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6

      坐在办公室里敲击着办公桌,手指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着。
      
      准备着出国的文件,等一下交给院长就好了。
      
      等收拾好东西,也可以住到新房子里面去,关于宗佑他们的事情,她也不会再去干涉了,可以好好睡觉,明天没有监考,这一次还是直接去医院看吧!
      
      七雾那边倒是轻松了许多,可是智恩因为请假又被奚落。
      虽然只是正常的下班,但是领班以这几天工作多给他安排了不少工作。
      而宗佑倒是不和考试院的人交流了,但是在工作的地方老是被猥琐的上司骂,还看到上司偷窥女前辈。
      
      “今天就到这里了吧!宗佑,你过来一下”看着学长,宗佑只好跟过去。
      
      “老师”
      七雾抬头,看着眼前的女生有些头疼:“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求求你,我的平时分如果太低了,我就要挂科的。”女生的眼睛里面是愤怒,还有一些假装出来的祈求。
      
      “可是你没有来上过课,我已经给了你二十分的平时分了”七雾冷静的说着,并不想拆穿女生的故作可怜。二十分的平时分数,如果期末好好背书,80分不算困难,可以及格,明明知道自己考试成绩低,那为什么不多积累平均分,到期末再求情,怎么可能。
      
      “老师,求求你,我不能挂科,我挂科我就会失去助学金。”
      七雾放清了语气:“你和其他人好好借一下笔记,平时就说过的重点都要考,努力背,80分是没有问题的。”
      
      成绩已经录进教务处,是不可能再改了的,学校也应该等考完试再公布的,只不过想起来眼前的女孩子有亲人在教务处,就不奇怪了。
      她没有再理会,每一个都需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她已经用关系获得本来不该得到的助学金,她不需要为她的错误去买单。
      今天早上就不应该把车子停在学校门口,她还想去早一点买几盆花,上一次说的花挺好看的。
      
      一个阴影冲过来,七雾下意识的躲到一边,看着黑色雨衣的人拿着刀子向自己冲过来,跑!!!
      她多年遗忘的那种感觉让她从的刚刚的一刀下闪开,却避不过下一刀。
      “这是,做什么。”男人高大的身影挡在眼前,将那娇小的凶手甩到一边,凶手爬着跑了。
      “别”看到他要追上去,她抓住那只手。
      男人闷哼一声,她才发现,他的手受伤了。
      “先生,你怎么样了?”她抬头,却看见一脸温柔看着她的牙医。
      无措的放手,退后了一步,撞在后面停靠的车子上。
      “怎么是徐医生你!..................去包扎一下吧!”她低着头。
      他虽然受伤,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只是淡定的和她说:“七雾怎么现在都不回去,差一点就危险了”
      “徐医生的手快点包扎一下吧!”
      
      七雾有些不自在,对于眼前这个人的关心,但是她向来是一个感恩的人,对于别人的帮助向来是抱着巨大的善意的,只不过这个世界对她有善意的人真的太少,所以她也很少有机会去表达。
      这一刻即使有害怕,但是在这时候,她有理智的表达自己的关心,不想让他察觉到她的害怕。
      可惜她遇见的是徐文祖,所以那些假装也变得有些拙劣。他看着她隐藏在关心后面的那丝可怜的害怕,是自己前面的不友善吓到她了吗,还是她知道了什么呢?真是让人好奇呢......
      
      “七雾帮欧巴包扎吧!一只手的话,要包扎有点困难呢!”徐文祖靠近七雾,从外面看是将人全部包裹的动作,但是两个人身体其实没有任何接触,他对着她的耳朵,气息散在耳边,让她的心跳动的快了几分。
      她转过身体,开着车门:“那徐医生,我送你去牙院。”
      徐文祖的声音有些莫名的阴冷:“恐怕不能了”
      她转过身体看着他,害怕他冒出什么惊人的话:“为什么”
      徐文祖还是笑的温柔,脸上有些义愤填膺,是有点假!他对七雾的假装看的一清二楚,而七雾对于他的情绪也十分敏感,他没有气愤,而是............幸灾乐祸。
      顺着目光看见车轮瞥下去。
      “我先带你去报警”他将人用没有受伤的手拉走七雾就这样子坐进去他的车里,看着自己坐在驾驶座上还有些懵。
      苏贞花看着为徐文祖包扎的七雾,郎才女貌,两个人一样亮眼,这个女孩子好像是上一次在外面等的人,有一双很干净的眼睛。
      “杨小姐,笔录需要您签字,请进来一下哦!”
      “是在校门口那边袭击您对吗?还扎破您的轮胎!”
      “是”七雾回答。
      “今天没有什么异常吗?”
      “是”
      “那辛苦您了。”
      “辛苦你们了”七雾鞠躬,
      “徐医生是男朋友吗?很帅哦!和您很配,还一直陪着您,我记得上一次还给你带了礼物”苏贞花的脸上有些八卦。
      “啊............”七雾有些懵。
      
      “是,她有些害羞”徐文祖将七雾锁在怀里。
      苏贞花有些羡慕:“哎哟,好羡慕哦!徐医生上一次说您是很重要的人呢!谈恋爱许久了吗?”
      七雾觉得她这一刻不该说话,不然会遇到什么不能估量的事情。
      “没有,我们一起是同一所学校,她是我学妹,最近才遇见的。”他的眼睛全部是爱意,温暖,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那是真的。
      徐文祖谦逊的笑了笑:“苏警官,七雾有些不舒服,我们先走了,案子的事情拜托你们了”
      
      旁边的警官看着发呆的苏贞花:“很般配呢!”
      苏贞花从刚刚七雾的眼神里面脱离出来,她好像有话要说,一直盯着她。
      总感觉这个徐医生和考试院有关,可是刚刚的试探又很正常。奇怪! 大概是因为太忙了。
      七雾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带上了车,看着出去的人,送的红色的玫瑰,很漂亮,但是她从来不买玫瑰,是第一次收到玫瑰。
      想起来男人明明第一次碰她时候很排斥,但是现在却好像很喜欢时不时的碰她,就像逗猫一样。
      女朋友!
      
      “徐医生为什么要骗警察呢!”
      徐文祖在车外看着那双像小鹿一样的眼睛,有猫咪受惊的防备,明明知道凶手,却还是选择隐藏,奇怪。
      
      他看着七雾,用收抵住车顶,将头探进去看着她的眼睛。
      很漂亮!
      他整个人笼罩在她身边:“难道七雾看不出来我在追求你吗?当然是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想照顾你”
      那个礼物是那些散落的麻醉剂。
      
      “礼物是什么东西?”她直视他的眼睛,手心里冒着冷汗水,只是试探,如果她知道他跟着他,也许会说出来。
      如果没有说,那他也许并不打算对她下手。
      她也不相信他要追求她,他不是那种会喜欢别人的人。
      他将脸覆上来,将人锁在驾驶座上,看起来像要将唇覆上去。
      
      七雾眼睛睁大,无措的看着他。
      他用手蒙住她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这个人对这个世界就不厌恶吗?
      这双眼睛很干净,干净到让你好奇,如果沾染上其他东西怎么样?
      对那个油腻的家伙的话一点也不生气,最重要的是,她好像让他的作品和作品旁边的那个人都有了一些对世界的期待。本来想从根源上毁掉的,但是却又改变注意了。
      她对他那种黏腻的好感可以利用,把她也变成一个怨恨世界的人,多好!
      那作品的爱情也会枯萎,希望也会破灭,变成和他一样的人。
      他有些嫉妒呢!
      
      他在离那唇只有须臾的时候就转过去,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让她的心一颤一颤的,好像下一秒就会猝死一样。
      
      “七雾会喜欢我的,就像喜欢这束红玫瑰一样”
      他慢慢的把头移开去头埋在锁骨上,在七雾看来,这是比亲吻还让她更难接受的事情,她的手有了反抗,在身上过于庞大的人看来是微不足道的。
      “亲爱的,我很喜欢你呢!”你是一个很新的玩具。
      “你呢!”有没有落入我的陷阱,反抗不了我。
      
      明明没有看见他的脸,明明他的声音那么甜蜜,但是七雾却在发抖,她突然发现,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躲开这个人。
      在这一刻她确定了。
      她感受到的监视感觉是来自于这个人,是她无意的给自己沾染上了一个巨大的麻烦她也知道自己好像是真的没有办法摆脱。
      这个人,就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她摆脱不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他没有再让她开车,用受伤的手开车把她送回来了。
      
      她早就忘记了他受伤的事情,在精神的过度紧张里面,她一遍一遍的细细琢磨自己在那一天跟踪徐文祖遇见的事情,却一无所获,就像她忘记那个在自己背脊上“画画”的女人的时候,忘记是怎么发生的。
      只有在她的一遍遍炫耀的与那个男人说自己的功绩时候,那种来自身体的悲哀才让她依昔想起来刀在血肉里的声音,还有她的笑声,直到现在,她还在害怕,也愿意忘记那段记忆,在午夜梦回才会在梦里哀求着。
      现在,她想要回忆跟着徐文祖的场景,她跟着他,他差一点发现了她,他好像注意到别的东西离开了,她跟过去的时候,好像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考试院,躲在楼顶,那座考试院很恐怖,充满着诡异的气息,那是熟悉的那种感觉。
      她躲在阳台上徐文祖和尹宗佑在说话,她被两个人有些不正常的想法给吓到了,在尹宗佑的话语中,似乎引诱出来了和徐文祖一样冷漠的灵魂,一个充满怨恨,冷漠,无畏的可怕灵魂。
      她在上面等了很久,她好像跑到了车子那边。应该式证实了徐文祖在干的事情,因为太过惊悚,所以她好像忘记了。
      她应该感谢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吧!毕竟因为这个,让她那么多年都还好好的说话在这个世界上,至少是可以好好生活的。
      徐文祖看着陷入自己世界的人,有小兽一般敏锐的直觉,他想掐断那敏感的神经,看看那后面的人。
      【七雾呀!要好好的活着,不要再妨碍了,不然就太不美好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