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6爹爹,你不认我吗?

      哎哟,肚子好痛,好想上厕所。
      
      苏瑶站在陌生的草地上,四周都是朦胧的白雾,什么也看不清。
      
      她茫然而焦急地往前跑,要快一点找到卫生间,要不然她就要尿裤子了。
      
      跑呀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栋熟悉的别墅,苏瑶双眼一亮,这是她家。
      
      她冲进二楼卧室自带的卫生间,坐到了她惯常用的马桶上,一阵稀里哗啦,肚子瞬间舒服了。
      
      肚子是舒服了,但怎么总感觉身下怪怪的?
      
      睡的迷迷糊糊的苏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声震耳发聩的怒吼,磕睡全吓没了。
      
      “小孩,我弄死你!”
      
      怎么了怎么了?
      
      苏瑶赶忙睁开了眼睛,便见一位容貌俊美的男人,正站在离她床三米开外的地方,一双单凤眼怒瞪着她,头上快要冒出火来。
      
      等等,把快要去掉,这个男人披散的黑发上,真的有淡淡的火苗升腾起来。
      
      妈耶,真是涨姿势了。她活了这么多年,第一回见到有人能气到头上冒火的,居然没烧秃顶,她果然是没睡醒。
      
      等等,这个男人是……
      
      总算记起穿越事件的苏瑶,伸手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哥哥,你怎么了?”
      
      她一直乖乖睡觉,小小的身体占的空间有限,这也能惹到他?
      
      果然凶兽的脾气都不大好。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穷奇快要气死了,她居然在他床上画地图!她倒是睡的猪一样,可他第一时间就醒了。
      
      所以,睡觉之前,他为什么要脑抽的把她抱到他的床上,这到底是在折磨谁?
      
      苏瑶一愣,这才发现身上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小屁屁上又湿又黏,还有一股臭臭的味道。
      
      苏瑶低头一看,包裹着她的绸布已经湿了,不光如此,她身下的被褥以她屁股为中心,也湿了好大一团。
      
      她猛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她尿床了!
      
      “哇!”
      
      苏瑶又羞又气,放声哭了起来。
      
      尿床!这对于有颗成年心,美美哒小仙女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早知道,早知道会尿到床上,她刚才做梦的时候,还那么辛苦的找厕所干嘛?
      
      太欺负人了!
      
      穷奇一愣,心里更是不爽,黑着脸问:“你哭什么?”
      
      弄脏他的被子他的床,该哭的难道不是他吗?
      
      “我,我都说了,我不跟你睡。睡之前,我想上厕所,可你,不让我动……”
      
      小小的声音,充满了可怜与委屈。明明她在狼爸狼妈家生活那一个月,都没有尿过床。
      
      穷奇顿时很无语,所以都怪他咯,人族的小孩,都是这么蛮不讲理吗?
      
      **
      
      穷奇被气走了,好在他走后把赢茶叫了过来。
      
      “小姐别伤心,哪有幼崽不尿床?不尿床的幼崽是长不大的。”
      
      温柔慈祥的赢茶,给苏瑶洗了一个香香的泡泡澡,又重新拿了一块柔软的丝绸布把她裹了起来。
      
      “那,妖王他,尿过床吗?”苏瑶抽噎着问。
      
      赢茶被问愣了,她修为低,才活了一千多岁已经老了。
      
      她还小时,王就是现如今这成年的模样,不知活了多少岁了,她哪知道王小的时候尿不尿床呀。
      
      对上小丫头难过的视线,赢茶咬了咬牙,昧着良心点头:“尿,正常妖都尿床,王肯定也尿床。”
      
      苏瑶闻言,瞬间被哄好了,嘴角有了甜甜的笑。
      
      呀呀呀,凶兽也尿床,看来妖族的幼崽,也需要人类发明的神器——尿不湿。
      
      床铺也被赢茶换了一套崭新的,她往香炉里扔了一块拇指大的绿色凝胶状物,一股淡淡的清香升腾起来,弥漫了整间寝殿。
      
      这一折腾,天都快亮了,苏瑶一时间也无法再入睡。
      
      赢茶出门的时候,冷俊着脸的穷奇也踏入了寝殿,他刚走到床边,便见原本面向着他的小丫头,眉头一皱,四肢并用在床上一个翻滚,拿一个肉乎乎的背影对着他。
      
      呵,小小的一团,脾气倒是挺大。
      
      穷奇上前,戳了戳肉虫子的圆胳膊:“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我都,知道了,你小时候,也尿过床。”苏瑶一脸得意。
      
      所以,他怎么好意思笑话她?
      
      穷奇:“……”
      
      谁特么造他的谣?他乃天生凶兽,拥有传承记忆,怎么可能有那样的黑历史?
      
      所以这小孩,还是扔了吧。
      
      想到这里,他手一挥,苏瑶的身体便腾空飞了出去。
      
      “啊……救命。”
      
      苏瑶吓得大叫,吧唧,她落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倒是没有摔痛。
      
      她定睛一看,是被子,而她四周有着护栏,她被扔进一个柠檬色,带着股淡香的木质婴儿床里。
      
      “晚上你就睡那。”男人的声音冷冷地传了过来。
      
      苏瑶摸了摸木床,刚才寝殿里没有这东西,肯定是凶兽出去一趟带回来的。
      
      睡这就睡这,哼,男女授受不亲,她这么漂亮的小仙女,还不愿意陪他个臭男人挤一块睡呢。
      
      **
      
      在小床上滚了几圈,苏瑶睡不着,穷奇也没有再入睡。
      
      他坐在床上,像是入定了一样,周身萦绕着一青一红两道诡异的光。
      
      他这是在修炼么?
      
      苏瑶顿时慕了,她也好想修炼呀。按照书上的套路,修炼要从娃娃抓起,越早修炼越好。
      
      那些脑洞破天的诡异小说里,穿越者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一出来就上能飞天,下能入海,个个是脚踏洪荒的牛逼人物。
      
      凭着穿越大神对她的小气尿性,这些她就不奢求了,好歹让脆皮的她学点修仙的手段,在这片大陆上多苟几集呀。
      
      要不然下次再遇到蛇姬那样的妖,她估计还得凉凉。
      
      苏瑶心里有了主意,等穷奇收了势,从床上起身的时候,就听到小丫头奶甜奶甜的声音。
      
      “哥哥,我把玉佩,给你玩,你教我,修炼,好不好?”
      
      上次她就发现,这男人对她那枚弯月形玉佩很感兴趣,那玉佩也的确是个好东西,可以储存灵力。现如今一穷二白的她也只有忍痛拿这个跟他交换。
      
      穷奇淡淡地撇了她一眼:“玉佩又没在你身上。”
      
      苏瑶一僵,玉佩的确是被她落在玉篮子里了。
      
      她怼了怼指头:“我可以,下次,交给你。”
      
      “那你下次拿着玉佩再来跟我谈条件。”
      
      苏瑶:“……”
      
      卧槽,这男人太精了。说好的妖兽智商都不太行呢?
      
      **
      
      苏瑶有点郁闷,哪怕吃了香香的早饭,依然没有缓解心中的郁气。
      
      她问向赢茶:“阿奶,王喜欢什么?”
      
      或许她可以投其所好。
      
      赢茶一愣,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吐出一句:“王喜欢修炼和打架。”
      
      苏瑶:“……”
      
      不愧是凶兽,这个设定很符合他的妖设。但是这怎么讨好?
      
      或许是苏瑶的表情太过苦逼,赢茶十分勉强地加了一句:“或许他还喜欢你娘,和你。”
      
      苏瑶:???
      
      “真的,我在王宫住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王的身边有亲近的女妖。你娘亲能跟王生出你,想来他待你娘是特别的。”
      
      “更何况昨晚王还愿意照顾你跟你一起睡,王定然是想做一个好父王。”
      
      不是,阿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苏瑶听的一头雾水,琢磨完后她才意识到,面前的老人误以为她是穷奇的女儿。
      
      她觉得好好笑,正想反驳,下一秒她又把话吞了回去。
      
      等等,这可是个碰瓷的好机会。
      
      **
      
      等穷奇再从外面回来时,苏瑶又穿着那一身丑丑的花布衣,迈着小胖腿扑过去抱大腿。
      
      “爹爹!”
      
      脆生生的小奶音,把穷奇吓了一跳。他修长的指尖,戳了戳小丫头的额头,不爽地问:“小孩,你又想玩什么?”
      
      “我都,知道了,你是我,亲爹。”苏瑶特意咬重了‘亲爹’两个字。
      
      穷奇都快要维持不住形象翻白眼,他连母妖都没有睡过,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大个女儿。
      
      他一根一根掰开小丫头的手,沉声道:“听着,你的气息是人族,身上有血脉封印,很有可能是巫族伪装的人族,亦或者是人巫混血。但不论是哪一种,你绝不可能是我的种。”
      
      “听不懂。”苏瑶摇了摇脑袋,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地问:“爹爹,你是不打算,认我吗?”
      
      “我可以,吃少一点,还讨你,开心,你认我吧。”
      
      穷奇皱了皱眉,眼神中满是探究,这个孩子到底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的?
      
      苏瑶被看得好心慌,为了不被拆穿,她学着进超市要不到玩具的熊孩子模样,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呜呜呜,我好可怜,亲爹不要我,失去我这么,可爱的,小宝贝,他妖心,不会痛吗?”
      
      有进步,她现在说话,嘴皮子已经越来越利索了。想来再过不久,她就不会再磕巴了。
      
      穷奇被哭得额头青筋直跳,他一向安安静静的宫殿,自从这个小孩来了之后,就没有一刻是消停的。
      
      他凉凉开口:“既然你要给我当女儿,那我今日就让人给那对狼妖夫妇带信,说你不回去了。”
      
      苏瑶哭声一顿,狼爸狼妈……
      
      她咬着唇,满脸希冀:“不可以,两个都要吗?”
      
      亲爹跟养父母又不冲突。
      
      穷奇猛揪了一下她头顶的呆毛:“你想得倒是美。”
      
      哎,小孩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题?
      
      “不认就算了。”苏瑶忧伤地叹了一口气,“哥哥,我能给,娘写信吗?”
      
      她选择了那对狼妖夫妇。
      
      穷奇心思复杂,不论怎么看都是选他更有利,但是这个孩子,果然只是个纯真的小孩子。
      
      **
      
      面对成年男人巴掌那么大的一张纸,苏瑶有点头秃。写字是不可能写字的,毕竟这片大陆虽然语言相通,但文字却并不相同。
      
      她用手掌沾上墨,在纸的左上角印了一个巴掌印上去,又在纸的右下角画了一间木头房子,最后再画了一个从手印指向房子的单箭头。
      
      苏瑶请男人帮忙,剪了一缕她的头发放在纸上,一并推了过去。
      
      “好了!”
      
      穷奇定睛一看,不得不承认,这小孩其实挺聪明。五个手指头带表五天,那个箭头是指五天后回家。又给了头发,可以让那对狼妖夫妇辨别出她的气息。
      
      就是不知道,那对狼妖夫妇智商在不在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居然都期待瑶宝贝尿床,太坏了!
    问了不少朋友,小的时候一梦到辛苦找厕所,那天晚上就要完。(沧桑点烟)
    感谢在2020-09-08 11:08:19~2020-09-09 11:1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凉井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