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作他妹无法无天

作者:一棠生淮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看热闹事儿大

      我,工藤优香。
      
      今天是要搭在这儿了。
      
      “嘿~帅哥~”我干巴巴打着招呼,左脚脚踝因从三米高的建筑落地失败而往死里疼,动弹不得。
      
      昏暗狭小的小巷里,我,对面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墨镜大哥和一个长头发叼烟的黑衣大哥,脚边是我那被敲了一脑袋血的侄子。
      
      夜色中,游乐园绚烂的灯光与欢快的音乐声就在身边,可又是离得那么的远。
      
      就好像生与死的距离。
      
      娘的,这时候了我还文艺个屁。
      
      对面是他妈的琴酒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我才27岁!!我不想死!!!我还没谈过恋爱,我还没升职加薪,我还有保险没交完,交不完这钱纯他妈浪费了呜呜呜——
      
      不对,临死我想什么钱啊!?
      
      冷静,冷静下来。
      
      我脚后跟往后轻轻踢了踢死尸般的一大‘坨’侄子,然而这没用的小东西除了从靠在墙边变成了滑倒在地面上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工藤新一!!!老娘恨你!!!
      
      现在好了,因为这动静,远处黑黝黝的枪口现在就抵在我的眉心上,对,就是我多次幻想点颗红痣的地方,现在估计马上要开个大洞了。
      
      “帅哥?嗯?”
      
      低哑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是死神的镰刀在金属上摩擦,方便揣起的小巧□□抵在我的脑袋上。贴近黑色□□的视野里,我看到一双瞳孔很小的犀利眼睛,那张狰狞的帅脸离我很近。
      
      近到那烟快要怼到我的脸上烧出一个洞来。
      
      我近乎谄媚地笑着,屁都不敢放一个。
      
      完了,故事还没开始,我就要成了故事背景了。
      
      ................
      
      工藤优香,工藤优作的妹妹。
      
      译文很像只是巧合,读音上区别大的很。
      
      十岁的我捧着我哥的侦探小说,看着工藤优作这几个大字,捂着磕的满是血的脑门,傻了。
      
      他的书房被我弄得一团糟,按理说等他回来肯定是要捞起我打屁股,现在不跑待到何时?可是,我却动也动不了。
      
      我穿越了?
      
      不,那是前世?
      
      被绊倒摔了一跤后,脑海中突兀地闯入了无数陌生又熟悉的场景,给我年仅十岁的幼小心灵带来了极大地冲击,致使一个熊孩子的思维方式瞬间变成了十八岁少女。
      
      这是名侦探柯南的世界?
      
      而我.........
      
      我看了看一手血的小白爪子,颤巍巍抹在了我哥的书页上,嗯,当然不能抹在自己裙子上了。
      
      我十岁,工藤优作22岁。
      
      此时工藤新一还没出生,甚至他现在可能就是个没用的卵子。
      
      我嗷一声跳起来去找我哥,告诉他嫂子要怀了。
      
      我哥十分震惊,十分感动,于是皮鞭子沾凉水抽了我一顿。
      
      我哭的嗷嗷响,委屈极了,现在的我想抽死当年那个大脑被记忆冲击的神志不清的自己,真是蠢得令人发指。
      
      好在嫂子被我哭的心软,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还真怀了?”我哥挑眉,摸摸我贴了块纱布的大脑门,一脸古怪。
      
      瞅我干毛??你老婆怀孕,又不是我干的!
      
      嫂子倒是很开心,觉得是小孩子有特殊的感应,还视我为带来运气的小福星,宠的我不要不要的,倒是我不好意思了,咱又不是送子娘娘。
      
      大半年后,小新一呱呱坠地,嫂子一边嘟囔着不是小公主,一边弹了一下这小东西的‘小东西’。
      
      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邪恶地看着这个比我小了十岁的弟(玩)弟(具)。
      
      也许从此工藤新一就恨上我了吧?说看见我就他妈蛋疼。
      
      ....................
      
      现在,他蛋不蛋疼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疼。
      
      我腿软的像两根面条,脸都要笑僵了。
      
      娘的,大爷你枪不枪毙,给个痛快行不行?
      
      我不了解琴酒,但我知道他是组织里最残暴的一个。可奇怪的是他枪口指在我脑门上两分钟了,我死前走马灯都回放两回了,他却还没开枪。
      
      只是用一种戏谑而残忍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脸。
      
      看看看,能他丫看出花儿来啊?
      
      “你不害怕?”
      
      那死神镰刀‘锵锵’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愣了一愣。
      
      完,忘了走流程了,尖叫啊还是逃跑,一个没有,还踏马叫人帅哥,就差吹口哨了。
      
      我是白痴!!!
      
      不对,那他还没杀我,证明我还很聪明,我想了想,不是我不害怕,是我怕忘了。
      
      但是好像意外的多活了一会儿?这么神奇?莫非我有女主光环?
      
      我眼前一亮,那我要是抱大腿呢?虽然危险系数大了一点,那也总比一枪毙了强。不知道酒厂的平均工资是多少?有没有五险一金?包不包住宿........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回过神,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琴酒,就发现这哥们已经不再看我,而是看向了我的身后,轻轻笑了一下。
      
      “?”
      
      我一愣,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栽倒下去。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