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lpha到底有几个马甲

作者:不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不等凌沐回答,唐凛之就把骨节分明的手覆上了凌沐的双唇,掌心的温度比刚才高了许多,接近灼烫。
      
      有了刚才的铺垫,凌沐以为唐先生又要自己噤声,所以没动。
      
      唐凛之在她一时迷惑的目光中撑起身子,轻轻吻了一下自己的手背。
      
      他的唇和手指都非常好看,线条优美,颜色浅淡,做出这样的动作暧昧挑逗到了极致。
      
      偏偏他垂着眼帘,目光专注,神态干净认真,又深情。
      
      他在吻自己的手背。
      
      却像直接亲吻了手背下温热的双唇。
      
      凌沐惊了一瞬后立刻反应过来,她狠狠压下唐凛之的手,迅速反缴强迫唐凛之翻身,膝盖顶在他的背上,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凌沐沉声道:“无礼。”
      
      她面色寒凉,没有羞涩,只有冰冷的不悦和居高临下的俯视,杀意在她血色的眸子里蔓延。
      
      唐凛之埋在被子里闷闷地笑。
      
      弹幕已经疯了。
      
      【!!!】
      
      【一时不知该羡慕谁】
      
      【恋爱游戏石锤了。】
      
      【我要当他的手!!!两个大美人的亲亲我都要!!】
      
      【???这两人身高腿长的看起来都是A怎么就勾搭上了呢?】
      
      【消费欺诈,我是来看竞技的,举报了】
      
      几分钟后,一张截图出现在了星域综合大学的学生论坛里,标题只有四个字。
      
      【要地震了】
      
      卫轩辞的光脑通讯突然疯狂响起,他随意打开了一个聊天窗口,一张照片就跃入他的眼底。
      
      俊美的男Alpha正隔着手背亲吻微微愣神的女Alpha,他们躺在床上,同样纯黑的发丝相触相连,被蓝白的轻柔布料罩着,纯洁和暧昧交织,能轻易勾起人心底的隐秘欲望。
      
      卫轩辞差点捏爆环在自己手腕上的光脑。
      
      唐凛之……我要杀了你。
      
      卫轩辞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游戏里,凌沐死死压制住唐凛之。
      
      “饶了我吧。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唐凛之不再笑了,声线沉静平缓。
      
      凌沐皱眉不说话。什么最后一次,难道之前还有过几次?他们认识?
      
      可凌沐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
      
      唐凛之躺在凌沐身下不动了,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想去厨房可以。但要等待一个小时,在骷髅管家前往大厅迎接客人后才能出去。”
      
      凌沐压制着他,没有松手。
      
      她在想能否趁机把唐先生干掉。
      
      凌沐没有忘掉这是一个竞技游戏。唐先生给她透露的种种信息,像是在揭露一个谜团,但何尝不是在故意引导她的思维?
      
      他占尽了信息积累的先机,用猝不及防的方式打断自己的游戏进程,向自己灌输了一堆概念。
      
      凌沐可不会因为茫然就让自己陷入被动。
      
      通关条件是在玛丽喜欢的厨房做好她爱吃的食物。凌沐目前掌握的唯一相关信息就是玛丽有喜欢的葡萄酒。
      
      管家说她身上有葡萄酒的味道。
      
      象征死亡的骷髅,亡灵游荡的庄园……玛丽的食物,真的是正常的食物吗?
      
      自己作为葡萄酒商人,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货物的信息。
      
      凌沐心中浮现了一个血腥的猜想。按照这样灵异的基调,带有酒香的自己会不会是葡萄酒本身?
      
      这个游戏还有一个极其不协调的地方。
      
      在多人关卡中,如果是多人参与的剧情流,登出就默认人物死亡,玩家退出竞争。因为时间线不会为任何一个人暂停。
      
      而这个关卡却没有最长游戏时间限定,例如——“在五日之内达成通关条件”。
      
      要成为最后的赢家,便不能中途离开。如此一来,在线时间有限的玩家就被置于天然的不公平地位。
      
      而竞技游戏的核心从来不是比拼在线时间。
      
      因此必定存在速战速决的办法,“等待一个小时”、“等到晚上的面具舞会”……这样的规则,绝对是可以被打破的。
      
      还有什么没有利用到的,看似无意义的游戏信息?
      
      凌沐想起了骷髅管家一开始把她带到的会客厅。
      
      她在那里什么也没干成,只观赏了一下大变骷髅。
      
      会客厅空旷冷清,墙上挂着壁画,是许多人的肖像,远处墙壁的中央是巨大的磨砂落地窗,和背后一模一样的落地窗遥相对应……
      
      在管家变成骷髅的一瞬间,光线暗下来,落地窗依旧透着户外的光线,很明亮。
      
      凌沐细细回想刚才的画面,努力复刻出变故发生的那一幕。突然间,一个惊雷在她心头炸响。
      
      影子!
      
      在光线暗淡下来的那一瞬间,磨砂窗户透出的户外光源是最亮的光。自己和管家的距离大约十米,处于大厅的中央,而在前后磨砂窗户的光线下,他们影子的角度没有区别,都微微向凌沐前方倾斜。
      
      自己视野里的,根本不是落地窗,而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反射的光线远远少于身后真正的落地窗透过的光线,不能对他们影子的形状造成明显的影响。
      
      但那面镜子里,根本没有自己和管家的存在,让她很自然地把它当成了真正的窗户。
      
      镜像的真与假、瞬间变换的生与死……
      
      如果镜子判定她和骷髅管家是同类,自己的状态就是“死亡”。
      
      而唐先生却害怕鬼魂NPC的袭击。
      
      那么他应该是生者。
      
      这个庄园里的主导者是处于“死亡”状态的生物,生者极其弱势。
      
      答案呼之欲出。
      
      唐先生或许根本没有先于她进入游戏,只是一开始就得到了大量关键线索,游戏初始“装备”与她不同。这才能解释游戏时间线的公平性。
      
      他拥有的筹码是信息,而自己拥有的筹码是力量。
      
      她在他的诱骗下正身处相反阵营,远离了同盟。
      
      不论在这个关卡里玩家有没有可能达成新的同盟,凌沐都不会允许自己被另一个人牵着鼻子走。
      
      凌沐所知的信息非常少。若这个关卡只认可第一个达成通关条件的玩家,那么越早把别的玩家淘汰,自己首先达成通关条件的概率就越大
      
      因此“达成通关条件”与“杀死别的玩家”之间不存在冲突。
      
      他们阵营不同,合作与对抗都是未知数。
      
      这才是博弈。
      
      凌沐松开对唐凛之的压制,一把扯掉盖住两人的毯子跃到床下,光线撕破了房间里的黑暗。在她站定的那一刻,鬼魂的扭曲尖叫刺入密闭的房间,黑影掠过了凌沐,直直向唐凛之袭去。
      
      它们却没能碰到唐凛之,而是被挡在一道无形的屏障前。
      
      精神力保护罩。
      
      唐凛之叹了口气,没有一丝慌乱地下了床,看向她的目光中盛满遗憾。
      
      “我本想等到晚上,邀请你跳最后一支舞。”
      
      凌沐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余光试图捕捉逃离这个房间的最优路线。
      
      能凝出保护罩的精神力至少为A级,自己的体能和精神力都不及这家伙,单打独斗赢不了。
      
      现在还没有别的玩家出现,自己的阵营没有帮手。游戏不会白给条件,骷髅管家或许是必须利用的战斗力。
      
      不,还有精神力。
      
      鬼魂会被精神力挡住,说明它们是同一种物质,那么自己此时也一样。
      
      凌沐静下心来半垂眼帘,把自己的全身都纳入精神力的可操纵范围。
      
      当她重新抬起眼,另一个凌沐出现在了走廊上,并且做出了和房间里的凌沐完全不同的动作,开始去寻找骷髅管家。
      
      凌沐一直没有关注的直播间窗口的观众数量已经增长到了几千人,很多都是被刚刚的暧昧场景吸引来的星域综合大学的学生。
      
      直播间的氛围开始变得奇怪。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分|身术?全息网游技术已经这么强了吗!】
      
      【意识一分为二,这怎么可能做到?】
      
      【只有我怀疑XX的真实精神力等级吗?众所周知X级精神力不可能做到完全分心。】
      
      【禁止讨论真实信息。别以为没人看着。】
      
      卫轩辞皱着眉看着屡劝不止的【XX】【X级】,直接给凌沐的直播间砸了一万星币,成为直播间的代理管理员,把IP来自星域综合大学的全部禁言一小时。
      
      想了想又咬牙切齿地对唐凛之的直播间进行了同样的操作。
      
      【谁再乱讨论,就等着被炸号】
      
      他待在房间里,满身都是燥郁气息。
      
      看到照片那一瞬的暴怒过后,他稍微冷静了一点。
      
      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他们怎么样和他有什么关系?
      
      自己对凌沐只是陷入了一时的认知错误,那些不经意的心动,奇怪的在意,纷乱纠缠的欲望,统统都是错觉。
      
      他们都是Alpha,不该存在别的关系。
      
      可是……唐凛之到底在干什么!?
      
      他怎么可以对另一个Alpha做出这种事?他怎么可以混蛋到在众目睽睽下把另一个人和他的风流绑在一起?
      
      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给凌沐带来多少麻烦吗!
      
      以唐凛之在世家中的地位,今后凌沐都得活在他名字的阴影下。
      
      ……
      
      卫轩辞的愤怒暴起又缓缓回落。
      
      唐凛之布下的是阴影……也是庇护。
      
      他说想邀请凌沐跳最后一支舞。
      
      这是唐家人最深情最克制的爱语。
      
      许多古老的世家传说早已被大部分人忘记,可卫轩辞的母亲在他小时候经常和他说这些故事,所以他记得。
      
      很久很久以前,唐家家主即将奔赴战场,占卜师告诉他,他必定一去无回。于是出征前夜他举办了只有两人参加的晚宴,定制了最华美的衣裙,邀请未婚妻和自己跳了最后一支舞。
      
      他连亲吻未婚妻都不舍得,舞蹈中的触碰与拥抱是他允许自己得到的最大的礼物。
      
      随后他请巫师抹去了未婚妻关于自己的所有记忆,又把全部的财富都留给她,请人保护她一生无忧。
      
      他果然死在了战场,没能回来。
      
      卫轩辞想到这一切,不舒服极了。
      
      ……他到底在纠结什么,这一切和他没关系!
      
      卫轩辞的思绪又回到最初,陷入了走不出的死循环。他烦躁地狠狠砸了一下墙面,指节渗出血来。
      
      他想不明白,心口堵得厉害。
      
      卫轩辞下午就回了家,大学的门禁对他这样的特权阶级来说几乎不存在。闻声赶过来的管家怕他把墙拆了,赶紧叫来了私人医生曼奇,让他给卫轩辞包扎的时候趁机安抚一下他。
      
      曼奇见他陷入了青少年常见的难以摆脱的郁结,真的怕他想不通把自己憋坏了,于是做了次真正的开解。
      
      “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去游戏里找她,独自舔伤口不会招人心疼。”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
      
      “看看,我还没说 ‘她’是谁,你心里就认定了一个对象,是不是?还嘴硬?”
      
      “大少爷,这种事情我没胆帮你,只能提醒你一句:无论怎么纠结,对你在意的人好准没错。”
      
      曼奇走后卫轩辞沉着脸再次打开了凌沐的直播。
      
      他不关心,只是好奇。
      
      只见直播画面里,凌沐站在厨房中,骷髅管家站在她面前,锋利的指骨刺破了她的心脏。
      
      她微笑着,在管家收回指骨的瞬间随手抄起一把菜刀把管家砍得碎裂。
      
      另一个视角里,一个一模一样的凌沐站在巨大的镜子面前,一脚踏了进去。这一瞬间镜面粉碎,漫天碎片漂浮不落,闪闪发光,映出无数张发黄的肖像,梦幻又诡异。
      
      “游戏进入第二关:玛丽的婚礼,玩家下线,欢迎下次观看。”
      
      卫轩辞:???
      
      他就十几分钟没看,怎么就通关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卫轩辞:……错过亿点点。
    下章回溯如何通关
    继续打滚求在评论区一起玩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