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变数  

      衍夜继续透过门的缝隙往外看,发现门外那些原本在地上毫无生气的人们,突然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用他们那干瘦干瘦的躯体摇摇晃晃的向前奔跑。他们的表情依旧很麻木,却能察觉到一种绝望的恐惧。
      
      前面的两个人似乎也察觉到这个情况,原本飞驰的马车突然的一减速,让原本凑在车门的衍夜猛的向后一撞,没有预料当中的疼痛,衍夜一转头,果不其然的发现蓝染从原本的位置到了她的身后。
      
      她看着蓝染忍着痛的表情,不自禁的甜甜一笑,对着蓝染说道:“惣右介,我们一定会好好地,我们一定会回家的,对不对?”
      
      蓝染看着她的笑容,竟然有些微怔,他伸出手抱住衍夜现在仍有些胖嘟嘟的身子,轻声的说道:“是啊,阿衍,我们会回家的,我们还要回去买你喜欢的丹蔻红的衣服,还要回去吃晚饭……”没等衍夜回答蓝染的话,前面两个人的话却让衍夜和蓝染瞬间张大了瞳孔。
      
      “糟了……怎么会遇到虚……”
      “向那里走!喂……让你向那里走!你这个笨蛋,你怎么故意撞上去了……向东边……东边啊!笨蛋!”
      
      虚。
      
      这个字眼让衍夜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纵然衍夜和蓝染一直生活在安宁的七区,但是虚这种东西他们自然是知道的。除了死神和整以外的,这个世界的一个恐怖的存在。在七区的时候,自然不用担心会遇到虚,自从流魂街存在以来,前四十区受到虚攻击的事例就十分的稀少,即使有一些,也是三十八、三十九、四十这样的区位。
      
      蓝染生前在被魂葬之前,曾经遇到过虚。虽然那只虚没有伤害他,他只是在一边远远的观望,他也知道了虚的可怕,衍夜没有经历过魂葬,但是从蓝染的叙述中,她也知道了此刻的境地有多的的危险。
      
      前面的两个人对虚似乎也很忌讳,衍夜想他们如果是廷内的贵族,那么应该是有能力和虚对战的,而这两个人只是大叫着要闪躲而没有迎战的意思,大概也是怕被人认出来。
      
      “该死的……你这个废物!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今天是六番队的流魂街执勤,遇到了的话……咱们就完了……要是朽木队长,那就更完了……”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原先说话的人大叫一声,“走!我们走,这两个孩子丢在这里吧,有灵力的孩子多的是,咱们走!”
      
      衍夜睁大了眼睛,她感觉到马车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并且她听到了一阵簇簇的衣物声音,衍夜大声的叫道:“惣右介……那两个人走了!他们遇到了虚就走了,我们是不是……”
      
      衍夜最坏的猜想瞬间变为现实,一个巨大的力量震开了马车,衍夜和蓝染受到巨大的冲力被从马车里冲了出来,竟比先前还要重的摔倒了地上,蓝染一直抱着衍夜,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了下来。
      
      衍夜在一睁开眼睛从尘土中看向前方的时候,发现前方正走来一个无比丑陋的生物,比前世所见到的那些样貌丑陋的稀有动物还要得可怕,它的脚步特别沉重,衍夜几乎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
      
      她一点也不能动弹,蓝染也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不知道做些什么。当那只虚逐渐靠近的时候,衍夜感到蓝染的手臂一个颤抖,当她回过神来,才惊觉蓝染大力一动,挡在了她的前面。
      
      “不……”衍夜大声的叫唤,挣扎着想要把蓝染推开,她本来就是小孩子的身体,而蓝染是一个少年,加上蓝染似乎抱定了什么决心,她被锁住一点也不能动。
      
      她眼里涌出了泪水,因为蓝染挡着她,所以她也看不到虚,她发现蓝染对着她一笑,然后一下子把她推开好远,然后大声的喊着,“快跑啊,阿衍……”
      
      “惣右介……为什么……惣右介……”衍夜在地上滑行,扬起一阵的尘土,透过那些颗粒,衍夜看到蓝染竟在微笑,笑的十分的开心。
      
      这种时候……为什么……为什么会开心啊……
      
      “破道之四 白雷!”
      “血肉的面具 万象 振翅 冠上人之名之者啊 在苍火之壁上刻下双莲 在遥远的苍穹之间等待大火之渊 破道之七十三 双莲苍火坠!”
      
      六番队的队员已经紧急赶到,很多队员都已经抽出斩魄刀,使用鬼道开始和虚战斗。但是这些都是先遣队的队员,队员人数本来就少,而虚的数量虽然也不多,但是先遣队对付起来已经十分吃力,没有人能够抽出力量来衍夜和蓝染这里。
      
      衍夜的不自禁的举起手,想着刚才那个念的缚道以及现在的这些死神念的破道所发生的效果,竟然也大声的喊了出来,手指直指向着蓝染一步步前行而来的虚,“缚道之一 塞!”
      
      蓝染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局面,并没有死神出现,而那声叫喊确实是衍夜发出的,更令他不可相信的却是随着衍夜的一声叫喊,那只向他们前行而来的虚居然发出一声大叫,两只手也不能动弹了,挣扎着想要解开。
      
      衍夜发现刚才的一声居然有用,也没有思虑着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想起刚才又听到的两句“破道”开头的类似咒语的东西,第二句之前似乎有一大段的颂辞。
      
      虽然衍夜的记忆力极好,前世更是曾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是刚才的精力并不集中,所以衍夜对第二句只记住了最后的一句话,她不能多想,就一次全部的念了出来。
      
      “破道之四 白雷!”
      “破道之七十三 双莲苍火坠!”
      
      衍夜震惊的发现一团白色的雷电状的巨大球团从她的指尖发出,直直的飞向那个正在挣扎的虚,紧接着的是红色的火球,也紧跟着一起袭击到了虚的身上,那只虚发出痛苦的叫喊声音,然后竟然化作一阵蓝色的点状物质消散了。
      
      蓝染已经惊诧的说不话来,怔怔的看着衍夜。衍夜发现那只虚已经消散,而周围的一些虚夜陆陆续续的被前来的六番队队员打败,她环首一看,没有发现其他的虚,她大声的叫喊着“惣右介……”就向蓝染的身边跑去。
      
      她看着蓝染惊异的表情,兴奋的说道:“哎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嘛……早知道能这样,刚才就要这么对那两个坏蛋啊!”她把躺在地上的蓝染扶坐起来,拍拍蓝染身上的尘土,甜甜的一笑,“惣右介,我们没事了,没事了呀!我们可以回家了!”
      
      衍夜拉着蓝染就要站起来,却听到后面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向他们走来,她以为是那两个刚才抓住他们的坏人又回来了,警觉的转过头看向前来的两个人,却发现前来的两个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另一个是一个黑发的青年,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佩剑,其中的老者在黑色的衣服外面还罩着一层白色的无袖的衣物。
      
      刚才的两个人应该是廷内的人,是死神也说不定,但是这两个人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自然不会穿着死神的制服出来晃荡。而且那两个人应该是两个青年人,而不会有老年人,而且衍夜只是望了一眼前来的这两个人,就发现这两个人周身的一种不可亵渎的高贵气息。绝对不像是刚才那两个说话都带着轻蔑感觉的人。
      
      衍夜看到那个青年人边走边惊异的望着她,喃喃的好像是对自己说话又好像是对旁边的老者说话:“居然舍弃咏唱,还能发出七十三的破道……这孩子……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老者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径直的向衍夜走了过来,他看着衍夜的脸,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没有说话,看到衍夜脖子上挂的笛子,他似乎有意的加快了脚步朝衍夜走了过来,青年人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紧紧的跟着老者朝衍夜走了过来。
      
      衍夜潜意识里察觉到这两个人并不像对他们不利,她有些拘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那老者走到衍夜的面前,一把抱起了衍夜,蓝染见到这个状况,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开口:“您要做些什么?”
      
      那老者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拿起衍夜手上的笛子细细的查看,看到书写着“衍夜”两个字的字体,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旁边的青年人看到那字体,惊异的发出声音,“这……这不是……这不是良策大哥的字吗?”
      
      老者听到这话仍旧没有出声,而是又转过笛子,然后停了下来,盯着一个地方。
      
      蓝染看着老者的动作本就存在疑惑,刚才听青年人一说,更是有些诧异,他看到老者停留目光的地方,大致猜到那是书写着那两个小字的地方。
      
      老者看到那两个角落里的小字,再看了一眼被他抱在怀里的衍夜,几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叹息,他轻轻的从衍夜的头上拽下一根发丝,然后递到一旁的青年人手上,吩咐道:“长次郎,你拿着这跟头发,到十二……不到四番队去做灵子检测,以我的名义务必请卯之花队长亲自做灵子检测。然后去一番队以我六番队队长的名义调出故副队长朽木良策的灵子资料,亲自交付给卯之花队长。”
      
      被唤作长次郎的青年人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颔首表示听到,他说道:“是的,父亲。我会快速做好的。”
      
      朽木银岭是他的父亲而又是他的队长,平时在执行队务的时候,他的父亲一般会称呼他为“朽木副队长”而不是直呼他的名字,而此时他的父亲却是直呼他的名字,长次郎立刻知道这件事情和他故去的大哥朽木良策一定有关系,接过衍夜的头发小心包好之后就瞬步向廷内走去。
      
      朽木银岭看到长次郎消失的背影,没有把衍夜放下的意思,而是抱着衍夜朝着后面的六番队的队员朗声说道:“收队。”随后抱着衍夜朝着瀞灵廷的方向走去。
      
      蓝染在后面叫喊了一声,表情十分的严肃,“请问……请问您要把阿衍带到什么地方?您是什么人?”
      
      朽木银岭没有直接回答蓝染的话,而是看了看衍夜的表情,又对蓝染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朽木银岭身为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家的家主,又是护廷十三番六番队的队长,他所散发的威严气息是蓝染从来未曾感觉到的,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不自禁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蓝染惣右介。”
      
      “蓝染惣右介是吗?”朽木银岭看了一眼已经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满是尘土有些狼狈的蓝染,他看到蓝染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种坚定的光芒,便意识到蓝染这个少年的不同,他转过身去背对着蓝染,说道:“如果还想见到衍夜,就跟着我。”
      
      说罢,朽木银岭就迈步向前走去,蓝染愣了一下,迈开步子也跟了上去。一直安静的呆在朽木银岭的怀里的衍夜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同,她斟酌着小声的问道,“这位大人,您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
      
      朽木银岭看着衍夜,嘴角几不可见的弯起了一个弧度,他想起了从前见过的那个女子的笑容,明媚璀璨,和刚才衍夜对着蓝染笑的时候竟是出奇的相似,他转过头去,温声对着衍夜说道:“我是你的祖父。”
      
      朽木银岭的声音威严严肃,而此刻他对衍夜的语气却带了一丝的缓和安稳,让衍夜竟然一瞬间安定了下来。她呆呆的呆在朽木银岭的怀里,过了一会儿才把头一偏,看到了一直跟在后面的蓝染。
      
      蓝染本来就对朽木银岭的出现感到疑惑,当朽木银岭转过身对他说话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白色羽织后面书写的大大的“六”字。他虽然对瀞灵廷了解的不多,但是在工作的地方曾听人说过,加上刚才朽木银岭和长次郎的对话,所以知道这个“六”字所代表的什么。
      
      护廷十三番六番队队长。
      
      而且刚才的对话中曾经提到“朽木”的字眼。
      
      身为流魂街一个普通的整,或许不知道六番队队长的具体的名字,但是朽木家的名号,却是尽人皆知的。
      
      四大贵族之首,高贵的不可侵犯,难以仰望。
      
      “朽木队长。”
      “朽木大人。”
      
      因为朽木银岭的身份,蓝染跟随着他进入瀞灵廷竟也没有人说些什么,路上更有很多穿着死霸装的死神向着他鞠躬。还有一些身着华丽衣饰的贵族也微微屈身施礼。
      
      朽木银岭有时不做任何动作,有时只是微微的点头。他的年纪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脚步却非常的快,让蓝染跟在后面竟要微微的小跑。衍夜一直偏过头看着他微微的笑,让蓝染也没有感到累。
      
      很快就到了四番队的队舍,蓝染抬头一看。
      
      威严的队舍,和有些压抑的气息。
    插入书签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