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女配后我失忆了

作者:奇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8

      “这话什么意思?”
      师奈奈觉得她莫名其妙,似乎对自己有一种敌意。
      师太太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于是换上一副温和的笑容。
      “我是在打趣,才几分钟不见,你就念叨承誉,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师奈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在沙发上坐下。
      她越来越不自在了,饭也不想吃了,只想快点回去。
      王妈悄悄退到后面,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师太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装作不经意的说,“你到了那边,宫家没有给你准备管家吗?王妈在我们家十年,我最近才觉得家里少了她,处处都不方便。 ”
      师奈奈和王妈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这不是明摆着要人吗,她都出嫁快一年了,现在才提这种要求,居心何在?
      “王妈是我从小的保姆,我离不开她的照顾。妈妈你自己不是有三个管家吗?她平常只料理我的事,对你的事情并不熟,恐怕不是很合适。”
      师太太淡淡的说,“不熟悉就慢慢熟悉,她们做这一行的,很容易上手,你不用太顾虑。”
      王妈脑门上冒着冷汗,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师太太察觉到了。
      正因为这样,她才更不能离开师奈奈,否则不知道师太太会怎么对付她。
      师奈奈看她脸色难看,低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忍不住说,“我……”
      “砰!”
      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师奈奈和师太太同时站起来,齐刷刷往楼上看。
      王妈吓了一跳,趁师太太出神之际,悄悄退了出去。
      几个佣人赶过来,等着师太太的指示。
      师太太抓紧手,一脸紧张,又不知道如何处理。
      她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意外,假如是她预想的,那她肯定要阻止别人上去,等尘埃落定再说。
      可假如,事情的发展不是朝着既定目标呢?
      一时之间,她进退两难。
      “快上去看看,是不是什么东西摔坏了。”
      师奈奈吩咐几个男佣人上楼,自己则拿出手机要给宫承誉打电话。
      “姑爷!”
      不等她拨号,佣人们就发现了宫承誉。
      师奈奈心里一紧,闻声望去,看到他好端端的下楼,总算松了口气。
      宫承誉不紧不慢的下了楼,在师奈奈面前站定,脸上没什么表情。
      “楼上是不是摔东西了?”
      这时候师奈奈也忘记了两人还在闹矛盾,关切的问他。
      宫承誉眼尾扫了紧张的师太太一眼,冷淡的说,“不知道,我走到楼梯时才听到动静,可能是别墅里年久失修,哪个房间的装修坏了。”
      年久失修?
      师奈奈四周看了看,这栋别墅似乎有四十多年历史了,不知道算不算年久。
      师太太见宫承誉一个人下来,而且衣衫整齐,表情平静,和她设想的完全不同。
      想到楼上的情形,她忽然慌了神。
      恰巧检修的佣人对着楼下喊了一声,“是晶晶小姐浴室的玻璃门碎了,还……”
      “住口!碎了就赶紧修,说那么多做什么!”师太太飞快地打断了佣人的话。
      她心乱如麻,一会儿担心师品晶有没有被砸到,一会儿又猜测宫承誉和师品晶到底碰没碰到。
      宫承誉冷冷的笑了一下,搂住师奈奈的腰,冷漠的说,“既然出了这种事,岳母还是先去看看吧。饭我们就不吃了,免得耽误您的正事。”
      师太太躲闪的目光和他对上,恰好看到他冷峻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戾气,顿时吓得心跳慢了半拍。
      “真的不吃了?”师奈奈期待的问。
      宫承誉摸摸她的头,像安抚小奶狗一样安慰她,“不吃了,不要给岳母添乱了。”
      “那好吧,你们快走吧。”
      对女儿的担心战胜了一切,师太太此刻倒希望他们快点走人,她好光明正大的上去看师品晶有没有事。
      宫承誉搂着师奈奈往门口走,师太太握着手急的不行,恨不得他们马上消失。
      快到门口时,宫承誉忽然转过身,似笑非笑的对师太太说,“对了,您之前不是说奈奈的表姐也在么,万一正好砸在她身上……”
      一听这话,师太太差点晕了过去。
      她敢肯定,宫承誉知道了!
      他这样说,是在故意讽刺她,难道晶晶真的……
      师太太再顾不上伪装,急忙转身往楼上跑,要不是佣人扶着,她差点把脚崴了。
      师奈奈看着屋里手忙脚乱的人,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场闹剧,无聊极了。
      回去的路上,她无精打采的对宫承誉说,“能不能跟老宅那边说一下,我今天不想去了。”
      本来小三谣言和副驾驶的事就让她很憋屈,回师家这趟还被亲妈气到,要是再去婆家被婆婆气到,那她真的要自闭了。
      宫承誉看她蔫蔫的,没有一点精神,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明天再去吧,今天确实事太多,状态也不好。”
      师奈奈靠在椅背上,依旧闷闷不乐。
      师太太对她那么生疏,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妈今天和你聊什么了,为什么都不理我,搞的好像我做错了事一样。”
      哪有这样冷落亲生女儿的,想想就心酸。
      宫承誉也觉得师太太很反常,尤其是叫他上楼这件事,简直匪夷所思。
      明天他要好好和父母商量一下,这个婚姻到底要不要继续,岳母居然明目张胆的做出那种事,有何企图?
      “王妈今天也怪怪的,好像大家都知道要发生点什么,一点不像是单纯的吃饭。你真的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师奈奈狐疑的看着宫承誉。
      她虽然天真烂漫,不喜欢动脑筋,但智商还是有的,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宫承誉平静的看着她,面不改色的说,“没有,我就看了看你小时候的房间,下楼时听到有动静,但毕竟不是我们家,所以我没有管,觉得离开比较好。”
      师奈奈盯着他,试图发现他的破绽。
      然而宫承誉坦坦荡荡,仿佛问心无愧。
      她皱眉,开始自我怀疑,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宫承誉理了理领带,神情依旧波澜不惊。
      楼上当然发生了一些事,但对他造不成影响,只是他要加快和师家划清界限的脚步了。
      他从来没想过,师太太竟然会当着女儿的面做出这种疯狂举动。
      当时他发现浴室里有人,第一反应就是拉住把手,不让那人出来,把人反锁在浴室里。
      否则,对方要是光着身子或者围着浴巾,再扯着喉咙大喊几声非礼,他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里面的显然是个女人,磨砂玻璃看不清具体的情况,但身形比男人瘦小。
      当宫承誉发现对方一直试图扭开锁后,怒气瞬间飙升。
      那个女人显然是故意的,她不是无意中出现在这个房间,而是事先安排好的。
      假如她还有一点廉耻,就应该呆在浴室里等他出去后再出来,偏偏她还一直迫不及待的要开门,生怕他跑了似的。
      宫承誉眼神冷冽,一言不发,只牢牢握住门把手,不让那个女人开门。
      门里的女人拗不过他,停了一会儿,估计想趁他放松警惕,马上又继续拧门。
      宫承誉被彻底激怒,失去了耐心。
      你不是要出来吗,不是要和我碰面吗,那我成全你!
      他放开把手,后退一步,在女人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时,毫不犹豫的抬起脚,一脚踹在门上。
      玻璃门应声而碎,全都倒在女人身上,伴随而来的是凄厉的呼喊。
      宫承誉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冷眼看了浴室一眼,面无表情的离开。
      浴室内有个穿浴袍的女人倒在地上,门框和玻璃砸在她身上,流了一地的血。
      女人痛苦的呼救,宫承誉却随手带上门,任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对师太太的厌恶达到了顶点,恨不得当场和这家奇葩的人一刀两断。
      但下了楼后,看到师奈奈迷茫的神情,他又渐渐冷静下来。
      师奈奈毫不知情,一进屋就闷闷不乐,浑身不自在。
      正因如此,才显得师太太更加恶毒。
      无论她安排那个女人躲在浴室是为了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恐怕是没想要她好好幸福的。
      不然让她计划成功,宫承誉在师奈奈的闺房和一个女人独处,被师奈奈和所有师家人见证,师奈奈该怎么办?
      “以后还是少往两边跑,结婚了我们就是自己一个家了,父母的家总归是他们的。”
      师奈奈深以为然,这次回来很不愉快,师太太的态度让她心灰意冷。
      偏偏她周围没有出嫁的朋友可以交流,秦小久未婚,她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女儿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待遇。
      因为师太太的搅局,之前那点对宫承誉副驾驶座的不满都变淡了。
      师奈奈又恢复成了黏着老公的小甜心了,还亲昵的抱着他的胳膊,嗲声嗲气的撒娇。
      “老公,我们以后生了女儿,可不能像这样哦。最好是招个上门女婿,生孩子跟她姓,一辈子不离开家,你看怎么样?”
      女儿?
      宫承誉表情一滞,有些不自在。
      师奈奈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师家夫妇阴险狡诈,未来这段商业联姻何去何从,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你怎么不说话?不想和我生宝宝?”
      师奈奈不满的推推他,非要他回应。
      宫承誉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太冷漠,不会甜言蜜语,有时候非常不解风情,把人家晾在一边。
      宫承誉看着她,诚实的说,“现在谈生孩子还太早,不是时候。”
      “怎么不是时候?我们都结婚快一年了,年龄也都二十四五了,算是晚婚晚育了呀。”师奈奈抱怨道。
      宫承誉看了前面的司机一眼,决定转移她的注意力。
      他拉了拉师奈奈的手,在她不解的目光中指了指前排,示意她悠着点。
      师奈奈赶紧捂着嘴巴,不再说话。
      她都把这事儿给忘了,车里还有外人呢。
      生孩子这种房里话,怎么能当着一个不熟的中年人讨论,真是尴尬死了。
      前排的司机表示无辜,他只是老板的甩锅工具好么,老板娘你不要怪在我身上,是老板忽悠你不想和你讨论!
      宫承誉甩锅成功后,得到了片刻的安宁,终于不用在外人面前说这些羞耻的话题了。
      他放松身体,任由师奈奈泄愤似的一下一下揪着他的袖子,安静的思考着师家和宫家的现在的处境。
      师家频频动作,他不可能再和他们合作了,需要和宫父提前商量一下拆分旅游岛上的业务了。
      回到家,两人都没吃饭,师奈奈不想吃健康的营养餐,非要吃麻辣香锅,还要吃烧烤,说是心情不好,要吃点刺激的提提神。
      佣人为难的看着宫承誉,少爷一直是清淡饮食,几乎没见过他主动吃辣。
      宫承誉在沙发上落座,看着师奈奈毫无形象的倒在一边,淡淡的说,“烤点鱼和肉吧,麻辣香锅多放点香菇,再做个鱼籽豆腐,蚝油生菜。”
      师奈奈抬起小脑袋,补充了一句,“还要烤豆皮和面筋,多放点香料。”
      宫承誉讶异的看着她,“你喜欢吃这种?经常吃?”
      师奈奈想了想,好像没什么印象,但是她的潜意识告诉她,她是喜欢的。
      “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吃,刚刚脑子里一下就蹦了出来。今天很不愉快,想化悲愤为食量,多吃点。”
      宫承誉挑眉,“不减肥了?”
      她可是因为节食晕倒导致失忆的人,忽然这么放开了吃垃圾食品,还真是两个极端。
      想到师太太的咄咄逼人,他有些疑惑,“你母亲非常养生,喝的茶都很讲究,在家你肯定吃不到烤面筋这种东西,难道你读书时喜欢去大排档吃烧烤?”
      以前的师奈奈给他的感觉优雅又冷静,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失忆后的师奈奈却像普通人家的女生,性格活泼,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吃穿用度也不讲排场。
      失个忆就换了个芯?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偷偷称了体重,还有上涨的空间,偶尔吃一吃没事的。”师奈奈有点心虚。
      其实她涨了一点点,但腰围好像没变,今天先吃个爽吧,减肥是明天的事。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问,“你说,明天吴初荷会不会在你家,你妈会不会兴师问罪?”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吴初荷肯定会去,宫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他们回去的。
      宫承誉微微头疼,今天在师家闹的不愉快,明天在宫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