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买买买

      “嘿嘿,这哪行啊,吃饭怎么能不积极呢。”刘咸自顾自扇着他的破扇子,打开门走出来。他今天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人也收拾得清爽,这把破扇子就格外碍眼。
      
      岳蘅盯着刘咸:“你哪来的衣服?”
      
      “找店小二买的,你别想了,一般没有多余姑娘的衣服卖你,我这一身都是翻了好久,才勉强入得了眼。”
      
      客栈的楼梯每踩一脚,就吱呀作响,脚底的木板也不稳当,往上走岳蘅还没觉得有什么,往下走她就觉得心慌得很,总觉得自己是站在一个摇摇晃晃的浮木上。果然是,上来容易,下去难。
      
      【上来容易,下来难。世间多少事,都是这个道理。】
      
      脑内突然响起系统机械冰冷的声音,岳蘅被惊得一跳,好险扶住了栏杆。她在心里叫道:“系统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突然跳出来吓我一跳!”
      
      【抱歉,因为系统上次让宿主受到伤害,系统觉得来个开场白会比较好。】
      
      “下回还是不要了……”
      
      【系统提醒宿主,系统虽然尊重宿主不想被强迫做任务的意愿,因此在任务上没有设置时间限制,但是还是希望宿主能积极完成任务。系统设置任务的根本目的是实现宿主心愿,实现宿主心愿则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根本原因。】
      
      “怎么我要是达不成心愿,这个世界还会毁灭不成?”
      
      【会的,这个世界被清除数据后,系统会给宿主重新生成一个世界。】
      
      “先不说‘当一只咸鱼’这个愿望有多好实现,这个世界反正是假的,毁灭就毁灭咯。”
      
      【对宿主而言,这就是真实世界。】
      
      “我死都死了,还管什么真与假。”岳蘅不再和系统交流,跟上东郭颂和刘咸,他们已经在一楼厅堂,找到一张空桌子坐下。
      
      热腾腾的粥落到胃里,再咬一口香喷喷的肉包,岳蘅满足地轻叹了一口气。在洞里待了一个月,她差点忘记吃东西的快乐。虽然她可以长时间的不用吃喝,但是美食带来的快乐怎么可以错过,她在脑内翻看系统给的攻略,决定优先去打卡美食。
      
      刘咸一边喝着豆浆,一边看着卷轴,内容为:
      
      “同村的母狗都生下长相接近的小狗,村里并没有如此长相的公狗,此事有妖异……(剩余内容省略一千字)。”
      
      “噗——”他一口豆浆喷出来。
      
      “呃咦……”岳蘅嫌弃地挪了挪位置。
      
      刘咸将这个卷轴摊在桌子上,说:“我可算知道,不周山为什么事务繁忙了,这一看就与妖无关的事件,你们也要去查?”
      
      东郭颂目光落在卷轴的内容上,清晰地说:“只要百姓上报与妖有关的情报,不周山就必须去查,不得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看着那滑稽的内容,岳蘅抿住嘴角的笑,再看到刘咸椅子上那小山堆一般的卷轴,她脸上的幸灾乐祸简直快要藏不住了。还好她和东郭颂说清楚,她不当那什么清辉元君,她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
      
      岳蘅将怀里的夜明珠拿到手里,不知道能这个珠子能换多少钱,她觉得应该不少。她本想找刘咸问问,看他那么认真地看卷轴,纠结了一会,她决定还是问东郭颂好了。这住店的钱,都是他付的,她本来就是要还他的。
      
      东郭颂看着岳蘅的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伸到他面前,疑惑地抬眉。
      
      “我想把这个当了,好把住店和吃饭的钱还你,还有说好了买扇子给刘咸。你看看这个能值多少钱?”说完,她拨开袖子,露出里边的夜明珠。
      
      刘咸听到这番话,头也没抬说:“不周山有钱,不用和真君计较这点小钱,是吧真君?”
      
      看清她手里的珠子,洁白透亮的珠子,里头有一抹如云似雾的红晕,东郭颂愣住。
      
      刘咸也看过来,震惊道:“水云珠?!”
      
      “啊?这珠子很有名吗。”岳蘅问道。
      
      刘咸说:“这颗珠子挺传奇的,前朝皇帝死之前佩在身上,沾染了帝王的鲜血。再加上这颗珠子已经百年多没有现世,越是神秘越是引人遐想,许多人都想要这颗珠子,可以称得上价值连城。”
      
      “这颗珠子可以买六座后兆城。”东郭颂将这颗珠子的价值具象化。
      
      刘咸又说:“要是让世人知道,这颗珠子还伴着清辉元君闭关一百五十年,价值肯定还能再翻一番。”
      
      “啊……那我还得先找个买家。”
      
      东郭颂拿过她手里的水云珠,说:“不用找了,不周山有人会买你的珠子。”
      
      他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小的香囊一般的东西。
      
      “这是一个小乾坤袋,里边的钱算定金。”
      
      刘咸了然道:“那位呀,他一定会买。”
      
      岳蘅拿住小乾坤袋,她才不管是谁买,有钱就好了。
      
      东郭颂和刘咸看着她,一跳一跳地回到楼上客房,兜帽都快被掀飞。两人像是约好似的,一起收回目光,又一起摇摇头。他们现在都不再把清辉元君同岳蘅联系在一起,虽然她是,但她绝不是众人想象中的样子。
      
      饭毕,两人前往传送阵,然后告别,各自去办各自的事。
      
      客栈二楼,客房内。
      
      小小的乾坤袋被岳蘅摆在床头,端端正正地立在枕头上,她趴在枕头前,止不住地傻笑。
      
      她方才,刚拐进东郭颂和刘咸看不见的走廊,就打开往里瞅了一眼,就看见一座金灿灿的小山,由一个个小金饼垒起。她憋住喉咙里的尖叫,跑进客房,慢慢数了一遍 ,堆得一地都是,然后美滋滋地放回去。
      
      兴奋过度的结果就是,早起的疲惫如浪般涌上来,她捏着乾坤袋,沉沉睡过去,直到下午才醒过来。
      
      她走下楼,客栈一楼空荡荡的,椅子都被摆放到桌面上,只有一名伙计在清扫。
      
      系统给她的攻略里,第一个打卡地点,为万里街。看介绍和如今的商业街差不多,万里南街多为吃食,万里北街多服饰,商铺林立,应有尽有。
      
      岳蘅领着裙子,小心地走过湿滑的地面,跨过门槛,往万里街方向去。
      
      到了地方,她拿一个小金饼,去金银铺换了一些碎银和铜钱 ,找到一家成衣铺,终于把自己的那套看起来仙气飘飘,但十分不便的宽袖长裙给换掉。
      
      在系统的加持下,岳蘅看任何东西,上头都飘着个成就点的数值。
      
      她摸着布料,小声嘀咕:“一件衣服才3点,好少啊,何时才能到1000点……多买几件?”
      
      成衣铺老板的耳朵倏然一动,捕捉到岳蘅的最后一句话,他换上笑容,带着满脸褶皱出现在岳蘅面前。
      
      身旁突然出现一个人,岳蘅被惊了一跳,老板口条之顺溜,如同“飞流直下三千尺”,没给她一丝丝插嘴的余地。
      
      在老板高超的话术下,岳蘅捏着十来件衣服的凭据,晕乎乎地走出铺子。
      
      她晃晃脑袋,她不能这么挥霍。
      
      下一刻,在一间古玩铺子里,满目皆是三位数的成就点。
      
      她花了一个小金饼,买了一把名家作画题字的扇子,500点成就值到帐。
      
      她绞紧手帕,这个就是氪金的快乐吗?
      
      努力按住自己还想买买买的手,岳蘅往南街去,尝了各家店铺的小吃,打包好些香甜的糕点。在日暮的景色下,一路抱着回到客栈。
      
      天刚擦黑,客栈门口就挂上澄黄的灯笼。昏黄的灯光下,客栈老旧的桌子看着都顺眼多。唯独刘咸灰头土脸地坐着一楼厅堂,塌着肩膀。
      
      “你回来啦,”岳蘅讲怀里的东西都堆在桌子上, “才一个白天不见,你怎么成这样了?”
      
      刘咸长叹一口气,烛火被带得一跳。
      
      “我今天去几个的地方,看卷轴内容就不像有妖,我本打算就走个过场。其中有一个村子,那个村长说正忙着秋收,非说村里忙不过来,我推脱不了,等我把他们全村的活都干了,这才放我回来。”刘咸两颊陷落,模样相当凄惨。
      
      “扇子!我差点忘了!”在那堆东西里,岳蘅扒拉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他,希望他好受些。
      
      “多谢。”刘咸没有打开,趴在桌子上,将其垫在下巴。
      
      “我看你是累极了。”岳蘅又拿出一包核桃酥给他,“给你核桃酥,李家二娘食店的,我吃了,她们家的点心都很好吃。吃点甜食,心情会好。我今天也逛得好累,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岳蘅展开双臂,将桌子上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堆在一起,努力将它们全拿起来。
      
      店小二走过来,递给她一个烛台,嘱咐她小心头发,不要被火燎到。
      
      她接过并道谢,抱着东西,往楼上去。
      
      楼内昏暗,烛光不比日光,能照亮一切,只能覆盖岳蘅身前的一小块,白天熟悉的廊道大部分淹没在黑暗里。
      
      她感觉快到自己的房门,突然照到一片白色衣角,有个人站在她的门口!
      
      吓得她浑身一抖,好险拿住烛台,烛火被这么一动,陡然缩小又立即高涨,忽明忽暗,晃得她眼晕。
      
      “小心。”东郭颂伸手接过岳蘅手中的烛台,凌乱的光影里,愈发显得他面庞安静,看着不似真人,漂亮得不像话。
      
      “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你怎么站在我的门口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