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8章

      小孩刚挨了踢打呢,张莹琇哪里会让他这么离开。
      
      她当即追上去,从后边一把抱起小屁孩。
      
      小孩怔了怔,立马挣扎起来。
      
      “别乱动!”张莹琇拍拍他屁股,“姐姐我给你检查下,看看有没有受伤!”
      
      “!”小孩瞬间涨红了脸,抬手去推她,“放开我!”
      
      “别乱动啊。”张莹琇抱紧他,看看左右,走到林子边上——那儿有处阴凉地。
      
      小孩一路挣扎扭动,那力道跟小鸡崽儿似的,张莹琇是半分都没影响。
      
      到了地儿,她找了块不大的手将挣扎的小孩放上去。
      
      小孩当即就要跳下来离开。
      
      张莹琇一把掐住他脸颊:“不许动,再乱动,我就把你剥光打屁股!”
      
      小孩:……
      
      刚才被拍屁股的耻辱还在眼前呢。
      
      他果真不敢动了,只拿那双喷火的小眼睛瞪着张莹琇。
      
      后者压根不痛不痒,先检查他的脸、后脑,拉开袖子看手臂,翻起裤子看脚,越看眉头越皱紧。
      
      这娃娃胳膊、腿上都是淤青红肿……
      
      张莹琇又去拽其腰带——
      
      小孩涨红了脸捂住腰带,死活不给她拉。
      
      张莹琇哄他:“你刚才挨了这么多下,说不定受伤了,我给你看看。”
      
      小孩低吼:“不用你多管闲事!走开!”
      
      张莹琇无语,索性也不管了,直接暴力镇鸭,将他的衣服拉扯开。
      
      果不其然,这孩子腰背腹部全都是淤青,甚至还有明显的烫伤疤痕。
      
      张莹琇倒抽一口凉气:“谁干的?刚才那帮崽子干的?”
      
      小孩被摁住趴在石头上,四肢拼命挣扎:“不要你管,放开我!”
      
      张莹琇:……
      
      单手摁住他,打开仓库,从里头翻出号称化瘀消肿的跌打酒——其实就是补血药,不过这孩子是NPC,想必用起来就是化瘀消肿的功效。
      
      张莹琇也不省那点药钱,直接往小孩背上倒。
      
      凉丝丝的液体落在背上,还有浓郁的药味儿传入鼻端。小孩迟疑了下,终于软了下来。
      
      张莹琇微松口气,松开摁压的左手,将药酒一一抹开。
      
      伤太多,足足抹掉大半瓶药酒。
      
      好在,小孩身上的淤肿总算消退了许多。
      
      张莹琇塞好药瓶,正要给小孩穿衣服,后者已经跳下石头,麻溜地给自己打理好。
      
      张莹琇摸摸他脑袋,蹲下来:“小朋友,你家大人呢?”怎么就一个人在这儿被欺负?
      
      小孩瞪她,犟着脖子道:“不要你管!”
      
      臭小子!张莹琇立马给他一个暴栗:“姐姐我刚救了你,还给你擦药了,你就这态度?”
      
      小孩抿了抿唇,不吭声了。
      
      这娃娃瘦瘦小小,看着不过五六岁,身上却带着如此多的伤。
      
      思及此,张莹琇顿时心软了:“我没有恶意,我担心方才那帮人会回来找你的麻烦。”
      
      她这段时日接触的NPC不少,这孩子身上衣着就是普通棉布,还带了不少补丁,家里情况肯定不太好。
      
      再加上方才之事……这小孩家,指不定有什么情况。
      
      小孩撇过脸去,闷声道:“随便,反正他们也不敢弄死我。”
      
      张莹琇皱了皱眉:“你家在哪,我送你。”
      
      “不用你送!”小孩似乎有点慌,吼完又有些紧张,看了她一眼,舔了舔唇,扭头就跑。
      
      张莹琇眼疾手快将他摁住:“跑什么跑?我说了送你!”
      
      “不要!”小孩再次挣扎。
      
      张莹琇自然不放手。
      
      “咕噜——”
      
      张莹琇动作一顿。
      
      小孩儿羞愤,挣扎的力道更大了。
      
      张莹琇终于反应过来,索性抓住他胳膊,提溜着人往方才扔掉的羽鸡那儿走去。
      
      幸好刷新时间还没到,那只羽鸡还在。
      
      张莹琇弯腰提起羽鸡,另一手拽着小孩,开始东张西望:“这边怎么尽是围墙?喂,知道哪儿有水源吗?”对上小孩狐疑的目光,她晃了晃手里的羽鸡,“我要杀鸡做饭!”
      
      小孩的目光顺势落在那支肥硕的长尾羽鸡上,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张莹琇乘胜追击:“你要是告诉我水源,我做好分你一份当酬劳啊。”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屁孩自尊心贼强,得绕着弯哄。
      
      小孩舔了舔嘴唇,又看了眼那只肥硕的羽鸡,终于软下来,道:“跟我来。”
      
      张莹琇松了口气。
      
      在小孩带领下,俩人在红围墙中东拐西拐,来到一处僻静的,房屋破败、杂草丛生的小院子。
      
      “水呢?”张莹琇左右张望。
      
      小孩儿脚步不停,直奔院子边沿——那儿竟有一个小井。
      
      张莹琇跟上去,探头往下望,惊喜不已:“哟,还真有水!”再看,汲水的木桶还在墙角摆着,登时乐了,“工具也齐全呢!”
      
      然后表扬小孩,“不错,待会给你一个大鸡腿!”
      
      小孩:……
      
      张莹琇接着看左右:“这环境也不好下手啊……”
      
      她想了想,点开仓库,翻出新手长剑,唰唰几下,将杂草全部铲平。
      
      小孩瞪大眼睛。
      
      张莹琇收起长剑,还不忘指挥小孩:“去,给我搞几块砖石回来。”
      
      小孩犹豫。
      
      张莹琇也不管他,唰唰唰将锅碗瓢盆掏出来,在小孩震惊的目光中,飞快地提了桶水上来——好歹在这游戏里浪了几个地图,她早就学会如何打水了。
      
      一回头,就看小孩还傻站着,她训道:“愣着干嘛?小心我待会克扣你的鸡腿!”
      
      小孩瞪她一眼,蹬蹬蹬跑了。
      
      张莹琇唬了一跳,正想追上去,却见小孩在墙边蹲下,捡着两块砖,蹬蹬蹬又回来了。
      
      看来鸡腿的威力巨大。张莹琇暗松口气,开始倒腾那只羽鸡。
      
      毕竟是在游戏里,张莹琇也不需要热水烫鸡毛,拿起匕首,点击采集技能,双手便自动开始切割。
      
      小孩来回捡了几趟石头,羽鸡就处理得干净溜溜,不光皮毛全褪,连内脏都掏出清理好了,剩下鸡肉带骨架,看起来还是完好的。
      
      这效率,惊得小孩又是一愣一愣的。
      
      张莹琇嘿嘿笑,开始给鸡身、鸡内脏上料,再掏出几片荷叶将其包住,扯几根野草系上,完了直接扔盆里。
      
      接着她掏出小锄头开始挖坑。
      
      挖了个浅浅的坑后,把小孩捡回来的零碎石头并挖出的泥土围在坑洞边上。
      
      简易窑灶便妥了。
      
      最后再挖点泥,和上一点水搅成泥巴,将荷叶包裹的鸡肉、内脏全部糊起来。
      
      她这边刚糊泥,便听旁边一声短促低呼,她登时笑了:“别担心,脏不了。”
      
      小孩仿佛觉得丢脸,头一扭,不理她了。
      
      张莹琇暗自偷笑。
      
      将泥巴裹好的荷叶球丢进小坑,覆上一层薄土,她直接在上头架柴点火。
      
      烧火的空挡,她才有功夫看向小孩:“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孩嘴巴紧闭,完全不搭理她。
      
      张莹琇探身过去,直接给他一个暴栗:“别人跟你说话呢,回不回答也要吱一声,这是基本礼仪。”
      
      小孩捂着额头瞪她。
      
      “看我干嘛?”张莹琇做了个鬼脸,“姐姐我确实是长得漂亮,但是你太小了,配不上我的!”她捏的脸呢,必须好看!
      
      小孩:……
      
      “你不做自我介绍的话,那我给你取一个,就叫……”张莹琇眼珠子一转,道,“狗蛋吧!”
      
      “你才叫狗蛋!”小孩登时炸毛,“我叫……”他低声嘀咕了句。
      
      “什么?”张莹琇拿挑火的柴枝敲了敲地面,“是男人就干脆点,吞吞吐吐地像个什么样子?”
      
      小孩被激,立马挺起胸膛,大声道:“你才吞吞吐吐,分明是你耳朵不好。”
      
      “嗯嗯。”张莹琇半点不在意,“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煜!”
      
      ***
      
      太极殿东暖阁里,赫连煜犹在翻看先皇奏折,学习先皇的理朝方式。
      
      一阵香气飘来。
      
      他怔了怔,抬眼望去,就见徐嬷嬷端着盘东西进来。
      
      “皇上万福。”徐嬷嬷行礼,“您晚膳没吃多少,奴婢自作主张,给您备了份吃食,您要不要歇会儿,先用些?”
      
      “皇上,用些吧,这会儿也还早,不影响晚上歇息。”长福跟着劝。
      
      赫连煜捏了捏眉心:“也好,正好看得累了。”放下奏折,下榻穿鞋。
      
      “诶。”徐嬷嬷欢喜,忙不迭将东西放到桌上,“今儿是您最喜欢的土窑鸡,刚出炉,正热乎呢。”
      
      赫连煜动作一顿,下一刻又恍若无事般落座桌前。
      
      徐嬷嬷没注意,快手一小碗撕好的窑鸡摆到他面前,再配一碗清淡的小米粥。
      
      赫连煜扶起筷子,先夹了块鸡肉进嘴。
      
      绵软香浓,还有荷叶包裹的清香。是御厨精心调配的味道。
      
      比之当年那只羽鸡……
      
      赫连煜闭了闭眼,压下因回忆而起的那抹酸涩。
      
      倘若张莹琇在此,定会看到他头上名字红黄绿闪烁不停。
      
      半晌,那闪烁的颜色终于稳定成黄色,仿佛还微微泛着几丝绿意。
      
      徐嬷嬷、长福看出不妥,对视一眼,前者眼底满是懊恼——嗐,怎么这当口折腾窑鸡呢!那张莹琇还不够折腾的呢!!
      
      赫连煜却没理会他们,就着小米粥,慢慢地将一碗鸡肉全部吃完。
      
      “主子……”徐嬷嬷俩人快手收拾好碗筷,再送上新茶。
      
      赫连煜长吁了口气,终于开口:“找几名嬷嬷,好好教导张莹琇。”
      
      俩人不知道早上在御书房之事,也就没有想歪。长福先站出来:“主子,为何要这般优待她?”
      
      赫连煜不答,只慢慢道:“朕平日事忙,多有疏忽。往后,你们俩,跟长富对她多关照一二,不要让人欺了她。”
      
      长福俩人傻眼了。竟然让他们仨同时护着?
      
      他们仨是谁?这宫里,连太妃们见了都得客客气气叫声公公、嬷嬷的人,竟然都要去照看一名宫女??
      
      这也太金贵了吧?
      
      徐嬷嬷便罢了,长福第一个不太乐意:“主子,难道就因为那张脸吗?那新玉——”
      
      “闭嘴!”徐嬷嬷低声喝止他。
      
      赫连煜宛若未闻,只盯着虚空,神情寂寥又悲痛,仿佛在与他说话,又仿佛自言自语——
      
      “当年她护了朕,朕……这丫头既然与她如此相像,说不定有几分因缘……权当慰藉吧,让人好好护着她便是了。”
      
      长福俩人再次对视,俩人皆在对方眼里看到无奈。
      
      “奴才/奴婢谨遵圣谕。”
      
      赫连煜摆摆手:“出去吧。”他想静静。
      
      俩人欲言又止,见他又闭上眼睛,终是咽下到嘴的话,行礼退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