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雄·揍敌客的灾难

作者:淡络葡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2章

      为了验证天野由雪的能力,我特地用了“隐身”,飘在梧桐的头上等着伊尔迷。

      我倒是挺想蹲躲猫猫,主要是西索问伊尔迷要不要一起离家出走那个问题,我真得很好奇。

      不过在从天野由雪的手机上面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错过了时间,实在是有些可惜。

      虽然我完全不想承认我之前做得都是无用功,但以伊尔迷的性格绝对不会离家出走的。

      要不然我也不会寄期望在“揍敌客十二岁离家出走”的玄学上面,还想给伊尔迷染个银发。

      如果他真得离家出走的话,那我就弄个东方小岛的姓氏吧,让我想想,齐木就很不错。

      哈哈,他离家出走,我就改叫做齐木楠雄,呀嘞呀嘞,席巴会疯的。

      但老实说,如果伊尔迷真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要离家出走,那也千万不能被西索哄着跑。

      倒不是觉得离家出走回来之后的伊尔迷就会从贞子级别的变态发育然后进化成为“小丑贞子伊尔迷”,那就真得是OO伊了。

      只是毕竟是亲大哥啊,得拯救一下他已经不行的三观,也是为了拯救会被荼毒的我们。

      但想这么多也没有必要,伊尔迷真得不至于黑切成白成这样。

      不用给他操什么单纯小白花被哄骗的设定。

      差不多四点半的时候,伊尔迷就像是天野由雪的日记里面那样来找了梧桐,询问关于晚饭的毒药的问题。

      虽然还是永久的面无表情,不过我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开心。

      梧桐告诉了伊尔迷之后,又补充了一句,“三少爷说天野少爷拿了解药,老爷替换了毒药。”

      伊尔迷有些意外,“这样吗?”

      他的心底里面飘过了一连串的加密符号,这是他特有的在需要思考的时候屏蔽我的心灵感应的方式。

      一般情况下,伊尔迷在大多数的时候也能保证大脑的空白,但是如果需要超过三十秒的时间用脑思考的话就做不到了,只能像是这样弄串符号来应付我的心灵感应。

      和天野由雪的日记里面记载得不一样,伊尔迷没有和梧桐说要在毒药上面加料,更加没有和梧桐一起去地下室。

      不过在伊尔迷转身离开的时候,视线还往我用“隐身”躲藏的地方看了一眼。

      【楠雄,不要调皮了。】

      呀咧呀咧,被发现了,伊尔迷这躲猫猫真得没有白玩。

      也许我得锻炼一下隐藏自己视线的本领,要不然“隐身”起到的效果就弱了。

      很快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作为一个普通的婴儿也无法自己瞬间移动坐到宝宝椅上面了,只得乖乖地让佣人推着婴儿车送到餐桌边上。

      天野由雪看上去并无异样,即使伊尔迷从梧桐那知道了我换了晚上的毒药,他却也看上去并没得到这个信息,并没有再去地下室偷解药,目前看来天野由雪的日记本至少是无法做到及时更新。

      我的晚餐是爱多伯雷地区的鸡腿,原本硕大的鸡腿,被分成了好几部分,在面前的盘子上面堆积如山。

      当普通的婴儿的话,在吃饭的时候也不能使用念力,为了保护我的手腕,一吨的重量减半,这让我拿起来就更加不费劲了。

      天野由雪看着我习惯用刀叉的样子,眼神闪烁了几下。

      【这家伙不会卑鄙到装小孩吧?】

      瞎说什么,我本身就是婴儿。

      像是《婴儿教师,傻白甜学生》里面的那位婴儿教师那样的才叫做卑鄙。

      大家吃饭都遵循着“食不言”的规则,没有一个人说话,等吃完饭,天野由雪才感叹道:“宝宝真聪明,居然这么小就能熟练地使用勺子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一旁的糜稽十分凡尔赛的接话道,“做不到才奇怪吧。”

      虽然天野由雪是男性,但糜稽这种发言在以后也绝对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注孤生的命运。

      不过有糜稽在前面挡着,我也很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没有被纠缠。

      到了晚上,外面也就只剩下了树叶的沙沙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吵闹,不过勉强还算是白噪音一类,普通人也可以用这个催眠,过了一段时间我也习惯了这些,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就从天野由雪的一声尖叫声开始。

      这一声真得冲击力很强,还好时常都有基裘的声音环绕,也不至于让我差点就“漏超能”毁掉我卧室的墙。

      吃了“一块烂饼”拌的菜,天野由雪体内居然也有抗毒性,明明之前表现得一点儿毒都吃不来。

      我把毒药说得和吃辣椒一样好像有点不太好,嘛,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这真得是毒素很轻的药,外在的表现也仅仅是爆痘了,透过地板往下望,也顶多长了八颗。

      【这不可能,继承了妈妈的美貌的我,居然会爆痘?】

      天野由雪满脑子都是这些外加尖叫声,实在是有些吵闹。

      果然,对外貌完美主义者还是得敬而远之才行。

      天野由雪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呆了三天,一定要等痘痘消下去为止才肯出门。

      倒是西索真得很厉害,他是完全没有抗药性,居然一声不吭地硬忍着,明明脸色都发青了,吐出来的血染红了床单,但是第二天又满血复活。

      西索十分活跃地继续参加我们家的传统游戏躲猫猫。

      他一点都不搞事反而有点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不过心底里面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总是唱着【在大大的苹果树下~】[注]

      他还在谱曲,呀咧呀咧,居然还有这种爱好,老实说放在西索身上有点OO西了吧。

      迫于心灵感应和听力,我也被迫听了全程。

      “在大大的苹果树下,我发现了你哟~”这种歌词搭配任何曲子都会很诡异。

      他还是放弃当个歌唱家吧。

      西索和天野由雪安静下来,揍敌客一下子又变得日常了起来。

      然后终于,伊尔迷要开“念”了。

      我和伊尔迷被席巴叫到了书房里面,明明是伊尔迷要开念,也不知道为什么席巴也要把我叫过来。

      这东西就算是模拟参观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

      强制“开念”的过程也很简单,就是用“念压”,造成人类濒死。

      席巴很强,沉重的压力宛如有了黑色的人形呼啸而来,即使他攻击的并不是我,我也像是被噎住了咽喉一般呼吸困难。

      正面承受了这份念压的伊尔迷,脸上皱着眉,很难得露出了痛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伊尔迷这种表情,据说他在第一次坐电椅的时候都能保持住面无表情。

      这话由糜稽提供,因为他在训练的时候就经常用“你大哥怎么样”做比较,没有别人家的孩子,却有自家的大哥,在我出生之后,就变成了自家的弟弟了。

      连毛细血管都爆开了许多,血管被扩张了几倍,血液流通的速度十分迅速,他的体温往上升了三度,伊尔迷脸上青筋爆出,与此同时他身上爆出了很多“气”。

      而随着这些“气”的流逝,身体却开始迅速地冷却下来,血液的流速一下子从最快降低为最低,如果没有办法把这些生命的能量重新纳入到体内的话,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就会在三分钟之内死亡。

      整个过程没有人可以帮助伊尔迷,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席巴冷眼旁观,简直就像是并不在乎伊尔迷的生命一般,只有从他比平时加快了一瞬的心跳声才能看得出来他的还是有点紧张的,但更多的应该是信任。

      在一分钟之后,伊尔迷周围逸散出来的“气”就被完全收回了体内,他的呼吸也平稳了,心跳和血液的流动都恢复正常。

      成功“开念”。

      虽然我还是很相信伊尔迷的,但也松了一口气。

      呀咧呀咧,这都怪席巴在之前说得那么严重,我才会受到影响。

      伊尔迷睁开眼睛,那双猫眼开始的时候还有点迷惑,不过在这之后就恢复了他一贯的淡然。

      他无师自通地学会把“念”集中在了眼上,又伸出双手,能看到附在手上的一层“气”,这个体验有点新奇,他的双手握拳又合上。

      过了一会儿,伊尔迷才抬起头对着席巴说,“父亲,我成功了。”

      “做得很好,伊尔迷。”

      席巴摸了摸伊尔迷的头发,“接下来,你就可以进行‘念’的学习了。”

      “首先是先确认一下你的‘念’的系别。”席巴说道,他拿出了一杯水,上面飘着一片叶子,“我们常用的方法是猎人协会公布的‘心源流’的鉴别方式。”

      鉴别方式也很简单,强化系就是水量增加,变化系是水的味道上面的改变,具现化系有结晶,放出系,颜色改变,操作系,叶片移动,其他的变化都属于特质系。

      虽然才刚刚开念,但是伊尔迷也完全没有什么阻塞,对着水杯使用了“念”,水杯上面漂浮着的叶子剧烈地移动着。

      伊尔迷就是操作系了,之前光听到这个操作系这个名字,我就觉得伊尔迷肯定是。

      他真得是一个操控欲很强大的大哥,尤其在对待弟弟,糜稽应该不希望自己在弟弟这个范围里面,但我也不想把“弟弟”变成“楠雄”。

      “操作系啊。”席巴也毫不意外。

      【我行我素的家伙,都是操作系。】

      喂,吐槽自己的儿子真得好吗?

      席巴对着我说道:“楠雄你也来试试看。”

      都说了我是超能力者了,这种鉴别方式对我还有什么效果吗?

      单纯发力没有任何作用,看着席巴和伊尔迷的期待的眼神。

      我用超能力让那杯水变成了小喷泉,在上面的那片叶子被制造成了一个小人,踩在了喷泉上面巴拉巴拉地跳舞,随后又在喷泉旁边放团火焰,把喷泉映照成为了夕阳色。

      嗯,似乎还有味道和结晶。

      从口袋里面掏出一颗糖扔在喷泉里面,唔,在糖化掉之前,就又有甜味也有巨大的结晶,可能太大了。

      看完了全程的席巴嘴角抽了抽,“你还是去和糜稽玩小人去吧。”

      不是小人,是手办。

      你认真的吗?我从不玩手办的好不?

      只有大人才会玩手办,小孩子都是看侦探剧的。

      曾经撕毁了《二元一次方程》的席巴现在也一点儿都不了解二次元,使用无影手给了我脑袋一掌。

      老父亲的跟不上时代的自尊心啊,啧啧啧。

      “楠雄,少看《黑猫警长》。”

      ……他对我平时看得侦探剧有什么误解?

      在家长眼中,动漫就只有少儿动画片一种,就算是揍敌客的大家长都不能免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将于4.27星期二入v,届时三更大礼包,希望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
    ——
    看了想当好学生小天使的评论,是个好主意,我也很少有这么长的楼中楼,感谢小天使的建议,等到银发的欧豆豆出生了,小剧场都有了新的内容,重生之我是银发猫猫(这里不允许在作话里面出现名字)
    -----
    【注】为果农的角色歌,高桥广树版本的,五星推荐,好听
    ----
    “糖果盒”给唱着歌的果农滴了二十滴润喉营养液,让他的歌声更加婉转
    “雪中小火花”给唱着歌的果农滴了十滴润喉营养液,让他的歌声更加婉转
    “candy给唱着歌的果农滴了五滴润喉营养液,让他的歌声更加婉转
    “墨槿昔年”给唱着歌的果农滴了二滴润喉营养液,让他的歌声更加婉转
    “枫酱”给唱着歌的果农滴了二滴润喉营养液,让他的歌声更加婉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