先生大才。”为首少年语气稍和,“我观先生骨骼惊奇,资质应当不错,可想过入仙门?”
      
      入仙门吗?
      
      云竹想了几秒,发现自己并无兴趣,即便他挺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仙人,也想亲手宰了那个让他破相的仙人。
      
      他对那个世界没有兴趣,也不知道修仙要做什么。
      
      “在下区区一介凡人,不敢高攀。”
      
      “我们出自无极剑宗,乃东洲大陆第一门派,你可想好了。”白玉花鸟纹簪少女轻哼,“欲擒故纵可没有用。”
      
      为首少年倒是听出了云竹的坚定,他的确是没有那个心思。
      
      左右不过是突然起意,他也不会太过执着。
      
      “既然卧房已收拾好,我们便先去瞧瞧吧。”看向略有不满的二人,“时候不早,这离山里也远,床便自己做,不必麻烦先生了。”
      
      他称呼其为先生,便是不会纵着他们欺辱人了。
      
      富态少年语气不佳,“霍师兄倒是少有的好心肠。”
      
      微瘦少年和高挑少女并无意见,余下的少女脸上透着些不愿,到底没有反驳他的意思。
      
      原来姓霍,的确是少有的好心肠。
      
      因霍姓男修表明了态度,云竹也知道了其他人的姓氏,微瘦少年姓天方,富态少年姓陈,高挑少女姓雪,年纪最小的少女姓姚。
      
      云竹只给他们带路,是不会提任何意见的,五人倒是很快就分配好了,霍姓男修住主卧,剩下两个男修住药方,两个女修住书房。
      
      云竹去了后院,那是他的新住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在线卑微球评论,别让我一个人单机,哭唧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