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我们结婚了

作者:水果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婚第二十一天

      红贝贝的宿舍一如既往的安静,阮舒也不开灯,凭着自己对于宿舍的了解,径直走进黑暗的房间。
      
      身上包一扔,整个人向后倒在床铺上,较大的反弹力使她往上弹了一弹。
      
      阮舒睁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而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
      
      前辈们的经验告诉她们,私生无处不在。作为女爱豆,她们更是要特别注意。
      
      为了避免私生的偷拍,爱豆宿舍尽可能选择高楼层,保安齐全、隐蔽性好的小区。
      
      饶是这样也防不胜防,阮舒已经习惯了在宿舍就拉上窗帘的生活。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界灯火,也隔绝了暗中人窥视的目光。
      
      阮舒放空自己,任思绪飞翔。
      
      红贝贝的宿舍有三间卧室,一开始的安排是,姜涩其和孙承欢一间,阮舒和朴秀容是一间,裴珠炫作为队长和大姐,享有单人房的特权。
      
      后来为了给阮舒提供安静的备考环境,裴珠炫主动和阮舒换了房间。
      
      周围人过于重视,让阮舒有点紧张。说着学习比练习轻松,其实也不然。任何背负了期待和野望的努力过程,都充斥着汗水。
      
      阮舒考完之后就再没提起过高考,周围人照顾她的情绪,也不问。虽然问不问,对考试结果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阮舒忽然想起高考,一下子有点担心。也说不上担心,就是不太确定努力后的回报是否如她、如周围人所愿,这也应该是大部分考生都有的烦恼。
      
      孙承欢最近在减肥,也不是最近,女团从练习生开始就一直在做身材管理。只是孙承欢最近运动强度、严格苛刻的食谱前所未有。
      
      阮舒想劝她婴儿肥会自己褪掉的,欧尼的强项是vocal啊。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强项已经足够强,影响不会更大的时候,只能从弱项入手,才能产生更大的变化。
      
      阮舒只能有时间的时候跟着孙承欢一起运动,尽量找一些健康、营养丰富的食谱做给孙承欢吃。
      
      想啊想,阮舒又想到了朴秀容和陆星才。
      
      她和几个姐姐看得分明,两个人私下的一些小动作,时不时的眼神交流,频繁的短信,分明就是都动了心。
      
      可是啊,恋爱对于爱豆来说是个奢侈品,对于没有作品、不够红的爱豆来说更是碰都不能碰的危险品。一着不慎,万劫不复。
      
      她不担心朴秀容收不回自己的感情,她担心,满腔热情却没有好的结果。次数多了,她们还能不能判断所谓对的时间,对的人,还能不能再次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感情。
      
      阮舒头疼地翻了个身,将五官埋在被子里。她现在也不是可以保持理智,完全没有私心担心别人的人。
      
      思绪流转间,阮舒瞥到了因二次消息提醒而亮起的屏幕。
      
      忽然,脑海里浮现出赫海演唱会上有名的六句“我爱你”告白:“现在短信来了,我希望是你,我爱你...”
      
      她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期待吗?阮舒坦诚地面对自己内心,她是期待的。
      
      靠近,牵手,拥抱,心头小鹿乱撞都要跑出来了。连对视,都让人害羞得想要避开眼神,却又忍不住看。
      
      安静黑暗的环境里,阮舒更加清醒,思绪更加敏捷。
      
      她看过那么多言情小说和韩剧,是个理论满级的恋爱学者。只要她愿意联想,那么一起就有迹可循,顺理成章地串成一条线。
      
      阮舒记得一句话:喜欢和咳嗽都是隐藏不了的。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试探、表达自己心意,笨拙又真诚,努力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给对方,关心对方的一切...
      
      “啪嗒”一声开关,白色的亮光刺痛了眼睛,阮舒伸手盖住眼睛,慢慢适应。
      
      “忙内,干嘛呢?”拍摄广告的裴珠炫回来了,光凭广告收入,裴姐就可以养活她的妹妹们。
      
      “欧尼,我在思考人生问题。”阮舒用手遮住眼睛,懒洋洋地回答。
      
      裴珠炫脱掉外套,躺在阮舒旁边,转头注视着她。
      
      练习生的时候,她们经常这样躺在一起。练习累了,就直接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转头就能看见对方。
      
      裴珠炫也有点感慨,自己好久没有仔细看过忙内了。之前阮舒脸上也有嫩嫩的婴儿肥,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了,瘦削流畅的下颚线,精致的侧脸无可挑剔。
      
      阮舒和裴珠炫一样,不笑的时候都有一种清冷的仙气。笑起来就不同了,裴珠炫是带着距离的礼仪性微笑,阮舒的笑带着酒窝,很甜。
      
      “wuli忙内也长大了,开始变得可靠了。”裴珠炫感叹道,时间真实地雕琢着每一个人,不增不减。
      
      阮舒转过头回看裴珠炫,她是队长,也是温柔的姐姐。
      
      “欧尼,累吗?”阮舒眼中的迷茫消失了,眼神坚定,是随时准备支撑姐姐们的坚强。
      
      裴珠炫避而不答,问起了田征国:“你们今天去干什么了?”
      
      “演艺大赏让我们合作一个舞台,下午去练歌房了。”阮舒老实回答,心里有些失望,她是真的很想替姐姐们分担一些。
      
      “哦,田征国的唱功挺强的。”裴珠炫话风一转,“心动吗?”
      
      “心脏正砰砰地跳动着呢。”阮舒又把头转回去,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仿佛要盯出一个洞来。
      
      “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个男生说要和我交往。”裴珠炫的语气平淡,音调没有一丝起伏。
      
      “他长得不错,成绩、家世都还行,算是当时的校草了吧。但是我呢,一心想着要出道,而爸爸对我的要求是一定要考上大学才能出道。”
      
      “年轻的时候有点虚荣,虽然不说,也很享受别人的追求。我就跟他说,能不能等我考上大学...”
      
      年少的时候很单纯,天真地以为承诺过后的就会成真。
      
      “后来保持联系了一年,突然某一天他的女朋友联系我,说让我不要再打扰他们了。再后来,校园里面就有传言说我死缠烂打,追着那个男生不放。”
      
      从阮舒的角度看过去,裴珠泫的侧脸晦暗不明,她看不出些什么。
      
      “其实我都想好了,考上大学,出道以后,我要怎么说服公司,怎么说服父母。要是公司不同意,那我会怎么做,我都想好了。”
      
      裴珠炫很平静,平静得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然后我就和那个男生当面对质,说清楚了。我反倒变得轻松,他没有那么喜欢我,非我不可。我也不能保证事情能像我想的那样发展,我能够带着两个人的未来一起努力。”
      
      阮舒嘴巴动了动,可以猜想到,如果公司不同意,裴珠炫肯定还是会让那个男生在等等她,等她做出成绩,她一定不会辜负对方的。
      
      阮舒清楚知道裴珠炫的事业心,看上去柔柔弱弱,却总是挺身而出站在妹妹面前,然后又默默地让出舞台给妹妹表现。
      
      裴珠炫是真的想把红贝贝带好,想和妹妹们一起走在光明大道上。而这,其实也是她们五个人共同的心愿,组合要红要火。
      
      “欧尼,难过吗?”阮舒相信当时愿意许下承诺的小珠炫是真心的想过把那个男生纳入她的未来考虑。
      
      裴珠炫蹙眉:“一点吧。”
      
      阮舒突然明白了,裴珠炫为什么突然给自己讲以前的事。
      
      阮舒翻身,紧紧抱住娇小的裴珠炫,在她脖子边蹭来蹭去,撒娇:“欧尼~”
      
      “呀,忙内。”毛茸茸的触感,乱拱的动作,裴珠炫有点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在对牛弹琴。
      
      在裴珠炫推开阮舒之前,阮舒开口了:“欧尼,我知道的。我和他现在都不是有资格可以给对方未来的人。”
      
      “但如果可以的话,也许也该给彼此一个机会,让彼此有一段成长的时间。”
      
      当他们成长得足够强大了,站在顶峰,可能他们会牵起对方的手,共享顶端美景。也可能到时身边另有他人,相互祝福。谁知道呢?
      
      阮舒不想后悔,人生短暂,她不想要错过沿途的美好。孤注一掷来韩国出道,是她一个人的冒险。多一个人的冒险,多了不确定性,也多了更多可能性。
      
      阮舒不害怕失败,她更讨厌还没努力就先放弃。
      
      裴珠炫还能说什么呢,妹妹们长大了,主意随着年龄变大。她们都是有分寸的人,裴珠炫作为队长只能点到为止。
      
      而作为姐姐,她也希望妹妹们能拥有事业以外的成功,比如一段美满幸福的感情。
      
      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裴珠炫有点疲惫。她坐起身来,慢慢悠悠朝着自己房间里走,看着闲散又随性。
      
      “欧尼,宿舍要不要换回来呀?”阮舒突然想起来自己最开始想到的事情:裴珠炫身为队长和大家,于情于理都值得拥有一个单人房。
      
      裴珠炫没有回头,潇洒地挥了挥手,“不用啦。”
      
      点亮手机,扫了一眼消息框,如阮舒所想,是田征国发来的消息。
      
      内容中规中矩:【舒儿,你有空吗?允其哥说有几首歌应该适合我们的风格。】
      
      阮舒点开信息,又将手机熄屏,她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回复。
      
      在欧尼面前做了决定,说得容易,真正要面对另一个当事人的时候,阮舒又有点瑟缩。
      
      万一,是她多想了呢?人家根本没有这意思,就是她单方面一头热呢?
      
      阮舒咬唇摇了摇头,应该不至于吧。她不是那种想太多的人…
      
      城市这头,阮舒在床上打滚,迟迟难以动作。而城市另一边,田征国也同样如坐针毡地焦急等待着回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