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一章余温

      朽木家大宅。
      
      朽木白哉甩出一计白雷,直直的打在面前的靶上,准确而迅速几乎无可挑剔。
      他得意的挑挑眉毛看向一旁坐在屋檐下和朽木银岭一起喝茶的衍夜。
      
      朽木银岭喝了一口茶看向衍夜说道:“白哉果然还是小孩子的性格。”
      衍夜一笑,“爷爷说什么呢,白哉本来就是小孩子,爷爷不觉得这样的性格才讨人喜欢吗?”
      “嗨嗨,”朽木银岭点点头,“可是衍夜你小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衍夜一咧嘴。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伪小孩啊爷爷。
      
      衍夜跳起来,走到朽木白哉的身旁,同样得意的朝他笑笑,然后举起手指,一计白雷从白皙的指尖飞出。
      
      明明都是一样的动作,现在的他能够做到的效果也和衍夜已经相差无几,但是朽木白哉还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他很不在意的一撇头,翘起嘴巴说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嘛,明明没有什么不一样啊。”
      
      白雷是一个很简单的鬼道,作为破道之四,几乎每一个死神都可以做到。
      这是衍夜在未曾接受灵力教习的时候就使出的第一个鬼道,多年以来也是她极为擅长的鬼道,一般都是在战前探测对方的实力。
      
      衍夜拍拍白哉的头,他下意识的想要闪开。
      虽然已经是少年的身形,但是衍夜的个子在女子中间算是极为出挑的,所以站在朽木白哉的身边还是要比他高上一些。
      
      如愿以偿的摸到朽木白哉的头发,衍夜顺手摸到发带的地方,非常顺手的把发带从朽木白哉的头发里抽了出来。
      没有料到衍夜的动作,又激发了很多年前的回忆,朽木白哉一下子没有反映过来,等到他瞪起眼睛想要夺回发带的时候,衍夜已经瞬步闪到了一边。
      
      “朽木白哉,完败了。”
      
      朽木白哉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像是被火撩了。
      他瞬步上前想要追到衍夜,但是衍夜的步伐极其的快,他怎么都追不上。
      
      墨色的长发随着步伐摇动,少年姣好的容貌让人赞叹。
      忽略掉那凶神恶煞的恶鬼表情这个世界就绝对的完美了。
      
      衍夜绕到朽木白哉的身后,拍拍他的肩膀,朽木白哉转过身去,本想衍夜会立即的闪开,但是回过头去发现衍夜还是稳稳的站着。
      “白哉的空蝉也很出色呀,虽然比起夜一姐是差多了,但是已经快要超过我了呀。”
      
      朽木白哉撇开脸,“哼,你提那个叛逃者做什么?”
      看着朽木白哉别扭的表情,衍夜微微的一笑。
      
      四枫院夜一的叛逃,已经几近二十年。
      久远的,很多事情都要忘记了。
      
      “白哉,你知道你缺少的是一些什么么?”
      白哉很不在意的白了衍夜一眼,衍夜经常以这样的一副很正经的表情跟他说话结果嘴里说出来的却都是完全不是人话的话每每的让他就地愤怒。他不情愿的问道“什么啊?”
      
      “是平静而坚定的信念啊,白哉。”
      衍夜看向白哉,笑着说道:“就像发出白雷,就像瞬步,我知道白哉已经足够的优秀,但是却总是带着浮躁,以前是一味的想要追逐什么吧,不过到了现在的地步,白哉要放下自己的心了,要安定下来了。”
      
      “哎?”似乎是没料到衍夜会这么说,朽木白哉一瞬间有些讶异。
      衍夜咧嘴一笑,说道:“简单的来说,大概就是能够有一种可以坚定自己的信念的感觉吧,即使发生任何事情也不会改变的信念,我想每个人都会有的吧。”
      
      衍夜摆摆手,“哎哎,这些事情让我来跟白哉说真是难说啊,还是让爷爷来和白哉说。”
      衍夜看向朽木银岭,却见朽木银岭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院内通道,他看着衍夜说道:“还是改日再说吧,衍夜,有更重要的事情。”
      
      良子的身影从通道出现,她站定在屋檐下,恭敬的向朽木银岭汇报着说道:“家主大人,蓝染队长已经到了。”
      
      朽木银岭点点头说道:“请蓝染队长进来吧。”
      朽木银岭的话音刚落,蓝染穿着一身的家常和服就出现在院落内。他带着眼镜,温和的笑着,一身黑色的男子和服衬得他更加的儒雅俊秀。
      
      衍夜伸出手朝着蓝染挥挥,笑着说道:“惣右介你来了。”
      蓝染笑着朝着衍夜点点头,然后朝着朽木银岭微微的行了一礼说道:“朽木队长,日安。”
      
      朽木银岭满意一样的点点头,“蓝染队长果真很守时。”
      “晚辈提出的拜访,自然必须记得。”
      朽木银岭满意的打量着蓝染,又看向一旁站立的衍夜。
      
      蓝染惣右介,五番队队长。
      其人流魂街出身,却难得的得到族内长老的认同。
      强大的实力,队长的不输于上级贵族的身份,以及本人儒雅完全不失贵族的气度,让朽木家的长老找不出可以拒绝这样一门亲事的理由。
      就算是上级贵族家的少爷,也难以与之相较。
      
      衍夜听到朽木银岭和蓝染的队花,瞪起眼看了看蓝染说道:“惣右介你干嘛叫得这么生疏?还有爷爷啦,又不是在番队里,难道爷爷在家里还要叫我‘衍夜队长’这种奇怪的称呼么?”
      衍夜一把抓过一旁的朽木白哉,按下他的头,恶狠狠的吩咐道:“白哉你这家伙给我直接叫姐夫……”
      
      朽木白哉挣脱衍夜的手,挣扎着说道:“你干什么啦,你是女孩子吧,朽木衍夜!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害臊么……”
      “很抱歉啊,身为朽木白哉的姐姐我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这可怎么办呢?”
      “你……你……你……”
      
      “让你见怪了,惣右介,可以这么叫吧。”
      看着一旁打打闹闹的两姐弟,蓝染笑笑说道:“当然可以了,衍夜和白哉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衍夜点点头的说道:“爷爷就这么叫没差啦。”
      “朽木衍夜你给我松开手啦……”
      “直呼长姐大人的名字,朽木白哉你的礼仪学到哪里去了?”
      “你的礼仪哪里值得炫耀……你给我松手吧!……”
      
      “他们两姐弟闹吧,惣右介不如到这里坐吧,喝杯茶。”
      蓝染礼貌的点点头,走到朽木银岭的身旁坐定,一旁候着的良子在给蓝染斟茶之后就施礼退下。
      
      “衍夜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吧。”
      听到朽木银岭的话,蓝染笑着说道:“阿衍的确是这样的女孩子。”
      朽木银岭喝了一口茶说道:“虽然是我的孙女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能有些炫耀,但是衍夜的确是很出色的一个孙女。”
      
      看了看蓝染的样子,朽木银岭略带感慨的说道:“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少年的样子,现在已经成为队长了。”
      那个在生死关头把生的希望留给衍夜的少年,在那面临生死的时候全然不惧的坦然笑容,让朽木银岭在一开始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流魂街的八年,多年的牵绊。
      朽木银岭也知道整个瀞灵廷没有第二个人比蓝染更适合衍夜。
      
      “衍夜是个很固执的人,身为她的爷爷,很早以前我就看了出来。”朽木银岭顿了一声,“这其实并不难看出,虽然平时看起来散漫放松,正式的场合又无可挑剔,但是这个孩子确实是个固执的可怕的孩子。”
      
      一旦相信,就绝不放手。
      就像是一个曾经失去了一切而在最绝望的关头找的的唯一的希望。
      
      “她和她的母亲说起来很像,可是又不是那样的像。她的母亲是一个极其果决的人,决定要做什么,什么人都无法阻止。衍夜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物品总觉得这个孩子比她的母亲更脆弱,她的母亲是个很刚烈的人。”
      
      美丽妖娆绽放的红莲。
      沉寂衍生无尽的长夜。
      
      看到蓝染很安静的听着,朽木银岭继续说道:“虽然年纪大了,可我也不想回忆这些事情了啊。我如今也只剩下这一双孙子女,白哉还小,衍夜的话,就要交给你了。”
      
      蓝染微微颔首说道:“我会照顾好阿衍的,请您放心。”
      “我有时候也担心这孩子会作出什么太固执的事情,不过交给你的话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是我的亲孙女,我希望她可以幸福。”
      
      “当然会幸福的,爷爷。”
      
      衍夜笑着走到走廊下,她很灿烂的一笑,“爷爷,我觉得我很幸福了,爷爷和白哉都是很好的亲人,惣右介和我一起长大,也是不可替代的存在,我真的很像很贪心的让一切都停留啊。”
      
      “笨蛋,又没有消失干嘛说什么停留……”
      
      听了朽木白哉无心的一句话,衍夜的墨色瞳眸婉转的就望向蓝染。
      我真的只是一个固执的人,愿意相信我亲手编织的一场镜花水月。
      
      “三个月之后衍夜就出嫁了。”朽木银岭放下手中的茶杯,颇有些感叹的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衍夜一笑,“没关系的,爷爷,白哉长大之后给您娶一个漂亮温柔的孙媳妇,家里一直都不会冷清的哟。”
      
      “说得也是啊,衍夜。”朽木银岭认同的点点头说道:“那么,衍夜现在还没有离开,不如这几天就替白哉好好的挑选挑选。”
      衍夜兴奋的凑到朽木白哉的身旁说道:“绝对没问题,白哉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姐姐我保证找遍瀞灵廷都要给你找出来,出身不是问题,相貌不是问题,灵压不是问题,就连性别……”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脸红脖子粗的吼了出来,白哉少爷才知道自己闪闪发亮的囧了。
      看到准姐夫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捂着羞涩的脸撒丫子就跑了。
      
      衍夜走到他面前,一脸坏笑的说道:“恶劣了,不可以啊,白哉,就算惣右介长的很好看但是你也不能打姐夫的主意,这行为太龌龊了……”
      “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啊!我才没有!”
      
      朽木白哉小少爷跳脚。
      “蓝染队长,这种姐姐交到你手里真是委屈你了!”
      
      很好啊,长见识了白哉。
      蓝染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道:“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衍夜和白哉好像在练习什么,是鬼道么?还是瞬步?”
      很好,姐夫大人岔开话题,小舅子非常欣喜的立刻接头,“是,我在练习鬼道,可是姐姐她根本不正经的指导,根本是在捣乱!”
      “虽然我的鬼道不像衍夜那么出色,但是白哉不介意我来示范一下吧。”
      
      蓝染是一个很出色的教导者,他总是很有耐心而且善于循循善诱的进行教导。他本身的实力就很强大,在队长级别内毫不逊色,但是又善于把握每一个被教导者的实力,更加贴合实际的教导。
      蓝染队长的指导就算是作为副科开设的书法课在真央也总是人山人海,新生对五番队更是格外的向往。
      
      朽木白哉自然也听说过这些事情,比起自家姐姐总是很无情的打击,他自然觉得有这样的一位教导者更加的好了。
      先前对于要抢走姐姐的一丁点的怨念忽然的不知道飘散何方。
      
      待到朽木白哉有些大汗淋漓的跑去梨苑先行冲洗的时候,时间已经几近黄昏。
      衍夜和蓝染站在一起,看着白哉消失的身影,衍夜忽然的朝着蓝染一笑。
      
      这一切,真的就这样停留吧,我只是这样的贪心而已。
      
      一直坐在一旁的朽木银岭看到这样的一副场景,也想起很多年前曾经的场景。他站起身来,朝着衍夜和蓝染说道:“到了晚饭的时间,白哉一会儿回来,惣右介不如也留下来吧。”
      
      “是。”
      “只是衍夜不喜欢吃辣椒,惣右介不会不习惯吧。”
      “哪里,我也早就习惯了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次放假电脑坏了
    今天还是高三的口语考试才溜回来的哎哎
    留言真的好少
    朝夕那篇完结的都有留言
    难道我还是比较适合写温情短文系列么【望天】
    谢谢支持的大大!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