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睡梦之中,云竹感觉自己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模糊间睁开眼,老先生沉沉的看着他,云竹的瞌睡虫全部没了。
      
      云竹卖乖,“多谢先生。”
      
      懒惯了,居然忘记起床,还好老先生脾气好,看起来人挺好的,居然还叫他起床。
      
      八层又有些许变化,石柱不见,改为了一支浮在空中的笔。
      
      “青霄子全部符法传承便在符笔空间之内,收获几何,观其意志,放手即为放弃。”
      
      云竹鼓起腮帮子,他怎么感觉塔灵老先生在提示他要坚持呢?
      
      “如何进入九层?”
      
      “有缘可进。”
      
      “那......”
      
      塔灵不耐的将他推到符笔前,云竹瞬间被摄入一个未知的空间之中,感觉周围全是白色,或者是黑色?亦或者什么颜色都没有?
      
      不去想太多,云竹面前出现了一支笔,云竹抬手握住,巨大的信息量一股脑的冲入脑中,识海刺痛,额角不停的冒汗。
      
      云竹不敢放手,不就考意志吗?不去想不就行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以观其徼。
      
      ......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心中反复的念经,脑子越疼越紧,云竹念得越快,念到后面断断续续,云竹也不知道自己念的是道经还是佛经。
      
      突然脑袋一松,云竹睁开眼,回到了塔楼之中。
      
      云竹双手合十,“福生无量天尊,多谢道祖爱护,阿弥陀佛,多谢佛祖保佑。”
      
      塔灵神色怪异,“八层过,可入九层。”
      
      云竹懒筋上来了,有些得寸进尺,还想休息一下,刚张嘴,塔灵直接堵了他的话头。
      
      “去吧,九层看缘,无缘,休息再多也无用。”
      
      摸了摸鼻子,云竹老老实实的走到第九层。
      
      第九层什么东西都没有,除了中心处的一个青色光团,其内有一块破损的青铜牌,断了一截。
      
      云竹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想起所谓的缘分,试着伸手进去,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真的可以拿?这么简单?
      
      将青铜牌抓住,观察四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云竹便走回了第八层。
      
      塔灵有些惊讶,“那么快?”
      
      “是快了点。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听闻可追溯到洪荒时期,青霄宫传了无数代,也无人知晓到底有何用。”
      
      “传家宝?”
      
      塔灵颔首,“算是吧。”
      
      “那还有一半呢?”
      
      “在阵法塔楼。”
      
      “既然完整,为何要分开?”
      
      “本不完整,青霄宫寻了无数代才将剩下一半找到。且,青霄子有两大传承,自不会厚此薄彼。”
      
      话已至此,云竹也知道塔灵要传达的意思了,他要想集齐青铜牌,就要走上阵法传承的第九层。
      
      云竹稍有些心虚,他符法传承都这般坎坷,阵法估计是走不到最后了。
      
      也无碍,左右他收获已经非常大了,尽力而为吧。
      
      离开塔楼,云竹回到大殿之中,此时殿中的人多了起来,除了正在接受传承者,大多数人皆试图激发其他柱子中的传承。
      
      云竹从身上拿出传承玉牌,有一枚玉牌不知何时消失了,仅剩下刻着阵笔的玉牌,在手心发烫。
      
      此时符法传承对应的传承之柱已然暗下,云竹猜测应当是他得到了全部传承导致的。
      
      来到旁边对应的柱子,云竹来到了熟悉的塔楼前。
      
      两边塔楼一模一样,倒是塔楼前的石碑,上面的文字略有差异,前半部分的文字和之前的一样,后半部分的文字便不相同了。
      
      进入塔楼之中,不是他想象中的蒲团案台老先生,而是一根石柱,旁边站着熟悉的塔灵。
      
      “见过先生。”
      
      “一层,旋风阵,一个时辰内找出阵眼,可入二层。”
      
      云竹抬手触摸石柱,来到了一片草地之上,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远处有一道旋风在绕圈盘旋,圈子约莫在三丈之内,圈外有一根燃着的香。
      
      旋风便是龙卷风,龙卷风的最中心一处是最平静的,几乎无风,俗称风眼,于阵法来说,便是阵眼,找出阵法中风眼从何处衍生,便可破阵。
      
      看向地面,此时有一些纹路若隐若现,这是阵纹,非常之精妙,似乎还结合了符法?
      
      虽然精妙,云竹还是很容易就找出了阵眼所在。
      
      只是,阵法的考验会那么简单吗?这种阵法,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罢了,试试也不要钱。
      
      脚尖挑起一块石头,云竹踢到地面上某一处,旋风突然消散,他也回到了一层之中。
      
      塔灵靠在石柱之上,手中抛起一枚灵果,张嘴欲要接住,云竹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
      
      “那么快?”
      
      云竹微微点头,“先生,为何是破阵而不是布阵?且,老师的阵法似乎结合了符法?”
      
      若不是阵纹显露出来,云竹是不会发现的,正是因为这个发现,便颠覆了以前他的认知。
      
      他以为,厨房门口那个小阵已经足够精妙了,阵纹恰到好处,简直无一偏颇,这里的阵法更加精妙,居然还结合了符法?
      
      塔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说道,“破阵速度上等,可入二层。”
      
      “没有奖励吗?”
      
      “没有。”
      
      哦,真小气。
      
      进入二层,这次是双系阵,名为风火阵,云竹确定了青霄子的阵法的确是结合了符法,阵法精妙程度,令人发指。
      
      如同符塔考验一般,一层和二层的考验难度呈阶梯式上升,云竹虽看得出的结合了符法,却无法根据阵纹来破阵,这就是基础问题了。
      
      他也不急,破阵的时候本就看不到阵纹,若不是教学,也没有哪个阵法师会将自己的阵纹显露出来。
      
      直接抛却阵纹,根据风火二势走向推衍,掐指推算,一枚石子如破军之势射入阵中。
      
      “破阵速度上等,可入三层。”
      
      第三层为风火山林,云竹这次不再是作为局外人,而是进入了阵内,皮肤被高温烫的起了水泡。
      
      三系也难不倒他,云竹破阵本就是不是靠阵纹推衍,别人是解阵,他是破阵。
      
      第四层乃一个山中迷幻阵,这次云竹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潺潺溪流,鸟儿高歌,云竹这次推衍的速度慢了些,但也不到一盏茶时间便出去了。
      
      《易经》可推衍万物,亦可归纳万物本末,这阵法便是再精妙,使用的技巧再多,最核心的本质总不会变。
      
      估计青霄子也想不到,云竹学的不是阵法,而是万物最本质的东西。
      
      当然,云竹能这么快速的破阵,也因这些阵法的难度极限就摆在那里,青霄子要选的是徒弟,自不会太过为难。
      
      势如破竹一般,云竹来到了第七层,随着难度越来越高,和云竹所学契合度也越高。
      
      第七层是四象阵,且除了一层的阵法外,其他阵法均是极简版本。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就算修真界的表现形式不同,本质也一样。
      
      云竹从小学的便是这些,这可是他的看家本领,别说极简版本,便是原始版本,只要保证他的安全,云竹也有信心破阵,区别仅在时间多少罢了。
      
      来到八层,塔灵心中越发好奇,该是怎么样的家族,才能教出这样的孩子?
      
      不过四十几岁,五行阴阳已初窥大道,可偏偏还是个刚修行的人。
      
      罢了,能让整个藏经阁都亮起的人,这点成就也是正常的。
      
      之后便是将符塔那边的过程走了一遍,阵塔的传承更加多,也更加高深,云竹待的时间久了点。
      
      到九层拿了最后一块青铜牌,云竹将两块青铜牌拼在一起。
      
      青铜牌上锈迹斑斑,一面刻着一个圆形的球,球下面繁星点点,一面刻了一些鬼画符,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青霄宫上下都解不开的谜底,云竹也就不想了,就当个纪念放回怀里。
      
      回到八层,云竹与塔灵道别,“多谢先生照拂,学生这便走了,有缘再见。”
      
      塔灵犹豫片刻,“稍等。”
      
      云竹转身,略有迷惑。
      
      “你体内有异界来物,这东西来历非凡,本座虽不知你从哪得来,也不想青霄宫后人因此夭折。出了传承之殿,往北百里可达一处沙漠,再往西北百里处有座古城,城中有一破庙,庙中有灵识功法,有缘可得。尽量修行,可免杀祸。”
      
      云竹皱眉,“异界,是......”
      
      “三千世界,互有通堵,时而有异界来物顺着空间裂缝出现,并非稀事。”
      
      可......
      
      “那不就意味着,也有可能有异界人?”
      
      “等你走到更高层次再去想这些事情吧。”
      
      “先生,可否与我讲讲《太尘经》?我观其文字,并不认得,便不知从何下手。”
      
      “《太尘经》?”塔灵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苦涩,“这是......你好生修炼吧。”
      
      云竹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先生。”
      
      塔灵的兴致肉眼可见的差了许多,“去吧。”
      
      离开阵塔,云竹回到大殿之中,神色莫测。
      
      塔灵先生能看出他体内的那个白珠子是异界来物,为何看不出他也是个异界人呢?
      
      莫非,当年那场大病,真的是在将他同化?
      
      如先生所言,若白珠子会引来祸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以观其徼。引自《道德经》和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引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