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靠画风嘲讽影帝

      顾南许眉心微动,面上却仍是散漫地笑,像是好心提醒似抬手稍指了一下屏幕上安离的照片:“我画的,应该是你。”
      
      安离不是不懂他话里的讽喻,只是再多看一眼手上的画都觉得糟心,不怎么客气地把画塞回顾南许怀中,伸手想去拿回来自己的画。
      
      顾南许稍稍侧身,将安离的画作稍举过对方头顶,微微抬首观赏片刻,语调像是有些惊奇:“你对自己,也这么狠?”
      
      安离停止徒劳的争夺,站在原地耐着性子问:“什么意思。”
      
      顾南许又抬眸看了一会,像是有些难为情般缓声开口:“画自己...也画成这样。”
      
      安离顿了两秒,稍稍屈膝,趁对方还饶有兴致打量自己画作时,小跳起来用力抢过自己的画。
      
      导演一拍掌心,喊了声卡。
      
      一直在一旁站着的邵佟像是万分激动,小跑着就过去拍摄人员那边看片子。
      
      安离一秒不想再和他待下去,转身往邵佟的方向快步走去。
      
      顾南许留在原地,弯身捡起地上自己的画,有意抬眼像是比对了一下,嘴角往上提了提。
      
      “这不是挺像的。”
      
      -
      邵佟很满意刚刚两位的表现,没再多耽搁便打发安离去节目组安排的酒店整理住宿。
      
      节目组在住宿上倒是没有小气,虽然安排的是酒店的双人间,但位置还算宽敞,各种设施也精致齐全。
      
      安离把不多的行李安置好,留了位置给接下来的舍友,准备架起手机开始直播,又想到忙碌一天来回奔波有些乏累,还是先收拾了衣物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安离来B市前也没查过天气,一身黑色吊带衫配上宽松短款睡裤,刚从浴室出来就有些后悔。大面积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北方五月晚上莫名强劲的风,自己又恰巧洗了头发,湿漉的水汽蒸发带来的凉意,浑身瞬的泛起鸡皮疙瘩。
      
      刚准备去合上床边的窗户,门口门铃响起。安离下意识跑去开门,扭动门把拉开门时才意识到自己安全防范意识有些过低。
      顾南许吊儿郎当地拎着自己的画杵在门口,垂眸就见到安离一身单薄满脸警惕地看着自己。女孩像是刚洗了澡,露出的皮肤还隐约有些湿润,一头短发顺着发尾往下滴水,沿着精致的线条积在微微突出的锁骨上。
      
      顾南许眼底沉了几分,喉结上下动了动,声线恢复散漫:“刚洗完澡?”
      
      安离手还停留在门把上,表情漠然地抬眼看他:“有事么。”
      
      顾南许轻笑,抬手递过去自己的画,眉宇间毫无诚恳请教的意思:“请教一下,我这幅画哪里像狗屁。”
      
      安离握着门把的手微微收紧,忍住立刻把门关上的冲动,垂眸耐着性子又看上对方的画。
      
      不堪入目。
      
      火柴人也就罢了,还偏偏要强加上自己的影子,按图片上生搬硬套地五官安在火柴人的面上,末了还添上几缕头发。
      
      压根没用心画,这所谓的请教也就不知从何谈起。
      
      安离抬眸就对上对方的视线,顿了两秒,诚恳道:“你没天赋。”
      
      顾南许像是没听到她话语里的嘲讽,微微俯身对上她的眸,声色偏沉:“喂,你真不记得我了?”
      
      安离稍稍颦眉,不明所以地回看他。
      
      “行。”顾南许了然清笑两声,眼底却低沉几分,面不改色转移着话题:“对了,邵制片人叫你去录制场地一趟。”
      
      安离下意识抹了把被水滴打湿的肩头,茫然问:“现在?”
      
      顾南许眼底揶揄,语气闲散:“十分钟前。”
      
      “........”
      
      门被用力摔上。
      
      -
      
      安离匆匆换了身衣服刚准备出门,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邵佟。
      
      邵佟像是心情不好,接电话开口语气就很燥:“干什么?”
      
      安离抿了抿唇,尽量客气着问:“你是找我吗?”
      
      “我大半夜找你干什么?”邵佟语气不耐,“我要找你肯定先告诉你啊,什么毛病....”
      安离没再吭声,手指轻点屏幕挂了电话,轻轻阖上眼。
      
      很好。
      
      这个男人,真的,成功,惹毛了她。
      
      她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从还没认识就开始不断找自己麻烦,但现在也不想再探个究竟,只是在心上给对方记了无数笔账。
      
      眼下也不能拿对方如何,安离稍稍舒气让自己暂时宽心,还是把画具摆好调出直播软件准备开始直播。
      
      然而门铃却又在她刚准备按下开始时响起。
      
      怒气顿时上来,她几乎是瞬的冷着脸走到门口扶上门把,却又想起什么稍冷静下来先透过门上的猫眼看了看外面。
      
      在看清门外人的面貌时,浑身瞬间冰凉。
      
      门外站着的不再是顾南许,而是一个戴着口罩身着黑衣面容怪异的男人,隔着门就散着一股酒气。
      
      男人像是注意到门把上的动作,更大力气地开始拍门,甚至开始用手扭动门把试图进来。
      
      安离扶着门把的手微微僵硬,费了点力气才将手挪下,大脑空白不知该打给谁,下意识地又拨通了邵佟的电话。
      
      忙音三秒,对方摁了挂断。
      
      安离手指冰冷,才想起自己应该打给警察才对,逼着自己深呼吸放松边拨打报警电话。
      
      房间的门被摇晃出响声,锁在锁缝里发出清脆的响。
      
      电话里还传出断续忙音,门外的声响忽然中断。
      
      片刻,清冷低沉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你在我女朋友房间门口,干什么?”
      
      安离认出对方的声音,攀附着门缓缓起身透过猫眼往外看。
      门外,顾南许单手禁锢口罩男的双手,眉宇不耐,眸子低垂看不出情绪。
      
      安离耳边电话终于接通,她冷静下来把事件和地址说清楚,再三确认对方立刻赶来后挂了电话。
      
      口罩男听到安离报警的动作,开始奋力反抗着挣脱,公鸭般的嗓音愤愤不平地喊:“我又没干什么!快把老子放开!”
      
      安离也担心口罩男神志不清伤了人,又怕自己出去徒增麻烦,隔着门提声冲门外喊:“顾南许,我已经报警了,你把他放开吧。”
      
      顾南许表情没什么变化,空出的手伸进男人的裤带里拿出对方的手机,递到男人眼下。
      
      刚刚和安离对话时就隐约听到了拍照的声音,职业锻炼出的敏感性让他稍稍确认有人在偷拍,当时留意了一下没见着人,才在安离合上门后就留意着这边的动静。
      
      他几乎笃定,这人的手机里肯定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
      
      “密码。”
      
      口罩男立马挣扎地更厉害,扭动身子要去拿,眼睛发红,嘴里不断念叨着“还给我”。
      
      顾南许等了两秒,垂眸看了一下屏幕,伸手扯下男人的口罩,对着他的脸用人脸识别解了锁,点开图库看。
      
      第一张图就是安离的腿。宽松短裤松垮遮住腿的上半部分,露出白皙的膝盖和修长的小腿,隐约还有洗澡后留下的水滴。
      
      顾南许没什么表情,滑到一张就按了删除,最后干脆清空了男人的相册。
      
      男人发了疯似的抬脚踹上顾南许的膝盖,被对方反踢一脚倒在地上。
      
      安离听到门外的打斗声,心里急了几分,刚想旋开门把,就听到门外有人喊“警察来了”。
      
      安离心定了些许,拉下门把走了出来,就看到顾南许一脚踩在口罩男的背上,大腿处隐约有脚印痕迹。
      
      男人见到警察来了,神色慌张几分,立马哎哟叫起来,大声哭诉:“警察!这人无缘无故打我!还抢我手机!”
      
      顾南许嗤笑出声,将他的手机随手摔到地面,像是好意提醒般缓慢道:“删掉的照片,可以恢复数据。”
      
      男人顿时收了声,伸手捡了自己的手机满脸怨恨。
      
      安离反应过来男人干了什么,眼底添上几分厌恶,主动向警察解释:“是我报的警。这个男人偷拍我照片,还在我洗澡的时候一直敲门试图进来。”
      
      警察看了看情况,从三人的反应了解了大概,把口罩男拷上带走前,带头的老一点的警察上前一步拍拍顾南许的肩膀,眉目有些慈祥:“小伙子,女朋友遇到这种事确实挺气人 ,但下次别踹人了,受了伤保不准你们还得担责。”
      
      顾南许顿了半秒,顺从地点点头,客气道了声谢。
      
      警察走后,安离后知后觉有些腿软,靠着门框微微缓神。
      
      顾南许看着安离脸色比平时又白了几分,想起什么似的吊儿郎当地笑:“刚刚说你是我女朋友比较好解释,别介意。”
      
      安离愣了愣,轻轻点头,又想到对方刚刚算是帮了自己,还是诚恳开口:“没关系。”
      
      小姑娘神色缓了几分,一双眼在走廊暖黄的灯光下像是蜜糖般,长睫毛扇子似的蒲闪,神色认真又诚恳地启唇,声调不像平时那般冷,落在心上莫名生出几分痒意。
      
      顾南许唇角扬了几分,走进一步抬手迅速揉乱安离半干的头发,嗓音染上几分笑意。
      
      “那晚安了,小女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稿子到这里就结束啦。
    大概率——不会再填。
    非常感谢写这篇时有个一路跟着的宝贝儿,可惜我把你弄丢了。
    如果你看到的话——
    酒酒在这里给您磕头了!!对不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