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官秘戏图

作者:珠十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琉璃花灯二十四扇春宫画儿的灯面儿已用幻天悉数画成,少女素手支着香腮,桃花眼弯弯打量着在春画儿中动作的小人,又用幻天轻轻勾出一扇画面儿里的两个交叠在床榻上的小人,瞬间那两个小人便从画中走入现世,在少女的面前继续他们的动作。
      
      “青鸟,快进来瞧瞧,我画的怎么样!”少女冲着青藜阁外高呼着,不消片刻落地的沉香水玉门被一人轻轻推开了,来人是一女子,摇曳着沙绿绸裙,长发飘逸拂动着两颊隐隐发亮的金色羽印,静谧优雅的神韵让人心头安宁。
      
      “少司命大人。”
      
      青鸟进门便立刻行了礼,毕恭毕敬的匍匐在地。“青鸟快起来,你先瞧,喏!”少女呶了呶嘴朝那两个在香榻上云雨巫山的两个画中小人。
      
      青鸟微微抬头,霎时间眼瞳剧缩犹如针尖,立刻从手心中幻出一枚羽刃飞扔向床上的画中人将他们划破,画中小人破了现世的动作便又重现在琉璃花灯的灯面儿上。
      
      “青鸟!....你干嘛!”茶案后,跟个粉雪团似得少女惊得瞪大了眼望着她,歪歪倒倒的盘在蒲团上,裹着红纱飞鱼小团衫被窗棂的光一照,熠熠生光,通透至极。
      
      “少司命大人,神知道了会...”“这本来就是送个师尊的生辰礼啊!会怎么样?”青鸟忽然想到先前神来过小主子这,这些东西根本藏不住...难不成?!
      
      一时间青鸟神色复杂的看着她那没了九窍玲珑心的小主子,眼神澄纯,灵韵佻达近乎圣洁,又想起神对小主子近乎入癫的宠溺和桎梏,低低的垂下眼睫,压住过于忧虑的神色。
      
      “不是给神准备的生辰礼,万一被他人看到了,不就打空了。”青鸟勉强的勾着嘴角,笑笑对着少司命。
      
      “哦!对对对,还是青鸟你稳妥!”边说着少司命便赶忙起身挨个关上屋内的窗户,又把玉门使劲推严实。“不过你快看看我画的怎么样!
      
      你说师尊会喜欢吗?”少司命把青鸟从跪着的地上拉起来,扯着她看那盏绝世春宫琉璃花灯。
      
      二十四面画情景丰富,姿态惊奇,常人所不能及,青鸟淡淡的看着那光怪陆离转动着流光百色的花灯,幽幽的道:“画法精奇,精彩蕴藉,神品也。”
      
      少司命眼底的亮光闪现,听到如此真评,激动兴奋,就想着立刻送到师尊面前好好地炫耀一番!
      
      “再过些时辰就是师尊生辰夜宴,你同我一道去好不好?”少司命素手一挥将琉璃花灯纳入金葫芦。“好,也可帮大人梳妆。”
      
      青鸟看着少司命不谙世事的神采,取了腰间的帕子牵起少司命沾墨的手,仔细的擦拭,过了一会儿又轻轻问着:“大人...可不可以送神旁的生辰礼...”
      
      少司命正半躺在大圈椅上把幻天出神入化的转动在指尖,听着青鸟这么一说,指尖骤停,灵活转动的幻天忽的被打断,摔在地上,化成一道光钻进少司命眉间的红痣里。
      
      “你觉得师尊会不喜欢?”没了笑,一脸疑虑的问着。
      
      “不...不是...只是...”看到青鸟吞吐神忧的样子,惑然更盛。“大人...大人您是守护天下与九庙神的神女司命,这万年来可有过心仪之人?!”
      
      青鸟像是鼓足气力,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玉人,热烈又惧怕。
      
      “心仪?有啊,师尊,你,还有流觞,对了!那只蠢蛟也算吧,其他的九庙神我也喜欢啊,我们不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吗?”
      
      一说到这些少司命显得格外开心,澄澈炽热的神色,冰冷流转的日光侵略着她,那抹唇边笑轻柔的漂浮在璀璨金色的天地里,幻梦又真切,让青鸟想掩面哭泣,想不顾一切将她带走藏匿。
      
      “青鸟,你怎么了?”少司命伸手抚上青鸟泛红的眼底,从她墨绿的双眸中映出自己的一抹身影。“傻东西,你怎么这么傻...”
      
      青鸟低头推开她的手,匆匆站起身,背对着少司命闪身至她床榻边上的小柜,“先挑挑晚上的礼袍吧,总不能这样就去了,神...”
      
      “唔...可是青鸟,你挑的衣服怎么都是这么...”少司命看着支在香木架上的数套罗袍,样式保守,颜色暗沉,恨不得把她包裹成一块黑咕隆咚的团垫。
      
      “你懂什么,神女本该庄重威严,轻飘飘的衫子有违神法。”又是一套墨绿无纹大礼袗惯在了少司命身上,暗绿衬袍,拉长后裾,冠缨卷起,层层叠叠不是团垫就是那凡间的肉粽。
      
      夜宴已开,金明池大殿中混沌的觥筹,夜月下的流觞曲水鸣鸣,珍馐之味,形形色色,光怪陆离,少司命被死死的按在太一大神的身上,耳边的喧嚣,嘈杂,犹如天宙的神曲,太一的幽沉将她整个神识严丝合缝的包裹起来。
      
      眼前又是那琉璃花灯,五光十色的神光晕染着画中的光景,不着衣衫的春人儿从画中剥离,一个压一个高速旋转在周围,一个又一个叠起来,像罗汉。
      
      下一刻又从他们身上徐徐从皮肉底下生长出支粗茁的花茎,成型的牡丹花苞从中灼然绽放,犹如孩童的小拳向上生长。月色侵蚀着红色花苞,闪闪发亮,剔莹润透。将将爆开红嫩的春芽儿,绿叶一片一片的被一双劲掌折断。
      
      少司命只觉得耳边骤然一声惊叫,恍惚中只觉着像是青鸟,如同棉絮的神思又不知飞到何处了。对了,那盏琉璃花灯送给师尊了,他欢喜的很。
      
      还在她面前温柔的抚摸揉捏着朵娇嫩迤逦的花苞,给那花苞褪尽了暗绿的花瓣,将花芯浸入心脏,转眼在他心脏上又生长出带着熏香的红纱瓣,被师尊拔出放在唇齿间极尽把玩咬噬,最后咽入腹中。
      
      对了,她还看见流觞瞠目结舌的眼里冒出的滚滚黑气,青鸟涅了法相一动不动浑身侵血的横漂在池子里,又是那座巨大的琉璃宝塔巍然屹立在眼前,塔门支离破碎,一袭白色翩翩的身影从中飞出,金色长鞭如刃,将围绕在他身旁的九庙神首齐齐斩落。
      
      师尊呢?少司命赤足空跑在一方庭院里,这方天地头上乌云盖顶,庭院中潮湿,枯草遍地,杂草丛生,蔓延进无数处阴暗的角落。庭院正中心有棵高大的槐树,树下男人一袭白袍,无声无息的伫立,面容...竟与师尊一样!
      
      师尊是你吗?白袍男人霎地消失,从庭院内侧的枯井里出现了一只睚眦,跃进门后肆意飞舞轻慢的纱帐里,少司命掀开层层帐子,跟着跑去。
      
      有一只巨大的黑龙,卧在床榻上,龙尾盘于梁柱,以暗绿色的瞳孔,凝视着来人,未发一语,一动不动的卧在那里。
      
      少司命脚踝边的银铃渗血,跌跌撞撞的翻向榻上,赢嫩如玉的小脚踩在了黑龙身上,坚硬如锋的鳞甲划破幼嫩的脚掌,一步一道血痕。黑龙静静地凝视她,巨大的龙首又她整个人身高那般。
      
      她在黑龙面前站定,面无表情,一只手径直的伸入龙眼,说道:“还我玲珑心。”下一刻,黑龙突然暴起,锃亮的獠牙狠狠地咬住了少司命的身躯,血流如注。
      
      “啊!!!!”凄厉的尖叫犹如杜鹃啼血,绝望的悲鸣不已。此时已经入夜,月上蕉窗,火烛闪动,幽红的光影在绢帷上摇曳,薄薄的帷幕垂落床边。
      
      隐秘的暗香侵袭着榻上的少知府,她惊恐从榻上弹起,就被来人紧紧的圈入怀中。
      
      “阿白,没事了,不怕。”结实的胸腔内的鼓噪透着沉腻的声儿,只觉得被纤细柔软的胳膊紧紧缠绕住脖颈,大掌死死扣住怀里不断颤抖的身子。
      
      “我...我...我看见了...呜...”
      
      崔白泪流如柱,将脑袋使劲的埋在男人的颈窝里,温热细密的泪顺着男人的锁骨滑落到蜜沟,男人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轻啄着小人儿细嫩的后颈,不停的安抚着。
      
      “我看见了...有一盏花灯...它没了,没了。”说到这,心脏一阵刺痛激的崔白难以呼吸,悲伤,难以隐忍,死死的拽住烛九阴的肩头,哽咽着喘不上气。
      
      “少司命是谁?流觞是谁?还有黑龙,九庙...他们是谁?是谁啊?我好难过,我好难过,师尊...”
      
      从听到花灯那刻,烛九阴手上的动作骤停,当再听到少司命时,按在后背的手紧了紧,神色暗沉难辨,“你做梦了,阿白,醒来就好了。”低低的哄着,眼底滋生着寒凉,幽深中难以抑制的情绪。
      
      “不是的,我一直看到有一站琉璃花灯,它就在那儿转着转着,我一直看见它,它就在我脑子里,但是后来它没了,我找不到...师尊帮我找找好不好?!”
      
      崔白盘上烛九阴的肩头,泪眼朦胧的祈求着。烛九阴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玉面,手指轻轻拂去了她眼角挂着的低泪,有些窒息,指尖顺着轻颤的羽睫慢慢地一路滑向失去血色的唇,“好,为师帮你找...阿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恶之花后,忽然觉得师尊的隐形绞杀程度,可能和男主可以组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