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在立海大被阿飘念经的日子

作者:菜菜籽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并肩而行

      纱希坐在位置上,有些漫无目的地转着笔,她无趣的抬头看着考场外面的天空。
      作为副科的历史,一直是最后期末考最后一门的压轴考试,而每到最后一门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控制不住马上迎来放假的激动的心情。
      
      况且这次出卷的难度不大,纱希早早的写完了卷子,检查一遍答案之后就开始和其他早早写完了试卷的人一样,坐在位置上望天发呆。
      
      距离初桃和悠太的事情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在这半个月之间,神奈川县的那些受害者都已经从医院陆陆续续康复出院。
      而就在初桃与悠太走了的第二天,警方于洗车厂深入调查的时候,发现他们所派出的识别气味的警犬也在洗车厂嗅出了不一样的气味。通过调查与挖掘,他们在停车场的地下三米深的泥土中发现了一具蜷缩着男童的尸体,因为遇害时间较为过长,尸体已经呈现出白骨化的现象,尸体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不堪,只有那衣服上特殊的颜色与塑料做的姓名牌能勉强辨认出遇害者的名字与学校。
      
      ——立海大附属小学,浅井悠太
      
      停车场的警戒线又拉上了一层,警方正式确认完死者身份后立刻通知了学校的老师与浅井家的两位家长。
      阿杏被自己的丈夫扶着,站在警局的太平间中,辨认与认领尸体。
      
      那天是她在悠太失踪之后第一次化妆,她用腮红掩盖了自己脸上的苍白,用高光试图让自己的脸上不会显得那么干瘪,她换上了悠太失踪那天穿的衣服,戴上她最好首饰,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去警局。
      看到阿杏知道消息之后不仅没有大喊大叫,反而冷静地梳洗打扮,悠太的爸爸还担心自己的妻子会一时之间想不开,他一刻也不敢离开自己的妻子旁边。
      
      在悠太死之后,他不愿意回家,并不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其他人,抑或是真的不愿意见到自己妻子。他不愿意回家,只是因为,在自己每一天回家打开门的时候,总会对上自己妻子饱含期待的眼睛,而那双眼睛,每当看到回家的人是他之后,又会迅速的黯淡下去。
      家里过于沉默压抑的气氛,妻子失望的眼神,令本来就在公司劳累一天的他心生疲惫,他不愿意回家去面对那幢冰冷的房子,与被悲伤所笼罩的妻子。
      
      所以,他选择了做了位懦夫,逃避冰冷家与悲痛的妻子。
      
      在接到警方的电话之后,他急匆匆的赶回家,他本以为会看到悲痛欲绝的妻子,但没想到却在家中看到了正在梳洗打扮的妻子,他看到妻子好似有些恢复了当年初见的样子。
      她本来就是当年律所里最年轻有为的青年律师,只是被失子之痛所打击,将自己内心的一切都封闭。
      
      “走吧。”阿杏梳妆打扮好,她的眼睛已经有些泛红,她转头对自己有些不安的丈夫说:“我们去接悠太回家。”
      
      昨天,虽然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女孩和她的伙伴已经走了,但是她留下的一幅帕子,告诉阿杏,刚刚的那一切都不是她的梦境。
      她明白,悠太已经,回家了。
      
      而几天之后里,洗车厂老板在医院清醒后泪流满面投案自首。
      那天晚上,他因为看不清楚路况,无意间撞到了人,而且他等他反应过来下车摸了下那孩子的鼻子的时候,他已经感受不到孩子呼吸的气息。但因为他因为自己刚买下洗车厂,家中的孩子们也要上学,他一时之间也无能力承受车祸撞人这么大的事情,所以他就想干脆将这件事情全部隐藏起来,谁都不告诉。
      
      他将小男孩的尸体放到了自己车的后备箱里,连夜回自己新买的打算建洗车厂的地皮上,那时候地上还没有浇筑水泥,因为本身地上就因为施工车辆的出入与雨水侵蚀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于是他找了一个最深的坑,一直在地上挖了一个晚上,最后他觉得足够深了,再将小男孩的尸体丢进坑中,将土地填平后,直接一早叫来了水泥车,在土地上铺上了水泥,将这一切掩藏的干干净净。
      这件事情,他一直瞒在心里,即使那段时间他看到了浅井夫妻在报纸上的寻人启事,他也就只是咬了咬牙,将报纸撕碎,假装一切都与他无关。
      
      听了老板的陈述,所有人的静默了一会,良久的沉默之后,法医才开口说:“那个孩子,在被你埋下去的时候,还活着。”
      
      浅井悠太,他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外力导致的几处受伤,而是窒息
      “他是被你活埋的。”
      
      在众人异样的沉默中,洗车厂老板跪地痛哭
      
      悠太的葬礼办的很平静,浅井夫妇不想孩子再被打扰,于是只有亲戚朋友和街坊邻居一起帮他送行,其他想要去送他的陌生人,都只在洗车厂旁边专门的地方摆上一枝花表示纪念,纱希和亚美一起去了停车场,她们将花放在悠太的照片面前,没有对作为丧主的浅井夫妇打招呼,就默默的告辞走了。
      
      “你觉得,那对夫妇能走出来吗?”亚美站在殡仪馆门口,转头看了看正在和别人道谢的浅井夫妇:“她现在的气色,看起来比那天好很多了。”
      纱希叹了口气,扶了扶自己包的肩带说:“能的吧”
      
      “毕竟,悠太已经回家了。”
      
      从那之后,时间一下子过得非常快,幸村那边也定了7月27号的手术,而纱希她们期末考最后一门的时间也定在了7月26号,加上27号当天还是关东大赛的决赛,大家所有人都和陀螺一样迅速旋转了起来。
      这边忙着期末考复习,那边还要保证网球部的训练不会被落下,两边一起夹击下来,纱希和亚美现在看着网球部众人,感觉就好像是汉堡里被两片面包夹击的可怜的肉馅,莫名的让人觉得可怜弱小又无助。
      
      但是据作为和真田同班的藤原亚美同学的小道消息,在这么强的压力之下,真田同学反而好像被激发出了斗志,导致坐在真田附近的同学每天都感受到了真田身上越来越强烈的威压,虽然不是故意对着他们,但是那也让他们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惨,大写的一个惨字。
      
      这学期,他们都经历了很多事,失去了很多,也经历了很多。
      他们曾在能够毁灭人的痛苦与挫折中挣扎,但从那泥泞之中出来的人,也能把痛苦毁灭。
      
      磨难,对于弱者而言是死亡的坟墓,而对于强者而言是生发壮志的泥土。
      大雨,即使可以延迟强者的到达的时间,但是却不能阻止强者的前进。
      
      随着收卷铃声的响起,整个教学楼好像一瞬间沸腾了起来,老师似乎也有些迫不及待,他们迅速收完试卷,放这群心早已经飘走的孩子们出考场。
      纱希被围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到亚美,打算一起先去小卖部买东西,然后打算回家。而网球部的人一考完,就直接回到了球场上去训练,等亚美他们走到一楼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开始在做热身运动了。
      
      “真认真啊。”亚美摇摇头说:“比赛就在明天了吧?你明天是去医院等幸村手术?”
      纱希也看向网球场的方向,笑着点点头说:“我明天早上去医院,他们比赛如果快的话能够正好赶上进手术室。”
      
      考试结束之后,学校的学生都和终于被出笼的鸟儿一样跑得飞快,等她们从小卖部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没有什么人,路边的路灯也已经被点亮,月亮已经从天边隐隐显露出来,亚美抬头看了看月亮旁边繁星,转头对纱希说:“明天会是个晴天。”
      “是啊。”
      
      明天手术的成功率有多高,幸村是否还能站在球场上,这些,纱希都不知道。
      但是她确定:
      
      “明天,一定会是个晴天”
      
      第二天一早,纱希就赶到了医院陪着幸村,相对于有些坐立不安的纱希,作为马上要上手术台的幸村反而更加平静很多,他笑着看着纱希有些着急的在自己的病房里帮自己东找找病历本,西找找医疗卡,忍不住扶了扶额笑着说:“别找了纱希,你绕得我都要晕了。”
      
      “诶?哪里晕了?头晕吗?难不难受?要不要我去喊医生?”纱希一听,跑到幸村面前,她有些略微的着急与焦躁:“怎么样哪里有些不舒服?”
      
      “······”
      幸村看着脸上焦急万分好像下一秒就能把医生从办公室拽出来的纱希,忍不住再次扶了扶额。
      
      就这样,竹原纱希的大脑混乱与鸡飞狗跳持续进行到了幸村被通知进手术室之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门口的护士已经催促幸村赶快进行术前准备,但是纱希和幸村还没有等到网球部的人带来夺冠的好消息,纱希看了看幸村,他正应了护士的催促,正准备起身去换衣服。
      只是,纱希注意到,幸村的脸上还有些难以察觉的失落。
      
      纱希知道,幸村还是想等到一个胜利的消息。
      
      他走出病房,关上门打开手机,她打算趁幸村在换衣服的时候,打电话给切原问问他们情况。但是令她完全没想到,无论她打给谁,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接她的电话,纱希不由自主的有些莫名的紧张,她的心有些跳动得飞快。
      纱希把手机收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不让幸村知道自己刚刚打了电话。
      
      等打开病房的门,她必须要开心的送幸村去手术,她不能让幸村有所牵挂的进去手术。
      这是她能为幸村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
      
      幸村无数次知道,苍白,是医院的主色调。
      医院的墙壁是白的,天花板是白的,瓷砖一年四季都在散发着寒意,而白织灯的光芒只能更加给医院打上了一层冷光。
      他被护士们推着前往手术室的路上,幸村一直在看头上一路移动的单调的重复性图案,他脸上的情绪有些复杂,有些期盼、有些担忧、有些失落。纱希看了看幸村,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手术室很快就到了,那扇隔绝着两个世界的铁门大张着,而里面又是另外一片重复的白色世界,只不过更加多了医疗仪器的机械感与冰冷感,纱希看了看幸村有些失落的表情,刚想说些什么类似于我等你出来的话,却被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她抬头一看,网球部的大家都穿着队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除了真田不在。
      
      但是看到他们,幸村还是笑了。他微微抬了抬头头问:“真田呢?”
      “嘛!副部长遇上了一个青学好玩的家伙,不过没有关系!副部长一定会赢的。”切原对幸村说到:“部长,你也要加油啊!”
      
      幸村笑着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纱希,他把手从被子当中伸出,拉了拉纱希一直扶在他床沿的手,笑着说:
      
      “等我回来。”
      “好。”
      
      他们紧握的双手还是随着病床的移动而松开,纱希看着移动病床被推进手术室中,而那扇铁质的大门缓缓合上,盖住了里面那个被冰冷仪器所征服的世界,头顶上红色的“手术中”的红灯被电源点亮。
      那扇门是希望,是通往未来的大门,也是幸村人生道路上所接受的第一次生理考验。
      
      亚美曾经问过纱希,为什么会一直无条件的信任幸村。
      而纱希当时说不出来,但是现在,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等幸村回来,依旧还会有无数的的苦难和磨练,会在他们的前方等待着他们。
      但是,他们会在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
      
      并肩而行,一路向前,永不退缩。
      
      【正文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真的是改到最后一刻
    番外还有几章,应该会讲全国三连霸、U17、还有世界赛之类小甜饼
    ps:这两句改编自卢梭的话(磨难,对于弱者而言是死亡的坟墓,而对于强者而言是生发壮志的泥土。
    大雨,即使可以延迟强者的到达的时间,但是却不能阻止强者的前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