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萧时梁指节弯曲,皓白的手指藏在袖口中,他眼角往下看。
      
      她的一张脸长得很欲,和倾城完全不同,但又隐隐透着纯气,嘴唇好笑地在吐泡泡,像一条愚笨的咸鱼。
      
      孟舒眉醉酒后很安静,不吵也不闹,像个没有生气的布娃娃。
      
      头顶蓬松柔软,有一个小小的漩涡,发上没有别的饰品,很干净。
      
      萧时梁盯着看了许久,眼里颤动,他们昨晚接了吻。
      
      他的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作祟,抬起眼皮看了芳岐一眼,芳岐在对月饮酒,嘴上骂骂咧咧地,一听就是在吐槽物语阁那位。
      
      说起来他没有和任何一个姑娘亲热过,酒精侵入脑海,连带着情感也变得敏感易碎,暧昧不清,他平日里连倾城都不敢肖想。更不会知道是不是所有姑娘的嘴唇都是粉嫩柔润,眼睛是不是皆晶莹亮丽。
      
      他闻到风中孟舒眉的发香,幽幽地钻进了他的鼻尖,她还是第一个。
      
      他的初吻,就这样丢的不明不白。
      
      尽管是那人使用的身体,还是让他不知所措,诚惶诚恐,亲了是否就要对她负责?那......倾城怎么办?
      
      孟舒眉早已失去了意识,芳岐转过身来,见萧时梁看的入神,心头浮上想法,她轻咳两声。
      
      萧时梁恍惚中清醒,略带不安地咬唇看向芳岐。
      
      他的清白被毁了,罪魁祸首却救了他,这让他无论如何都觉得很难堪。
      
      “小萧子?”芳岐摇晃着手中的酒盏,“今晚还回蛟川殿不?”
      
      萧时梁想了想,说:“被人看到这样不太好。”
      
      在清净峰有条暗令,不得饮酒,但不少弟子还是会无视规章条例,偷偷酿酒制酒,一解自身的酒瘾,特别是每逢佳节,没有酒怎么行。
      
      但也不妨存在另一种人,那就是监法司的戒律弟子们,他们除了是清净峰的修士外,还是门派内的监督者,将一切违反戒律的人绳之以法。
      
      让不少弟子们恨得牙痒痒,也无可奈何,能躲就躲。
      
      萧时梁虽为清净峰的大师兄,地位身份无可撼动,没人会真的来惩戒他,但也知道和其他弟子同罪论之的道理,不能仗势不顾条律,否则定会有异声出现。
      
      犯了事,不能遭人把柄,那他就还是一身正气的清净峰大师兄。
      
      芳岐了然于心,喝完了最后一滴酒,扁扁嘴,“眉眉和你今晚就住我这儿,我先去睡了,她就交给你了。”
      
      萧时梁睁大了桃花眼,殷红的眉梢吊起,出声制止:“小姑姑!男女授受不亲!”
      
      “走了一个老古板,又出现一个小古板。”芳岐唉声叹气,“这可是你萧时梁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眉眉毅然决然地和他搏斗,怎么来的你现在。”
      
      “之前的几次不是靠杀人才清醒过来的,好不容易出现了眉眉这个小可爱,你才停下了嗜血的冲动,怎么就不能对人家好点了??”
      
      芳岐操碎了心,手一摆,不管了。
      
      *
      
      萧时梁沉下眼眸里的异色,院子里静悄悄的,远处楼观高耸,这一方天地,徒留下两个人,他看了眼醉得彻底的孟舒眉,忽然想起那天的呼吸交缠。
      
      他的耳廓逐渐变烫,多年来不敢同旁人亲近,就因为除了没逢三六九恶咒复发外,他本身也被恶咒侵袭,心神不宁,有了嗜血的念头。
      
      他知道正道容不下他这种人,没有人会甘愿赴死救他,如果有,也应该是他记忆中的女孩,绝不该是她。
      
      月色微凉,萧时梁的脸色也如月光,凉意逼人。
      
      灵气运转在体内,把这份奇怪的悸动压下去,脸色恢复正常,伸手把孟舒眉扶起,往房中走去。
      
      看着她娇憨的眉眼,萧时梁皱了下眉,扔在小床上,这张床是他平日里来芳岐这儿的时候下榻的床。几乎没给外人碰过,但看今天这情况,让她睡地上也不太好。
      
      他安置好孟舒眉后,意欲煮醒酒茶,刚一转身。
      
      一声“刷拉拉”的声音响起,他低头看去,三三两两的符箓掉落,这种符箓他在芳岐的书房见过很多,几大沓,都被用来包药了,是物语阁阁主送来讨好芳岐的。
      
      好像是叫,传讯符箓。
      
      是了,她的传声玉佩交给他了,萧时梁静|坐在一边,掏出孟舒眉那日交由他的传声玉佩。
      
      奇怪的念头又一并涌上来,这一次怎么也压不住,真的太奇怪了,明明那日传声联系人写的是绝世大美人,现在看时,却是孟舒眉。
      
      端端正正的三个大字刻印在背面,娟秀,笔锋有力。
      
      传声玉佩认主,是每个清净峰弟子都知晓的事情,背面的名字是物语阁定制时特地询问过的,用来辨别,大多数人还是用的本名,只有温倾城抓过笔,在自己的定制意见里刷刷写上:
      
      我要最特别的,就……绝世大美人吧。
      
      现在看看,这东西已经属于孟舒眉了。这样他也没再保管这件东西的权力了,可是、他、拉不下脸还给她,要不就悄悄放到她身边,可、这样做太明显是他了。
      
      还是另找机会吧。
      
      *
      
      孟舒眉后半夜睡得不安稳,尽管身边一直有熟悉的味道,也还是被噩梦惊醒,她竟然梦到了,
      
      ——关于温倾城和金留的事情。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梦到这个,孟舒眉再难入睡,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
      
      翻身下床,推开门,差点把门撞到一个人,幸好她发现的及时。
      
      不然萧时梁就要被门撞倒了Orz
      
      她探头看了他一眼,还好,还在熟睡。
      
      她还在芳岐的小院,院子里的残羹冷炙没有整理,散落在桌上,孟舒眉大概能知道她醉酒后发生了什么。
      
      应该是芳岐或者是萧时梁给她料理的“后事”。
      
      她这顿晚饭吃的没有话语权,基本上都在喝酒,菜没吃几个,不过也好,芳岐做的菜让她畏惧。
      
      忍着不大舒服的胃,孟舒眉把桌上的剩菜剩饭,碗筷酒坛整理了一下,她粗粗估计了下,应该就两个时辰天就亮了,她还是快点回去吧。
      
      堪堪孟走到半路,她就控制不住地弯腰吐,但胃里吐不出别的,空空如也,只是干呕,实在撑不住了,只能用灵力死命维持身形,艰难地走在石头路上。
      
      *
      
      吱呀——
      
      她颤抖着手推开院门。
      
      终于在关门后,倒了下去,背靠在院门背后。
      
      她把头埋在手臂弯里,暗叹没用,咸鱼不胜酒力,好想睡。
      
      但每日都要背术法、练剑不能松懈啊!想着又喃喃自语地开始背了会儿。直到把这几天学的都融会贯通了一番才放过自己疼得抽搐的大脑。
      
      孟舒眉抬眼看自己的屋,金留应该不会还睡在她床上吧,真是的,连灯也不吹灭,她每月的银子根本买不到几根蜡烛,他还如此浪费。
      
      孟舒眉气鼓鼓,爬也要爬去,把蜡烛灭了再倒头睡!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正在和敌人作战的营地女兵,匍匐前进,正在作最后一公里的斗争,双手双脚软绵绵的,只有肉感,没有骨头了。
      
      “你给我等着、太可恶了!”
      
      孟舒眉提着一口气愣是从院门口爬到了屋门口。
      
      灵力并用,烛火一瞬消失,房里恢复黑暗。
      
      “呼——”
      
      她舒心了,下次要跟金留暗示下,要节约不要铺张浪费,这样的素质教育还是有必要的。
      
      想着又从柜子里翻找出一床被子,准备打个地铺躺下。
      
      “在外面玩够了是吧?”
      
      孟舒眉耳朵忍不住抖了下,心里咯噔一下,这句话好有歧义,听金留这句话,她怎么有一种做贼心虚的错觉呢?
      
      而且、她、不归他管吧?!
      
      孟舒眉喝了酒胆子也大了许多,仗着自己现在醉酒的优势,反正早上醒来就以昨晚喝醉了的由头胡诌过去就行。
      
      “玩?你是不是羡慕我啊?”孟舒眉憨笑两声,“你没得玩儿,啧啧,太可怜了。”
      
      金留的活动范围只在她的小院里,寸步不能离开,否则天雷降至。
      
      为了爱情,为了心爱的女人,甘愿囚禁自己。
      
      这种爱情观,孟舒眉看不惯,所以也没好心疼金留的。
      
      她脑子晕乎乎,脸上又红扑扑的,一说话就满满酒气冒出来。
      
      金留隐忍怒气:“你喝酒了?!”
      
      “对。”
      
      “还有脸说出来?你们清净峰最是名门正派,你不怕我把你偷饮酒的事情告诉你师尊,看他会怎么罚你!”
      
      孟舒眉不以为然:“你出的去吗?是不是你也想喝酒?”她贼兮兮地笑。
      
      “早说嘛,我就也给你带一坛来,那酒的滋味,太好了。”
      
      金留轻哧,他作为魔族太子,什么好酒没尝过,各方进贡的醇香美酒,哪个不是滋味好。
      
      孟舒眉懒得跟他口舌之争,金留就是个小孩儿,她头搁在桌上,悠悠荡起嘴角:“我先睡啦。”
      
      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这句话叫的极其熟练。
      
      她埋头在臂弯,把脸藏得严严实实,就快下山了,就快远离这个大魔头了,就快可以不用每次看到他又抢床,又抢被子了。
      
      金留眼里古井无波,面上闪过一丝裂痕,伪装的很好的青涩少年样,此时有一丝破裂。
      
      他没有穿鞋,光着脚走下床,冰凉的触感让他渐渐冷却下来,在这里的每一日孤独感与日倍增。
      
      倾城不是每日都来看他,和当初约定好的完全不一样。
      
      他失望之余,愈加不喜欢他那个没有人气的小房间,夜晚来临是总是冷冷清清,好几个晚上睁着眼睛到天亮。
      
      他喜欢孟舒眉的房间,很舒服、温暖。
      
      她的身体也一样很温暖,他莫名地想靠近,这股温暖没有距离感,好像生来就有。
      
      但这个人最近却屡次晚归,金留捏紧拳头,大步走上去,想拿拳头砸到桌子上,又怕力道控制不好,直接把桌子砸塌了,这样孟舒眉应该更会生气。
      
      她最近愈发胆大,和之前的那副怯懦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大意了。
      
      金留轻轻把放在臂弯的衣服盖在孟舒眉肩上,包裹住瘦弱的脊背,眼睛里映着她乌黑的发顶,犹豫地伸出手。
      
      又收住了。
      
      他只是看她可怜罢了。
      
      作为她的主人,给予她的一点赏赐而已。
      
      他又默默伸出手,细腻的手掌覆在圆润的头顶,正好一只手,就可掌握。
      
      轻轻地抚了两下。
      
      “看你表现还可以,本座很满意。”
      
      金留在暗夜里勾起嘴角,“下次喝酒,也可以找本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把惊天bug修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