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娃娃的歌声

作者:顾思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最终,郭林因涉嫌伪造搜查令,非法手段逮捕沈湛,外加危害公共安全(医院关电),被停职查办。
      
      基本上就相当于革职了,至于后面是否起诉审判,暂且被李局搁置。
      
      郭林离开警局的时候,把相关物件全部上缴,一身便衣的走出。早上的眼光有些刺眼,他微眯起双眼,叹了口气,朝外走去。
      
      路过一家超市顺手便买了一根雪糕,嗯,熬夜外加早上没吃饭就吃这么凉的雪糕,感觉肚子有点难受啊。
      
      真是可恶,案子没破了,就连根雪糕都为难自己。
      
      三两口快速吃完后,他感觉嘴里好似塞了一整个南极的冰凉,这酸爽,嘶——
      
      嗯?不知不觉都走到了幼儿园门口。看着这群孩子活泼的来幼儿园的样子,郭林有点感怀三天前的晚上,自己还和高佳明在这幼儿园逗过孩子呢。
      
      那可真是个体力活,想到此处,他觉得自己的腰还有些酸乏呢。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
      
      当郭林揉腰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边进幼儿园边唱唱跳跳的很是活泼。
      
      这个歌?郭林想到三天前的晚上,高佳明用口琴吹出来的旋律就是这个歌的调子……口琴?口琴!
      
      对,口琴!
      
      郭林原本疲惫的思绪,突然像平静的湖面被丢入了石子一般,泛起层层波纹。
      
      他激动的想要转身回警局,可脚步突然顿住,低头沉思了一阵,便又转身走回家去。
      
      警局,询问室。
      
      方晓被关了一整晚,不过她并没不安的一直坐一晚,而是把其对面桌子上的纸张,全都铺平在地上,她直接大大方方的在地上睡了一晚上。
      
      还睡的倍儿香。
      
      虽然她经常换工作,当记者也不算太长时间,但席地而坐,甚至躺下睡觉这种事,她是一点不介意,反而觉得这的环境好的多,总比外面草地上睡一觉要来得好。
      
      就是这地面有点硌得慌,不如草地柔软一些。
      
      “你倒是会享受,在这睡起来了,你把这当什么地方了,给我坐着!”陪着李局进来的警员,一见方晓这副模样,厉声喝道。
      
      方晓对此浑然不在意,站起身把褶皱的纸张捡起来,塞给了这位警员。随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悠悠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她这态度着实叫看的人生气,但李局对此只是笑了笑,把人拦了下来,最后坐在她对面桌后,看着她,目光似在仔细打量。
      
      方晓虽然面色上不惧,可被他这么盯着看,只觉得浑身好似爬满毛毛虫一般,让人厌恶到身上起疹子的错觉。
      
      李局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很满意她的反应,见她别过头去,闪躲开自己的目光,他也只是轻笑了下,随即拿过警员递过来的资料,边翻看边道:“嗯,方晓,21岁,北城传媒公司的职员,虽然在公司做着记者的职位,但各种证件都是假的,目前报道过最大的新闻事件便是毒跑道事件,不得不说,作为一名记者而言,你确实挺厉害的,而且还很敬业!”
      
      “不过太敬业可不好!”李局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只抬头撇了方晓一眼,随即又翻开下一页,继续道:“周本健被杀案中,第一发现人是你,后续的跟踪报道你也常常出现,更是最后一个见过失踪的苗建康的人,如此敬业的记者,可真是少见,不过如此‘敬业’的凶手,我倒是见过不少!”
      
      李局这话就差明着说她就是凶手了。
      
      这位老局长,还真是不浪费时间,说话有够直接的。
      
      但方晓却并未发憷,反而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这位老大爷,我是没办法,早上刷不了牙,可您怎么早上也不刷牙啊,这口气比我的还臭,啧啧啧!”说完她还在鼻前用手扇了扇。
      
      方晓的态度虽然在他意料之中,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片子,真是有够伶牙俐齿的,胆子也是够大的。
      
      也对,面对周本健残忍的被杀现场,还能耍小聪明藏储存卡,在面对苗建康的时候还能反抗,这样的一个女记者,很难把她算进正常女孩的行列。
      
      李局对此倒也并不生气,而是看着她笑了笑,就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又翻开一页资料,道:“口气臭不臭我不知道,不过我猜你在杀人现场,看到地上的周本健,肯定不会觉得香,最起码我这年纪大了,有些场面不太想看了。”
      
      “也对,不过我还是太年轻,比不了您老,这种小场面您老肯定见的多了,更大的场面您肯定也见过,比如18年前的谋杀案,那对夫妻的死亡场面肯定更可怕,对吧!”
      
      终于在方晓说出这段话后,李局的目光变了,变的更加阴冷起来。一时间整个室内都安静的落针可闻。
      
      “呵呵,看来你并不只是性格倔强啊,你的这里也挺聪明的啊!”李局说着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头,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之前都小看了这丫头,本以为可以很快解决这件事,完成对沈正的承诺,可没想到,这丫头精的很啊!
      
      旧事再次被重提,虽然也算得上是他的一件光彩事,但李局却一点都不高兴,甚至在心里窝着火。
      
      “哈哈,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和郭队比是比不上了,不过和您老比,还稍微会反应比较快些!”方晓这话,简直就是在当面打他的脸,听的在场的警员一阵胆寒。
      
      只是他们也疑惑,为何方晓会当着李局的面,提这件事。
      
      “那你最好反应再更快些!”李局并不想再和她于没用的对话上浪费时间,既然知道这丫头油盐不进,那他就只能拿‘确凿’的证据出来。
      
      拿过一袋证物,李局举起给她看,说道:“这是在苗建康家的小区发现的,也就是你晕倒的那个地方,有人看到这个后捡走了,在后续我们的调查走访中,发现了这个东西,你看看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李局说完示意警员拿给方晓看,方晓对他的话,根本不相信,可当她拿起那袋物件的时候,有些呆愣。
      
      这东西,还真是她的,可她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方晓盯着袋中的那物件,那是一支国外牌子的口红,有着黑色的金属外壳,开口位置是银白色的不规则菱形,整体外观呈现出一种方长的六菱形,而此时袋中的口红已被拧出,口红膏体像是被一刀切断,只残留下四分之一,仅剩的口红颜色鲜艳,就像……就像引人垂涎欲滴的鲜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