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想治病指南

    作者有话要说:
    非典型言情文/比起言情小说不如说是篇流水录/非非非非常不建议阅读
      1.
      
      徐子洋的名字听起来就是个男孩。
      
      可是这总比徐子芳好听。子芳,就一个芳字,多少老土和俗气都被它含括了。
      
      在羡慕身边无数的柳柳、璇璇、菀菀等好听又秀气的名字后,徐子洋时常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子芳听起来就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子洋听起来就是一个男孩的名字。
      纠结来回几次,总是嫌弃自己的名字不够好听。被问烦了的爷爷会说谁叫你不是个男孩,爸爸则
      
      用一个更加荒唐的理由说出身时给你算了命,五行缺水,海洋的水最多,所以你叫洋洋。
      
      徐子洋把那为什么不叫徐子海的问题吞回了肚子里,迅速掂量子海和子洋哪一个更难听,欣然接受了自己的名字,并在别的人再问起这件事时,很有底气地问:“你见过什么水比海洋的水更多?”
      
      对于徐子洋纠结名字的行为,徐子芳是极为不屑的。一开始纠结的人根本不是徐子洋,只是有一天徐子芳向她抱怨自己的名字老土又乡村,才引起了徐子洋对自己名字的深刻反省。
      
      可是看到徐子洋纠结自己的名字时,徐子芳又不在意了。她是姐姐,必须要比妹妹成熟,懂事,
      
      所以妹妹吵闹的东西她就得不屑一顾,就得乖乖站在一旁用幼稚的眼神责备徐子洋的吵闹。
      
      “徐子芳,我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了....”
      “你好烦,纠结这个好弱智啊。”徐子洋迅速学会了一个新词叫做弱智,需要和幼稚捆绑使用。“这爸妈给的东西,有什么好纠结的,我告诉你我的真名吧,叫上官月儿。”
      
      徐子洋迅速忘记了是谁带起对于自己名字不满的头。徐子芳的真名不知道为什么让自己想起了故事书里被雷公劈死的女子,最后到了天上做公主回头惩罚雷公。
      
      “我也有真名!我叫...叫上官...”徐子洋的想象力基本源于对徐子芳照猫画虎地抄袭,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词能和姐姐取的上官月儿一样高级。
      
      “有病,就会抄袭我。”徐子芳骂道,“你得学会自己回忆,这是我们上辈子生活在古代的名字,不是每个人都能想起来的。”的确,自己就是在和奶奶看古装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名字出现时才想起自己和她同名。
      
      在徐子洋的脑子里,“古代”和“公主”是一个意思,有了古代的名字就有做公主的身份。可是她拼命回想也不记得自己上辈子都做了什么,更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儿。于是她纠缠着徐子芳讲她上一辈子的故事,希望能从她的故事里回想起自己的前身。
      
      “我以前出生在皇帝的家里,我那个妈妈生我的时候外面有一个月亮,所以叫我上官月儿。”.....
      
      “我长大后成为了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子,我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喜欢我的人跟着。”
      
      徐子洋听得认真,可是故事从头到尾似乎没有第二个人出现的意思。
      
      “我呢?我什么时候出生?”
      “你?”徐子芳翻了个白眼,“我上辈子就是独生子女,哪有你啊!”
      
      徐子洋毫无征兆地接受了这个晴天霹雳:她可能没有上辈子了。泪腺尤其发达的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嘴哇了一声,眼泪立即如泉涌而出。
      
      徐子芳见怪不怪地啧了一声,推了徐子洋一把就往外跑去。徐子洋照常像只鼻涕虫粘着徐子芳不论她走到哪就跟到哪,除了哭没有任何其他动作。徐子芳无语地捂住耳朵,只想给这个不知好歹的爱哭鬼来几脚。
      
      “奶奶,我觉得徐子洋好烦。”晚饭的时候,徐子芳故意没有吃几口饭,用筷子边戳饭粒边说。
      远处徐子洋还在看着重复播放的故事碟片。爷爷出去还没有回来,徐子洋就这么等着他回来喂饭。
      “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自己吃饭,羞人哦。”奶奶故意压低声音,她知道子芳喜欢自己边数落子洋边表扬她,“我们子芳一岁不到就会说话了,自己用筷子吃饭吃的最好了。”
      “那爸爸也不喜欢徐子洋吧?妈妈也不喜欢吧?”徐子芳默认了奶奶和自己在统一战线,小嘴叭叭的开始得寸进尺。
      
      奶奶照例拿那句“你是姐姐,要比她懂事”糊弄子芳,连哄带劝地让子芳扒下了一口饭。
      又过了会,门外才响起门把扭动的声音。爷爷向来不会叫人开门,只会不停地扭动门把手制造出声音让屋内的人过来。
      
      “子洋,给你爷爷开门。”
      
      子洋慢慢挪到门口开了锁。
      
      “你个娘扒爷的,叫你开个门你就在门口也不开。”爷爷一把推开门,徐子洋迅速判断他老人家心情不佳,乖乖坐到饭桌前等着喂饭。
      
      “你是哑巴啊,不知道叫人开门啊!”奶奶在厨房把水龙头开的很大,“这么晚回来,想把你孙女饿死啊!”
      
      爷爷又嘟囔了几句,抽开凳子,拿碗盛了饭,把豆腐碟子里的汤汁和豆腐块都倒到碗里,又夹了几片肉和蔬菜,用勺子拌起来,盛了一勺往子洋嘴里送。
      
      菜已经凉透了,汤汁好咸...然而徐子洋一个字也没敢抱怨,和爷爷生活的岁月里她很明白什么叫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知道今天最好是乖乖闭嘴好好听话。
      
      吃到第三口的时候徐子洋只觉得嘴里满是盐,凉透的米饭混上冰冷的豆腐咀嚼都很费劲。她于是小心翼翼地说:“爷爷,我吃饱了。”
      
      爷爷没有说什么,又往碗里加了饭,把肉碟剩下的油汁也倒到自己的饭上,开始自己吃。徐子洋
      松了口气,明白这是她能离开的讯号。
      
      很长一段时间里,徐子洋总是比别的同龄孩子瘦那么几圈。爸爸又是隔了一段时间才发现了这件事,却因为忙碌从来没有发现过原因。
      
      餐餐都是奶奶亲自下厨爷爷亲手喂饭,怎么这孩子就不长肉?
      
      殊不知二位老人早已分工明确,哪个孩子归谁带,谁也不干涉谁。
      
      奶奶也不是没有心疼过这个小孙女。只是从子芳口中听到的子洋那么无理取闹又爱哭,心中的疼惜不免一减再减。到最后只剩给她留些菜饭的情分。
      
      爷爷吃完饭后是徐子洋每天最痛苦的时间。还不会自己洗澡的她要等爷爷在澡盆里放好水再给自己搓澡,而老人家的感官似乎格外迟钝,水不是太烫就是太凉,洗澡中爷爷还要遵循他道听途说
      或看了哪本歪门邪道的伪中医书中用勺子刮痧的方法,给子洋在背上用勺子狠狠地来几下,留下一道道红印子才肯罢休,美名其曰排毒。
      
      奶奶不止一次在一旁看着,讽刺爷爷非要把孩子整病了就开心了。
      
      子芳和子洋都看得出来爷爷奶奶谁都不喜欢谁。有好几次他们吵架到要动手,子洋只会哭着抱住爷爷,子芳则哭着挡住奶奶,扬言他们再打就要告诉爸爸。
      
      徐子洋就是在两位老人每日不休的吵嚷,餐餐冰冷的饭菜和子芳的陪伴与嫌弃中逐渐长大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