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煲汤

      【二十】
      
      雾月实在实在无事可做,在阿姨买好材料无声的暗示怂恿下,最后也还是无奈的去给秦溟炖汤了…
      。
      
      她一边跟在欢欢喜喜的阿姨身后往厨房走,一边在心里暗暗想着。秦溟这些天已来都是那么忙。可想而知,晚饭大概率是不会回来吃的。
      
      就是回来得早一点,那也是过了晚饭甚至夜宵时间了。况且秦溟从来不吃夜宵的。等他回来哪里还有胃口喝汤啊?
      
      她这锅汤八成也是要浪费的。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挑选食材的时候雾月还是纠结了。做哪一种汤比较好呢…。
      
      纠结了半天虽然阿姨也给她推荐了几个。雾月最后决定还是炖最保险的排骨莲藕汤比较好吧。
      
      其他两样才和阿姨学没多久,她实在怕自己掌握不好火候。做菜她还行,煲汤雾月向来都不拿手,要么一锅腥。要么咸淡都掌握不好。
      
      在阿姨的帮助下,雾月把排骨一步步抄沫下料去腥,最后换上砂锅。盛上大骨汤,排骨,莲藕,玉米,胡萝卜,葱段,汤料。一起小火漫漫炖。
      
      一下午的时间排骨骨头软烂,骨头都是酥的。玉米金黄,莲藕也吸够了骨汤的味。鲜艳的胡萝卜和一把青嫰的小葱像是点缀。雾月第一次煲汤觉得自己可棒棒。
      
      她美滋滋顺便又炒了几个菜,知道他不可能晚饭时间回来,自己就先美美吃了晚饭 。
      
      饭后雾月忍了忍还是给秦溟发了消息,询问他大概几点回来。
      
      可惜,不出所料。
      
      没有意外的直到晚饭后,雾月洗完了澡准备回房间休息了,秦溟也没有回来。
      甚至连消息都没有回复她。
      
      “就这么忙吗?也不知道忙些什么…。白瞎我煲一下午的汤”。
      
      第一次为人煲汤就遭受打击,雾月有点郁闷。
      
      察觉道自己的不快雾月反而更烦躁了。
      
      这莫名的烦躁是怎么样啊?明明不是早就猜到他回不来的吗?自己现在又是怎么了?
      
      雾月一脚踢开被子,起身走道阳台吹风……。月季的花香和微风,渐渐抚平了她一丝烦闷的心绪。
      
      虽然阿姨是以看年轻夫妻的态度劝说她煲这锅汤的。甚至在外人眼里,包括与秦溟接触最多的何风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雾月始终认为自己心里清楚,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其实在现在这种暧昧不清的情况下。理智一点的话她是不应该这么做的,类似这种煲汤的举动太示好,不该由自己来做。
      
      但就是鬼使神差旁人一劝说,她就像被递了台阶下一样顺势就这么做了。包括探班,包括煲汤…。
      
      甚至刚刚,自己似乎也是因为秦溟不回消息,或者错过了她为他煲的汤时,才感到郁闷的。
      
      嘴上说着我早知道会这样,看上去一脸不在意。可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
      
      “不该这样的…”。她喃喃开口。
      
      看来这些天一来秦溟对自己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让她变得有点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自己不过就是形婚妻子而已。他们直接的关系不过就是白纸黑字的一纸合约,互利互惠…。
      
      心烦意乱的雾月再次蹙紧了眉头。这次就连晚风和花香都安慰不了她说来就来的情绪了。雾月回到床上,闭上眼,强行压下脑子里所有问题和烦躁,逼迫自己入睡。
      
      翻来覆去两个小时才把自己翻腾累了,迷迷糊糊睡着。
      
      半梦半醒中仿佛听见秦溟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呢喃耳语,他说“汤很好喝…”。
      
      雾月笑了笑,这么快,这是做梦了吧?居然这么执着这个回答吗?这么迷糊想着,她确是忽然被困倦拉扯,安心的沉沉睡去了。
      
      一夜无梦,雾月穿过来至今为止还没有这么晚睡过,尤其怀孕以来。第二天醒来,居然破天荒起晚了。
      
      她习惯性的往旁边看了看,发现秦溟同样不在身边。这是又提前出去了吧?雾月揉揉头发起床穿衣。
      
      等到雾月洗漱好准备下楼吃早餐时,她才发现秦溟居然悠闲的在楼下沙发上喝着咖啡。
      
      此时秦溟也注意到了出现在楼梯上的雾月,两人视线相对。
      
      雾月居然心口一跳,她忽然有点慌乱,但还是开口问道。
      
      “你…。你今天不忙吗?”。
      
      秦溟目光带笑,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
      
      “嗯。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几天可以一直呆在家里。”
      
      雾月还在发愣,秦溟已经一边说着一边上前牵住她走下最后几节台阶。雾月仅仅只犹豫了一秒就把手交给了秦溟。
      
      “先吃点东西吧,我们下午时出门”。
      
      “去哪?”。
      
      “带你出去走走,总不能一直闷在家里”。
      
      听他这么说,雾月小声嘟囔。“你以为我整天只能待在家,是因为谁啊?”…。
      
      嘴上虽然是这么抱怨却也看得出她的眼中是隐隐带着期待和雀跃的。
      
      秦溟看在眼里,眼角眉梢都挂上了温柔,他笑了笑。
      
      这些天太忙,倒是忽略了她。秦溟也想放慢节奏,好能多留在她身边,哪怕多一会儿…。
      
      只是那些麻烦事,现在是必须立马解决掉了。原本秦溟并不急着处理他们,他可以慢慢等,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到那些曾经的手下败将露出马脚。
      
      慢慢蚕食,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够了最后一口咬死,这才是最好的报复。一开始秦溟确实也是这样打算的,
      
      但现在他却没心情这样慢慢来了,也不想这么做。如果他要实行这些计划和报复,雾月必然要被卷进来,怎么也绕不开的。雾月这个妻子代替前世江婉婉的位置主动暴露出来,作为一个诱饵,原本就是他计划中的触发点。
      
      之前他或许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认为他自然可以保护好雾月,保证一切万无一失,秦溟还是有这点自信的。
      
      但是,现在的他不希望雾月也成为自己手中的一颗旗子,更不希望她呆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如同被困住的金丝雀…。他甚至都能说服自己,上辈子自己已经报过仇了。这辈子就给他们个痛快也无所谓。
      
      秦溟想到这,不自觉就紧了紧牵着雾月的手。两人一起走向餐厅。看着她坐下后就第一时间看了一眼桌上自己喜欢的食物,高高兴兴开始吃东西。秦溟内心里某处忽然柔软下来……。
      
      可以一直这样看着她真好啊。
      
      那些人自从得知了自己结婚的消息,这些天来都开始蠢蠢欲动,处处试探。
      
      成不了事的,给他找点不大不小的麻烦。妄图追查雾月的身份。秦溟几乎想要不顾一切捏死他们。但还是保持住冷静。
      
      既然确认了自己的感情,他想要和眼前这个人的未来。那至少不能大意,真的让人戳中了逆鳞。
      
      其实秦溟有想过这段时间把雾月送到秦府,那里才是最坚固,绝对安全的地方。
      可是转念间,他一想到那个偌大的地方即使安全,但也大得冰冷。他担心会不会对她来说也同样是个坚固的笼子呢…。
      
      这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担心他以前却从未想到过。当同样的事对象换成雾月时,他才忽然有一点明白了,江婉婉那时为何在独处时会如此暴躁崩溃。
      
      明明自己把江婉婉设计进自己的棋局时也没有丝毫感受。现在却舍不得也如此对待他的雾月。
      
      看着眼前小口吃着东西的人,秦溟目光深沉,隐隐藏着一丝贪婪与势在必得。
      
      唇角微勾,各种意义上都是,这可不能急躁,得慢慢来啊。
      
      三年的时间足够他让这只小猫收起爪子了,他要她心甘情愿的露出她温顺柔软的模样。做他一个人的床前明月……。
      
      似是被秦溟紧紧盯着让雾月莫名有点不安。
      
      怎么感觉自己才像是盘子里的肉呢?正被一只饥饿的野兽紧紧盯着一样。
      
      雾月下意识就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不自然的拧了拧身子,想要找到一个稍微舒适的位置。
      
      一旁紧盯她的秦溟自然察觉到了雾月的小动作。
      
      “是座位不舒服吗?”。嘴里这么问着秦溟已经弯腰了,打算抱起雾月,向往常一样把她放到自己的腿上。
      
      雾月一见他这动作。立马道。
      
      “没有!不用不用!我…我是吃饱了”。
      
      说着雾月就要起身妄图阻止秦溟的动作。
      
      呵呵…。
      
      果不其然一如既往地没有用,秦溟那里是会听她说这种话的。一点停止动作的意思都没有,抬手就扯住了她。手上一抄,微微用力就把她抱道了自己腿上。
      
      “没吃两口哪里就饱了,嗯?”。
      
      说完这句就继续这些天来日常投喂的环节。雾月觉得自己真是该认清事实,要是能拒绝之前几次早就拒绝掉了,她到底还试图反抗个啥?
      
      秦溟哪里是没想清楚才没有挑明的?他就是特么想得太清楚了,并且了解自己的性格脾气。才故意不挑破的,好完全不给她机会拒绝自己。呵,男主…。
      
      直到雾月是真的饱了,不管怎么哄都再不肯张嘴,秦溟才停下了投喂的动作。
      
      雾月看他放下了手里的餐具,才缓缓开口问。
      
      “你接下来可以这样休息几天啊?”
      
      秦溟低头瞥了眼怀里小小一只的女人。
      
      “怎么,不希望我呆在家里?还是希望我能多陪你几天?”
      
      。
      
      雾月顿时就被这话一噎,脸色微微发红。
      
      这要她怎么回答?这是人家秦溟的家,自己哪有道理不希望他回来啊?但希望他多陪自几天这种事她更没立场想吧!
      一时间她自己都纠结起来,怀疑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问秦溟那种问题?
      
      见她一脸纠结,又快要红成一只煮熟的大虾了。
      
      秦溟眼睛亮了亮,微微挑眉。
      
      很好,小东西没有直接反驳不想要自己陪她这种话,反而开始纠结了。算是有不小的进步。
      
      秦溟心情好极了。低下头来,额头在她颈窝处轻轻蹭了蹭。
      轻嗅着她带有一丝温热的体香,唇瓣也似有若无在她颈间划过。
      
      随着秦溟的动作雾月浑身一怔。似是从皮肤相触的地方划过一丝电流,直麻到她的指尖。雾月几乎僵硬。
      
      秦溟察觉到她的紧绷,动作也越发恶劣起来。
      玩够了,才轻笑着附到她耳边低低道。
      
      “刚刚逗你的,昨晚的汤很好喝,谢谢”。
      
      这话一出雾月瞬间瞪大双眸。原来昨晚自己听到的真的是秦溟的声音?她昨晚似乎凌晨两点才迷迷糊糊睡着的,那他昨晚又是几点回来的呢?汤还是否温着,大概油都结块了吧?
      
      那时阿姨都睡了,秦溟自己温的吗?他…又是怎么猜到是自己做的呢?…。
      
      想着这些她却没有问出口,只沉默着算是默认。刚刚还紧绷的身子也慢慢放松下来。心里似乎也跟着塌陷了一块。
      
      感受到她软了下来的身子,秦溟更加温柔的轻声说道。
      
      “和我说说你的小花园吧?这些天都没来得及仔细瞧瞧”……。
      
      如同生怕自己声音太大吓着她一般。
      怕自己怀里难得柔软的小东西再次警惕戒备起来一样…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