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兰尼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像是饥饿时不断膨胀的食欲,却又有细微的不同。
      
      但他懒得去分辨这一点细微的不同究竟是什么。既然感到饥渴就去填充饥渴,产生欲|望就去满足欲|望,他的思维方式就是这么直接。
      
      至于他满足欲望的方式也很直接……吞噬就好了。
      
      吞噬使他愉悦,也是他原始的本能。
      
      于是他垂下眼眸,目光落到少女莹白的颈项——或许可以从这里开始?
      
      他一般不会纠结这种无聊的小问题,但是此时的塞西尔却让他犹豫了。
      
      似乎不能像对待其他生物那样对待她,那样会弄疼她的——他的心底突然冒出这个奇异的想法。
      
      “兰尼。”塞西尔突然低唤他的名字。
      
      “嗯?”兰尼温顺地回应。
      
      “我又做梦了……”塞西尔的声音透着一丝后怕与惊惧,脆弱柔软犹如将谢的花瓣,“我梦到世界变成血肉模糊的内脏,无论我怎么逃都逃不出去……”
      
      兰□□持着被她环抱的姿势,安静地倾听:“然后呢?”
      
      “然后我就看到了你……”塞西尔如同呓语般轻轻吐露,“还好你在这里……”
      
      兰尼忍不住翘起嘴角。
      
      “兰尼,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吧?”塞西尔这样问道。
      
      当然不是。
      
      兰尼在心里默默反驳,但他还是顺着塞西尔柔声安抚道:“是的。”
      
      “那我就放心了。”
      
      塞西尔放松地长舒一口气,然后突然推开兰尼:“你出去吧,我要继续睡了。”
      
      兰尼:“?”
      
      “快点啦,你不是有自己的房间么,回你自己房间睡去。”
      
      她的态度转变得太过突然,兰尼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抬眸看向她。
      
      少女的脸庞隐在幽暗的月光中,莹白柔润的脸颊微微泛着红,犹如冰雪中开出的花,有种迷胧旖旎的美。
      
      她别过脸,长睫不安地轻颤。
      
      ……兰尼觉得自己好像更渴了。
      
      *
      
      兰尼被塞西尔赶出了房间。
      
      不是她阴晴不定,实在是……有点不合适。
      
      她刚才会突然抱住兰尼,完全是因为噩梦的余温还没有消失,所以她才会下意识想要抓住这根及时出现的救命稻草。
      
      但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并且迅速意识到——
      
      她居然在只着一件睡裙的情况下,主动抱了一位异性。
      
      这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即使是她唯一的哥哥阿诺德,也没有与她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至少在十岁以后就没有再发生过了。而阿诺德也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从小到大,她从未谈过一次恋爱,也从未交过一个男朋友。
      
      更别提与异性拥抱了。
      
      一想到刚才的所作所为,塞西尔就不可避免地感到羞耻。她点亮烛灯,将放在床边的琉璃水杯拿过来,贴在脸上,直到冰冷的玻璃缓解了脸上的热意,才吹灭烛灯,重新躺回到床上。
      
      希望不要再做噩梦了。
      
      *
      
      休假结束,学院里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塞西尔听了半节《治愈术初级解析》,发现都是自己早就学透的内容,便偷偷跑去了黑塔。
      博德仍然在研究他的魔药,听到塞西尔走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喂,别折腾了,快来帮我指点一下迷津。”塞西尔不客气地坐下。
      
      博德语气懒散,凌乱的黑发遮住了眼睛,只露出眼下一片青乌的黑眼圈:“我指点不了,你去找别人吧。”
      
      “好啊,那我去请教范伦丁教授,相信他一定很乐意为我解答。”
      
      塞西尔转身就要走,博德闻言连忙拉住她。
      
      “我点,我点行了吧?”他拨开额发,露出那张阴柔苍白的脸,无奈地说,“以后别动不动就拿范伦丁威胁我,次数多了就没效果了。”
      
      “哼。”
      
      塞西尔得意地轻哼一声,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范伦丁是学院里专攻治愈术的老牌教授,为人和善且十分爱才,尤其喜爱在治愈术方面有天赋的学生。如果让他发现塞西尔的治愈术已经运用得如此纯熟,必定会对她爱不释手,还会把她抢过去做自己的亲传弟子。
      
      博德可不愿意把塞西尔拱手让人,毕竟他活了二十多年也只碰到塞西尔这么一个合心意的学生。
      
      “说吧,又有什么难题了?”博德放下手中的试管,托着下巴端详眼前的少女。
      
      塞西尔抿了抿唇,说:“也不是什么难题,只是我最近频繁做噩梦,你能查出是什么原因吗?”
      
      “噩梦?”博德微微沉吟,“可以是可以,不过我需要和你进行通感,下沉到你的精神层面,才能查出东西。”
      
      “和你通感?”塞西尔闻言顿时担忧地蹙眉,“不会对我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你都敢和魔物通感了,还会怕我?”
      
      博德没好气地凝出光刃,小心地划破塞西尔的指尖,然后在自己的手上随意划过一刀,让二人的血液他的手心交汇融合。黑色的魔法阵凭空出现,塞西尔只感到一阵短暂的眩晕,很快,博德便收起手心,魔法阵也随之消失不见。
      
      “结束了?”塞西尔惊讶道。
      
      “当然,我又不是你。”博德帮她把划破的指尖治愈好,紧接着一脸狐疑地盯着她,“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家伙?”
      
      奇怪的家伙?
      
      塞西尔认真思索——那必然就是兰尼了,另外斯特拉夫人应该也能算一个……?
      
      “大概有两个。”她老老实实回答。
      
      “……”
      
      博德无奈地揉揉眉心,本就病态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差了:“怪不得会被趁虚而入,你有点警戒心好不好。”
      
      塞西尔:“怎么了?有人侵入了我的脑子?”
      
      “……”博德慢慢说,“倒没有那么严重,只是篡改了你的梦境而已。”
      
      篡改梦境?
      
      塞西尔沉默片刻:“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我怎么知道?”博德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紧接着表情渐趋严肃,“我看不出篡改梦境的是什么人,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还记得我之前教你的强制契约的方法吗?”
      
      塞西尔点头:“记得呀。”
      
      “如果——我是说如果,遇到了你对付不了的家伙,就用这个方法强制和他签订主仆契约,这样他就不能伤害你了。这可是我的秘传,不是那些烂大街的只能对付小魔小怪的普通法术,只要是我能对付得了的敌人,你都可以凭借这个契约制住他们。但是你也要记住,这个契约对魔力和身体的消耗都很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轻易用它。”
      
      博德说完,忍不住又按压太阳穴:“唉,我怎么有你这个不省心的学生,这下可好,今天的魔药也没心思做了……”
      
      塞西尔全然不理他的抱怨,掏出《黑魔法手帖》继续学习。
      
      不过……篡改梦境的人么。
      
      会是谁呢?
      
      *
      
      在黑塔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塞西尔又结束了在学院的一天。
      
      回到家后,她先脱掉繁琐的绸裙,换上轻薄柔软的睡裙。正打算去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忽然有人敲门。
      
      恭敬静和的女性站在门外,塞西尔记得她是斯特拉的女仆之一。
      
      “大小姐,夫人邀请您一起泡温泉。”
      
      塞西尔:“邀请我?”
      
      女仆语气肯定:“是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秩业扔的手榴弹、却七扔的地雷,谢谢incantation、听雨眠、可可、饼干、朕最可爱、沐浱、慕子木灌溉的营养液,今天也在努力码字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