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呸我自己

      稍大的水流冲洗着谢铭阳白皙的手臂上,留下点点水痕。谢铭阳还嫌不够似的用另一只手不断揉搓着自己逐渐泛红的胳膊,仿佛上面有什么紧紧粘附在皮肤上的污点。
      
      “得了吧兄弟,”我在一旁看着终于忍不住劝道,“洗的够干净了。再搓得破皮了。”
      
      谢铭阳轻轻地啧了一声,又反复擦了擦手后才慢慢关上水龙头。
      
      “他军训服上的汗,”谢铭阳带着厌恶地神色一字一顿地说,“能拧下半桶水来。”
      
      我颇为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毛翔宇一向是个不大注意卫生的人,像谢铭阳这种有洁癖地和他发生了肢体接触估计恨不得把自己那层皮给搓掉。
      
      在被谢铭阳摁着脑袋拍了照之后,毛翔宇几乎是立马带着哭腔吼了一声转身就跑。谢铭阳也几乎是立刻就往饭堂边的洗手池走去,开始一遍遍清洗自己碰过毛翔宇的手。
      
      与此同时,操场上军训结束的铃声也响了起来。操场传来熬过一天的欢呼声,人群骚动着都准备冲回宿舍整理内务。
      
      “回去吧?我床还没铺。”我向谢铭阳询问道。
      
      谢铭阳点了点头。我们于是抓紧赶在所有人赶回宿舍前进了房间。谢铭阳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地
      想洗澡顺便再清洁一下自己的手臂,我于是让他先去冲凉房,自己开始铺床。
      
      在我刚准备把谢铭阳床上我的东西搬到上床时,宿舍的门被人用力地拍打。范迪人还没进来就开始扯着嗓子嚷嚷我和谢铭阳不够义气,逃了下午的军训就算了晚上也给翘了,关键是还不带上他。
      
      我笑着走过去帮范迪开了门,想了想于是商量着和他说:“能唱歌吗?我们准备找男女领唱,还缺男生。”
      
      范迪幽怨的眼神噌一下亮了,喜笑颜开地就往我背上一拍:“是兄弟啊老徐!能唱!能逃军训让我做女领唱都行!”
      
      我无语地白了他一眼。范迪没骨头似的就往离我最近的谢铭阳的床上一倒,扯着我的衣服说:“坐下坐下说,累死爹了。女领唱是谁?好看吗?跟我般配吗?”
      
      我没好气地捶了他一下:“徐子洋。我们班文委。”
      
      “哦那天唱歌那女生?”范迪嘿嘿一笑,“整挺好整挺好,我记得还挺清秀的...”
      我正脑海中浮现徐子洋累的半死不活跑来告诉我们时长时的样子,颇想虚心请教一下范迪觉得她清秀在哪里。我刚准备开口时谢铭阳已经洗完了澡,浴室的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些许热气从门缝中慢慢逸出。
      
      我突然想起什么,赶忙往范迪身上一看。刚经过几小时的军训,范迪身上的短袖几乎是被汗水湿透,脸上还有些许没有蒸发的汗滴,正顺着他剃的极短的发丝滴落在谢铭阳的床板上。范迪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在床上伸起了懒腰,一个动作下来床板上便有了隐隐的汗迹。
      
      我脑海里回放起谢铭阳对毛翔宇身上的汗的嫌弃,在看看一旁开始在床板上打滚的范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谢铭阳大约是穿好了衣服,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范迪丝毫没意识到地开心地冲谢铭阳叫了声“老谢你出来啦”,一边还懒洋洋地赖在床板上不肯动。
      
      我飞快地冲谢铭阳说:“我突然想起来我恐高,我想睡下铺和你换一下。”
      
      范迪此刻终于肯从床板上爬起来,却满脸讶异地朝谢铭阳看去:“我x,老谢你身材也太好了吧?怎么练的教教我?”
      
      我这才注意到谢铭阳从浴室出来时没穿上衣。在男生宿舍里这倒也不奇怪,甚至大家混久了穿条底裤就跑出来的也不在少数。
      
      谢铭阳看着范迪微微一笑,走过来像是想拍拍他的头却又在看到他身上的汗后收回了手:“你坚持军训,军训完了说不定能有一半这样。”
      
      范迪立马变卦说觉得自己现在也不差。我以为谢铭阳是没有听到,于是对着他又再说了一次:“跟你换个位,我恐高,睡不了上铺。”
      
      谢铭阳看了看我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伸手从我背后他的包里翻手机:“我去阳台打个电话,帮我看着点宿管。”
      
      范迪在旁边坏笑:“又打给女朋友?”
      
      谢铭阳笑着点了点头,一边拨通了电话朝着阳台走去。
      
      “没人性啊没人性,”范迪啧啧地摇了摇头,又看向我,“老徐你不会也有对象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一边开始整理床榻。
      
      范迪识趣地站了起来帮我扯好被子角,一边惊讶地问:“你没有?长成这样都找不到女朋友了吗?”
      
      我哭笑不得,一时不知该怎么回他,于是佯装忙着整理床铺没有理他。
      
      范迪一个人却也说地起劲,在一旁边叨叨边帮我收拾东西:“但你别往班上说,也别往外面说,像长成你这样的没对象,那剩下的男生可就都没机会了,老徐你听到没有,不准往外说你没对象...”
      
      我敷衍地朝他点头。范迪又唠叨了一会,觉着没趣便说自己先去洗澡了。宿舍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回来,大约宿舍的气氛一直是范迪活跃起来的,大伙发现范迪不在也就没有人再吭声,默默地开始干自己的事。
      
      我于是终于能把自己的床铺好。我站起来舒展了会身子才发现我的上铺东西还是我摆上去时的样子,谢铭阳在阳台煲着电话粥还没完事。
      我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整整,毕竟离熄灯也没有多长时间,而浴室里还有人没出来我也洗不了澡。
      
      我于是走到阳台想问问谢铭阳的意见,远远就看到已经套上一件短衬衫的谢铭阳侧靠着栏杆皱着眉讲着什么。
      
      我意识到这不是什么问要不要帮你铺床这种问题的好时机,想转身离开却还是听到了谈话内容的只言片语。
      
      “...我不是这个意思。”
      “别这样称呼他,他有名字。”
      
      我隐隐觉得这个“他”有那么点可能性是指向我自己,想了想觉得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挠了挠头准备走开。
      
      “林徐生。”
      
      我一时还以为他在叫我,于是下意识地回头看。谢铭阳却没有看向这边的意思,仍然半靠着栏杆打着电话,只是面上添了些许不耐。
      
      “他叫林徐生。楠楠,不要再用那个称呼了。”
      
      “乔榆他是自作自受,你也不用再向着他。”
      
      我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继续听。
      
      “我就是见过乔榆当时的样子,”谢铭阳的语气听起来是不想再说下去,“所以我见到现在的林徐生才会觉得乔榆是个懦夫。你不要胡思乱想,我这边快熄灯了,明天再打给你。”
      我站着的位置并不算隐蔽,谢铭阳挂断电话抬眼就看到了我。他并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朝我笑了笑然后向我走来。
      
      “都听到了?”
      
      我微微摇了摇头,“只听到最后一段。”
      
      谢铭阳愣了愣,随后很开心似的笑了起来:“那下次打电话叫上你,让你听全过程。”
      
      我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想起我来找他的初衷:“你床还没铺,刚是想来问你要不要帮你铺床。”
      
      谢铭阳点了点头,顿了一会又看向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但还是替她向你道歉。”
      
      我很想告诉他其实我挺好奇他女朋友到底叫我什么了,但看着他严肃的模样还是正经地点了点头:“没关系。”
      
      就在我和谢铭阳相望无言气氛逐渐凝固时,范迪很合时宜地推开了阳台的门:“老徐你还洗不洗了,只有十分钟就要断水熄灯了。”
      
      我一边回他马上去洗,一边让谢铭阳自个铺床或者找范迪帮手。
      “
      没事,”他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欠打的懒散模样,“铺不好就凑合和你睡吧。”
      
      “还是算了吧,”我朝他诚恳地说,“怕被你女朋友上门打死。”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