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真的只是一条咸鱼

作者:墨染安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青木楹是九月初才回到东京的,那天正好下着小雨,雾雨朦朦,凉风拂过,倒是十分舒适。
      
      随手把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到脑后,她拖着行李到家时正是下午两点钟左右,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独自上楼回到卧室,随便整理了下房间的卫生,才找出换洗衣物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带着满身的疲惫,头也不吹的直接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卧室内的窗帘是打开的,一眼望出去就能看见外面的万家灯火。
      青木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听着屋外传来的打闹嬉笑声,好半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起床伸了个懒腰,摸了摸造反的肚子,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
      
      客厅里正在听大哥朝日奈雅臣讲故事的幺弟弥抱着兔子玩偶转了转脑袋,眼尖的看到了刚下楼梯的青木楹,顿时眼神一亮,抛下大哥雅臣就跑了过去。
      
      青木楹扶着扶手刚站稳就有一抹粉色的小小的身影迅速地朝她飞扑过来,“哦耶!欧内桑回来啦!”甜甜的童音萌得人心里软软的。
      
      客厅内嘈杂的声音顿时一静,大家都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青木蹲下身抱着小孩,用脸蹭蹭对方那柔软的脸蛋,琥珀色的瞳孔迷离而温柔,声音轻柔而缓慢地:“想死欧内桑了,没有小弥甜甜的笑容,欧内桑觉都睡不香了。”   
      小孩立马笑眯了眼。
      
        面容俊朗的雅臣面带惊喜的走了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小楹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语气里带着些微的责怪。
      
      身边金发碧眼,戴一副细框眼镜,穿着三件式西装,英伦风格浓厚,外表严谨,一派精英人士气质的朝日奈右京。推了推眼镜没说话,但眼里也满是对大哥的话的赞同。
      
      青木松开抱着小弥的双手,起身和大哥拥抱了下,脸靠在对方结实的胸膛上,拖长声线道:“离得又不远,没必要兴师动众的嘛。我今天下午才回来的,那时后家里又没人,太困了就先睡了觉,现在才起来的。”
      
      朝日奈雅臣无奈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宠溺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对大哥的话青木只是笑笑,没说话。作为除了美和阿姨外家里唯一的女性,大家都爱宠着她,让着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青木偏头一瞥,视线刚好和不远处端坐着的朝日奈祈织对上了,他的眼睛很漂亮,但在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毫无笑意。
      眼底一片沉郁。
      
      青木摸了摸后脑勺,有些摸不准自己又那惹他生气了。
      
      一旁的朝日奈右京看到他们的互动,长长的睫毛颤了下,不知为何感觉心底隐隐有些不悦,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青木楹感到腹中越来越明显的饥饿感,精神不振的凑到朝日奈右京跟前,抱着他的手臂撒着娇:“右京哥~ 我现在好饿啊,厨房里还有没有饭啊?”
      
      朝日奈右京心下一暖,脸上这才又挂上笑容,他无奈又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鼻尖,“你先等会,我这就去做!”
      说完转身就进了厨房。
      
      青木楹的眼眯成了月牙状,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属于她一个人的晚餐。心里感叹到,不愧是家里‘妈妈桑’般存在呢,真贤惠!
      
      一旁有着一头银白色头发,左眼下方有颗泪痣熠熠生辉的五男朝日奈椿看着青木楹光顾着和大哥他们说话,全然忽视了他们的存在,气呼呼的坐过来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
      
      表情荡漾的用光洁的下巴蹭着她毛茸茸的发顶抱怨着:“呐呐,妹妹酱是不是忘了还有我和梓了,都不理理我们。”
      
      青木楹头顶挂满了黑线条,嫌弃的推了推他,“椿哥你够了啊,才一个月没见,搞得活像是生离死别似的。”
      
      椿抱得很紧,青木本来力气就不大,现下没吃饭更是推不动他了,她瘪着嘴扭头向旁边坐着的与椿长相如出一辙的,但发色是黑色的,泪痣在右眼下方且气质也相对沉稳很多的六男朝日奈梓道:“梓哥,快把他拉走,这家伙估计又忘吃药了。”
      
      朝日奈梓向她笑了笑,点点头,不顾椿一脸叛徒的表情,态度强硬的把他从青木身边拉开了。
      “你消停会儿吧,没看到小楹现在很饿吗?”
      
      青木这才松了口气,椿这家伙本来就妹控,从小就爱粘着她。现在她估计已经到妹控晚期了,依然没救了。
      打又打不得,骂他自己也狠不下心,好在还有和他同胞生的梓哥能制得住他。
      
      招手让抱着玩偶的小弥过来,青木满足的把人小孩抱在怀里,一脸放松的对沙发另一边坐姿笔挺,面冠如玉,捧着书淡淡然的看着他们互动的十男朝日奈祈织道:“祈织,我的盆栽都还好吧?”
      
      朝日奈祈织和她同龄,两人又都爱好园艺,所以他两关系也向来十分要好。她不再家时,她的宝贝植物都是交由他看顾的。
      
      朝日奈祈织放下手里的书,一脸温柔的向她笑了笑,整个人就像是古时的贵公子一样。“放心,都还好好的,不过......”他的声音温润悦耳,但现在那两个字拖得长长的,更是让人心下一紧。
      
      青木回到熟悉地环境好不容易放松的神经顿时提了起来,紧张地瞅着他。不过啥,她的宝贝咋了?
      
      祈织看够了她这副紧张地摸样,见她清澈地眼底清晰的迎着自己地倒影,之前不快地情绪这才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心情地继续开口:“白掌的花谢了不少,只剩三朵了。”
      
      青木楹回想了下前一段时间,祈织发给她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掌叶片翠绿,白中带绿的花瓣,她没记错的话当时大概有九朵吧。
      
      想到这,她顿时就心碎的抱紧了怀里的小弥,心情瞬间就晴转多云了,脸上阴云密布。
      
      啊!!!她可爱的白掌啊,她居然错过了它最美丽的时刻!感觉整个世界都阴暗了呢......
      
      朝日奈祈织见此眼底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
      
      小弥小大人似的安慰的摸摸她的脑袋,青木虽然感觉小弥的动作有点像以前公园里看到过的撸小狗的样子。但还是表示有被安慰到,果然正太就是人间的瑰宝啊!
      
      “咦,怎么没看到要哥和琉生哥,还有侑介啊?”回过神的青木环顾四周,疑惑道。
      
      祈织旁边坐着的穿着运动服、蓄着短寸、面目英气逼人的九男朝日奈昴解释道:“要哥今天在寺院里当值,琉生哥说是店里太忙了,等会就会回来。而侑介这小子吃完饭就回房间打游戏去了。”
      
      青木楹点点头表示了解。
      
      三男朝日奈要是个职业和尚,在日本,和尚是一种常规职业,每个月除了可以从寺院领取基本工资外,出去做法事也会有额外的收入。甚至是可以结婚吃肉的!
      八男朝日奈琉生是个美容师。而侑介这小子嘛现在正是中二病时期。
      
      她把玩着小弥头顶的两根呆毛,和小弥幼稚的互动着,屋里的大家也都其乐融融的围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放着某不知名的电视剧。
      
      青木瞄了眼电视里穿着校群制服的男女主,眯了眯眼:“算算时间昴哥和祈织你们还有十多天就又要开学了吧?”
      
      祈织和昴听到后点了点头。
      
      青木幸灾乐祸道:“还是我的学校好十月才开学,当初让祈织你和我选同一所大学,你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朝日奈祈织看了看少女笑靥如花、淡雅脱俗的模样,他半睑着眸应道:“...嗯,后悔了。”
      
      青木上的是东京大学,学校是四月和十月开学,四月为上学期,她是7月17日放暑假的,9月30日才结束。日本根据学校不同暑假的长短也不同,大部分学校是9月中旬开始下半年的课程。
      
      朝日奈家从九男朝日奈昴开始往下都是学生党。青木和祈织都是大二生,当初她跳级时祈织是和她一起的,不过大学却并不是同一所。
      
      青木楹记得她家兄弟好像是部乙女动漫中的人物吧,剧名十多年过去了已经忘了。剧情她到还只依稀记得一些,大概就是她十三个兄弟围绕着女主,也就是她的新妹妹日向绘麻转的故事吧。
      
      最后是谁抱得美人归,她也不知道,因为当初她妈把她手机没收了,还给她后,她也懒得再看了,转而火急火燎地去看了追了好久地大大新更新的小说。
      
      现在想来真的是后悔不易啊!真想回到过去狠狠扇自己几巴掌。
      
      上个月美和阿姨再婚,日向绘麻估计再过几天也要来这和大家一起住了,剧情已经展开了。这种乙女番一般都没什么危险,她倒是可以作壁上观,权当看戏好了。
      
      不过小弥就算了吧,她家弥才十岁呢,日本地法定婚龄虽然比华国早,男18,女16就可以结婚了。但这个年龄除了像森欧外那样地恋/童/癖外,正常人都不会下手地吧?
      
      反正弥她估计是没什么机会了,正好她这段时间趁着妹妹酱还没来,再给小弥稳定下世界观人生观等等地吧,免得小小年纪就早恋,最后还失恋了,那多惨啊!
      到时候心疼地还不是她。
      
      坐在青木怀里地弥感觉背后一凉,他也没在意,继续开心的抱着雅雅亲手给他做的兔子玩偶缩在欧内桑地怀里。
      
      吃过右京哥亲手做的晚饭后,青木回到了房间。因为之前才睡醒,现在也没困意,干脆打起了游戏,玩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才又睡着。
      
      窗外的月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柔和地照在少女地脸庞上。
      
      睡着了地她身上少了白天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不见阳光的苍白,有种美丽的病态感,惹人怜惜。睫毛长而不卷,在眼下打下一片阴影,三千青丝散落在枕边,鸦色如黛,更是美色惊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这小说名深深地反映了我的性格,其实这章早就码好了,但是我懒得更新来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