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科举生活

作者:林清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只见贺之仪眨眼间吃完两块月饼,“咚咚”灌完了一杯茶,山长正好话音刚落:“请各位文举的学子依次进入明伦堂。武举的学子做打擂准备。”

      听到山长的话,广场上的学子纷纷起身,井然有序的往明伦堂大殿走。走上明伦堂的台阶,殿门敞开,殿内两米多高的灯树上放置的盏盏油灯照的大殿亮如白昼。

      学生们进入大殿后,不必专人引导,就从第一排头一个书案开始顺序进入,一排坐满以后,继续往下一排续。没有人说话,大殿内只有走动的脚步声。

      夏明谦四处打量了几眼,大家的表情都非常平静,看来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也从侧面表现出其实这作诗不难?要是很难的话,起码大部分都忍不住会愁眉苦脸、抓耳挠腮吧。

      夏明谦跟着队伍,走到对应自己队伍的书案前。苏国平、毛德坤、方青山和贺之仪,他们和夏明谦一起排的队,基本在同一排,只有贺之仪因为这一排满了,分到了下一排。

      虽然人多,但是人进来的很迅速,并且很快就已经全部就座,没有人磨磨唧唧。山长对纪律和速度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走上大殿正前方。

      “作诗是一个文人必备的基本修养,相信大家对此都深信不疑。今日正值中秋,今晚依旧是命题诗,需要与中秋有关。时间为一炷香。可以做格律诗,也可以做绝句。可以五言,也可以七言。好,现在把香点上,计时开始!”

      夏明谦的诗文水平有限,他感觉自己的诗不是很具有文采。不过这只是一个书院小诗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来也会吟。他写不了先贤那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名句,做个一般的诗还是可以的。

      夏明谦思考片刻,提笔写下了:

      “中秋明月夜,月圆人不圆。随手折丹桂,遥寄故人远。”

      写完以后,夏明谦就交给了赵山长,山长点点头,示意他离去,看来他不是倒数三名。他就溜溜达达的顺着路找擂台去了。

      武举的擂台就搭在校场上,校场四周高高的架起了火把,天空中还有皎洁如玉盘的明月,离得远也能看清楚。

      夏明谦前世也就是个大学教授,弱鸡一个。别人看武举是内行看门道,对于他来说,就是外行看热闹了。在擂台下看了会,感觉有点凉,人后来越来越多,他也找不到同舍的舍友们。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回宿舍了。

      也许是书院里平时很少有娱乐活动,导致这回宿舍路上都没有什么人,都跑到校场去了。夏明谦一个人行走在静静的学舍路上,远处的热闹和喧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这里只能听到自己静静的脚步声。

      走到自己住的学舍,驻足院中,沐浴这天上月亮的清辉,夏明谦想起上辈子的父母亲,失去了自己,现在他们不知道如何了。

      看月光,更思乡。

      这晚他早早洗漱完躺下,久久才能入睡。似睡非睡间,他看到了父母,也是中秋夜,一家团圆的日子,老两口边看中秋晚会,边数落沙发上的“自己”不早点结婚。平淡,却有着温馨的幸福。“自己”看到了他,转过头,笑着对口型轻声对他说:“你替我,我替你,我们都要好好承担自己的责任,好好生活下去。”

      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唯有泪两行。不过这泪,是欣慰的泪,自己不再担忧他们了,他也会让去了未来的“自己”放心。

      …………………………

      第二日清早,生物钟准时叫醒了夏明谦,他洗漱完毕以后到院子里一看,其他四人都在,一边往湖边跑,夏明谦一边调侃贺之仪:

      “呦,贺之仪,看来你昨天诗文做的不错,没被抓去明伦堂啊。”

      贺之仪边跑边摇头:“别提了。我害怕诗作的不好被罚,吃了两大块月饼,结果山长这次觉得我做的诗还可以,没有抓我。然后我们几个去看打擂台,我觉得渴,又喝了不少水。结果夜里回来睡觉时撑得不行,睡都睡不好。我这早点起来跑步还能帮助克化克化。”

      “噗哈哈哈哈,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夏明谦没忍住,其他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晨跑过后回来,贺之仪感觉好点了,但是早餐也没有吃主食,就只喝了一碗小米粥。

      正准备去上课,贺之仪家的小厮来找他,夏明谦他们几个就先走了。等了会贺之仪追上来,

      “夏明谦你等等!明天休沐日,我二伯问你有没有空,他想邀请你去我家坐坐。”

      “有空啊。我休沐日又回不了家,当然有空了。”夏明谦回身答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家里的马车来接,你跟我一起走。”

      “还是不要了吧。我还有事,明天我们分开走吧。”夏明谦拒绝。

      “你还能有什么事?你不会是想去买礼物?我二伯不在乎那个,明天我们一起走。”说完贺之仪跑了。

      第二日休沐日,夏明谦本来想偷偷早点出门买点伴手礼,去别人家做客空手上门不方便,结果一打开门,贺之仪就在门外守着,看着他洗漱完,就带上马车直奔他家去了。
      贺之仪先带夏明谦拜见了自己祖母,然后就带他直奔自己二伯住的院子。贺韫正在书房处理事情,小厮进去禀报一声,他马上放下笔,

      “明谦来了,坐坐坐,清泉快上茶。”小厮清泉应声而去。不一会端上来茶水和茶点。

      “我正好最近又遇到一件费解的事情,人为什么手伸进沸腾的油锅里,拿出来一点事都没有,毫发无伤呢?”

      夏明谦本来忐忑贺韫找自己干什么,万一问了自己不问的问题该怎么办?幸好他刚才问的这题没有超纲,这题他会啊。

      “手伸进沸腾的油锅肯定会受伤。伸进去毫发无损那肯定锅里不全都是热油。这种只是锅里最上面薄薄一层是油,底下大部分全都是醋。醋比油烧开的温度要低得多。全是油的锅油烧开,伸进去就废了。有玄机的这种,底下大部分醋烧开的时候,带动上面的油也似乎烧开了,其实此时的热度非常低,只是有一点点热,安全的很。”夏明谦解释。

      “这么说这也是一种障眼法,专门骗人的?”

      “只要他敢往沸腾的油锅里伸手,拿出来手没事的,都是这么个理儿。”夏明谦肯定的回答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