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红楼搞女团

作者:侍女的短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回

      
      殿堂之上,众人屏吸以待。只见最左边的身影连连低头鞠躬,走上前来,有几个小仙子哝哝嘀咕:“神瑛侍者来了!”
      “是呀,今儿穿的好看。”
      “他是评委,还是发起人呀?”
      “昨儿个从钟情大士那路过,听那边的仙子姐姐说,好像既是发起人,又担任了一项打分的评委工作。”
      “那打分是不是只代表了他自己的标准呀?绛珠仙子姐姐、宝钗姐姐还有以前怡红院那几位可不得拔得头筹呢!”
      
      话音往黛玉耳朵里钻,黛玉缓缓扯出一个笑意,转了眼睛回头看去,没见到说话的那几个,倒看见宝钗笑盈盈盯着自己。
      她回了个淡淡的笑容,转过头来揉了揉眉心。得,这还没正式开始表演呢,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内定选手,看宝钗的情状,还有几分暗中较劲的意思。
      
      神瑛侍者宝玉在汉白玉铺就的台子上站定,一身金红双色的长衫,头顶玉冠,脚踏白靴,对着身后的巨大的水幕一挥衣袖,那水幕便如投射影像般,将宝玉的面容照了出来。
      但见他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对着台下作了个揖,朗声道:
      “姐姐们好!”
      一语未完,自己先笑了。
      
      台下哄笑声一片,只听见凤姐儿笑着大声道:“都已经是神瑛侍者了,怎么还是当年大观园里宝二爷的模样作派。”
      
      宝玉笑着向凤姐儿道:“好姐姐,饶了我吧!”
      众人笑道:“饶了你,饶了你!”
      
      接着宝玉便从长衫口袋里取了张折好的宣纸,打开来在空气中震了震。
      “欢迎各位姐姐来到【乘风破浪的十二钗】,我是节目发起人神瑛侍者,请大家多多关照。”
      
      说罢又鞠了一躬,台下掌声雷动。
      
      “在座的各位,都是从那人世间金陵城贾家宁荣二府中走过一遭的女子,不管姐姐们前一世的风情月债如何,都是清净可爱的好女子。那曹公的《石头记》一出,举世皆叹,各位姐姐的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
      
      宝玉顿了一顿,似是等着台下反应。
      只是众仙子对前世人间之事并无乐意,掌声稀稀落落,只听见袭人、麝月等人叫了两声好。
      黛玉仍是淡淡的,兴致不高的样子。
      
      宝玉轻咳一声:“我们的初评级马上就要开始了,首先为大家介绍今天将在现场全程观演的评委。承蒙警幻仙子不弃,我将为各位仙子的综合实力一项打分。”
      
      他侧身让过一旁,那三人便缓步上台前来,水幕光亮,也投出三人光影。
      
      “本次【乘风破浪的十二钗】制作人警幻仙子,兼任评委,为各位仙子成团潜力一项打分。”
      警幻仙子施施然踏步向前,轻轻点头,光芒环绕周身,浅粉色的仙裙上布满点点钻光,镶的是漫天星河,戴的是昨夜月光。
      
      “评委贾母史老太君,为各位仙子个人特质一项打分。”
      贾母拄了根拐杖,颤巍巍向前,一抹玻璃种翡翠抹额在眉上生辉,向台下众人含笑致意。
      
      “评委北静星君,为各位仙子舞台表现力一项测评打分。”
      原先站在最右边的那人身着白袍,跨前一步,站在汉白玉台子正中。水幕上投出他的面容来,脸是张瘦脸,山根高挺,流畅地从眉骨连接下来,下巴却略带点坚毅的方,眸子透光,是长河渐落,是晓星沉沉,当得上“晔兮如华,温乎如莹”八字。
      黛玉坐在第一排,与台子离得近,闻得见白袍扇动,一阵淡淡的檀木香气,似有若无,叫她心静。
      
      那北静星君只是点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把台下一众仙子的目光吸引了过去,霎时一片“好帅”的感叹。
      
      宝玉忙上前来把场面接了过去。
      “四位评委将从各自角度为诸位姐姐们打分,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次。”
      晴雯回过神来,瞪大眼睛对着台上大叫:“还有分,还当着面打分,那多丢人呀!”
      宝玉笑了,接着道:“我们第一场上台表演的,是两对姐妹花组合。”
      台下静了一静,诸人屏住声息四下张望。
      
      “有请第一组尤二姐、尤三姐和第二组李纨、李纹、李绮进入后台梳妆更衣,准备上台!”
      
      湘云拿一双漂亮的杏眼望着黛玉,激动地捧住她的双手,倒在她怀里,柑橘香气扑鼻。
      “这就要开始了,我好激动!”
      黛玉忙笑着推她:“你快别闹了,没个正经样子。”
      湘云起身理了理鬓发道:“这北静星君还真如传闻所说,模样不错。”
      黛玉笑道:“这话很是,我也觉得他长得怪好看的,竟把宝玉比了下去。”
      
      不多时,只见那台面上的灿烂光芒陡然变黯,一片神秘。台上四人皆退去一旁的黑木长几边上歇息等待。
      
      只见那尤氏姐妹花携手款款上场。
      
      左边那个模样标致,气质如雨后秋菊,温柔和顺,穿了件银红的清制旗袍,颤巍巍一个旗头堆在发上,旗头上一朵堪比人艳的牡丹花,正是尤二姐。
      而右边那个做了个反串,六瓣合缝,缀檐如筒的瓜皮帽扣在额上,玄色的狐腋箭袖,罩了一件同色的狐腿外褂,俏皮非常,正是尤三姐。
      
      两人浅浅福了一福,随后尤二姐站在舞台里面,背过身去,尤三姐抱了把纸伞,面朝台下站定。
      
      “请开始表演。”
      
      一段忧伤的丝竹传来,尤氏姐妹花轻轻起舞。黛玉想起来这音乐,是人间几年前流行过的一部极虐的苦情穿越剧的片尾曲,当时和紫鹃在太虚幻境中一起拿着琉璃镜看了几遍,流下了不少眼泪。
      
      空中洒下朵朵洁白雪花,水幕投过一段深红宫墙的景象,尤三姐将纸伞打开,舞姿优雅地向尤二姐处撑去。
      尤二姐转身浅笑,和着那丝竹音乐细细叹唱。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台下诸人看得呆了,有几个小仙子想到那剧中的苦情戏份,拿着帕子去擦眼角的泪水。
      黛玉拿胳膊肘捣湘云:“看来不止你一个人反串扮作公子哥儿。”
      湘云笑着眨眼睛:“你怎知我一定会表演反串?”
      
      倏尔演唱完毕,尤氏姐妹站在舞台上等着评委打分,台下叫好声自是不断。
      她们身后的水帘镜幕变幻,接着一束光投在上面,字迹显现,黛玉定睛看去,第一组的表演结果是:
      
      【尤二姐】
      综合实力:丙
      成团潜力:丙
      个人特质:丙
      舞台表现力:丙
      初评级最终得分:丙
      
      【尤三姐】
      综合实力:乙
      成团潜力:丙
      个人特质:甲
      舞台表现力:乙
      初评级最终得分:乙
      
      台下哗然,只听见贾巧姐向母亲凤姐儿嘟哝道:“这么俊的姐姐还没拿甲等,评委好严格呀。”
      那王熙凤面上倒是并无半分诧异,向贾巧姐笑道:“淘汰制,就意味着一定会有厮杀。”
      
      尤氏姐妹领了成绩牌,便下台回到原先的座位去。
      黛玉往那评委席上瞧了瞧,警幻仙子与宝玉热火朝天地聊着方才的表演,贾母正在吃茶,而北静星君独自坐着,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紧接着,第二组上场。
      李纨与其一双堂妹李纹、李绮换上了一身现代女子的装扮,三人皆把青丝温温柔柔披散下来,白色无纹饰的裙袍,赤着脚,足腕上系着金色铃铛。
      
      李氏三姐妹与尤氏姐妹不同,是太虚幻境众女子里最温润婉转的性子,三人也没有突破人设,选了首温柔的情歌。
      背后水幕投出热带雨林的光影,如同李纹和李绮的歌喉,饱含青翠绿意。
      倒是李纨的唱腔与其霜晓寒姿的作派不大相同,明明是浅声低唱的部分,她用了戏腔来唱,兀的拔高,韵味十足。
      
      第二组的表演结果出来,果然李纹和李绮均在丙等,而李纨拔得初评级的乙等牌。
      警幻仙子发了成绩牌,点评李纨:“唱得是极好的,只是没有舞蹈动作,不知舞姿如何,盼姐姐下回能带给我们惊喜。”
      李纨笑着点头称是,回到座位。
      
      宝玉报幕,接下来轮到贾元春表演。
      水幕暗下,只见暗光出缓缓走出一个人影,长长头发卷曲,胡乱扎起,穿的是欧洲19世纪的衣裙,脏兮兮的裙摆蓬松圆大,方领开阔且脱线,衬得颈下肌肤雪白,台下的皇妃气派扫尽,活脱脱一个欧洲女工。
      
      音乐声起,元春竟然选了段歌剧《哈巴涅拉》。
      
      《哈巴涅拉》是法国歌剧《卡门》中的一个唱段。《卡门》讲的是一个相貌美丽而性格倔强的烟厂女工卡门与军人班长唐·豪塞堕入情网,并舍弃了温柔而善良的米卡爱拉。后来唐·豪塞因卡门入狱,而卡门又爱上了斗牛士埃斯卡米里奥,当人们为埃斯卡米里奥斗牛胜利而欢呼时,卡门却死在了唐·豪塞的匕首下。
      
      “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Que nul ne peut apprivoiser.”
      “Et c\'\'est bien en vain qu\'\'on l\'\'appelle,S\'\'il lui convient de refuser. ”
      
      《哈巴涅拉》这一幕正是卡门出场引诱唐·豪塞,烟厂女工放荡不羁的性格被元春的十足气派一演,竟别有趣味,随着歌声徐徐展开,元春跳起一支西班牙节奏的迷人舞蹈,热情而又有几分野气,华丽飘逸,活泼轻佻。
      
      元春肌肤微丰,肺腔庞大,日常说话都回音婉转,一面唱起歌剧一面婉转舞姿来自是不在话下。
      黛玉听得入神,只见那北静星君也止不住点头。
      
      一曲歌毕,众仙子齐声拍手,探春、迎春、惜春几个更是连声笑道:“甲等!甲等!”
      元春喘着气鞠躬谢场,身后光幕亮起。
      
      要知贾元春初评级分数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