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在立海大被阿飘念经的日子

作者:菜菜籽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冬日

      竹原家的这个夜晚,过得异常的热闹。
      
      因为被不知道是本多忠胜还是只是个爱演戏的阿飘同志附身,切原同学在外面练剑练到了深夜。加上竹原家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一家三口也都没敢睡觉,搬着小板凳披着被子带着零食坐在过道里看着切原同学在院子里舞剑。
      当然,不是他们不想睡,一个原因是怕切原出事,还有一个原因是是切原动不动大呵一声,原本迷迷糊糊的开始打哈欠了都能一下被吵醒。
      
      纱希一边偶尔抬头看着切原练剑,一边看文禄庆长之战的内容,准备后天给切原讲这一块的知识。
      因为初中历史没什么太多的内容,她安排的课也基本是当讲故事一样就过去了。相对来说,比起让切原完全接受知识,纱希更倾向于让他先喜欢上一些历史知识。
      
      因为纱希本身最开始喜欢历史,实现从后宫八卦开始的(不是)
      说真的,你让她报丰臣秀吉和宁宁不得不说的故事或者德川家大奥里的爱恨情仇她反而会更加开心。
      
      纱希也已经看得有点累了,她随手打开一包芥末味的薯片,嚼吧嚼吧,试图通过零食让自己清醒一点。
      虽然说平常周末竹原纱希都是一只夜猫子,但是因为这个假期一开始就是集训,集训完就要给切原上课,她的生物钟一时半会还没有调到美国时间,现在只能处于一种被动熬夜的状态。
      
      她抬头看了看切原,已经舞剑舞了四个小时了,切原赤也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而一直漂浮在他身上的雾气也已经越来越淡。
      纱希推了推在自己旁边已经披着被子坐着睡着的爸爸,说了自己的观察。
      
      竹原爸爸迷迷糊糊的抬头,看向面前的场景。今夜的月是圆月,但仍然有云时不时盖住这片黑暗中难得的光明。月光可以为百鬼开道,而时不时笼罩住月的乌云,也可成为百鬼隐蔽的遮掩。
      这是适合百鬼夜行的黑夜。
      
      而在这片黑暗中,穿着浴衣的少年拿着的球拍,他的身上有这一种粗犷而端庄的的气质,与平常的他截然相反。他目光严肃的看着自己的面前的虚空,挥舞着手中的球拍,那球拍在他的手中仿佛生出利刃,带着凛凛威锋,刺向前方,就好像那里有什么要他击溃的东西。
      
      威严、粗犷、大气、英武……
      这些只有经过时间的流逝才能积累起来的复杂的气质,现在都被杂糅在这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上。
      
      并且,毫不违和
      竹原爸爸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孩子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那是后话。
      而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好看是好看,可是再看下去,竹原自己一家要撑不住了。
      
      竹原爸爸叹了口气,捂着自己的被子打了个喷嚏,然后无奈的转头问纱希:“你说,如果我们给他吃半颗助眠的药,我们下半夜能睡觉么。”
      “吃药不太行吧,打晕了会不会好点?”纱希若有所思的实际
      
      “不行,都伤身体。”藤子妈妈阻止了父女两人跃跃欲试的动作,她转头看了看面前的少年,眼里有些担忧:“都四个小时了,再这么下去这孩子的身体也吃不消了,我们得想个办法把他送到房间……”
      
      而她的话还没落下,只见原本在挥拍的切原放下手中拍子,仿佛刀剑入鞘。然后他面无表情的顶着竹原家三人惊恐的注视,熟练的打开门,走进房间倒了杯水喝,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关上门。
      而竹原家的三人只能震惊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面面相觑。
      
      草(中日双语
      现在的鬼已经进化到附身之后还带售后服务了??
      
      他们三人小心翼翼的拉开切原的房间的门缝,一层叠一层的试图透过门缝去看里面的情景,房间里,切原已经把他的浴衣上半身扒下,靠自己腰间的系带子来维持挂在身上的浴衣不掉落下来。他的左右腿分开跨大步下压,整个人重心落下身后,是一个典型的扎马步。
      
      ………
      算了,洗洗睡吧
      感觉这个阿飘附身之后只想锻炼身体。
      
      看着纱希已经困到不行的样子,竹原父母还是先让纱希自己回房间睡觉,哈欠连天的纱希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还想继续睡下去的纱希是被切原的一声响彻云霄的哀嚎声叫醒的,她不得不披上长外套,散着凌乱的头发,表情颓废的扒拉了件外套披在身上,然后踢踏着自己的棉拖鞋走出自己的房门,和对面两个同样颓废的父母打了招呼,一起去切原房间。
      
      “你们今天早上几点睡的?”纱希好奇的询问自家爸妈,看着他们脸上两个厚厚的黑眼圈,心里一阵好奇。
      现在是早上七点,她昨晚也是三点多才睡,到现在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
      
      龙平爸爸哀叹了一声,掰着手指说:“四点半点!他扎马步扎完又去做了俯卧撑引体向上仰卧起坐坐位体前屈……”
      还真的是,锻炼身体啊!!
      
      而那边房间里的切原同学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早上起来的时候竟然穿的不是睡觉前的睡衣,而且放在自己床边的球拍也不见了。并且他的胳膊上下有些许莫名的酸胀感。
      这种感觉说来很奇怪,即使有酸胀感,他也感觉自己的胳膊充满了力量。甚至于他有种莫名错觉,好像自己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自己梦游了???哀嚎完的切原赤也心想,他看着因为自己的哀嚎出现在面前的一家三口,尴尬的抬起手打了个招呼。
      
      “叔叔阿姨学姐,早上好…啊…”
      
      对方并不想和你打招呼,并向你扔了一条狗
      眼看着面前懵懵无知不知道自己夜晚究竟干了什么的切原赤也,纱希一家三口即使有气也发不出来。
      
      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原谅他了
      切原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因为熬夜导致身上充满了低气压的一家三口,小心翼翼的问:“我感觉和睡前有些不一样,我昨晚是梦游了?”
      
      是的,你昨晚梦游了!纱希当然不会告诉他昨晚不知道是被谁上身了,她严肃的点点头说:“是的,你昨晚在院子里挥了一晚上球拍,我们也不敢喊你,只能让你自己挥。”
      藤子妈妈看着表情逐渐僵硬不愿相信自己梦游的切原,安慰他道:“你想,说明你是真的喜欢网球,晚上那拍挥得可好了!”
      
      “真的吗!”切原立马恢复了精神
      “当然是真的!阿姨怎么会骗你呢!”藤子妈妈信誓旦旦的说:“阿姨觉得你一定会成为全国第一的!”
      切原有些不好意思有有点骄傲的挠挠头
      
      看着面前已经恢复元气的切原赤也同学,纱希一家三口也就放下心该干嘛干嘛,要去上班的竹原爸爸匆匆洗漱完走了,而纱希和妈妈准备回房间继续睡个回笼觉。
      
      只是……
      纱希又在床上滚了一圈,然后哀叹着拿起手机看看时间,离她上床已经一个小时了,但是无论她用什么姿势和什么方法尝试入睡,她就是睡不着。
      羊都已经数了两千只了啊摔!
      
      她被迫起身洗漱,查了下新干线的运行时候,打算直接去东京看望一下自家新晋的男朋友。
      这个想法其实是昨天晚上和幸村电话的时候突然涌出的。那时候,她听着幸村的笑声,看着窗外的圆月,就突然很想去见他。
      
      纱希坐在前往东京的新干线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荒野,神奈川到东京总会路过一大片农田。夏天时,地上会呈现出一片青绿色,而冬天,只会留下一片属于大地的荒芜。
      
      冬日的夜晚和白日,相对于其他季节来说,都会有些萧瑟感。
      万物自然被温暖所抛弃,被寒冬所拾起
      
      而心向温暖的人,总会尝试靠近热源,去温暖自己与身边的人
      
      纱希赶到医院的时候,幸村正在看诗集,良好的听力让他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有些雀跃的脚步声,小鞋跟踩在瓷砖上的哒哒哒富有欢快的节奏声,令他这个旁观者也有些被感染。
      幸村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欢快的脚步声在他病房门口停下,并来回踱步一会,他心里大概猜出来了是谁,把自己的书合上,坐在床上转身看着门口。
      
      虽然纱希一路都走得很欢快,但到幸村病房门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提前和幸村睡衣就来有些不太礼貌安。虽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但因为这次探病是自己一时兴起,她的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纱希在门口来回踱步稍微踌躇了一会,然后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听见里面的“请进”然后慢慢打开门,把自己的凑过去。
      
      坐在病房里面的幸村,只能看到个门被慢慢推开,然后纱希从外面探出脑袋,看了一圈病房,然后对着他灿烂一笑。
      
      “纱希,进来。”幸村看着纱希鬼鬼祟祟的样子,憋住了自己想笑的情绪,坐在床上向她招手。
      而纱希在视线的转换间确认了幸村病房没有其他人,而把一群鬼看到她出现就一直在大声点哇哦,她松了口气,然后打开门,蹦蹦跳跳的进来。
      
      开与关的间隙,医院走廊的寒风顺着门涌进了充满暖气的病房,而屋内的暖气也迅速裹住这寒风,让寒风逐渐化在这空气之中,就好像的冬日的寒冰,融化在了夏日的暖阳。
      
      幸村微微一笑,向纱希伸出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最后一段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是莎士比亚的诗: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