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破山河

作者:三尺伞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唐雨旸向女帝禀报完排查暗桩的进展,刚出章昭殿,迎面就撞见沈礼来报霁月阁的案子。沈大人走得匆忙,因向他见礼,手中的卷宗不仔细掉在地上。唐雨旸顺手捡起递还回去,沈礼客气道了句多谢便急着进去面圣了。
      
      唐雨旸回头望了眼殿内,遥遥见女帝神色好似不霁,也不知是否是自己看错,因还有要事待办,他未有多想赶着离开了。
      
      他没看错,殿内女帝的确不悦,尚未翻开沈礼呈上的卷宗,就先把沈将军训斥一顿。沈礼挨了顿训,颇有些不明,那唐指挥使只是将东西拾起还他,并不曾翻开看过,这也叫“让他人染指密案卷宗”?沈礼冤枉,但也只得加倍小心,往后再不敢让谁碰这桩案子,尤其是唐指挥使。
      
      可时至今日,霁月阁的案子根本没查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几个活捉的叛匪虽招认了些东西,可他几人只是地字号人,多余的事一问三不知。霁月阁老巢找倒是找到了,却早已人去楼空,任何线索都被擦抹干净。除了一份名录,沈礼其实什么重要线索都没找到。若不是昨日在废墟中搜查出了霁月阁阁主玄铁令牌,沈礼还不知怎么应对陛下的诘问呢。
      
      “经核查,宫变当晚,霁月阁阁主付之涯负隅顽抗,为拖延时间,率残部退至宁辉殿,放火烧宫。当时场面一度混乱,大火一直烧到次日午后,付之涯与残部全部葬身火海。昨日臣终于在废墟中找到这枚小小的玄铁令牌,才敢确定霁月阁头目已伏诛。”
      
      女帝依旧龙颜怫然:“尸首可曾寻得?”
      
      沈礼:“所有进宁辉殿的都已烧成焦炭,令牌是从一男尸身上搜得。该男尸牙齿完整干净,骨骼未见旧伤,应在阁中地位不低。臣已让那几人辨认,皆认为身型相仿,极有可能正是付之涯。”
      
      是不是付之涯不重要,此人只是歧王手中抛出来的弃子,重要的是那个叫“燕妫”的女人。这次沈礼并没有回禀任何关于她的消息,可见毫无进展,只恐她已在歧王庇护之下。女帝正是因此而始终不展眉头的。
      
      “继续给朕查,没查到燕妫的消息不要来见朕了!”
      
      沈礼惶恐:“是,臣一定将此女抓获!”
      
      却说燕妫,刚入大羲境内就看到一张悬赏告示,搜捕的重犯正是她本人。只是好笑那画像敷衍,除了年龄相仿,脸型酷似,嘴巴有七分像外,并不见其余雷同。按着这样一张悬赏令抓人,那要抓到猴年马月。
      
      霁月阁的人除了出任务,平素是不与人来往的,阁内天地黄字之间也界限分明,她早在天字行列多年,甚少与下面的人碰面,即便女帝手上抓有俘虏,也很难问清楚她的长相。
      
      这会子守城兵卒仔细排查的多为出城方向的人,如她这般从南边过来的便只草草应付。燕妫牵马从城门穿过,凭路引畅通无阻。她又是男子装束,容貌略作修饰,举止大大方方,拦路兵卒并未多看就将她放行。
      
      一路皆如此,燕妫快马加鞭,挑小路疾行,不出几日便快到京畿地界了。她要去的鹤鸣山就在京城西郊,说来也巧,鹤鸣山再往西不远就是刘氏母女如今居住的小镇。她今番既然与大羲再无瓜葛,了却霁月阁所剩这最后一桩事后,也许也该与生母亲姐有一场道别,将来两国对立,生死沉浮各有天命,往后余生洒洒脱脱再无交集。
      
      其实除了了却付之涯心愿,对血缘亲人难以彻底抹去的在意,也许也促使着她非要走这一遭。如此想着,她便将今夜的落脚地选在了那个叫石猿镇的小镇。
      
      燕妫已有几日夜宿山间,今入了石猿镇才发现,时隔几日官兵的搜捕变得更加密集,缉捕告示洒满大街小巷,虽然画像与她本人相去甚远,看多了她也难免多出一丝忧心。是日她略作打听,便问明了刘氏所居的方府,心想着趁夜去一遭,次日便离,这是非之地呆不得多久。
      
      四处都到抓捕她,好在歧王为她伪作了身份,暗里亦有人保护于她,她虽未道破却是知道的。只是她再不想连累他人性命,万事都小心为上,谨慎之心甚于从前。
      
      这夜月黑风高,十分便宜行事,燕妫轻跃过墙入了方府,寻到胞姐燕姒住处,本想先与亲姐见一面,却不料看到刘氏也在燕姒房中。
      
      她定睛细看这母女模样。一别数年,母女二人养尊处优日子过得舒坦,燕姒出落得标致水灵,如唐时若所言的确五官与她十分相像,而母亲刘氏的容颜也未大改,风韵犹存,也难怪迷得方二老爷昏了头。
      
      只是奇怪,这夜半三更,刘氏不在自己房中,穿着中衣摸到燕姒屋里作甚,鬼鬼祟祟只掌了一盏昏暗小灯。燕妫暗觉有异,便不急推门入内,只将窗纸的洞略按大些,细听细瞧。
      
      只听刘氏担忧地说:“可怎么办,他已经察觉到了,倘若报官,官府再收了他的好处只恐用心去查,很快就会查到我们头上。”
      
      燕姒也急得挠头,坐卧难安:“当初我劝母亲算了,母亲你就是不听,非要弄死他一对儿女,这下好了!”
      
      “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刘氏满头大汗,舌头打结,“当年……当年我因年轻貌美,他原配总不待见我,怕我抢她夫君,曾多次提出想让他换个婆子照料家里。我没办法啊,那年景要是被赶走,外头世道不好怎么活命!就、就在她的药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结果……被她儿子看到了……”
      
      燕姒听她这么一说,又气又怕,声音都颤抖了:“母亲你糊涂啊!怎么这么不小心!”
      
      刘氏:“那孩子当时虽小,难保以后不懂,也难保不会讲给他姐姐听。你说我……要不斩草除根,这会子只怕已经被官府抓了。”
      
      燕姒拽着母亲的手腕,嘴唇微颤沉默了良久,突然把牙一咬:“那要不,趁他还没有报官……也不差他一条性命。”
      
      燕妫只是来作别的,不成想却听到这等见不得天日的恶言。她靠在窗边,脊背发凉,好不惊心。三条人命还不够么,方二老爷也算对她母女有再生之恩,若也下得去手……一别十二年,她的这位母亲和这个姐姐,蛇蝎之心依然如初。她虽多行不义,为霁月阁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事,却自问比不得屋里这两位心狠手辣。
      
      又听刘氏焦躁言:“他已经有防范了啊,这两日我送去的茶他碰都不碰。从早到晚他在家中呆过几时?连着几日不是住在朋友家里,就是睡在青楼。今儿回来,又跑去书房睡了。”
      
      母女俩俨然陷入了绝境,连最后一招杀人的手段都找不到好机会使出来。那方二老爷暂时还没有报官,但看这架势,估计快了。两个人在屋里搜索枯肠,什么有用的没用的法子都想了。
      
      杀人的办法有多少,燕妫算是长了见识。
      
      忽然燕姒眼前一亮,如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对了,燕妫!”
      
      乍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燕妫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她不仅还活着,还正被全城通缉呢!她肯定杀过人,江湖人哪个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取人首级的!她一定在四处躲避围捕,那个霁月阁已经垮了,她去无可去,说不准会来找咱们。到时候让她动手,神不知鬼不觉把姓方的解决了。然后咱们分她一些钱财送她远走,这样岂不就万无一失了!”
      
      刘氏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下去:“妄想罢了,她怎么会来。十几年没见过她了,她晓不晓得我们住在这里还不清楚呢。”
      
      “这几日官兵突然加派人手排查咱们石猿镇,听说就是在抓霁月阁余党。如果她恰在附近躲藏,那我明日就去大门上画只燕子。就像小时候那样,我跟妹妹画的燕子很特别,只要她看到,就会明白母亲和我愿意帮她逃生。”
      
      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刘氏忧愁难解几乎要愁白了头,又念叨着兴许燕妫早已远走他方,只怕她母女命不久矣了。再又谈起当年将燕妫以二两银子卖掉,忍不住哭泣落泪,直道对不起这个女儿,可她也没办法,养不活两个女儿,总得舍去一个。
      
      燕妫就在窗外,心里头百味杂陈。她只是来道个别,打算与这血缘亲情正式一刀两断的,可眼下这情形,她又该作何抉择才能不负天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这周轮空木有榜单,所以隔日更哈~(明天不更)
    7月4号我有一本现言限时免费,记得去抢便宜啦~等限免带起来本文的收藏,下周会恢复日更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