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行

      青纱被水打湿,空气也黏稠了起来。地龙今日烧的格外热,额头渗出的汗水打湿了她的鬓角。
      
      云销雨霁之后薄媗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了,声音沙哑的说道:“渴,想喝水。”
      
      得了趣的鄢淮还想再来一场,但听到小贵妃的话还是先套上亵裤下床倒了杯茶水。
      
      薄媗被抱起上半身就着鄢淮的手刚喝完茶水便听见鄢淮问她:“还要再来一杯吗?”
      
      “不用了。”薄媗微微摇头躺回去想要休息。
      
      但鄢淮却将茶杯随手一抛便拉着小贵妃踏入下一场云雨之中。
      
      茶杯‘骨碌碌的’在地面滚了很远,但并没有被摔碎。
      
      风吹叶颤,雨打芭蕉。
      
      一直到小贵妃累得昏睡过去鄢淮才带着餍足的神情起身穿好衣服,打开门对守在外面的福善说道:“让小厨房准备晚膳吧。”
      
      从门里铺面而出的异样气息,不由得让福善感慨到,陛下终于长大了。
      
      ——
      
      被人推醒时薄媗只感觉浑身酸痛,头也昏昏沉沉的像是没睡够,翻了个身面朝里面并没有起来。
      
      一身雪肌上染着点点红痕,看的鄢淮眼神一暗声音低沉的说道:“媗儿不起来用膳是想再来一次吗?”说完就伸手摩挲着小贵妃肌肤细腻的耳垂。
      
      “你欺负人……”薄媗有些委屈的往后一躲,伸手拉起被子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乖,你先起来用了晚膳再睡。”鄢淮顿了一顿又说道:“也好让宫人们换一床被褥。”
      
      潮湿的被子睡起来确实不太舒服,薄媗问道:“陛下能先去外间吗?”她现在属实不信任鄢淮的自控能力。
      
      见小贵妃一副防备的模样鄢淮倒是很果断的起身向外走,出去前还不忘到一旁的雕花立柜里拿了干净的衣物放到了床上。
      
      人影消失在隔断的屏风之后薄媗才撑起酸软无力的身子一点点穿着衣服,并且在心里痛骂鄢淮是个禽兽。
      
      此时的鄢淮心情却不大美妙,刚一出去脸色就瞬间沉了下来。
      
      方才不经意间看到小贵妃床头的话本他才想起来那里面的男人都是夜夜一百零八次,并且次次以千百下来计数。
      
      现在他也只能庆幸小贵妃身子娇弱承受不住才没发觉他并没有够次数,鄢淮心中格外烦躁,身为一个男人是很难去接受自己不行的事实的。
      
      等等,如果一会儿小贵妃见到那个话本后会不会也发现他不行的事情,想到这里鄢淮心中一震连忙返回内室。
      
      见有人突然进来,上身只穿了兜衣的薄媗赶紧拿起袍子披在身上,然后看向鄢淮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鄢淮没顾上去看小贵妃什么表情,只是匆匆走过去拿了床头桌案上的话本后就又离开了。
      
      薄媗气的对着鄢淮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在她穿衣服时突然进来就为了拿个话本?装模作样。
      
      拿到话本后鄢淮直接就开始毁尸灭迹了,将其一页页撕下来放到烛台上点燃。
      
      一边烧一边想的是这方法治标不治本,还是得找时间私下去问问太医该怎么医治,或者去向风月老手宋平讨教下经验。
      
      穿好衣服一出来就看到殿内地上扔的到处都是正在燃烧的纸张,貂皮地毯的边缘也被燎起星星火光。
      
      薄媗本就有些软的腿被这么一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鄢淮不会要发疯地拉着她一起自焚吧。
      
      听到那边发出的声响后,鄢淮扔下手里纸张所剩无几的话本快步走过去扶起了小贵妃,“怎么这么不小心。”
      
      “陛下你这是要……”薄媗指着地上那堆正在燃烧的纸,最终还是说不出‘自焚’两个字。
      
      “朕闲来无事烧着玩儿的。”鄢淮以为小贵妃是被地毯绊倒的,将人抱起放到软榻上后又问道:“腿有没有事儿?磕到了吗?”
      
      闲着没事烧个宫殿玩吗?果然是鄢淮能做出来的事。
      
      “腿没事。”薄媗犹豫了下说道:“不过陛下能不能喊宫人进来把火灭了,一会儿着起来影响咱们用晚膳。”
      
      古代这木质结构的宫殿里玩火属实危险,薄媗并不想和鄢淮一起死在这里。
      
      此时鄢淮正因为无法做到夜夜一百零八次而对小贵妃抱着愧疚之心,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到宫人抬水进来把火灭了后薄媗才终于放下了心,只是可惜她那张雪白的貂皮地毯了。
      
      这一顿晚膳两人都心不在焉,薄媗是担心一会儿晚上睡觉鄢淮又兽性大发,鄢淮则还是对无法做到夜夜一百零八次耿耿于怀。
      
      一直到沐浴更衣躺到床上后发觉鄢淮仍然老老实实的,薄媗这才放下一直担忧的心。
      
      鄢淮动作僵硬的搂着小贵妃说道:“你身子弱,今夜早些休息吧。”等他想办法解决了一百零八次的问题后,一定会给小贵妃一个完整的体验。
      
      ——
      
      男人对于不行这种事都是十分敏感自卑的,鄢淮犹豫了很久才召来了太医。
      
      李太医得知被陛下传召便战战兢兢赶了过来,行礼后恭敬地问道:“陛下身体哪里感到不适?”
      
      鄢淮张口又闭上最终还是无法说出那个有损男人尊严的原因,索性伸出手腕说道:“你给朕把把脉,看朕的身体究竟有何问题。”
      
      原来是把平安脉啊,李太医这才略微放下了心,搭过脉后说道:“陛下一切安康。”陛下和薄贵妃住一起后作息规律不再饮酒作乐,身体恢复的一日比一日好。
      
      庸医,事关皇族子嗣的问题竟然都看不出来。但想到这个老头在他小时候偷偷给他送过几次药,最终鄢淮只是摆摆手:“滚吧。”
      
      看到陛下阴郁的神情李太医几乎以为自己今天要交代到这儿了,得到‘滚吧’两个字时差点喜极而泣。
      
      不过他实在搞不明白,身体安康陛下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
      
      对于鄢淮的烦恼薄媗并不知晓,不然一定会在心里狠狠地嘲笑他居然连话本都相信。
      
      和阴云不散的陛下正相反,薄媗此时格外开心,因为东厂刚刚来报那个被人拐卖的小孩儿已经找到了。
      
      让宫人准备了小孩儿爱吃的零食后薄媗便等着东厂送人过来。
      
      万枝春的效率极高,不到一个时辰便将人送了过来。是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应该刚刚被清洗打理过,发梢的水都还没干。
      
      五官精致白嫩可爱的孩子总是讨人喜欢的,薄媗伸手召他过来指了指桌案的另一侧说道:“坐到这儿。”
      
      傅长懿这几日见到的都是些凶神恶煞的人贩子,现下猛的瞧见个年轻貌美笑容和煦的姐姐就感觉格外的亲近,听话的走过去坐到了那里。
      
      “你叫什么呀?家住哪里?父母叫什么记得吗?”薄媗边问边将一碟子糕点推了过去,这几日在人贩子手里这孩子想必是吃不饱的。
      
      “我叫傅长懿家住宁州,我爹叫傅梁。”傅长懿其实并不是很饿,救他出来的那群人已经拿了东西给他吃过了,但他还是配合的捏了块糕点咬了一小口。
      
      听到傅长懿这个名字后薄媗感觉自己果然头顶女主光环,随手救个小孩儿都是宁州首富傅梁的孩子。
      
      小说原文里傅长懿被几番辗转卖到了昌州,然后由原书女主出门逛街时遇到买下送他回了家,而现在傅长懿依旧是由她这个顶着女主身份的人救下的。
      
      薄媗忽然又想到了林季明和成文侯养子,他们两人也是因为原书女主才会和昌平王世子有交集的。
      
      所以现在剧情是已经被她彻底改变了?只要她头顶晋江女主光环站在鄢淮这边,那么气运便会向着鄢淮吗?毕竟那本小说是发表在晋江的,她的主角光环肯定比那个种马男主强大。
      
      有了这个猜测后薄媗安心了许多,当年看小说时她还嫌弃过作者金手指开的太大什么好事儿都能让女主遇上,现在只能说,爽。
      
      薄媗伸手摸了摸傅长懿细软的头发说道:“我会尽快让人找到你的父母送你回去。”
      
      然后你爹会因为感谢我救了你而献上大把银钱,宁州首富富可敌国献上的钱财必定十分可观,这么一想薄媗又撸了一把手下的金元宝。
      
      被摸头的傅长懿耳朵都红了,在家时他娘总摸他爹的头发,他也想摸但他爹从来不让他碰,说是男人的头只能让自己夫人摸。
      
      “你是皇帝的贵妃?”傅长懿犹豫的问道。
      
      薄媗:“是啊,怎么了?”
      
      “听说皇帝杀人如麻十分残暴。”傅长懿坚定的说道:“你再忍受几年,等我长大了一定来救你。”
      
      听到这话薄媗忽然笑了出来,“救我?”上辈子在鄢淮后宫里终日惶恐时她也曾幻想过会不会有人来救她,上辈子没等到这辈子倒是终于有了个敢说要救她的。
      
      因为一百零八次的事儿鄢淮本来心情就不好,没想到一来小贵妃这儿就听见有个小崽子放出豪言壮语要跟他抢女人。
      
      鄢淮磨着牙阴恻恻地威胁道:“救她?不如先考虑考虑怎么救自己吧。”
      
      见到这副情景傅长懿心中更是确定了民间传言是真的,皇帝果然残暴不堪,稚嫩的包子脸皱成一团心里有些怕但还是起身挡在了薄媗前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金丹碎裂后我多了个小夫君》
      十天前薄嬿还是有望成为修仙界二十岁结丹的第一人的天之骄女。
      十天之后她却一身病痛的在凡间界一处破旧小院里醒来,一旁是穿着红袍新鲜出炉的小夫君。
      这个新鲜出炉新鲜到她没从昏迷中醒来前就根本不知道这个事儿。
      该不会因为她金丹碎裂昏迷不醒所以舅舅就抓了个人来冲喜吧。
      然后便得知了自己其实是混沌魔种的后代,只有跟这个命格特殊的少年成亲才能遮掩天机不被天道发现。
      为了弥补这个年仅十五的倒霉少年,薄嬿提出可以指导他修炼。
      面冠如玉的小夫君神情困惑:修仙?会修成你这样吗?
      刚用手帕捂住嘴咳了口血出来的薄嬿:意外,只是个意外。
      #
      清明光正的道心在这次金丹碎裂后便岌岌可危,薄嬿心中开始频频滋生恶念。
      数次差点犯下罪孽后,她发觉似乎只有在小夫君身旁恶念才能得以控制。
      哦,又是特殊命格的原因,这个小夫君只怕是也不简单。
      #
      先成家再立业
      你修炼我补丹
      双C,HE
      伪高岭之花·实心机美貌女主X年下清冷偏执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