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作者:欲来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8
      
      “咯,咯咯……”
      
      天还未亮,村里的公鸡就开始打鸣了。大井村也被笼罩着一层黑色的薄纱,只待太阳升起,掀了这昏暗。
      
      今日要去镇上,周寂年起床穿衣,动作利落,不见拖沓。从前上朝比这时候还要早起,寅时一过,就要出府参朝了。
      
      临出门前,他去看了看水里的人,宁郎又整个人缩进浴桶底下了,整个人像刚出生的婴儿,侧身蜷缩着,知他水中能呼吸,周寂年倒也不担心。
      
      去到小院子里,周寂年背上竹篓,临出门前,遇上了还披散着发的爹爹。
      
      林锦:“爹还是起晚了,你这不吃早饭怎行?爹去给你摊个饼子,吃了再赶路。”
      
      周寂年已经不是十八岁时幼稚的愣头青了,父亲们健在,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他总是能够敏锐地捕捉到长辈字里行间,对他这个儿子的爱护。
      
      这一世,他不会再把亲人的关爱当做理所当然,不再急于追逐名利,只求一家人安安稳稳、衣食富足。
      
      当然科举还是要考的,科举兴家不假。
      
      “我带了饼子,昨日上山剩的,够吃了。”周寂年对着爹爹说:“爹再去睡会儿,我先行了,晚些太阳升起,路上乏热。”
      
      “诶,那爹送你门口。”林锦放下心来,拢着头发打了个结,跟在儿子身后,路过内院,各个房门户紧闭,家人都还在睡呢。
      
      “爹回去吧,昨日宁郎跌了跤。”
      
      林锦打断道:“我省得,待他自己睡醒。你快去吧,路上当心些,早早回来。”
      
      目送周寂年走远,林锦这才合上院门,回了屋子。他这一天天的虽说没下地,可是这大的院子,这老些人,他烧饭洗衣收拾院子,日日都不得闲。
      
      只是做的都是些容易叫人忽视的活,可从未停下来过,他这腰啊,一天比一天酸累了。
      
      林锦叹口气,回到床上挨着自家汉子眯会儿眼。
      
      ……
      
      谢宁是被梦惊醒的,他又梦到他在荷花池里戏水了,等他想大展拳脚,游他个天翻地覆时,发现腿伸不开,硬生生急醒了。
      
      房间里只剩他一人了,他穿上衣服先去了小院子,看到一个箩筐上面盖着褥子,过去掀开一看,里面是他昨天采摘的八月炸。
      
      农家人对还没熟透的野果子,都喜欢用褥子盖着捂。
      
      “估计还得捂个三五天,桌上给你留了稀饭,先吃。”
      
      谢宁就着蹲着的姿势,扭头对着林锦喊:“爹!”
      
      “诶。”林锦应了一声,进小院子拿木盆。
      
      “爹,我今天给寂年蒸茄干吃。”谢宁跟在人屁股后面。
      
      “好,你吃完早饭的,爹给你帮忙。”
      
      谢宁点点头,想到爹爹背对着自己看不到,又开口道:“嗯,要茄瓜。”
      
      一直跟到林锦过了房间,要去内院了,对门是老四房,谢宁才止住了跟人的脚步,转身回小院子洗漱,喝稀粥。
      
      上午,当家的汉子们下地务农,留在家里的人或织布,或晒粮食。
      
      谢宁戴着帽子去了灶房里,林锦把筐搬进来,坐门口剥苞谷粒,“茄瓜我洗了,你怎么会想到蒸茄干?”
      
      “小时候我娘常做,我爱吃,就跟着学了。”
      
      谢宁把茄瓜对半切开,取了火折子点火烧水,把茄瓜下锅蒸。
      
      等茄瓜蒸熟的空档,他搬个小板凳做爹爹对面,帮着一起剥苞谷粒。
      
      “你娘是哪方人士?”林锦手上动作不停,和儿夫郎闲话家常。
      
      谢宁乖乖回答:“赣磻人士,饥荒跟着村里人一路到了此地。”
      
      “饥荒?那可有些年头了,那你娘小时候吃了不少苦。”信息闭塞,林锦自己也是模糊听人说起过外地饥荒的事情。
      
      “我娘说饿狠了,什么都吃过,变着花样让很少的粮食能够填饱肚子。”
      
      谢宁只记得他很小的时候,他坐娘的膝头,听娘给他讲那些饿肚子的事,让他珍惜粮食。
      
      晒干的苞谷很硬,不过很好剥,期间周奶奶进灶房取东西,看见谢宁,凑过来盯着谢宁的手瞧。
      
      谢宁缩回手,不敢再去剥苞谷粒。周奶奶丢下一句“别让他剥”,拿着东西走了。
      
      林锦安慰道:“没事,我看着干净的。下午你随我去打成苞谷糁子,你明儿回门,带些回去。”
      
      农村里人情来往,都喜欢送粮食,实在。
      
      “好,谢谢爹。”谢宁站起身来,“我去看看茄瓜蒸软了没。”
      
      茄瓜已经变成了深褐色,谢宁一个个夹起来,把一节节的茄瓜用刀划开,变成一张一张的铺在干净的簸箕上。
      
      院子里有竹竿架子,将两个铺满茄瓜的簸箕搭上去,只待晒上一日,明日再处理。
      
      陪着爹爹剥了一上午苞谷粒,中午林锦和林桂花霸占了灶房烧午饭,谢宁赶紧溜回房间去水里呆着了。
      
      下午要出门,他得让身体喝饱了水。
      
      …………
      
      再说周寂年这边,他步行上镇子,走了一个时辰。两肩被竹篓勒出红痕,再一出汗,汗水沁着伤口,又累又痛,到底年轻,细皮嫩肉。
      
      第一件事就是去药铺把新鲜的五味子,和家里以前晒干的土茯苓换成银两。
      
      药铺掌柜见他背来的五味子新鲜,品相上乘,新鲜的药铺处理起来更加专业,能更好的的留住药性。
      
      药铺掌柜是个大善人,也不压价,按市场价都给收了下来。一共得了三百六十文,倒也是笔收入。
      
      周寂年谢过药铺掌柜,拎着空竹篓往书铺赶,置身于热闹的清水镇。
      
      清水镇商户铺子多,正赶上夏收,街边还有不少置筐卖菜的,都是田地里刚收上来的,新鲜着呢。
      
      周寂年一身黑色长衫,长发束冠,外形出挑,惹了不少行人侧目打量。他只目不斜视,穿街走巷,再过一座小拱桥,就是读书人常去的书铺商街。
      
      书街一趟下去,几乎都是做笔墨纸砚生意的,间有几座茶楼,聘几个说书先生,卖卖茶水,收个热闹钱。
      
      周寂年进了常去的章文书铺,章掌柜对他有印象,常来买纸墨,且五官俊朗,过目忘不了。
      
      “唷,好些日子没见了,还是桑皮纸?要几刀?”
      
      周寂年对章掌柜点头示好,“章掌柜安好。不忙,今日来主要是想问问,章掌柜可有抄书的活儿?”
      
      “有是有。”章掌柜犹豫,“只是你明年开春就院试了,恐耽误学业啊。”
      
      “无妨,学生有把握。”周寂年神情淡定自信。
      
      “那行,老规矩,你自买纸,我予你笔墨,你书写几个字我瞧瞧。”
      
      “先要一刀桑皮纸。”
      
      纸张贵重,常有读书人不自量力来做抄书的活计,结果字写的不够工整,浪费书铺的纸张,一月下来,损失不少银子,书铺就规定,抄书的自己带纸。
      
      桑皮纸是民间最常用的纸种,纸张厚且粗糙,但价格最低。
      
      周寂年随章掌柜进了里间,章掌柜拿了时下最热的故事话本,翻开指定了一页让周寂年誊抄。
      
      “这一页,你誊抄下来,好了就出来叫我。”章掌柜说完就去了铺子前。
      
      周寂年自己研磨,活动了下手腕,才静下心来开始誊抄。到底是没有上一世练出来的腕力,周寂年放慢速度,一笔一划,尽量稳着力气。
      
      抄完,周寂年拿起纸张晾干墨水痕迹,这才拿去铺子前,递给章掌柜。
      
      “哟!”章掌柜惊呼,纸上的字体方正,金钩铁划,整体的视觉效果雍容气派,仔细看,又能从字里行间看出些傲骨之气。
      
      “好字!”章掌柜面上全是满意的神色,“这字誊话本太可惜了,我这有《全庆诗》共七卷,一卷五百文,如何?”
      
      “押多少钱?”周寂年只关心这个。
      
      章掌柜摸了下下巴,《全庆诗》是有钱的书生必买的书籍,且只售不租。它网罗了大庆各地著名诗人的作品,七卷出售要十四两银子。
      
      “这样,你要是不怕费脚力,一次一卷,押金二两,纸张我出,用白桑纸。如何?”
      
      抄书的都是自己买纸,炒好后书铺还要检验,若有几张不合格,那纸就作废,损失算抄书人的,且需得再买纸重抄补齐。
      
      抄书虽可赚钱,但是门槛高,且麻烦,伤眼废手,一心考取功名的书生都不会赚这个辛苦钱。
      
      周寂年快速的在脑子里计算了一下,“可以,那就谢过章掌柜了。”
      
      “客气了,我去给你取书和纸。”
      
      周寂年拿出钱袋算钱,交了押金,等于就再没余钱给宁郎买龙须糖了,且明日带宁郎回门。
      
      想到宁郎提起龙须糖时,眼角弯弯,嘴角上扬,期待又回味的样子,周寂年有些不是滋味。
      
      “章掌柜,可有急需抄书的活?借贵地一用,我黄昏前誊完,笔墨费用从抄书钱里扣。”周寂年大大方方地解释,“前些天成亲,明日是我家夫郎回门的日子,需些银子买礼。章掌柜,可否通融一二?”
      
      “你倒是会疼人。”章掌柜笑了两声,“那有什么不可的,你且去里间等着,我给你安排。”
      
      …………
      
      谢宁在水里泡到晌午,才被爹爹叫出来吃饭。
      
      午饭是蒸馍配咸酱菜,稀饭全是米汤。
      
      林锦拿起一个馍中间掰开,中间刷一层黄豆咸酱,先递给丈夫周三丰,又如法炮制了一个递给谢宁。
      
      “吃吧,下午把苞谷糁子打出来,明早煮粥,不像今天这全是汤汤水水了。”林锦最后给自己拿馍,说完咬了一口。
      
      相比其他农户,周家顿顿都能吃饱,在村里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谢宁张大嘴巴咬了一口,林锦家务干的多,和面也舍得下力气揉,蒸出来的馍很是劲道。
      
      “好吃,嚼起来真香。”谢宁夸赞,又说:“寂年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他……”买的龙须糖,谢宁住了嘴,没好意思说后面的字。
      
      林锦愣了下,心道这孩子还真是不害臊,这般粘人,还当着长辈的面。他侧首看了眼丈夫张三丰,两夫夫眼里都有笑意。
      
      “这会儿估计在书铺子里,待日头不这般热,他就往回赶了。”林锦盯着酱菜碗,没看谢宁,怕孩子难为情。
      
      一家人吃完饭,谢宁戴上竹帽,跨上水袋,跟着林锦一起推车,车上是一筐苞谷粒。
      
      一路到了村里大石碾房,林锦去和村长拿钥匙了,谢宁抱着水袋咕嘟咕嘟地喝水。
      
      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一路哼哧哼哧地推车,却没像昨日采药那般难受了!看来他只要每夜睡在水里,晌午泡会水,身体就能像常人一样干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3 18:14:35~2020-09-14 22:44: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3356941 10瓶;纆清 6瓶;红蚁战斗机、左岸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