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我们结婚了

作者:水果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婚第二天

      田征国疑惑地转身,看清来人那一瞬间,兔眼晃动。
      
      但节目播出时,后期给此刻了花开的特效,“偶像剧般的相遇”,也是果汁夫妇论坛里有名的“心动”的第一眼。
      
      “啊你阿瑟哟,我是防弹少年团的忙内,Jungkook,田征国。”田征国慌张地鞠躬打招呼。
      
      “啊你阿瑟哟,我是red velvet的Royce,阮舒。”在韩国接受过几年礼仪培训的阮舒,也急忙给前辈鞠躬回礼。
      
      两个人的腰一个比一个弯得低,好像在比赛。突然一个对视,阮舒和田征国同时笑起来。
      
      田征国:“要不我们起来吧?”
      
      阮舒:“前辈,要不我们起来吧?”
      
      两人异口同声,有些尴尬地站直了身子后,田征国紧张地把花递给阮舒,不敢直视阮舒的脸。
      
      自我介绍完毕,两人陷入沉默,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个拳头左右的距离,淡淡的青草香扑鼻而来,阮舒不自觉低头微笑,这是她送的香水味道。
      
      安静的气氛一直在两人之间蔓延,田征国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阮舒,垂在两边的手不自然地绷直,仿佛下一秒就能马上跑开。
      
      阮舒回想防弹少年团的资料:铁壁男团,平时打歌舞台后面,也恨不得和女团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
      
      摄像机后面,PD的手蠢蠢欲动,好几次想要举起编剧写好的台本,又放下了。
      
      阮舒悄悄叹了一口气,这样不行啊,天-朝的女子就是要主动前进啊。
      
      “前辈,你看,我也带了红色手环。”阮舒举起自己的手,晃了晃。
      
      洁白纤细的手腕上套着一抹鲜红色,在田征国眼前晃荡。田征国心中闪过一丝异样,来不及细想,就掠过不见。
      
      田征国默默举起左手和阮舒的手并排,一个蓝色的同款手环。“我也带了。”
      
      小麦肤色和白玉肤色形成鲜明对比,并排的手臂感知到对方的温度,两人不约而同地放下手臂。又是一阵沉默,沉默是今天的汝矣岛。
      
      田征国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回忆连夜补习的《我结》内容:“要不我们先整理一下称呼?”
      
      阮舒飞快点头:“内。”只要不是沉默,聊什么都行。
      
      田征国:“我是97年9月的,Royce xi,你也是97年的吧。”
      
      阮舒:“内,我是9月19日的。”
      
      “好巧,我比你大18天。那你叫我欧巴吧。”田征国忽然小开心,大概忙内做久了的原因。
      
      “内,欧巴。”阮舒在心里吐槽韩国人的欧巴情结,在中国的话大一两岁都可以直呼姓名,何况是区区十八天。
      
      阮舒改口很快:“那欧巴,你要叫我什么?”
      
      稍微放松了点的田征国,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老婆?不行,不行,太亲密了。亲爱的?不行,太肉麻了。阿娜达?好像是外国人用的。孩子他妈?结婚第一天,哪来的孩子...
      
      田征国面上不动声色,阮舒自然也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能在心里想那么多。
      
      就在阮舒准备再次打破沉默的局面的时候,田征国开口了:“舒儿,可以吗?”
      
      “可以呀,欧尼们都这样叫我。”阮舒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老婆,亲爱的之类,不然想想她都一身鸡皮疙瘩。
      
      整理好称呼,两个人才开始有点适应节目的录制。
      
      田征国大胆了些:“舒儿,我们用平语吧,毕竟我们年龄差不多,是亲故呐。”
      
      “那欧巴,我可以叫你征国吗?是亲故呐。”阮舒一本正经回看田征国。
      
      果不其然,兔眼又地震了。
      
      “嗯,你喜欢的话,也可以。”田征国艰难地回答,想做个长辈好难?!
      
      阮舒:我把你当老公,你却想做我长辈?
      
      阮舒:“我开玩笑的啦,征国欧巴,我们就说平语吧。”
      
      “好的。”田征国迅速切换成了平语,打开话题:“舒儿,你知道,我们组合里有个哥特别喜欢你们队吗?”
      
      “难道欧巴你不喜欢吗?”阮舒反问。
      
      “啊,嗯,我也喜欢。”田征国求生欲上线。
      
      看见兔耳朵变红了,阮舒也不逗他:“或许是J-Hope前辈?”
      
      后期在旁边加了字幕,“青涩的丈夫”、“很会推拉的夫人”。
      
      “咦,你怎么知道?”田征国右眼皮跳了一下,感觉不妙,“难道你看了节目?”
      
      “对,我和姐姐们一起看的。秀容欧尼看得特别开心。”阮舒没有说,红贝贝不仅看了那一个节目,还把所有防弹模仿红贝贝的节目都看完了,感觉相当神奇。
      
      田征国一阵尬笑:“开心啊,开心就好。”他只想引出话题,没有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阮舒称赞他:“欧巴也跳得很好呢。”一脸正气田老师,也让红贝贝大开眼界。
      
      田征国不好意思地笑笑,只要我不承认,我就当你在夸我跳舞厉害。然后迅速转移话题,“你饿了吗?要不要去吃饭。”
      
      两人沿着公园里的小路,随便走走,也没说什么,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汝矣岛附近的烤肉店经常有艺人出没,打卡的粉丝也众多,味道都还不错。田征国和阮舒随便挑选了一家比较空的店走了进去。
      
      节目组迅速布置出小黑屋,分开采访。
      
      “Royce xi,第一次见面感觉怎么样?”
      
      “感觉挺好啊,最近大火的防弹少年团,感觉赚了。”阮舒笑得像个捡到十万韩元的二傻子。
      
      “Jung kook xi,第一次见面感觉怎么样?”
      
      田征国挠了挠头,他还是觉得不太真实:“感觉很神奇。”呺锡哥刚在野蛮TV和一周偶像里说想要亲近红贝贝,他就和阮舒结婚了?未免有点太快了。
      
      “有想过妻子的人选吗?”
      
      田征国腼腆笑了笑:“内,有想过。”
      
      “那你有想过是Royce xi吗?”节目组追问。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想过要是Royce xi就好了。”田征国不自觉地笑出了兔牙。
      
      节目组好奇:“为什么?”
      
      田征国:“J-Hope哥一直说Royce很可爱很善良,想和red velvet变得亲近就好了。”
      
      郑呺锡: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败坏我名誉。或许,也可以介绍我认识一下吗?
      
      “那征国xi 感觉怎么样呢?”
      
      田征国:“Royce真的很漂亮啊,性格好像也很好。”
      
      节目组:“Royce xi,吃完饭就要和丈夫一起去新房了,你有什么期待吗?”
      
      “这么快?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呢,秀容欧尼他们都没有第一次见面就入住新房吧。”
      
      阮舒有点苦恼:“不会是像亚当夫妇一样的集装箱吧?”
      
      任何一个我结资深粉都不会忘了被集装箱支配的恐惧,往好点修饰一下是可以说走就走,浪迹天涯。实际上就是毫无定所,各种不方便。
      
      阮舒惊恐的表情成功逗笑了节目组,他们这次可是用心了的:“不是啦,你们去了就知道。”
      
      “行吧。”只要不是集装箱就好。
      
      “那新房里面有什么吗?”阮舒很好地进入到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
      
      “你们过去以后,会给你们资金去超市采购的。晚上,在新房里吃第一餐可以吗?”
      
      “可以。”阮舒暗暗思考,自己在烤肉店里多吃一点应该也没关系的吧,女团成员为了保持身材,晚上不吃是常事。
      
      比起阮舒对新房的种种担心,田征国就显得无所畏惧,他对房子没有太大的要求,能住就行,很坦然地接受了节目组的安排。甚至开始思考,晚上吃什么?要不要点外卖算了。
      
      烤肉店的姨母将五花肉、生菜、小菜整齐地放在桌子上,田征国率先回到座位,自觉地拿起了烤肉夹,开始烤肉。
      
      烤肉的“滋滋”声是最促进食欲的声音,阮舒默默感叹着,喝了口水让自己不要显得太过急切。抛出一个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欧巴,你有想过谁是妻子吗?”阮舒好奇地问道。
      
      因为这次和星宿夫妇的不太一样。印象中,阮舒没有做过关于理想型的调查问卷。
      
      “嗯,”田征国抬头,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阮舒,“一点点?”
      
      “莫呀,那欧巴有什么期待吗?”阮舒不知道田征国已经回答过一次这个问题了。
      
      田征国:“女的?”他是真的没想太多,只希望女生能够好相处一点。倒是防弹的哥哥讨论过很多次。
      
      阮舒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难道还能是男的不成。
      
      田征国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迅速找补:“长发,性格好。”
      
      “哦。”阮舒眼巴巴地看着烤肉,对田征国的回答丧失了兴趣。
      
      田征国又问:“那舒儿你呢,你有什么期待吗?”
      
      阮舒相当坦诚:“有啊,我有打电话问过Jackson欧巴,不过欧巴说不是他们团的,我就放心了。”
      
      “哦。”田征国心里有一丢丢的失望,但表情管理得很好,只是剪肉用的力气稍微大了一点。
      
      肉熟了的香味,不断钻进阮舒的鼻子里,只是表面还是粉红色,未熟。
      
      阮舒眼睛一转:“我们给Jackson欧巴打电话吧,他跟我说,丈夫要给他看一下。”
      
      “可以啊。”田征国无所谓地点点头,他和搞基的金有谦和斑斑都是基友,和王嘉尓哥也还算熟悉。
      
      接通视频,王嘉尓正在后台休息。
      
      “软妹,咋啦。”一口港普夹杂着东北的口音。
      
      “欧巴,我不是跟你说我结婚了吗?”阮舒自动切换到节目腔的韩语频道。
      
      原本懒散地坐着的王嘉尓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满脸好奇,“真的结婚了?新郎我认识吗?”
      
      “当当当...”阮舒自带音效,把手机屏对准田征国。
      
      田征国对着镜头腼腆一笑:“hiong,啊你阿瑟哟。“
      
      “征国?是你,哈哈哈哈哈,新婚快乐。”王嘉尓眉头一挑,表示事情并不简单,有好戏看了。
      
      “内,hiong,我和Royce今天结婚了。”田征国有点堂皇,不知道这位哥在笑什么,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感受到了话题即将终结的信号,阮舒接过话题,“欧巴,你在中国吗?”刚刚一闪而过的熟悉的汉字。
      
      “对,我在香港参加活动。”回到家乡参加活动的王嘉尓还是很开心的。
      
      “那欧巴,你可以给我们带一些好吃的吗?比如小熊曲奇饼,蛋黄酥之类的伴手礼吗?就当是给我们的庆祝礼物了。”中国LINE就是这样的毫不做作。
      
      旁边的田征国一脸懵懂,听名字应该是吃的吧。
      
      王嘉尓答应得很爽快,“可以啊,只要你们邀请我去你们家或者让我做婚礼的证婚人,欧巴都给你们带。”
      
      阮舒为难地看着田征国,这真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事。
      
      是吃的话,田征国表示都好说。“内,没问题,hiong。那哥要多带一点啊。”
      
      王嘉尓挑眉一笑,你哥我就不是个小气的人。
      
      后台有工作人员在叫王嘉尓准备上台,短暂的视频通话到此结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已经有一些存稿啦,应该不会坑的。
    尽量日更或者隔日更,晚九点更新,小可爱们多多收藏、评论呀。
    新人写文,多多指教哦~
    重新捉了一遍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