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穿成苦瓜味儿alpha[女A男O]

作者:马月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在临近下班的时候。忽然电闪雷鸣。
      
      乌云遮盖天幕,顷刻间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孟灵夹着公文包,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
      
      人行道上已经蓄积了大小不一的水洼,九月秋雨没有停歇的意思。
      
      她看了眼天空,准备等雨稍稍小一点,再回去。
      
      夜晚七点左右,又因为下雨的缘故,行政楼内空荡荡,没多少人。
      
      隔壁智能电梯因为突入其来的雷电天气,已经停运。
      
      孟灵转身往楼梯间走。
      
      人刚刚走入楼道口,便听见剧烈的争吵声。
      
      仔细分辨声音,竟然还有些熟悉。
      
      “你敢?”谢星澜仰躺在楼梯口栏杆边,发出惊呼声。
      
      他的双手被粗绳捆绑在楼梯间的铁栏杆边,圆润的眼睛泛着丝怒火中烧的猩红。
      
      前方松懒靠在墙边的男人,半边俊脸掩在阴影中。
      
      他手中把玩着一只针管,针管内浅蓝色的液体来回摇晃。
      
      “我怎么不敢?”他低笑出声。“刚才如果我反应不及时,这支致幻剂就得注射到我自己身上。谢星澜,你倒是越长越回去了。”
      
      男人单手撑住墙壁,懒洋洋直起身。
      
      楼道口上头的白炽灯,笼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侧,被光晕裹夹的薄唇微微上翘,那抹弧度温柔又缱绻。
      
      谢星澜用力挣扎,粗绳发出“铮铮”响声。
      
      眼前注射针筒越来越近,后背发冷。
      
      “爸爸妈妈不会绕过你。”谢星澜张了张嘴,声音略显尖锐:“你不是想要谢家的遗产?我如果出事,你一份都得不到。你别忘了,三年前,你和我之间,爸妈最终选择的人是……我!”
      
      黑暗中,男人一双琉璃般疏淡的褐眸半垂。
      
      他将针筒抵在谢星澜的脸颊边,轻笑:“你说的对。
      
      针筒冰凉的温度,贴在谢星澜敏感的脖颈边。
      
      危险罩在头顶,他不由自主尖叫出声。只是这声尖叫被一团真丝手帕牢牢实实的堵住。
      
      谢诺丞掀开眼皮,居高临下看他:“啧啧啧……谢家的遗产对我不算什么。但是谢小少爷的名头让给你当了这么多年,你似乎得意忘形。我的确要取回来,但是得一点点取回来才精彩呀。你说是吗?”
      
      男人的声音很平静,双目半阂,脸上依旧挂着斯文的微笑。
      
      他手持着针筒,漫不经心的拍打在谢星澜脖颈凸起的腺体边。
      
      谢星澜觉着自己仿佛看见了一个疯批,他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光洁的额头很快布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他绝望的闭上眼睛,“呜呜呜”用尽全力发出巨大呼救声。
      
      被光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一脚踩在他屁股上。
      
      “叫这么大声做什么?我还没有对你怎么着。”
      
      他低头,眼角余光捕捉到一抹黑影,眉头微皱。
      
      斜睨了眼拼命挣扎的谢星澜:“运气真好,楼下竟然有人。听了好大一会墙角,但是他没有上来解救你的意思,啧啧啧……让我看看是谁……”
      
      谢诺丞伸长脖子往下探,看清一楼的人时,脸上讥讽的笑容僵了僵,皲裂开来。
      
      他隐藏在暗处的瞳孔极快的缩了缩,甚至维持不住面部的神色。
      
      骨节分明的双手下垂,谢诺丞眼底露出一丝罕见的尴尬。
      
      楼下站着的是孟灵。
      
      他干涩的扯了扯唇。
      
      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她面前暴露出他最真实的样子。
      
      女alpha黑梭梭的眼里很平静,谢诺丞仔细瞧了瞧,没找到预想中厌恶、震惊、苛责。
      
      她只是平静的仰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珠装下他俯身的模样,沉静内敛。
      
      谢诺丞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脸上被谢星澜挑起的戾气缓缓抚平了些。
      
      四目相对,女人温和的冲着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联邦大学以严厉出名的孟主任,全系上至教授下至学生,在她眼皮子底下违反纪律,殴打挑衅,一定会严惩。
      
      她今晚……
      
      谢诺丞艰涩的伸长脖子,往外看,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道口。
      
      心底讶异,眼底有些微自己都没办法察觉的烦躁。
      
      回头瞥了眼谢星澜,他甩手将致幻剂扔在他身上。
      
      迈出长腿追了上去。
      
      *
      
      孟灵并没有走远,大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她站在廊沿边,双手抱胸,黑梭梭的杏眸注视着雨幕。
      
      一场秋雨一场寒,空气中湿气重,工装短裙下一双纤长的细腿,布了一层竖起的毫毛
      
      谢诺丞撑着黑伞走过来,目光落在她冻的泛紫的唇上。
      
      不着痕迹皱了皱眉,眼前的女人笔直的立在原地,她的扣子规整的系着,扣至最上一颗,双腿纤细直立。黑洞洞的夜晚,似乎只有这双腿立出了不畏严寒的风骨。
      
      秋风裹夹着雨水刮来,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布满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连站姿都自律到近乎刻板的孟主任,却在亲眼目睹楼道口发生的事情后,选择放他一马,掉头就走。
      
      没有人比谢诺丞心底更诧异,暗黑的楼道口,他从她最后收回的视线中,看见了丝沉默的包容。
      
      她对他有信任?
      
      谢诺丞皱眉,被自己荒谬的想法吓到。
      
      目光上抬,触及女alpha酱紫的唇,挣扎了一瞬,脱下银灰西装,盖上她的肩头。
      
      “一起回去吗?”他移开视线,佯装漫不经心的询问了句。
      
      一时半会大雨停不下来,孟灵并没有拒绝,抬头瞥了他一眼。
      
      男人注视着雨幕,身上透着泥土的气息。
      
      褪掉楼道口内森冷的厉气,神色倨傲,却又有些古怪的别扭。
      
      孟灵挑眉,以为他会亲口质问刚才的事儿。
      
      却没有。
      
      孟灵垂头,黑暗里浅浅的笑了笑。
      
      “刚才那事儿,下次不要发生在学校里……”
      
      谢诺丞双手插兜,身上的气息瞬间冷了几分,眼底啐了丝寒冰,他吊着眼皮,似笑非笑打断她。
      
      “孟主任想做什么?”
      
      他低头,眼锋剐在她脸上。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报警,举报?”
      
      想到今天上午她对他冷眼嘲讽,却转头对丁离温柔忍让……呵!
      
      谢诺丞冷笑耸肩:“不过真抱歉,你错过了亲自抓住把柄的机会,刚才……”
      
      他身上一瞬间竖起身上所有尖刺,就像一只刺猬,将自己蜷缩在突击的尖锐中。
      
      孟灵眼底忽然软了软,她仰头垫脚凑至他耳边低声道:“下回……选个没有监控的地方揍人,学校走廊有监控你不知道吗?留下把柄这件事儿,做的不太聪明。”
      
      谢诺丞瞳孔骤缩,他不可置信注视不远处的女人。
      
      她已经退回到廊沿,依旧笔直的站着。
      
      银灰色的西装罩在她身上,仿佛小孩穿上大人的衣服。
      
      她长相并不出彩,黑褐色的皮肤,让整个人显得暗淡中庸。
      
      丢在人群中,如果低着头。谁也不会注意到她。
      
      可是这样一个人,她的眼睛黑亮犀利,视线落在人身上通透又锐利。
      
      她并不如表面看起来刻板,反而更……
      
      谢诺丞愣了片刻,薄唇饶有兴趣的上翘。
      
      他眼底充斥着一丝兴味儿,冲她扬了扬手中黑伞:“要不要一起回去?我这把伞撑开很大。”
      
      话落,似乎怕她不信,摁下伞柄开关,雨伞“啪”的一声打开。伞面之下,的确可以容纳两个人。
      
      男人半边脸隐藏黑暗中,松懒得注视她。
      
      孟灵嘴角抽了抽。
      
      顺着他的话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眼男人高定西装裤上紧紧拉拢的金属扣链。
      
      伞没有太大,至少没有她的大,这人净说些瞎话。
      
      唇角抿出一缕笑痕,她一只手插入兜内,摁下备用的薄荷香水,对着自己连续喷了几下。
      
      在男人不耐烦的眼神中,缓步钻入黑伞里头。
      
      “愣着干什么?走啊。”孟灵扯了扯他的衣袖,催促。
      
      谢诺丞轻咳一声,被她蹭上的手臂莫名其妙有些热,他顺手揭开一粒金属纽扣。
      
      手指还未拿下来,身边女Alpha眼尾一斜,眉头不赞同蹙起来。
      
      孟灵盯着他紧实喷张的胸口,不悦压了压唇:“你不冷吗?”
      
      谢诺丞下意识的摸了摸颈边金属纽扣,高冷的昂着头:“大热天,你说什么鬼话!”
      
      九月的夜晚,凉风阵阵拂过,大雨砸在伞沿上,雨滴四溅,落在他裸露的胸膛上,谢少帅强忍住打哆嗦的冲动,倨傲的扬了扬下巴。
      
      孟灵:……
      
      雨下的越来越大,人行道上几乎没有行人。
      
      男人身高腿长,撑着黑伞,将大半个伞面全部偏向她这边。
      
      很快,他半边肩头被雨水打湿。
      
      孟灵侧眸,雨水顺着他肩头往下落,从裤缝中渗了出来。笔直修长的腿稳健的踩在大小不一的水洼中。
      
      剪裁得体的西装裤筒贴合着腰线,勾勒出弯曲的弧度。
      
      不知道冷不冷?
      
      孟灵停下脚步,仰头指了指他肩头,忍不住开了句黄腔:“想改变策略,□□我?”
      
      她将披在身上的银灰西装脱下来,递还给他。
      
      佯装嫌弃:“喏!还给你,我不喜欢对我有企图的男alpha。”
      
      谢神眯着眼,迎上她嫌弃的目光。
      
      低头磨了磨她的耳垂:“所以湿身,你想要吗?”
      
      他弓腰,凝视了她一眼,不等她做出反应,轻轻的将她推开: “乖,等你变成小仙女,哥给你大宝贝。”
      
      他反手一巴掌将西装摁在她的身上,声线低沉含着同样的戏谑。
      
      孟灵一脸无奈,心说,那可能令你失望,我是位拥有比你更大的宝贝的小仙女。
      
      为了不崩人设,孟流氓冷淡的瞥了他一眼,置若罔闻。
      
      谢诺丞脸色微沉,狭长的双眸紧紧的眯着,锋芒毕露。
      
      不过尽管他看起来怒火中烧的样子,手中的黑伞却一直撑在孟灵头顶。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冻的微微泛红,有点可怜又可恨。
      
      孟灵蜷了蜷手指,叹了口气,垫脚将西装披在他挺阔的肩膀上,眼看着他又要将西装脱下来。
      
      犹豫了一瞬间,丈量了眼银灰西装大小,挽住他的胳膊,跟着钻入西装内。
      
      伸手拢住敞开的西服,孟灵仰头,黑梭梭的眸子迎着他的视线:“好好打伞,这样咱们都不会淋湿,赶紧回家。”
      
      怀里靠了个温热的身体,谢诺丞身体僵硬。
      男人一米八五的大高个,恨不能挺成一颗老柏树。
      
      他见鬼一般看向眼前不要脸的女alpha,说不要的是她,现在倒是贴上来了……。
      
      尽管身体僵硬,他却也没拒绝,腰间倏然环上一只柔若无骨的手。
      
      隔着薄薄的衣料,两人贴的极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臀部有点儿被勾勒的热度。
      
      真流氓孟灵半垂目,隐晦的笑了笑。这是他自己非要送上门,……丈量一下应该没问题。
      
      谢诺丞衣服湿透,几乎同没穿衣服差不多,赤条条肌肤相触。
      
      心尖烫的要命,身体滚颤。
      
      谢诺丞察觉身体微妙的发生了变化,他烦躁的眯眼睛,夹紧双腿,出气声带了丝粗喘。
      
      莫非发情期到了?
      
      谢诺丞神经质摸向自己脖颈,除了黛青色血管一突一突,脖颈边被抑霉素掩盖的腺体完美的掩藏在皮肤内。
      
      他焦虑的低头,盯着与自己贴的很近的矮个头女人。然而她身上没有释放出任何alpha信息素压制的味道。她一板一眼向前走,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谢少帅一向喜欢冷艳、御姐、高冷仙女模样的女alpha,绝不会是位带着黑框眼镜,黑不溜秋的丑逼。
      最重要的是,没有信息素压制,他没可能对一位女alpha的靠近生出陌生的渴望。
      
      可是今晚怎么解释?
      
      心情与身体同时不正常,他撑着伞精神恍惚的将孟灵送回家。
      
      躺在床上,谢少将打开光脑。
      
      键入星际咨询专家聊天室。
      
      “a和b都是alpha。a对b非常厌恶,有一天a和b走在一起,a对b忽然有了生理需求,那个……地方……紧张空虚。这种情况怎么解释。”
      
      心理专家001:“很高兴为您解答,咨询付费一万联邦币。”
      
      谢诺丞顿了顿手指,快速点击付款。
      
      心理专家001:“您这种情况,考虑a是aa恋倾向。”
      
      “不可能,a如果是omega这种情况怎么解释。”
      
      心理专家001:“a喜欢b。”
      
      谢诺丞冷笑:“补充一点,a有喜欢的太空舱大胸绝美女神,b丑到惨绝人寰,信息素淡如白开水那种,请问刚才事件是不是偶然事件?”
      
      心理专家001:“……先生,您补充再多,a的表现从心里范畴分析,的确是喜欢b的呢。”
      
      谢诺丞看着对话框诡异的省略号,狭长的凤眸上挑,气的肝疼,一巴掌拍掉光脑。
      
      他仰躺在床上,心绪不宁焦躁的翻了个身,忽然眼尾开始发红,浑身燥热,脖颈的腺体凸了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09 12:29:12~2020-11-10 16:48: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夏天天要早睡、箍箍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inny斯、年少追梦人 5瓶;一只快乐的减肥精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