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不干了(快穿)

作者:邈邈一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宫斗文里的女主(4)

      行宫毕竟不是自个儿家的,想要跟在府里头一样,一人一处院子那是不可能的,苏家长房和三房各分了一处院子,而且还是相邻的两处院子。
      
      虽然说三房的人口更多,但分院子的标准可不是这个,长房分得的院子差不多是三房那边的两倍大。
      
      苏苑自个儿独占五六间,冬郎虽然年纪小,但没少往这边带东西,因此分得的房间与她差不多,剩下的那十几间就是阿娘和爹爹的了。
      
      虽然不比在府里,但也不算拥挤,苏苑倒更喜欢在行宫这样的住法,一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早中午的晚膳都在一块儿用,一天能打无数个照面。
      
      早上她和爹爹在院子里练武,阿娘就牵着冬郎坐在一旁围观,中午的时候更热闹,爹爹教冬郎写字,苏苑在一旁看书,阿娘则是在做衣服。
      
      苏苑学了几天的绣花就没兴趣了,苏母虽然会绣花,但是甚少动手,她做针线活一般都是做衣服,而且只做里衣,外衣过于复杂了,做起来麻烦,基本上都是交给府里头的绣娘。
      
      等到了下午,太阳不是那么晒的时候,就是苏苑带人出去溜达的时间了,有表兄给的腰牌在,她在行宫里确实是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当然去见姑母是可以的,去见当皇帝的姑父就不必了。
      
      当今皇上有六个儿子,大皇子早些年病逝,二皇子身体孱弱,六皇子出身低微,生母不过是个宫女,生下孩子就去了,没有任何封赏,六皇子从出生起就是交给嬷嬷抚养的,并没有养在高位嫔妃膝下。
      
      是以,这次伴驾随行的皇子只有三位,嫡出的三皇子,淑妃所出的四皇子,以及已故丽嫔所出的五皇子。
      
      三皇子虽然没有太子之名,却有太子之实,已经入朝办了好多差事了,到了行宫也不得清闲,多数时候都在跟着皇上处理政务。
      
      苏苑在外闲逛时,基本上就没碰见过表兄,不过来自于表兄的关照却是时常都能收到,作为贡品呈上来的稀罕水果,御膳房大厨一日三餐的供应,据说这位御厨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给臣子家做饭这还是头一回,还有珠玉首饰、古书典籍……
      
      苏苑本身也不是个差钱的主儿,表兄给的这些东西也不是能用钱买来的,只是对她来说,很多都是没有必要的,还是那句话,多些往来是应当的,但情分不能耗在这些小事上。
      
      苏苑为此特意写了封信让人转交给表兄,一则是感谢表兄的好意,二则是希望表兄日后不要再如此了。
      
      随信送过去的,还有苏苑备上的礼物,也是些贵重的物件,苏家几辈子的积累,作为齐国公府的大姑娘,苏苑手里头根本就不差东西。
      
      接到信的三皇子却是笑出了声,表妹会拒绝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这信上的内容委实直白了些。
      
      跟平日里说的大白话一样,甚至比这还要简单,全篇下来连个成语都没有,简单明了,他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也没找到这其中有隐喻的地方。
      
      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什么也不缺,不需要这么费心,有什么想要的会直接跟他说。
      
      这性子,比三皇子认知当中的表妹还要直白些,这也是把他当做自己人了吧,只有自己人说话才不需要这么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什么,倒也有趣。
      
      这样的表妹,过不了母后的日子,该在宫外自由自在的才好,他总归是能护得住表妹。
      
      三皇子把苏苑看作是自由自在的飞鸟,不应当被关在笼子里,但也有人打起了这飞鸟的主意,还不是旁人,是小说中的男主——五皇子。
      
      自从到了行宫,苏苑下午出去闲逛时,碰到五皇子的几率颇高,这位只比她年长了一岁,但看上去已经是一副大人模样,头上戴着玉簪子,手里拿着折扇,说起话来温文尔雅。
      
      “近来天气酷热,表妹在外闲逛不如让人撑把伞,免得中暑。”
      
      苏苑也怕毒日头,所以每次出门的时候太阳差不多都要下山了,哪还用得着打什么伞,再加上她对五皇子没什么好感,这么一个痴情又多情的人,她替原主不值。
      
      因此,说话的时候颇有些不客气:“臣女活得糙,打不打伞不要紧,倒是殿下,该打把伞出来才是。”
      
      收拾得这般精致,七月天还裹得严严实实,一层又一层的锦衣华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参加什么庆典呢,哪像到花园里来玩儿的。
      
      五皇子抿了抿唇,似乎是有些尴尬,轻轻摆了摆手中的折扇:“表妹说笑了,我身为男子,自然也不需要撑伞。”
      
      苏苑看着五皇子手里的折扇,都替他觉得费劲,这么一把小扇子能管什么用,而且想要扇风,也得用点劲儿才行,像五皇子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扇两下,跟不扇扇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别扭,费劲,厌烦。
      
      苏苑跟五皇子碰面的次数越多,就越是不想与其有过多的交流,五皇子的心思,她看得明白,不就是想要获得她的好感吗,想着日后娶了她,既得了苏家这个助益,跟表兄的关系也能更亲密些,一举两得的事情。
      
      可她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五皇子打扮得再是俊美,话说得再是贴心,她也只觉得厌烦而已。
      
      这样的手段,实在上不得台面,在五皇子眼里,她莫不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丫头,随便哄一哄就能上钩。
      
      一来二去的,苏苑都不乐意去外头闲逛了,她又不能派人提前去探路,谁知道五皇子什么时候过去。
      
      小说里边,原主跟五皇子在订婚之前就互有好感了,不会就是因为如此吧,有心算无心。
      
      不能在行宫里头随意乱逛,苏苑倒是去行宫外头玩儿了几次,前几次是跟着自家爹爹,去附近的猎场围猎。
      
      要么说是猎场呢,还是皇家猎场,里面的猎物就是多,普通的山林子压根儿就没得比,猎物多,有一些又被人养憨了,那野兔子跑得都比别处慢,每次过去打猎自然是收获满满。
      
      快回京的时候,苏苑还跟着表兄去逛了一趟县城,那里铺子不多,里面卖的东西也都不尽如人意,倒是外面摊贩卖的一些小物件还挺有意思,苏苑还第一次看到小猫模样的木簪子。
      
      看上去是个颇为懒散的猫,慵懒的躺着,长长的尾巴就是木簪头,直接将其插.进发间。
      
      “样子是挺有意思的,可惜是用普通的桃木雕成的,你要是喜欢,改日让宫里做几个同款的玉簪子,拿来赏玩。”
      
      三皇子不光是瞧不上这用料,还瞧不上簪子的做工,过于粗糙了些,能让人入眼的也就是这份巧思了。
      
      苏苑倒不觉得有什么,一则是她鉴赏能力还不足以跟表兄相比,二则她原本就是个随心所欲之人,昂贵精美的东西她不一定喜欢,低廉的物件只要入了眼,也照样可成为她心爱之物。
      
      “这簪子做得活灵活现,颇有几分灵气,不需要再让工匠重新做了,如此便好,我知道表兄待我好,但我们这样的实在亲戚,日久天长,不在一时。”
      
      实在亲戚,要不是习惯了表妹这样的大白话,三皇子这会儿都能笑出声来,倒不是觉得不雅,只是从未听过这些话,既新奇又好笑,还有几分不适应。
      
      “表妹说的对,咱们这样的……实在亲戚,确实不用急在一时。”
      
      三皇子面带微笑,但并没有笑出声来,不像苏苑,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在还知道这是大街上,用帕子掩住了唇。
      
      不管是在原主从前的记忆里,还是从这两年她跟表兄的接触上来看,这位一直都是皇子典范的表兄,一言一行都合乎礼仪,让人挑不出错处,就像是应该高高挂起来让人瞻仰的人物,如今却说着上不得书面的俗语。
      
      嫡仙下了神坛,到了人间;翰林院德高望重的老大人,突然到茶馆说了一段儿书。
      
      这般罕见的场面,怎能不让人发笑。
      
      三皇子也跟着朗声大笑,心里边颇有些松快,从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倒觉得可能他太过端着了,神经绷得太紧,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
      
      还是要学会放松一二的,他前段日子也算是过了一道生死劫,连生死都过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即便是要做千古留名的帝王,那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急不得。
      
      三皇子野望很大,但他也确实是自幼就被当作太子教养,本来皇上是打算先让他这个儿子成了亲,再立太子的,可经历了反贼的事儿,在行宫里,就已经写好了册封太子的诏书。
      
      回京后的第二日,这道册封太子的诏书便发了下去,诏告天下,立三皇子宋煜为皇太子。
      
      这本就是众人意料当中的事情,但真正发生了,还是让一些人觉得惊喜,让一些人觉得懊恼。
      
      苏家这边自然是欢喜的,上到齐国公夫妇,下到第三代的小辈,都知道这是好事儿,三皇子被立为太子,这也就意味着苏家不光是当今皇后的母族,将来也会成为皇上的母族。
      
      不同于其他两房纯粹的欢喜,三房这边,苏长青在欢喜之余还有几分苦涩,一个人待在书房里,自饮自酌,欢喜慢慢散去,只留下苦涩。
      
      皇后是苏家女不假,可那是苏家的嫡女,是苏长平的亲姐姐,不是他的。
      
      就如同这齐国公的爵位一般,他的姨娘再是受宠,也没办法让他由庶子变成嫡子,父亲再怎么喜爱他,也把世子之位给了苏长平。
      
      苏长平不过是好命投在国公夫人的肚子里,便要什么有什么,幼年习武时,最好的师傅、最好的兵器都是苏长平的,等到这人非要弃武从文,父亲才开始正儿八经的培养他。
      
      苏长平多年无子,父亲几次三番让苏长平过继他的儿子,可只要苏长平咬死了不肯,那父亲就不会强求。
      
      老天爷厚待苏长平,连子嗣也不曾缺了苏长平的,虽然晚了些,可人家也照样是儿女双全了,用不着过继他的子嗣。
      
      如今三皇子被封为太子,苏家日后就更是苏长平说了算,人家才是三皇子嫡亲的舅舅,他这个舅舅要远一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