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傅红雪2

      夜已深,马空群沉吟着,忽然长身而起,笑道:“今夜已夜深,回城路途遥远,在下已为各位准备了客房,但请委屈一宵,有话明天再说也不迟。”
      
      叶开立刻打了个呵欠,道:“不错,有话明天再说也不迟。”
      
       马空群道:“傅公子……”
      
       傅红雪淡淡道:“只要能容我这柄刀留下,我的人也可留下。”
      
      马空群道:“林姑娘你呢?”
      
      克莱丝笑道:“他留下,我自然也是要留下的。”
      
      挑着灯在前面带路的,是云在天。
      
      傅红雪慢慢地跟在最后,他并不愿让别人留在他背后。
      
       叶开却故意放慢了脚步,留了下来。
      
      傅红雪就也放慢了脚步,走在他的身旁,克莱丝笑了笑加快了步伐走在前头。
      
      叶开看了看克莱丝,然后看向傅红雪笑道:“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肯留下来。”
      
      傅红雪道:“哦?”
      
      叶开道:“马空群今夜请我们来,也许就是为了要看看,有没有人不肯留下来。”
      
       傅红雪道:“你不是马空群。”
      
       叶开笑道:“我若是他,也会同样做的,无论谁若想将别人满门斩尽杀绝,只怕都不愿再留在那人家里的。”
      
       傅红雪没有应答他。
      
       叶开无所谓地笑了笑,忽然转变话题,道:“你知不知道他心里最怀疑的人是谁?”
      
       傅红雪道:“是谁?”
      
       叶开道:“就是我跟你。”
      
       傅红雪突然停下脚步,凝视着叶开,一字字道:“究竟是不是你?”
      
       叶开也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缓缓道:“这句话本是我想问你的,究竟是不是你?”
      
      两人静静地站在夜色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忽然同时笑了。
      
       叶开笑道:“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
      
       傅红雪道:“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
      
      克莱丝回头看了眼这两人,她摇了摇头回自己房间了。
      
      ——————
      
      半夜,周围已安静下来。
      
      突然间,静夜中传出一阵急促的鸣锣声。
      
      克莱丝打开了门,并没有看到傅红雪出来,她也知道这种情况他不会出来的。
      
      克莱丝道:“刚才是不是有人在鸣锣示警?”
      
       叶开点点头。
      
       克莱丝叹道:“看来又出事了。”
      
       就在这时,两条人影箭一般窜过来,一个人手里剑光如飞花,另一人的身形轻灵如飞鹤。
      
      来的是花满天和云在天这两人,他们这是怀疑凶手在这些人之间。
      
      原来今晚死的不是人,是千中选一、万金难求的良种马。
      
      鲜血还在不停的从马房中流出来,血腥气浓得令人作呕。
      
      公孙断环抱着马房前的一株孤树,抱得很紧,但全身还是不停的发抖。
      
       树也随着他抖,抖得满树秋叶一片片落下来,落在血泊中。
      
       血浓得足以令一树落叶浮起。
      
      叶开叹了口气,转回身子,正看见克莱丝平静得甚至显得有些冷酷的面容。他突然发现这个人的秘密比傅红雪的还多,她的心也比傅红雪的冷硬得多。
      
      公孙断突然冲向傅红雪,大喝道:“拔你的刀出来。”
      
       傅红雪淡淡道:“现在不是拔刀的时候。”
      
       公孙断厉声道:“现在正是拔刀的时候,我要看看你刀上是不是有血?”
      
      傅红雪道:“这柄刀不是给人看的,只有杀人的时候我才是拔刀出来。”
      
      公孙断这是认定了傅红雪,他今天一点要让他拔刀出来,克莱丝叹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用命去证明一件事,他的刀你接不住。”
      
      公孙断面色铁青,手里紧握着腰间弯刀,像是随时都要暴起一样。
      
      幸好将要打起时夜色深沉的大草原上,突传来一阵凄凉的歌声,把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叶开想和傅红雪说话,转头却发现他不见了,随后又发现克莱丝也不见了。
      
      漆黑的屋子里正坐着两个人,一人突开口道:“看出来了吗?”
      
      另一个人道:“他很厉害。”
      
      “阿雪,你知晓他所用哪种武器吗?”
      
      这屋里坐着的两人正是转头不见的傅红雪和克莱丝。
      
      傅红雪看不大出,克莱丝笑道:“确实没几个人来的出,我没想到他竟然是那个人的徒弟。”
      
      她接着开口道:“阿雪,你真的还要继续吗?”
      
      傅红雪沉默着,久到克莱丝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突然道:“嗯。”
      
      克莱丝叹道:“你这人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个死倔的脾气,记住别把自己逼太紧了,我好不容易调理好你的病,可别浪费我的心血啊。”
      
      傅红雪微微点头,克莱丝便放心得回房间休息去了。
      
      ——————
      
      清晨连个早饭都吃得不安生,昨晚有十三个人死了,唯一有嫌疑的就是一直都没出现的叶开。
      
      没过多久叶开来了,马空群质问着叶开,认为是他杀了那十三个人,因为凶手把杀人的刀埋了起来,为什么要埋起来?因为凶手是个不带刀的人!
      
      【哇~鼓掌!好推理啊,呵呵呵】
      
      叶开无法证明自己,他只能被马空群请了出去,花满天、云在天跟在走到叶开身后,看样子是要解决了他。
      
      叶开离开后,马空群慢慢地举起筷子,道:“请,请用粥。”
      
      克莱丝仔细看了眼马空群,像是刚认识他一样,然后低头吃着早饭。
      
      傅红雪吃完饭便离开了万马堂,克莱丝也不愿待在这个都是男人的地方。
      
      克莱丝微笑着跟在傅红雪身旁,她瞧了瞧这英俊挺拔的少年,感叹道:“怎么一下子就比我高了呢?”
      
      傅红雪没有理睬克莱丝,还是目光直视前方慢慢走着。
      
      同行的那些人本想打听傅红雪的消息,但他走的慢又不理睬人,只好选择放弃。
      
      克莱丝嗤笑道:“这些人一个个的心怀鬼胎,也不知道最后能活下几个来。”
      
      果然那些人都没回来,唯一一个回来的还是个死人,傅红雪和克莱丝都没往那棺材里瞧上一眼,叶开认识他俩越久了,就越能发现一些细节,傅红雪在某些方面很像克莱丝。
      
      克莱丝不愿意进那些看起来很简陋的店,她有钱为什么不享受呢?
      
      “我不要吃那些东西,去酒楼!”
      
      傅红雪看了一眼克莱丝,继续往那小店走去,克莱丝被他的行为气的直跺脚,道:“死木头!”
      
      【吃点什么好呢?啊~想吃灵魂了,那随机选一个幸运儿吧。】
      
      克莱丝又去了那个什么都有的地方,她坐在大厅地桌子旁吃饭,那些个外来客都偷偷看着克莱丝,毕竟她这容貌确实挺吸引人的,娇嫩得像朵花,笑起来比那朝霞还美,像是哪家不出阁的富家小姐。
      
      叶开也和那些人一样欣赏着克莱丝的美,不过他发现克莱丝现在有些生气,看样子是和傅红雪闹矛盾了。
      
      只见傅红雪走了进来,他像是没有看见克莱丝一样,又在前夜他坐的那位子上坐下。
      
      “喝什么酒?”
      
       他又迟疑了很久。
      
      “不要酒。”
      
      “要什么?”
      
       “除了酒之外,别的随便什么都行。”
      
      店老板萧别离吩咐伙计给他上了一盅新鲜的羊奶。
      
      突然,众人只听急促的马蹄声停在门外。
      
      “砰!”
      
      门被用力推开,一条高山般的大汉,大步走了进来,不戴帽子,衣襟散开,腰上斜插着把银柄弯刀。
      
      正是那对傅红雪有敌意的公孙断。
      
      萧别离微笑着招呼,他也没有看见。
      
       他已看见了傅红雪。
      
       他的眼睛立刻像一只发现了死尸的兀鹰。
      
      【找茬的。】
      
      傅红雪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人进来一样,他在喝刚上的羊奶,只是这羊奶他不太喜欢,只勉强喝了一口。
      
      公孙断确实是来找茬,他先是需要挑衅傅红雪说他不是人是只羊,然后又把装羊奶的碗打碎。
      
      傅红雪看着羊奶泼在桌子上,身子已激动得开始颤抖。
      
       公孙断瞪着他,巨大的手掌也已握住刀柄,冷笑道:“你是要自己滚,还是要人抬你出去?”
      
       傅红雪颤抖着,慢慢地站起来,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
      
      公孙断继续言语辱骂,让他把桌子上的羊奶舔干净才能离开,傅红雪瞪着他,全身都已在颤抖。
      
      本在喝酒的众人都远离了这块危险的地方。
      
       傅红雪忽然转过身,往外走,左腿先迈出一步,右腿再跟着拖了过去。
      
       公孙断重重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冷笑道:“原来这条臭羊还是个跛子。”
      
       傅红雪的脚步突然加快,却似已走不稳了,踉跄准备冲了出去。
      
      “给我站住!”只听一声娇呵,傅红雪立刻停了下来,但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克莱丝,她没有在笑,当她不笑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畏恐惧,尤其是那双眼睛,冰冷漠然,仿佛你在她眼里只是一只没有任何存在意义的虫子。
      
      克莱丝真正愤怒的时候,只会更加冷静更像一个无情的神,而现在她正处于愤怒之中,因为林粟的灵魂刚才受到了损伤。
      
      公孙断瞧见克莱丝的眼睛时,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想逃离这个地方。
      
      克莱丝并没有先解决他,而且冷冷看向傅红雪厉声道:“你忘记了你是个人吗!你忘记了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吗!”
      
      傅红雪垂下头,他不敢看着克莱丝的眼睛,他怕从她眼睛里看到失望。
      克莱丝转头看向公孙断,道:“把你的刀□□。”
      
      公孙断涨红了一张脸,他竟然害怕一个女人,一个侮辱过自己的女人。
      
      克莱丝:我什么时候侮辱过他?初入万马堂的时候?
      
      他额上已暴出青筋,突然反手握刀,大喝道:“你算什么!”
      
       银光一闪,刀已出鞘。
      
      却见公孙断的刀突然从他手里掉落下来,他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胸口的鞭子,想不明白它是什么时候刺穿自己胸膛的。
      
      萧别离和叶开也同样惊诧不已,他们知道克莱丝的武功很高,却没想到她的武功竟然这么高。若换作是他们,他们也没办法躲开这一击。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克莱丝甩掉了鞭子上的血,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向门口,那傅红雪像克莱丝的影子一样沉默且缓慢的跟在她后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