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随着台上管事的话落下,议论非但没有停止,反倒还越发大了起来。
      
      “怎么回事儿?说好的冰心柳怎么换了?”
      “珍宝阁以前还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吧?”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随着台下说的人越来越多,楚尽霄面色难看,心中已经知道刚才那小厮话中的意思。
      
      那个少管事压了冰心柳来威胁他。
      
      见他沉下脸。
      旁边小厮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此时得意笑道:“现在的情况,楚公子已经看到了。”
      “公子还是与小人去贵宾阁吧。”
      
      楚尽霄转过头来,握剑的手微微收紧。
      
      ……
      那头魏戈刚吩咐下去将冰心柳压下来。
      魏家家主那边就收到了消息。
      
      他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本是准备去向宁霁剑尊请罪。
      谁知刚松了口气,就听见了拍卖品被换这个炸的他一愣的大消息。
      
      “你说是谁让换的?”
      魏至运睁大眼睛,面色难看。
      
      随侍也知道这冰心柳与大人物有关,语气小心翼翼:“是、是少爷。”
      是他方才叫人吩咐管事压下冰心柳,他也是刚才才知道。
      
      “好像是为了一个美人。”
      他最后一句犹豫不已。
      
      孽障!
      魏至运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被这孽子气死!
      
      在宁霁剑尊好不容易来珍宝阁一次的时候扣押了对方想要的物品,他是嫌魏家的位置□□稳了是吧?!
      他被魏戈气的面色胀红,手都抖了起来。
      
      这个逆子!
      
      见魏至运气到变色,随时小心翼翼的问。
      “家主,您没事吧?”
      
      魏至运深吸了口气。
      压下颤抖的手,闭目狠狠道:“让那逆子来见我,我亲自压他去与宁霁剑尊赔罪。”
      
      这孽障平常不学无术,学着那些纨绔子弟沉溺美色也就罢了。
      如今这种时候,竟不分场合,不分是非!
      
      他脸上一片阴沉。
      用了很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
      
      ……
      魏戈正坐在三楼,悠闲的等着楚尽霄求他。
      
      两人对峙着。
      楚尽霄本是好涵养的人,此刻也冷下了脸,那张清毓如月的美人面上带了几分杀意。
      
      魏戈却仿佛没看见一样,挑眉道:
      “那冰心柳不过是稀罕了些,却并不值钱,楚兄可还有什么想拍的?”
      他看了眼台上笑道。
      
      楚尽霄收紧了剑,看着他:“我只要冰心柳。”
      
      魏戈被如此拂了面子已有三次。
      周围下人都跟着他,旁边也有不少人认出来他是珍宝阁的少管事,都悄悄看着这边。
      
      他压着耐心,此刻沉声道:“不过,这冰心柳虽不值钱,但没出现在卖场上,要想拿到也是不容易。”
      “楚兄若是拂了我面子,那这冰心柳恐怕难以到手。”
      这已经是威胁人的话了。
      
      这场拍卖会是由魏家所办,他语气中意思很明显。
      他若是不想让谁拿到东西,谁就不可能拿到。
      
      周围人窃窃私语,刺的好面子的魏戈脸上生疼。
      见楚尽霄还不识相,终于终于放下了话来。
      
      然而下一刻,楚尽霄便出剑了。
      
      他的剑习自九州剑术第一人的那人,自然不会弱。
      这一剑既出。
      
      魏戈头冠刹时被削掉了一半。
      “我再说一遍,我要冰心柳。”
      
      空气中静了下来。
      魏戈得意的面色微僵。
      
      那剑只离他不到一寸。
      若是再晚一步,他当真就要交代在这儿。
      
      他此时看向楚尽霄的眼神中已经不只是美人了,不由微微变了变。
      
      那人玉面微寒,握着剑的手很稳。
      
      一个筑基期能有这样的剑术……一看便是出自名门。
      难道……他踢到铁板上了?
      
      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忽然,这时父亲身边的随侍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魏戈皱了皱眉,转过头去:“忠叔,你怎么来了?”
      被称作忠叔的人额上滴着冷汗,勉强镇定下来,声音却冷恶:
      “少管事,家主找你。”
      
      魏戈:……?
      找、找他?
      
      难道父亲是不满他沉迷美色?
      楚尽霄收了剑,魏戈被押到三楼贵宾阁门外时还有些懵。
      
      走到门口后,他就看见了在一间阁间外焦急踱步的人。
      魏至运看见魏戈,还没等他张口,就是一脚踹过去。
      咬牙切齿:“逆子!你知道你要压的冰心柳是谁的吗?”
      
      魏戈:……
      
      谁的?
      不就是那个美人的吗?
      
      不过这话他没说出来,魏至运看着,更加恨铁不成钢。
      他面色难看至极。
      
      看向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楚尽霄,皱眉开口。
      “这位公子……”
      他本想着事关贵人,先让其他人先离开。
      谁料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让他进来。”
      外面动静并不小,宁霁自然是听见了。
      听着魏至运的语气,他约莫也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那冰心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压了而已。
      
      他眉梢刚舒展了些。
      就闻到了楚尽霄的气息。
      
      尽管已经收敛,但是那人身上的情花香,却依旧十分引人。
      宁霁:……
      主角受的气息全文独一无二,他绝对不会认错。
      
      不过,楚尽霄怎么会来这儿?
      
      不只是宁霁疑惑,楚尽霄也疑惑。
      师尊怎么来了?
      
      楚尽霄原本皱了皱眉,见这魏家家主还算讲理。想要询问冰心柳的事情,结果没想到竟然会听见师尊的声音。
      
      在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时。
      他目光抬起,有些惊讶:
      “师尊?”
      
      这一声打破了平静。
      
      宁霁按了按额头,有些头疼。
      “是我,进来吧。”
      
      魏戈刚准备说什么,便见那从来对他不假辞色的小美人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没看他一眼。
      他心中一哽。
      原本满心愤怒,此刻竟不由对里面的人也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他爹押他来赔罪。
      还让那个小美人露出这样的情绪?
      
      难道是他位高权重的奸夫?
      
      魏至运早在宁霁开口时就屏住呼吸。生怕得罪了他。
      此刻见这和魏戈这孽子起冲突的人和剑尊有关,便又是心中一凛,想着幸好刚才的话没有说出口。
      
      他眼睁睁的看着楚尽霄走了进去。
      
      一帘之隔,楚尽霄见到师尊后心中顿了顿。
      两人目光相对,联合到刚才的冰心柳,宁霁也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按了按眉梢,略微有些疲惫。
      
      “你……”
      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
      
      楚尽霄躬身道:“师尊恕罪。”
      
      他这句话先认错,倒叫宁霁说不出来什么。
      
      知道主角受一心为自己这个“白月光”,此次来也是与他有关。
      宁霁指尖顿了顿。
      看楚尽霄还是一副请罪的样子,淡淡皱了皱眉道:“罢了,这些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魏至运在门外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好在这时候被派出去的侍从匆匆回来了。
      
      看见冰心柳,魏至运心中悬的石头放下来了一些,接过侍从递过来的东西,在门外小声道:“尊上,冰心柳已经为您备好了。”
      “犬子无知冒犯,还望尊上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给我们一个赔罪的机会。”
      他早在事发之后,就立马一边命人去拿冰心柳,一边向宁霁请罪。
      
      自己父亲语气恭敬至极。
      魏戈被迫跪在地上,却越想越气。
      尤其是在不知道里面的人的来头的时候。
      
      他听到楚尽霄一句师尊。
      忽然想起刚开始时,他对着传音符,那时候叫的也是师尊!
      
      我呸,也不知那师父是多年龄大的老头子。
      也能叫的出口。
      两人之间别是有什么脏污事儿吧。
      
      他面色古怪愤怒。
      魏至运没忍住又踹了他一脚。
      在侍从将冰心柳用盒子装好之后,他躬身递过去。
      
      宁霁在询问了怎么回事儿之后,见楚尽霄没事,便也给了他一个面子。
      
      里面的人终于出来了。
      就在魏至运心中松了口气时,魏戈愤怒抬头。
      
      我倒要看看那老头子是什么样子?
      
      映入眼帘是雪衣轻裘,寒冠鸦羽。
      
      一阵凛冽寒气侵袭而来。
      
      魏戈脑海一阵刺痛后,便看见一个戴着鬼面面具,神情冷漠的人。
      
      他原本还想着这人年龄得有多大。
      一瞬间对上他眼神,周身却宛如置身冰天雪地,只余那一抹寒色。
      
      他顿时僵住身体。
      
      见魏戈愣住,魏至运连忙踢了他一脚,怒声道:
      “逆子,见到仙尊,还不赔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来,让我们打这个逆子狗头!
    感谢在2020-09-09 13:55:33~2020-09-10 15:18: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冬夏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晋江,你野浪得很 5瓶;五行缺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