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不会又是那什么碧玉结,她真的不知道呀,孟舒眉浅浅一笑,乖巧地问:“师尊,还有什么事吗?”
      
      温瑾思索了片刻,说道:“过几日,搬出碧落院吧。”
      
      “啊?”
      
      温瑾温瑾眉目疏朗,透着冷气,复又说:“我想过了,你身负照看魔物的职责,不适合与倾城住在一起,还是速速搬出,我给你找了个别的院子,安静,适合你居住。”
      
      孟舒眉为自己默哀,她是比魔物还可怕的存在对吗?每个人都想赶她走,为什么就不想一想她学艺不精,也会有生命危险啊……
      
      她面如死灰,点头致谢,“谢谢师尊厚爱,弟子会立马搬出师姐的院子。”
      
      孟舒眉垂眼,羽扇般的睫毛盖住茶色的瞳仁,温瑾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头顶,显得无比失落。
      
      “对了,他有做伤害你的事吗?”
      
      孟舒眉不解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盛着春水,就这么看着温瑾。
      
      温瑾没来由地移开视线,“魔物。”
      
      孟舒眉恍然,“昨日似枫长老也说过,这魔物的魔气极低,师尊就别担心了,而且他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温瑾像是松了一口气,眉目舒展。
      
      孟舒眉不了解为什么温瑾会突然关心她,但她把这种关心,理解为代替温倾城施舍她的一点关怀,总而言之,她替温倾城照看危险的金留,作为温倾城师父的他,理应对孟舒眉表示谢意。
      
      温瑾走后,孟舒眉坐在角落吃早膳,这是她吃过有史以来最压抑的早饭了,作为一个早上可以吃五个生煎,一碗豆花,再加几个葱油饼的咸鱼来说,她只吃下了一碗白粥和一只包子,简直是要她的命。
      
      *
      
      如果说温瑾那道逐客令有点冲垮了孟舒眉一天的心情,那温倾城就是彻底的摧毁。
      
      温倾城只坐在一边,落川殿的弟子们就纷纷侧目,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如同仙女下凡,几个男修凑上去讨好。
      
      这本应该是一场很平常的课,孟舒眉坐在最后面的位置,心里想着待会搬家要收拾的东西,还有那个要归还给温倾城的碧玉结。
      
      这节是卜课,由玄云长老授课,但不知什么缘由,到了时间玄云还未出现。
      
      她圈圈画画,给自己画了张计划表,还未完成,纸就从手肘下被抽走!
      
      “哎!”孟舒眉喊出了声。
      
      几个男修夺过来一看,嘻嘻笑了两声:“搬家?是不是被掌门赶出去了?”又跑到温倾城旁边,献宝似的呈给她看:“师姐,看看这个。”
      
      孟舒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弄懵了,她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爬起来,几步跑到温倾城那里讨要:“师姐……还给我好吗?没什么……好看的。”
      
      温倾城微微一笑,没有立刻说话,反而瞧了两眼。
      
      “孟舒眉,那你抢了倾城师姐的碧玉结怎么不归还啊?这时候装什么装!”
      
      孟舒眉僵在原地,她紧绞着裙角,思索着原身关于这个东西的所有记忆,还是一无所获。
      
      温倾城把纸放在桌上,竭力想维持平静,“这碧玉结是师父在我及笄的时候送给我的,对我来说很重要,不是你能理解的,为什么要拿不属于你的东西?”
      
      说着说着温倾城眼泛泪意,男修们心疼,一个劲地推搡孟舒眉,“还不快交出来村姑!”
      
      “如此不情愿,真当你拿了就是你的东西了?怎么会这般胡搅蛮缠!”
      
      孟舒眉不服,如果她真的拿了,原身定会有记忆,可是没有,难不成这碧玉结有触发机关,一经除原主外的人触碰,就丧失记忆?
      
      她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问出了许久疑惑的问题:“你们是怎么知道是我拿了的?”
      
      “你那是偷!是抢!”
      
      一旁一个女修转过身来,眼里带着嘲讽,“我们都看见了,你半夜潜入倾城师姐的卧房,第二天下人去打扫时,就发现一直摆在寝殿中心位置的碧玉结失窃了,你还说不是你心怀不轨?!”
      
      “对啊,除了你还会有谁有这胆子!”
      
      孟舒眉成了众矢之的,昨日被推的那一掌和那一脚,使得现在她的胸口还隐隐发痛,背部至今还直不起来,只能弓着背行走,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差劲……
      
      一身伤,还有莫名其妙的指责诬陷。
      
      温倾城纤白的手指勾去泪珠,苦笑:“用龌龊的方式得到的东西,孟师妹真的安心吗?”
      
      她笑得勉强,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的痛楚,那是师父和她共同的回忆啊,“行了,纸拿好了,如果师妹真的喜欢我这碧玉结,可以求师父也给你一个,只是我的东西,我不会退步。”
      
      孟舒眉呆呆地点头,她不知道此刻她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接过纸的瞬间,她看到了温倾城勾唇在笑。
      
      重新回到座位时,玄云长老已然站立在讲堂上。
      
      卜课不像其他课,需要几十年的修炼打下基础才能有所小成,占卜虽然是门玄学,但她如今穿到一本书里,不就印证了玄学真的存在,可孟舒眉却整堂课神游天外。
      
      课后,玄云长老周围的女修围的也是最多的,虽然貌相不如温瑾那般清冷脱俗,但胜在温润如玉,也是清净峰第二最受欢迎的长老,不少弟子都想拜入他门下。
      
      孟舒眉穿过层层人群,直奔碧落院,她急着搬家!
      
      *
      
      金留听见孟舒眉急匆匆跑过来,好整以暇地躺在院子中的一颗椿树上,没在意,继续把手枕在脑后,看清净峰上空的流云苍穹。
      
      半晌,这人出来了,金留又见她东探西探,进进出出,忙乱嘈杂的脚步声让他得不到片刻安宁,他蹭得从树下上一跃而下。
      
      一把抓住孟舒眉的后脖子,不耐烦地说:“慌慌张张的想干嘛?”
      
      孟舒眉眼睛一下就亮了,这让金留有点不好意思继续抓着她,松开了手。
      
      “找什么呢你?吵到本座睡觉了。”
      
      “找你啊。”孟舒眉犹犹豫豫地,终于鼓足一口气继续说,“我们要搬出碧落院了,待会儿收拾完东西就走。”
      
      金留的反应在孟舒眉的意料之内,他立刻变脸,厉声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走,你果然讨厌倾城,所以才想要离开的吗!”
      
      孟舒眉是真的想吐槽,那是我想搬就能搬的吗!
      
      她说不出口是因为温瑾怕你伤害到温倾城,才让我俩搬走的,况且温倾城的碧玉结失窃,离温倾城住的最近的就是她,无数种证据都指向她,温瑾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她走应该是众望所归,只不过理由却是身负照看魔物的重托罢了。
      
      金留摇摇头,没有人能把他赶出这里,他死都不会走出碧落院,和倾城分隔两地!
      
      两个人在树下对峙,金留靠着树,嘴里咬了片叶子,头发绑起梳成马尾,乌黑柔顺,明显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孟舒眉暗叹一句,所以她两边不是人了对吗?温瑾希望她走,金留希望留下,虽然说她私心也是想远离女主的,但要让金留离开,属实不易。
      
      “是师尊要求的,他给我们安排了另外的院子。”
      
      金留这才拿正眼看她,似乎在思考她有没有撒谎,眼睛微眯起来,红瞳倏然变得漆黑,密密的睫毛盖住眼帘,片刻,他低沉地道:“住哪?”
      
      “呃…叫暮川院。”
      
      金留挑了下眉,又飞身跃上椿树,靠在树干上跟孟舒眉挥挥手,“你先去,我跟倾城打个招呼再走。”
      
      孟舒眉讪讪地点头说好,提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包袱去了暮川院。
      
      在书中对暮川院没有过多描述,只用一两个词语概括,荒凉、人烟稀少。
      
      就是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两间房,终于可以不用和金留挤在一间屋子里了,喜大普奔!
      
      她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整理出一间干净又舒适的,适合咸鱼居住的快乐肥宅屋,虽然只有北边有一扇小窗户,但胜在光线感人,她躺在床上想着关于今天发生的一切,特别是那所谓的碧玉结。
      
      但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昏昏沉沉间就睡了过去。
      
      深夜时分,孟舒眉的房门突然被叩响,一阵脚步声慢慢逼近她,孟舒眉介于这几天的高度精神压力,和翻身时触碰到的伤口,睡眠很浅。
      
      她辗转反侧,捏着被子翻来覆去,倏然屏住呼吸,她感觉房里进贼了,心跳渐渐加快,眼睫同时颤地飞快。
      
      “装睡?”
      
      孟舒眉心里咯噔一下,猛然间被捂住了鼻子和嘴巴。
      
      “唔……谋杀……”
      
      她睁开眼睛,视线瞬间聚焦在那双手上,那手苍白有力,从窗外透过几缕月光,散发柔和的光晕。
      
      “你消停点,本座又不是恶鬼。”
      
      待孟舒眉看清是金留那厮,使劲点点头,等他放开手,孟舒眉才觉得劫后余生。
      
      把被子拉高遮住嘴唇,不敢再动,眼眶却渐渐湿润,她以为她今夜必死无疑了……
      
      “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孟舒眉弱弱地,哑着嗓子说,“你想我做什么?”
      
      金留阴森森地夺过孟舒眉的被子,“不给主人铺床,自己却睡得舒坦,哪有那种好事!”
      
      本着不想再离死亡近一步的信念,孟舒眉摸爬滚打地立刻起床,冲向另一间屋子。
      
      刚下床穿鞋,金留勾住她一缕头发,扯过来,“不急,想知道碧玉结的事情吗?”
      
      孟舒眉直起腰,眼睛里流转着万千星火,在月光的照射下更显迷人,她没有说话,等着金留的答案。
      
      “那个碧玉结呀,就在你的身体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修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