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一家都是大佬

作者:雨中花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八十块巨款

      下午,等家里人都去上工了,林瑶拿出金戒指,又跟大哥一块研究。
      林卫国拿着戒指轻轻咬了一下,戒指里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陷,他一脸兴奋:“真是纯金的。”
      
      林瑶更是激动得小脸都通红了:“明天就拿去卖掉。”
      两人很快就商定下来,明天去县上的银行把金戒指卖掉,然后去别的生产大队请专业兽医来看看那两头猪。
      
      那两头猪拖不得了,这早上中午都没怎么吃东西,眼看着就快死了。
      
      下午到晚上,林瑶都是满心期待,好在她一沾炕就睡着,一觉睡得香甜,第二天天麻麻亮,她就跟大哥朝着县上出发了。
      
      本来她以为要靠十一路去县上,没想到大哥借来了一辆自行车,这年头,自行车可是金贵东西,没有很硬的交情,寻常人是不会借的。
      
      林瑶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再次感叹,这个队友选对了。
      
      路上,大哥再次问:“福七,那两头猪我们真要给治吗,大队长都不追究了。”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就是请来专业兽医,也未必能治好,就是你的预算上限是十五元,治不好的话,这十五元都打了水漂。”
      
      “爸都好久没吃药了。”
      林瑶明白他的意思,人都没药吃还给猪治病,治不好的话还不得心疼死。
      
      其实对两头猪的死活也不是很在意了,但是她在意的是老林家的名声,于是她沉默了一下说:“万一治好了呢,我们总得试试,老林家需要慢慢摆脱交霉运的名声,这样你和大姐才能找到对象。”
      
      林卫国听到这话一下就笑了出来,福七真是长大了,说话跟小大人似的。怪不得付大花偏疼她,总说她是小棉袄,这样看,还真是全家人的小棉袄。
      
      到了县里,等了一会儿,银行才开门。跟工作人员说明来意,福七坐在外面凳子上等,林卫国跟着工作人员进了里面小屋。
      
      没几分钟,大哥就带着满脸喜色出来了,示意福七跟着走:“这是足金的金戒指,我预估是六十五到七十元,没想到银行给了八十元。”
      
      林瑶内心欢呼雀跃,八十元,这可真是一笔巨款,现在的老林家,估计两块钱都拿不出来。
      来到没人的地方,林卫国把钱塞给林七:“装到你口袋里吧,我身上不能拿钱,我怕一不小心全花掉。”
      
      林瑶很感动,没想到大哥这么信任她,她很认真地说:“除了给猪治病,这钱要给爸买药,还要给你盖房子,娶媳妇,给大姐准备嫁妆。你先拿着,一会儿咱们分开,我拿着钱反而不方便。”
      
      她从其中拿了一张五块的,说:“大哥你去接兽医吧,我去供销社去一趟,买完了东西自己走回去。”
      
      真是乖巧懂事,大哥听了她的话心里暖呼呼的,把钱装好,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声:“你自己能行吗?”
      大哥要去的地方是红星生产大队,离县上不远,但是离老林家所在的双龙生产大队就远了,接了兽医,没准还要给送回去,这一来一回,也要不少时间,不能再耽搁了。
      
      “我自己能行,” 林瑶拍着胸脯保证。
      大哥走后,林瑶去了供销社,买了牙膏、牙刷,香皂,毛巾,又去楼上拿布票买了小背心、小内裤,抱着这些东西走出供销社,林瑶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这些都是给她自己用的,没有这些东西,感觉哪哪都不自在。
      
      布票是福七的姑奶奶给她的,福七就上过一年小学就不上了,身体也不好,家里人就让她跟姑爷爷姑奶奶学习采药、炮制药材。
      
      姑爷爷是个老中医,福七没学到他行医的本事,药材倒是都认得,一年前,姑爷爷姑奶奶被儿女接到省城享福,临走前给了她一些布票,千叮咛万嘱咐让她自己留着,等大一些自己扯布做身衣裳。福七这才自己把布票藏了起来。
      
      畅想着等身体养得结实强壮一些之后,去深山采药卖钱的富裕生活,林瑶心情愉快,迈着小短腿,按照来时路线朝双龙生产大队的方向走去。
      
      还没走出一百米,一辆拖拉机突突突冒着黑烟在林瑶身边停下了:“福七,你怎么自己在这儿。”
      
      是大队长,林瑶扬起小脸,看到拖拉机,眼睛亮了,她已经知道了大队长的名字,于是笑着说:“爱民叔,我跟大哥来的县里,他去办别的事了,我自己往家走。”
      
      我能搭车吗?还没等她问出来,陈爱民就说:“多远啊,你得走到啥时候,快上来,我稍你回去。”
      
      林瑶眼睛又亮了亮,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她麻利的爬上拖拉机的后斗,拖拉机又突突突的开动起来。
      
      “爱民叔,你来县里做什么?”拖拉机的声音很吵,林瑶大声问。
      
      “我来接知青,这不是没接到吗,他们搞错了,我们生产大队的知青过些日子才到,我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知青?一想到知青,林瑶轻松又愉悦的心情蒙上了一小团小小的阴影,不过她并不觉得困扰,不理会这些人不就完了吗?绝对不能跟他们搅和在一起,对,就这样。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没接到人好啊,这拖拉机不就成了她的专车了吗,还有专门的司机,林瑶把手搭在身上的斜挎包,心里美滋滋的。
      
      等大哥把兽医接回来,家里人已经下工。这就有些麻烦了,本来林瑶和大哥能做主的事情,这下家里人都知道了。
      大家都围在猪圈那,紧张地看着兽医。
      
      兽医给两头猪检查后,很肯定地说:“还能治,要是再晚一天恐怕就回天无力了。不过,就是治疗费用有些高,前三天要给猪打针,等第四天猪缓过来了,再连着喂四天药,就好了。”
      
      兽医估算了一下:“大概要十三块五。”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在农村,寻常人家结婚聘礼也不过是十块钱。农村没啥额外进项的人家,干一年活,到年底也不一定能省下十几块,这给猪看病就要花十几块。
      
      别人还没说话,张巧巧就炸了:“十三块五,这么贵,人有病都舍不得吃药硬抗着,怎么给猪看病这么贵,这两头猪不治了,大队的猪,为啥我们要掏钱治病,要治也是大队掏钱。”
      
      听了这话,兽医表示理解,这年头,给动物看病这活不好干,主要还是农村太穷了。
      
      他摇了摇头,正想离开,付大花好言好语地说:“不是我们不想治,是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林卫国在一旁立刻说:“奶,咱家有钱。昨天我和福七山上,抓了兔子和野鸡,今天拿去卖了。”
      
      谎话随手拈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兔子和鸡?卖十几块得多少兔子和鸡,昨天明明只有一条巴掌大的鱼。按照大孙子好吃口的性子,有兔子和鸡怎么也得留下一只自己家吃。
      
      总之,这话可信度不高。付大花素来知道这个孙子,十句话里有三句是真的就不错了。
      
      不过她不想追究林卫国的钱是哪里来的,面色缓和了些:“既然有钱,又能治好,那就给猪治病吧。”
      
      付大花是个明事理的人,两头猪生病,大队长一句责备都没有,说明他是个仁义的人,现在有机会,那她付大花就要把猪治好,花十几块钱算什么!
      
      付大花拍板了,别人也就无异议。兽医本来就是带着药来的,给猪打了针,大哥又把人给送了回去。
      
      这几天,两头猪明显好了起来,老林家一家人终于挺直腰杆、扬眉吐气了。
      
      大哥把钱交还给了林瑶:“一共七十块,除去给猪治病的钱,还剩五十六块五,我一分没花,你赶紧收起来吧,这钱不禁花,再在我手里放着我怕给花了。”
      
      “嗯,大哥,以后给你找媳妇,一定要找个手严的,能管住你的。”
      
      林瑶一秒都没耽搁就把钱接了过来,等家人去上工的时候,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到一个破旧的瓦罐,还找到一些牛皮纸,把钱仔细包好,放到瓦罐里,在林得山和苗玉兰的住屋柜子下面挖了个坑,把罐子放进去埋好。又把家具原样摆好,这才拍拍身上的土,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估摸着下工时间,美滋滋跑到大街上看热闹去了。果不其然,大街上一群大妈大婶大嫂子,聚在一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