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大佬在现代

作者:容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断亲

      唐向东连忙摆手:“二爷爷,我没有……”
      
      听到动静跟出来张秀兰怨毒的剜了眼唐音,随后牵起笑扶着后腰对村长说道:“二爷爷,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爸活着的时候,向东可最孝顺,村里数一数二的孝顺儿子。”
      
      眼刀子甩向唐音:“死丫头跑哪去了,你还敢去找二爷爷告状,说什么,说我对你不好?这些年我是亏待你了还是咋滴,二爷爷,您可别听死丫头胡说八道,您可不知道死丫头一天到头有多懒,昨天睡到大中午,我不过说了她两句,人就跑没影了,有本事跑,你别回来啊。”
      
      唐音面色未变:“你放心,我没想回来。”
      
      张秀兰一噎,啥她放心啊,死丫头说话戳人肺管子,她现在是怎么看死丫头怎么碍眼。
      
      性格不讨喜,说话噎人。
      
      关键是多养她一天,都是在吃她儿子的口粮,她看着心痛,忍不了。
      
      必须把人赶走!
      
      她豁出脸面不要对村长说:“二爷爷,我知道您是来为死丫头出头的,您今儿说破到大天也没用,也别拿我公公出来说事,他都死了多少年了,这几年可都是我们养着死丫头,我供她吃供她喝,天天跟老妈子似的伺候这个懒货。”
      
      越说越气,狠狠的睨了她一眼,居高临下的一脸不耐烦。
      
      “她倒好,人不大脾气可不小,动不动的跑外跑,三天两头不回家,小小年纪就和她那个跟人跑了的妈一样,不要脸的出去和人鬼混,在家懒得要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什么也不干,不知道的以为我养了个祖宗。”
      
      她看唐音的眼神跟看脏东西似的,用一副坚定冷漠的口气说:“今儿我把话撂这,从今往后死丫头爱哪去哪去,我不养了。”
      
      周围村民们一片哗然。
      
      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都是一个村的人,谁家不知道谁家的事。
      
      自从两人的父亲唐庆生四年前去世,小姑娘在家中的日子便不好过起来,两年前赵璇改嫁离开之后,更是助长了张秀兰的气焰。
      
      对小姑娘非打即骂,三天两头不给饭是常事,一次次的把孩子往外赶。
      
      村里好多人都看不下去,劝张秀兰别做的太过分。
      
      但张秀兰一句这是他们家里事,别咸的淡的瞎掺和,她是村里出了名的泼赖婆娘,一般人惹不起。
      
      再加上人家亲哥都不管,村民们管那闲事干嘛,惹得一身骚。
      
      如今听张秀兰颠倒黑白,把小姑娘贬低的一文不值,不少人看向唐音的目光怜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唐音却对张秀兰的嘴脸满不在乎,闹起来倒是省了她不少事。
      
      “村长爷爷,我兄嫂的态度您也看到了,自从我爸没了以后,我过得什么日子,大家都看在眼里,我被赶出家门不是一回两回,昨天差点冻死在家门口。”
      
      不是差点,原主确实冻死了。
      
      她占了原主的身体,早晚要为原主讨回公道,了却因果。
      
      听到她差点冻死,村长勃然大怒,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唐向东:“她是你亲妹子,不是你爸从外面捡来的,你怎么那么狠心,向东啊,你太让二爷爷失望了。”
      
      “二爷爷,我不知道……”
      
      唐向东被二爷爷批评,不敢对其不满,将怒气全部朝着唐音发去,丝毫没有在听到亲妹子差点被冻死后的心疼和后怕。
      
      他责怪的瞅着唐音:“我以为你跑远了,你在家门口怎么不敲门?”
      
      唐音不是原主,对唐向东此人没有好感,更无亲情束缚。
      
      无欲亦无求,自然不会对他的做法产生失望等压抑情绪。
      
      闻言,她只是淡淡的反问:“我敲门你会让我进去?我换句话问,你敢开门吗?”
      
      在唐音的记忆中,唐向东是个软弱无能、婚前怕惧父婚后怕老婆的男人,从前有唐父压着,显得他是个还算不错的哥哥。
      
      在她被同龄人欺负的时候,会为她出头保护她。
      
      在得到好吃的食物时,总会偷偷给她留一份。
      
      和她说话时总是轻言温柔,从未有过冷言呵斥,在原主心中,哥哥的改变是从去了嫂子之后,所以这些年来心中始终对嫂子存有愤懑之心。
      
      事实上呢?
      
      唐音对此不想多说,等过了今日,她们便再无任何干系。
      
      “村长爷爷,我昨晚侥幸大难不死,想通了很多事,如果我继续在这个家待下去,能不能活过今年冬天得看我有没有那个命,我想活着。”
      
      她想活着,这是原主卑微的心愿,也是她的生存之愿。
      
      无论身处何处,遭遇哪般境遇,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着精彩,活得热烈。
      
      方不负来世一遭。
      
      殊不知从小小年纪的她口中听到“我想活着”这句话,周围但凡心不硬的村民们,皆忍不住为之心酸。
      
      村长更不例外。
      
      摸着她面黄肌瘦的脸,村长来时的想法在见过唐向东和张秀兰之后,彻底变得坚定。
      
      “你放心,不说往上数三辈,咱俩家还是一家人,单论咱桃花村全是一个祖宗,爷爷万不会看到你活不下去,桃花村的村民也不会任由你冻死在外。”
      
      他这话不仅是对唐音的保证,也是对周围村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态度的指责,更包含了对唐向东和张秀来夫妻行为的愤怒。
      
      村民们大多品行淳朴,被村长说得不好意思,纷纷发声。
      
      “对,你别害怕,婶子家里吃的不多,一个窝窝头还是有的,一会儿拿给你垫垫肚子。”
      
      “村长说得对,咱桃花村世道最艰难的时候也没出现过饿死孩子的情况,没理由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整出这事。”
      
      “向东啊,你这事做得可不地道,我要是你爸得打死你。”
      
      ……
      
      曾经和唐音父亲交好的汉子黝黑粗糙的脸发红,大着嗓门喊:“大侄女你放心,唐向东不养你我养你!”
      
      话音刚落,他媳妇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
      
      “红红你打我干嘛?”
      
      “你个棒槌,张嘴胡咧咧,音音妹子和咱同辈,我让你大侄女,我打死你个丢人玩意。”
      
      一个跑一个追,闹了个大笑话,气氛轻松了不少。
      
      村民们的表态令村长脸色缓和不少,他眼神沉凝的盯着唐向东。
      
      “我再问你一遍,你可是不愿意继续抚养你妹妹?”
      
      “我……”
      
      唐向东被村民们嘲讽得浑身不自在,眼睛不自觉的瞟向张秀兰,他倒想继续养着,家里的人他做不了主啊。
      
      见他这副作态,村长暗骂一句不争气的玩意。
      
      张秀兰拽了他一把,双手叉腰一马当先的堵住院门:“说了不养就不养,从今往后我们就当没她这个妹子。”
      
      唐音满意的笑了。
      
      巧了,她也是这么个想法。
      
      双方想法一致,村长见唐向东和张秀兰的态度也知,就算他利用村长的身份以势压人,勉强二人同意唐音回家。
      
      甭管他们嘴上答应多好,私底下指不定怎么磋磨唐音。
      
      与其如此,不如分开过。
      
      他今日瞧着,唐音和往日不同,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他活了70余年,见人无数,一眼便看出这孩子应该是大难不死遇到了某些机遇,心性比之过去坚韧百倍。
      
      而且他来之前受了她的恩,自然要如了她的意。
      
      “既然如此,那便断亲吧。”
      
      断亲二字一出,包括唐向东夫妻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本以为村长此次前来是为唐音出头,让唐向东夫妻以后好好抚养她。
      
      结果咋滴?
      
      出乎意料啊。
      
      唐向东结结巴巴:“二、二爷爷,这这不好……”
      
      张秀兰当机立断:“断!”
      
      她巴不得赶紧断,立马断,断的干干净净才好,省得哪天死丫头变了主意又要回来。
      
      断亲好啊,断亲妙。
      
      断了之后他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省下的口粮都给她亲亲儿子吃。
      
      想想就美滋滋。
      
      高兴地能多吃一碗大米饭。
      
      如河东狮吼般的一声“断”,从耳边阵阵而来,唐向东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伸手捂住她的嘴,语气急促:“秀兰,不能断。”
      
      张秀兰瞪一眼他,很想大吼,奈何嘴巴被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气得一脚踩在他鞋上。
      
      唐向东疼的哎呦哎呦直叫,抱着脚连连后退靠在墙上。
      
      张秀兰得了自由,小嘴跟机关枪似的突突:“唐向东你长本事了,竟然敢和我动手,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拍腿大腿,一屁股坐在地上,捶打自己的肚子。
      
      “当初我就不该嫁给你,公公婆婆一个死一个跑,剩下个死丫头天天气我,唐向东你不是个东西,你不向着我,我不活啦,我带着儿子一起去死!”
      
      唐向东一见她这架势瞬间被吓坏了,顾不得剧痛的脚,急忙跑过来蹲在她旁边又哄又劝,甚至跪在地上求原谅。
      
      被张秀兰又打又骂不带反抗的,一丁点男人的尊严都没有。
      
      他刚拒绝断亲的时候,村长还挺欣慰,感慨人没坏到根子里,接下来的一系列变故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哎呦呵,这是被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常见手段拿捏住了。
      
      男人做到他这种境地,也是够了。
      
      村长没眼看,大手一挥:“行了我没工夫看你们胡闹,这亲到底断不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