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练习

作者:一只咸鱼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是我的少年时代

      “你好。”林安安摆出一副乖巧的笑,紧接着看到叶宣,“是你?!”嗓音之大,全班的人都投来疑惑的目光,叶宣“噗嗤”笑了,他许久不见红润的脸上如初雪消融般温润的笑了。
      林安安红着脸还是一副乖乖女人设,一脸不好意思,同学们自然而然的转回去,连老师也只是提醒了一句。
      林安安咬牙切齿,“没想到你竟然读这个学校。”又悄声说。“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叶宣在老班毫无趣味的讲课下点了点头。
      最后,他们成了好朋友,“竹子,我明天要去网吧,你偷偷帮我打个掩护啊。”竹子,是他的外号,因为他看起来瘦瘦的,林安安说他跟竹竿子似的,就喜欢叫他竹子。
      叶宣点点头算是答应,路过一个卖馄饨的小摊。
      叶宣还记得小的时候有那种馄饨,骑着一辆小车用小棍子敲打车头的竹节发出有规律的“梆梆”声,卖馄饨的叔叔会用泡沫碗装起来给你,青色的小葱配上肉粉色馅的馄饨在清澈的汤底浮沉,微微一搅馄饨的香气就扑面而来,特别在冬天还有温热的雾气,喝一口汤就暖了全身。
      除夕夜真是热闹,他看着父母在忙上忙下,看着弟弟妹妹在那里惹是生非,哦对了,还有写着宣宣生日快乐的蛋糕,其实以他的病症是不能吃太多的蛋糕的,可是弟弟妹妹喜欢,他们会开开心心的说哥哥生日快乐,然后开开心心的吃掉蛋糕,抹到嘴上衣服上还会引来父母的责怪会絮絮叨叨的替他们擦掉,而他只能看着。
      他默默地回到房间,橘黄色的灯光好像照的不太温暖,手脚冰冰凉凉的,他拿起一本书,书上说:浮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张爱玲
      可烟花是什么样的,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有的时候抬头望去,深夜的天空可能连一颗星都没有,寂静的可怕。
      忽然,窗户响了,叶宣有些慌张,他放下书,慢慢朝窗户挪去,看见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上面还有他送的草莓发夹,是林安安。
      “喂!竹子。”林安安趴在叶宣房间的窗户上,捧着一盆红艳艳的花,“生日快乐。”这一刹那仿佛一天所有的热闹都不及他面前的这个人带给他的快乐,隔壁的春节联欢晚会还在倒计时,不远处的烟花照亮了夜空,叶宣也看见了,是林安安眼睛里的色彩。
      林安安把花塞给叶宣,“这个是长寿花,我找了好久才找到最漂亮的,我已经取好名字了,就叫啊寿,希望竹子可以不再多灾多病,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岁!”
      “谢谢。”叶宣红了眼眶,这个生日是他最完美的生日,因为,他终于看见了烟花。
      小剧场:“老大,你好了没有啊!!!”往下一看,一座完美的人体金字塔展现在叶宣家的墙外。
      “好了好了,你别催!”
      葬爱少年的脸紧贴墙面冻的鼻涕都在墙上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