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V公告

      那春山温和的面容在眼前一闪而逝。
      
      没想到此次前来刚准备拜访孤月楼楼主,那人便正好住在自己旁边。
      宁霁看了眼隔壁的院子,微微皱眉。
      
      是巧合吗?
      
      另一边。
      谢与卿两人回到院中后,吴罡有些疑惑。
      “楼主,您不是想要认识宁霁剑尊吗?怎么方才都走到门口了却不直接进去,反而下拜帖?”
      
      吴罡望向楼主,有些不懂他在想什么。
      
      谢与卿淡淡摇了摇头:“不必如此着急。”
      他顿了下,又似是笑道:“看剑尊今日好似心情不大好。”
      
      谢与卿声音温和。
      吴罡又想到了那个刚被扔出来的蛋,这下倒是点了点头。
      “这倒是。”
      “也不知道那蛋是怎么回事儿?”
      
      那蛋上气息古怪的很。
      似鹤非鹤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吴罡说着。
      
      谢与卿垂眸指尖微微掐算几下,心中已有了答案。
      但是他面上却并未说出来。
      只是道:“也许是这蛋太烦人了。”
      
      吴罡还不知道楼主已经知道了这蛋的身份。
      还在乱七八糟的猜测着。
      
      谢与卿见他皱眉苦想,微微摇了摇头。
      “不必多想,日后便知道了。”
      “你去休息吧。”
      他声音温和。
      
      吴罡挠了挠头,只好退下。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宁霁第二日起来后,那服侍的弟子便已经在门外侯着了。
      
      “尊上。”
      宁霁点了点头,接过净帕擦了擦手。然后才问:“其余人呢?”
      
      那引路弟子道:“众位长老已经到了。”
      
      宁霁抬眸看了眼天色。
      这才发觉,自己竟然起晚了。
      
      昨夜不知道为何,精神似乎有些松懈。
      他指尖顿了顿,见那弟子疑惑,到底没说什么,只是道:“走吧。”
      
      路过门边时,那颗蛋已经不见了。
      
      孔翎的妖气一直因为鹤雪院的禁制被压制。
      昨夜被扔出来后,竟然阴差阳错下恢复了不少。
      
      甚至到了晚上,都已经能够恢复人形了。
      
      他本来是准备进去找宁霁理论的。
      但是刚一靠近门边,就被院中的剑气刺的打了个寒颤。
      
      想到之前每次挑衅的结果,孔翎:……
      他憋屈的啐了声,艳丽的面容上有些郁卒。
      最终却还是先离开了他院子前。
      
      算了,算了。
      自己来这儿是为了阿楚,没必要跟他计较。
      孔翎恨恨的看了院中一眼,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转身去了隔壁的客栈开房。
      
      他自己心情不妙。
      又想着这人铁石心肠的将自己扔出来,难道都不会后悔吗?
      
      在客栈里翻来覆去一晚上没睡着。
      
      在天一大亮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
      孔翎又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院子外。
      
      他故意将那团草弄的乱糟糟的,显示着上面的蛋不见了。
      想着这人将他丢了一夜总不会看不见吧。
      
      然而他等啊等。
      
      等啊等。
      终于等到宁霁出来了。
      
      那人今日穿着厚厚的狐裘,好似面色不大好。
      垂眸时唇上有些苍白。
      
      孔翎望着他,微微皱了皱眉。
      待到似乎有一道视线转过来时,又连忙隐藏起自己。
      
      这下该看见蛋不见了吧?
      他心中焦急。
      
      宁霁察觉到又是那道灵识在看自己,微微皱了皱眉。
      大抵知道昨夜扔了那蛋还在附近,便也不再多看。
      
      看着灵识比之前在山上时好了许多。
      看来是生龙活虎。
      他低咳了声,不再理会他。
      
      孔翎等了半天,却再次见宁霁与那虚演派的弟子离开。
      白白被扔了一夜的妖王:……!!!
      这厮果真是铁石心肠。
      
      孔翎原本是想见他后悔了就走,现在却打定主意不走了。
      和第一次被迫变成蛋不同。
      这一次打着非要让宁霁呕心的心思,孔翎干脆又自己变成了蛋,主动躺在了屋顶上,等着他晚上回来。
      
      ……
      大堂中人已经到了。
      见宁霁来,几人都站起身来。
      
      “剑尊。”
      宁霁点了点头。
      在落座时目光往旁边看了眼,孤月楼的座位是空缺的。
      
      静虚真君见他神色,便解释道:“剑尊勿怪,谢楼主生性不喜见热闹,且双腿不便,昨日特意差人来,说是今日便不来了。”
      
      不喜热闹。
      双腿不便。
      
      宁霁想到昨夜在他门外下拜帖的那人,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静虚见剑尊没有意见,不由松了口气。
      终于开始说起了大比之事。
      这次大比之所以要这么多修为高深的长老陪同,是因为危险性极高。
      但同时,获益也很高。
      
      “此次东海归墟现身,参与比试的弟子们不分排名,只要能杀死欲魔,便是第一。”
      
      “不只是九大门派的游学资格。”
      “我们虚演派亦会送上一件上古法宝已示奖励。”
      
      那只欲魔在东海肆虐多年的事情,众人也都知道。
      不过这欲魔极其聪敏。
      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却很会利用规则,每次在海中引诱杀人之后,便躲进了归墟里。
      
      当年龙君为保护龙族子弟,设下禁制,归墟龙境向来只允许低修为的修士进入。
      
      这欲魔躲进去,虚演派长老拿他没办法,虽然后续派了许多年轻弟子进去,却也都有去无回。
      无奈之下,只得用九州大比的名义。
      设下重赏,让各派精英进去擒杀。
      
      一个上古发宝的奖励实在诱惑过大。
      
      且不说那些弟子们,便是几位长老也通通变了脸色。
      
      宁霁端着茶,始终面色淡淡。
      静虚目光看到他表情,心中微微顿了顿。
      
      “静虚真君这话可是当真?”
      其中一位长老问。
      
      静虚苦笑道:“自然当真。”
      “这欲魔十分狡诈,擅长变幻形貌,且能读心,往往叫人难以察觉。这几日趁着归墟现世,这欲魔已经上岸杀了不少人了。”
      
      他顿了顿,语气郑重。
      “此次便是劳烦诸位了。”
      
      他目光看向座下。
      楚尽霄在听到欲魔时,眉梢顿了顿。
      
      “怎么了?楚师兄?”
      旁边人问。
      
      楚尽霄回过神来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这次的大比恐怕难度会更大一些。”
      
      这次便连谢风也不说话了。
      擅长幻形读心的欲魔,这一向是修士大敌。
      
      楚尽霄又看向座上人。
      心中莫名想到,这世上唯一不怕这些虚妄的,恐怕便是师尊了。
      
      他抬起头来时没有注意到。
      人群中也有一个人注意到了他。
      
      那隐匿在弟子堆里的人,先是看了看他,又是看了眼座上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此时夜色渐渐黯淡下来,三日之后。
      这些弟子们便是要进入东海。
      
      宁霁之前曾给参与大比的所有玉清宗弟子都给了一道剑符。
      有这道剑符在,生死之际,便会感知给他。若是那些弟子们放弃,他便会来救人。
      
      楚尽霄本是准备与同门一起回去的。
      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走到一半却微微皱了皱眉。
      
      “你们先回去吧。”
      他与身旁的弟子道。
      
      想到他也许是要去找尊上,师弟们便识趣的点了点头。
      
      一直到身边人少了。
      楚尽霄才皱眉,倏忽沉下脸。
      “出来!”
      
      他声音微冷。
      然而周围却一片安静。
      
      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
      
      一瞬间的危机感消失,楚尽霄皱了皱眉,难道是错觉?
      
      就当他这样想着时,下一刻,一道诡谲魔气扼住他喉咙。
      心口处一股撕裂感袭来。
      楚尽霄睁大眼睛。
      
      听得耳旁一声冷哼:“原来弱点竟是……师尊么。”
      “倒是有趣。”
      
      楚尽霄没来得及说话,便被魔气附上了身。
      
      ……
      另一边,宁霁正让弟子烧了热水下去。
      
      他这几日一直感觉精神不济。
      此时闭目用神识查探,果然,之前封聚的火毒又扩散了出来。
      
      他皱了皱眉,烛火下苍白的唇色染了抹殷红。
      
      宁霁垂眸想到。
      看来不管谢与卿有什么目的。三日后待到弟子们入了归墟之后,他便得去拜访那人了。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需得解了这毒才行。
      
      孔翎在屋顶上藏着。
      
      宁霁在抿唇之后,站起身来走向浴桶。
      
      轻裘被解下。
      他身上只着一件单衣。
      
      此时转身褪衣时,在浴桶旁低咳一声,烛火下鸦羽微散,顺着鬼面滑落。
      那透明的单衣中,单薄肩骨若隐若现。
      
      孔翎指尖麻了麻,有些不自在。
      正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孔翎抬起头来,刚想着这么晚了是谁。
      ——便看见了夜色下看不清神色的楚尽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会开的文,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收藏一下呀】
    【预收一】
    《炮灰攻翻车以后[穿书]》
    #炮灰攻翻车以后,变成了万人迷受#
    顾恹是一本万人迷文中的炮灰攻。
    在穿书后,他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身为炮灰攻,他一心暗恋万人迷主角受,与主角受的其他爱慕者们争锋相对,创造了无数经典的修罗场剧情,让读者们大呼爽快。
    顾恹自己也演的很爽。
    直到有一天,他搞事情时不小心搞错了,暴露了身份……
    顾恹睁大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就在情敌们灼灼目光之下,从头上长出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因为反应不及,那对手感极佳的毛茸茸白狐耳还无辜的颤了颤。
    英明一世的顾恹:……
    #
    众人从没想过,风流浪荡,叫人恨的牙痒的顾恹原身会是一只狐狸。
    更不知道原来变成狐狸的顾恹会那么可爱。
    从那之后,顾恹再想搞事情时,主角攻受看他的目光就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顾恹:等等,他们这是什么眼神。
    ——难道我炮灰攻现在也要担心起安全了吗?
    PS:风流理智万人迷狐狸受Vs毛绒控偏执剑尊攻
    【预收二】
    《摄政王心如止水[穿书]》
    #情敌们都对我真香了,但我只想杀了他们#
    燕辞云穿书之后才发觉自己竟然是一本耽美文中的炮灰.渣.攻。
    而这本耽美文中,天命之子主角受便是他手中的傀儡皇帝。
    皇帝生的容貌昳丽,人人都喜欢。
    书中的燕辞云生了觊觎之心,却在距离皇位一步之遥时死于宫变。
    而幕后黑手便是他身边的幕僚,暗卫,密臣等人。
    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皇帝的爱慕者,投靠燕辞云不过是为了扳倒他。
    知道剧情后的燕辞云心如止水。
    ——抱歉,他现在只想要万人之上。
    谁料书中得不到的美人皇帝,背叛他的幕僚,刺他一刀的暗卫,还有假意蛰伏的密臣,却都来向他献殷勤。
    那些人捧出一颗真心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愿为他座下走狗。
    燕辞云垂眸嗤笑,将真心碾在地上。
    既是如此,那他就踩着他们的真心一步步登上宝座。
    ——直到高处风光无限,再无人可凌驾于他。
    【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大美人摄政王受×前期伪装,后期撕皮咬上摄政王不松口疯批皇帝攻】
    Ps:情敌真香文,攻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摄政王的白月光皇帝。
    前期幕僚、暗卫、密臣都喜欢皇帝,想要扳倒摄政王。
    后期嫉妒皇帝,对摄政王真香,然而摄政王只将他们当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