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受伤了?

      姑苏·云深不知处
      
      因蓝曦臣受伤无法御剑,回蓝氏之路全由江清菡带着他御剑飞行。然而蓝曦臣不知道的是,涅槃以速度见长,又因清菡是女子,气力有限,导致涅槃整体的力量极为不足。如今她强行控制涅槃带着他们两人御剑飞行良久,早已是强弩末矢,却依然咬牙不肯泄露半分,只为了证明她--江清菡是有用之人。
      终是倔犟的坚持到了云深不知处山脚下,甫一落地,脸色煞白的清菡脚下一个踉跄,还不等她回头对蓝曦臣示意自己无事,便双眼一翻昏迷了过去。蓝曦臣急忙扶住清菡,只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闻到血腥味的蓝曦臣不由瞪大了眼眸暗自思索,如此浓重的血腥味,难道清菡受伤了?什么时候伤的?伤在哪里?为何她不与我说明……
      只是略微思索一番,蓝曦臣就横抱起清菡,带上她还来不及收回的涅槃,急急向云深不知处跑去。
      守门的蓝氏门生从未见过泽芜君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抹额不正、衣衫微湿、后肩处更是渗出丝丝血迹,彼此面面相觑,皆不知如何是好。
      蓝曦臣此时却无暇顾及其他,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将抱着的女子赶紧送回江氏精舍,好让江婉如查看她具体是伤着哪了。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深不知处·精舍
      
      “这是怎么了?清菡怎么……”当蓝曦臣踏入江婉如的精舍时,江婉如正坐在院中饮茶,一看到清菡的样子,被狠狠吓了一跳,忙迎上去道。
      “我…不知…我们到山脚下时,清菡忽然昏迷过去,我只闻到血腥味,但是…并不方便查看…不知她是哪里受伤…还请江姑娘查看一二…”蓝曦臣被问的更显愧疚,明明活蹦乱跳和他一起出去的人,回来时却受了伤,自己却还不知道她是如何受伤的。
      江婉如看到蓝曦臣一脸的无措,不忍再责怪,转身打开内室的门,柔声道:“劳烦泽芜君了”
      蓝曦臣点头,跟随江婉如进入内室,将清菡安置于塌上,沉吟道:“我就在屋外等候。若需要什么草药,江姑娘无需与我客气。”
      这厢蓝曦臣刚一离去,那厢江清菡就立刻从塌上坐了起来,对着一脸惊愕的江婉如挤眉弄眼的小声道:“阿姐,我没受伤…就是…就是来癸水了…”
      江婉如闻言好笑的点了点头,指了指门外转身离去。
      “江姑娘,清菡她……”在院中焦急等待的蓝曦臣一看到江婉如,急忙上前问道。
      看到蓝曦臣一脸疲惫自责的样子,江婉如微带歉意道:“无事,只是还需要泽芜君帮忙寻找些草药,我这边还缺少一味芎,若有元胡更佳。”
      蓝曦臣点头道:“我这就去寻来。”
      “泽芜君,你也受伤了,还是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吧,让人将草药送来就好。”
      蓝曦臣本想寻到后亲自送来,只是他肩头的伤口确实需要尽快处理,故而对于江婉如的提议也只能颔首同意了,这两味药在云深不知处内自然不会没有,很快蓝曦臣就安排了门生将药交到江婉如手中。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还疼不疼?起来喝药了。”江婉如端着煎熬好的药汁对着江清菡说道。
      “没那么疼了,阿姐,曦臣哥哥他……”
      “放心吧,已经让他回去处理伤口了。他也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受伤’,你啊,自己小日子都不知道吗?还跑出去夜猎,这下吃苦头了吧,喏,快喝药。”
      “我…我…忘记了…啊呀…阿姐,我错了嘛。”清菡苦着脸端过药一口喝掉道:“好苦好苦…阿姐快给我个蜜饯…”
      “呯”还不等江婉如取笑清菡,房门就被大力的推了开来,风一样的闪进两道身影。
      魏无羡:“清菡受伤了?伤哪里了?严不严重?”
      江晚吟:“怎么夜猎都能受伤?云梦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以后还是不要跟别人去夜猎了,免得出去丢人。”
      “我……我没受伤!就是……就是……”
      江婉如看着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如今羞红了脸躲在被窝里支支吾吾,不由笑着解围道:“好了,阿羡、阿吟,让阿菡好好休息。我替她检查过了,没有大碍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就这样,江清菡因为‘受伤’在屋里躺了好几天,期间蓝曦臣来探望了她几次,也曾询问过她是因何受伤,只是都被她努力搪塞了过去。也幸亏蓝曦臣不是刨根问底之人,不然清菡怕是真难以遮掩过去。
      终于,清菡的‘受伤’风波,就在她百般无聊的躺在床上几日后落下了帷幕。
      恢复后的清菡依然会和哥哥们下山去彩衣镇游玩,偶尔也会和蓝曦臣一起出去夜猎,只是每次夜猎,江晚吟和魏无羡必然会一同前去。日子就在游玩与夜猎中悄然流逝,距离除夕也越来越近了。
      这一日,三小只刚想出门下山,就有蓝家门生到江氏精舍告知,江宗主与江夫人来了,正在幽岚居与蓝宗主议事。三小只不由感叹:终于可以离开云深不知处了!
      当江氏夫妇来到精舍时,姐弟四人早已整理好行李,所以也没有再浪费什么时间,很快众人就离开了云深不知处,往眉山方向御剑而去。
      虽说眉山是虞紫鸢的娘家,且虞老夫人对清菡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外孙女也向来是疼爱有加,可是她并不怎么爱去眉山…只因…
      看着清菡一路沉默不语的模样,魏无羡自然明白她为何如此,看了一眼前方的阿娘,轻声道:“别想了,除了必要场合,我们少出现或者不出现就是了,到时我带你出去玩。”
      清菡虽微笑点头,心中却明白,没有那么容易躲开的。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回顾篇>.<
      
      云深不知处·幽岚居
      
      青蘅君行礼道:“三哥、三嫂,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一切安好。”江枫眠回礼后,与夫人虞紫鸢在青蘅君指引下坐入次席,道:“四弟传信相邀,可是我家那几个不省心的在听学期间闯祸了?”
      “闯祸?”青蘅君疑惑的看了江枫眠一眼,摇头笑道:“都怪我,未与三哥道清原委,让三哥误会了。此次请兄嫂前来,实则是有些私事相商。”
      江枫眠:“私事?四弟但说无妨。”
      青蘅君斟酌着开口问道:“实不相瞒,我家曦臣对清菡颇为中意,只是…不知兄嫂是否有给清菡议亲?”
      江氏夫妇互看一眼,虞紫鸢道:“还不曾给这孩子议亲,一来这孩子的脾性不如阿离柔顺,这议亲对象怕是要她自己选择才行;二来她年纪还小,我还想将她在身边多留几年。”
      “确实年纪不大。”青蘅君点头沉思道:“不如等来年听学结束后,让曦臣与清菡结伴夜猎一段时日,让两个孩子多加接触了解,嫂嫂你看这样可行?”
      “未尝不可。”虞紫鸢说完转头看了江枫眠一眼
      江枫眠接到虞紫鸢的眼神示意,忙从袖笼中拿出请柬道:“此次除了来带回我家那几个不省心的以外,就是为了清菡的及笄礼送请柬来的”
      “清菡那孩子的及笄礼?那我自然是要亲自前去参加的。”青蘅君接过请柬,抚须大笑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蹙眉道:“三哥,关于阴铁之事……蓝家的阴铁已被我重新封印入禁地了,不知云梦的阴铁可有异动?”
      江枫眠:“收到你的传信,我就立刻去查看了,并无异动,为了防止意外,我已加强封印。”
      青蘅君点头,沉吟道:“蓝翼前辈一直在封印之地守护阴铁,在灵力耗尽前寻到在禁地附近的忘机和无羡,嘱咐他们阴铁异动之事,还说,阴铁之间互有感应,蓝家的阴铁异动,应是有人在使用阴铁之力导致。古籍记载当年围剿那位之后,五大世家各持一块阴铁进行封印,只是五块阴铁碎片也并非全部,应该还有其他碎片遗落在外。”
      江枫眠:“四弟,你的意思是,如今各地凭凭发生的邪祟之事,有可能是因阴铁而起?”
      青蘅君:“不无可能,前些日子曦臣与忘机,还有无羡、晚吟和清菡一同去山脚下彩衣镇除水祟,却碰到了水行渊。据他们推断,这是有人故意养了水行渊赶到姑苏来的,此事怕是不简单。”
      江枫眠:“这……”
      许久之后,江氏夫妇才从幽岚居告辞离开,而在江氏精舍内和哥哥姐姐们静静等待爹娘领走的清菡,丝毫不知道在长辈们的几句话语间,已经为她的未来做好了决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