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五章

      冬季过去,紧接着就是草长莺飞、万物复苏季节。去年冬日那样大的雪,所有人都在说,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是夜,舒鱼站在院子里夜观天象,眉宇间是难得一见的忧虑。
      
      念鱼站在她身边,也有些忧心忡忡,不过这种忧心是对着舒鱼。
      
      师姐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几天了,每次看天象的时候,就会变的如此。
      
      目光不停的转动,像是想在天幕中寻找什么,最后失落的收回目光。
      
      他也看过,可是天幕只能看到紫微星暗淡,帝权旁落,奸臣当道。
      
      可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不少年了。当今不理朝政,宠爱萧妃,爱屋及乌之下也宠信萧妃的亲眷。
      
      若是那些人有才就罢了,关键听说一个个的都是草包废物,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若不是朝中还有些股肱之臣撑着,这大周恐怕早就亡国了。
      
      就这种情况,怎么说也无法让师姐忧虑啊,最严重不过王朝更迭而已。
      
      “师姐,你在看什么?”念鱼疑惑的看着舒鱼问道,“难道凡界会发生什么大事吗?有什么大事能让师姐忧心至此?”
      
      “没什么。”舒鱼收回目光,淡淡道,“只是心里有些不安,想来可能是感应错了。”
      
      “这样啊。”念鱼点点头,他知道师姐不想明说,像他们这样的人,一旦有了什么感应,极大可能变为现实。
      
      但是师姐不愿说,他也不会多问。只是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明日可以做些什么,让师姐开心些。
      
      其实舒鱼也不是不想说,只是这事事关前世。
      
      前世她流亡人界的时候,第一次停留的地方就是大周,那时的大周不像现在。
      
      现在的大周尽管帝王昏聩,但依旧算的上是锦绣山河,百姓生活勉强过得去。
      
      而前世的大周,烽火连天,血流漂橹,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处处都是衣衫褴褛的逃亡百姓。
      
      路上的行人都麻木着脸,机械的走在路上,他们像牲畜一样被追人捕,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明天。
      
      她就是那时候到的大周,身受重伤的她,和逃荒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两样,很轻易的就混了进去。
      
      甚至因为看着脸嫩,还算得上是被照顾的那个。
      
      对,那时已经二十多岁将近三十岁的她,是整个队伍里最小的那个。
      
      所有的逃亡队伍都差不多,没有孕妇,没有幼童,没有少年。
      
      后来伤好后,她也曾问过,得到的不是沉默,就是眼泪,以及绝望的眼神。
      
      那种眼神,依旧刻在她的脑海里,她还记得那些枯瘦宛如竹竿一样的女子,眼里露出仇恨的光芒。
      
      她们说:不会有孩子的,如果有也会立刻掐死他。
      
      死亡多么幸福啊,早点死就不用承受这些痛苦和折磨。早点超生,去一个好人家,总比在这里被人抢走,扒皮抽骨放血,当祭品的强。
      
      她沉默了,后来从细碎的话语里,拼凑出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大周末代皇帝,为了长生不死,收集天下童男童女,交给国师,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折磨,把人炼化成丹。
      
      从此,大周国境内再无孩童。
      
      前世来这的时候,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几年,按照时间来算,恐怕就在这一两年。
      
      本来具体的时间她也不清楚,可就在前几日,她突然心有所感。
      
      既然能有所感觉,那便是和她有联系、有牵扯,这凡界和她联系最深的,也就是大周。
      
      所以,她才夜观星象,想要从这星象中看出点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星象没有任何变化。
      
      舒鱼敛眉思索,遮掩天机,想要做到这一步,恐怕幕后之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修士。
      
      难不成是魔修那边,有人准备拿人祭天修炼?
      
      可仙门的魔修会小心谨慎?
      
      他们都是嚣张到了极致,作恶就大大方方的作,恨不得昭告全天下,这事是他们干的。
      
      就算有魔修偷偷摸摸的作恶,事后也会昭告天下,彰显自己的威风。
      
      可是关于大周这件事,前世在仙门根本没有半点风声。她曾暗地里查探过,那段时间,有名望的魔修没有出仙门的。
      
      也没有哪个魔修,突然修为大涨,一切都风平浪静的。
      
      这件事不正常,前世她就知道,不过那时忙着报仇,而且时间久远根本查不到什么信息。
      
      舒鱼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记忆里的那些人脸,这是她前世最无能为力的事情之一。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来到这里,是局中人。就让她看看谁是这背后的黑手,幕后之人到底在算计什么。
      
      次日,小镇前的官道上,两有匹骏马慢悠悠的走来,马上是两个负剑青年。
      
      一个穿着白衣,乌发后垂,坐姿一丝不苟,极其端正。
      
      另一个,青衣松垮,头发随意的拢起,嘴里叼着一根草,懒洋洋的座在马上。
      
      这两人长的有几分相似,都是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不过一人眉眼温柔,像个端方公子;一人风流不羁,是个多情浪子。
      
      看着眼前的镇牌,白衣青年无奈的提醒一了自己不成器的弟弟,“阿正,快到了,你正经些。”
      
      “大哥!”被叫做阿正的青年不满的喊了一声,最后在白衣的眼神下,端正了身体。
      
      “还有衣冠。”白衣再次出声道。
      
      “大哥,我以为我们出来这么久,你早就习惯了我这个样子。”阿正不高兴地看着白衣,“我们江湖人,就是这样狂放不羁的。”
      
      “啪”白衣的扇子敲在了弟弟的脑门上,“现在我们是去拜访人,可不是在什么江湖。”
      
      “知道了,知道了。”阿正摇摇头。
      
      心中长叹:男人啊!
      
      两人一起进入镇子,越走越偏,最后在一个宅子前停了下来。
      
      看着熟悉的大门,白衣青年立即下马,将马绳交给弟弟,整理自己的衣袍。
      
      “看着如何。”白衣问道。
      
      “可以了,大哥。咱俩风尘仆仆的过来,您还指望我们能有多好?”阿正打击道。
      
      “这……”白衣看了看天色,“还有时间,不如我们修整一番再来?”
      
      阿正翻了一个白眼,下马敲门,才不管自己那个奇奇怪怪的哥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