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第十四章
      有些事情是要说出来的,不能等着对方去领悟,长久的等待,只会是越来越多的猜疑,最终偏离你预期的轨道,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何瑞霖吃过早饭,就在网上研究各种表白的秘籍。不看不知道,原来网上还有人专门开了与之相关的课程,只要198,老师单线指导,一对一服务,让你快速满级,成功脱单。不过网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或许在网线的那头,跟你滔滔不绝的讲授各种理论和经验的老师,也是个宅了28年的单身狗。
      而与之相对的,也有一些餐厅、酒吧推出了相关的表白套餐,甚至是求婚服务。只要你肯付钱,所有的事情都有专人为你打理,简直不要太省心。
      何瑞霖看了半天,真是大开眼界,不过信息太多了,乱糟糟的说什么的都有,最后却越发没了主意。他关了电脑,暗道还是别弄得这么复杂了,万一把人吓跑了,岂不是很尴尬。转而又想,真是如此恐怕也没心情想着尴尬不尴尬的事了。
      他脑海中闪过诸多念头,又都自己被一一否决。正举棋不定的时候,邱莹莹抱着电脑又找上门来,她现在干劲十足,昨晚想了一个点子,准备推出首购返利、满购赠礼的活动,要做一些推广封面,咖啡的品种、产地、口感等信息进一步完善,分类也稍微有些调整,方便顾客更快更准确的做出的选择。
      邱莹莹兴奋的说着自己的规划,脸上满满的成绩感和自信。何瑞霖心里感叹,果然挫折是最好的催化剂,经过白主管的事情,邱莹莹真的成长了很多。
      两人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一切都搞定了。邱莹莹这次没有急着回去,却说起樊胜美的近况,王柏川租车 装大款的事情被曲筱绡传了出来,樊胜美心伤的同时也感觉在邻居面前失了颜面,这几天兴致恹恹,窝在房间里没有出去,连王柏川的电话也不接,邱莹莹和安迪几个都觉得王柏川很有诚意,特地劝过樊胜美几回,但不知道樊胜美是怎么想的,依然如故,早上王柏川打电话请她出去的时候,还是被她找借口推辞了。
      邱莹莹说起这些的时候带着担忧,对何瑞霖说道:“我觉得樊姐对王柏川是有感情的,前段时间她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喜笑颜开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我们和樊姐住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见她这么开心过。只是樊姐很在意王柏川租车骗她的事,心情很不好。都怪曲筱绡,总是掺和别人的事,有钱就很了不起吗?”说道最后,更是气呼呼的,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樊姐或许有自己的苦衷,感情的事,外人是很难干涉的。”何瑞霖心里却想,樊胜美真正在意的恐怕不是王柏川骗没骗她,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她眼下还是更看重现实的东西,其实这也没什么错,更没什么好指责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个中酸楚也只有她自己最是明白,别人了解的再多也很难体会。
      “可能是吧,不过作为朋友,该帮的时候还是要帮忙的,有时候自己很难想明白的,就像我当初遇上白渣男的时候,总觉得他千般好万般好,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如果那会不是你们帮我,让我看清了白渣男的真面目,让我自己选择的话,肯定是一头栽进去了,还不知被骗到什么时候,现在想想都觉得可怕。“
      邱莹莹抬头看了看何瑞霖,道:“何大哥,你不会觉得我说这些很烦啊!”
      何瑞霖笑着摇摇头。
      邱莹莹也笑了笑,继续说道:“安迪好像出差了,这几天都不在家,关关昨晚回来的时候心情也不好,好像是和她爸妈吵架了,曲筱绡就别说了,害人精一个,这些话我也只能和你说了。”这一刻的邱莹莹,还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上,显露出少见的成熟和稳重。
      何瑞霖却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只听她说关雎尔心情不好,便有些担忧,一家子好不容易在魔都团聚一回,怎么会闹别扭了。
      问了邱莹莹才知昨晚关雎尔回来的时候直接进了屋子,连晚饭都没有吃,早上起来的还神情抑郁的,吃过早饭就回屋里看书去了,问她的时候也不愿多说。
      何瑞霖更是担心不已,等到邱莹莹回去了,连忙给关雎尔发了微信,却是等了半天也没收到回信。打了电话过去,铃声响了好几遍才接通。
      关雎尔果然情绪有些低落,轻声问何瑞霖有什么事。
      何瑞霖一时没想好说什么,便问她有没有时间出去喝杯咖啡。电话那头,关雎尔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十几分钟后,何瑞霖见到关雎尔的时候,一向素面朝天的她化了淡淡的妆容,精神还好,却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何瑞霖也没有开车,俩人并肩往小区附近的咖啡馆走去,关雎尔一路沉默,何瑞霖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应上一句,兴致不高。
      何瑞霖前世今生,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哄女孩子开心的经验,脸上看着淡定,心里却着急的不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寻思着是不是学网上的套路,讲个笑话给她听,又绞尽脑汁的想了好几个,才发现自己能想起来的,竟然全是周晟这货平时灌输的荤段子,连一个正常点的都没有。
      这般想了一路,到了咖啡馆也没个结果,这还是两人自相熟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沉默。
      找了个位置坐下,正要点东西的时候,一旁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卡布奇诺,一杯要焦糖的。”
      这不是曲筱绡么?何瑞霖转头一看,果然是曲筱绡和她的男友赵医生,两人也是刚刚进门,就坐在自己相邻的座位上。
      赵医生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曲筱绡却走过来道:“哟!何瑞霖、小关你们也在啊!”
      “小曲!”关雎尔站了起来,许是想到那晚见到他们二人在楼道里大肆亲热的事,她顿时脸红起来。
      “你们点单了吗?”曲筱绡问道
      “没有”何瑞霖摇摇头。
      “那试试卡布奇诺吧,味道超正,而且,最近店里搞活动,情侣点单,半价优惠哦!”曲筱绡说完就自作主张的喊了服务生过来,把两人的单子也给下了。
      何瑞霖苦笑不得的看着曲筱绡回到座位上坐下,回头还给了自己一个加油的手势。他一下子觉得曲筱绡变得可爱了许多。
      转而对着关雎尔说道:“我觉得卡布奇诺也不错,你要换一杯吗?”
      关雎尔红着脸道:“不用了,我觉得也还好。”
      经过曲筱绡这么一打岔,两人之间方才沉默的气氛消散了不少。何瑞霖主动谈起音乐,说起那会儿如何饱受老妈的摧残,一天到晚的练琴痛苦不堪,自己是如何斗智斗勇应付老妈的检查。
      服务员把咖啡送了过来,关雎尔拿起勺在杯子里轻轻打着旋,笑着说道:“何大哥,你小时候这么调皮啊!我还以为你是哪种特别安静、特别懂事的人呢!”
      “那你可想错了,我小的时候,我爸妈特别的忙,就把我送到青塘的姥姥家。那边是山区,村里人都是种地的农民,小孩子也没人管,我整天跟着几个邻居家的小孩漫山遍野的跑,上树掏鸟蛋,下水摸小鱼,什么调皮捣蛋的事都干过,我记得有一会和邻居家的小孩去别人家地里挖土豆,被人给发现了,吓得我们转身就跑,慌里慌张的没注意脚下,直接从梯田边上摔了下去,结果就把腿给摔断了,到医院里打了石膏板才好的。”
      关雎尔似乎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追问道:“那伯父和伯母是不是都吓坏了?”
      “确实吓了一跳,所以第二年,我就被接到津城上学了。”
      关雎尔道:“真的挺羡慕你的,你的童年生活可真精彩。我从小到大吃什么、穿什么、学什么几乎都让我爸妈安排好了,我也从来没觉的有什么不对,一直都听他们的话。不过现在想想,好像那时候真的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事,也或许是太过寻常、太过平静,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她脸上有一丝神往,还有一丝落寞。
      何瑞霖笑道:“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我那时还羡慕别人有父母陪着呢!”
      关雎尔也笑了笑,道:“那你后来怎么就放弃音乐了呢!当时你家里人不反对吗?”
      “那倒没有,可能是他们也看出来了,我在音乐方面确实没什么天赋。”何瑞霖心想,这其中的原因,多半怕是那场车祸之后自己穿越过来,性情大变,父母以为自己受了刺激,不敢再提此事,久而久之,也就认同了自己的选择。
      曲筱绡和赵医生过来打个招呼提前离去了。何瑞霖想了想,还是和关雎尔问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刚才出来的时候怎么看着心事重重的样子。
      关雎尔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以为我爸妈是专程来魔都看我的,原来他们是专门跑过来给我安排相亲的,他们把什么事都安排的细致周到,却唯独没问过我的想法。我没去相亲,还和他们吵了一架,晚上的时候我爸妈直接回去了,我早上打电话他们也没接。”
      “相亲?”何瑞霖愣住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你才多大,就要相亲。”
      “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关雎尔想起妈妈说的话,女孩子找一个好人家比什么都重要,她本就不认同这套说辞,现在更不能对何瑞霖说了。她想和安迪一样做出一番自己的事业,她期待着美好的爱情,不想在里面掺杂太多物质的东西。她要的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并不想把生活的重担全部背负给对方,无论是贫穷或是富有,感情才是基础,富裕的话固然可喜,没有的话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去拼。或许自己的想法真的像妈妈说的,太过天真了,或许几年之后自己也会改变,但眼下这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她所盼望的和期待的,并不想这么轻易放弃。
      何瑞霖自然不清楚关雎尔心里的想法,不过知道她父母筹划着给她相亲的事。顿时着急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他有相同的经历,很清楚父母在这方面有多固执,关雎尔自小就是个听话的乖乖女,这样的事再上来一次指不定就稀里糊涂的屈服了。
      他心里一急,想着自己以前用过的招数,当下脱口而出道:“你就跟他们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们肯定不会再过问了。”他说完才意识到这是个烂招,记得当初自己这么说的时候,老妈第二天就杀到魔都来了。
      关雎尔懵了一下,怔怔的道:“这不是骗人么,我哪来的男朋友?”
      “我做你男朋友啊!”这句话仿佛在心里压抑了很久,就在这一刻猛的爆发出来,连何瑞霖自己都有些惊讶,干脆利落的说完了,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反而镇定了很多。
      看着关雎尔呆滞片刻后,一张俏脸上满是晕红,眉眼间掩不住的羞意,一副紧张的手足无措的样子。何瑞霖伸过去握住她一双小手,说道:“关关,我知道这可能有点突兀,现在这个场合也并不合适,有些话藏在我心里很久了,一直不敢跟你说,今天不知怎么的就一下子说了出来,我喜欢你,或许是在和你一起上班的某一个清晨,又或许是在地铁里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分不清楚,但我清楚的知道,我想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你,都能陪在你的身边,做我女朋友吧!”
      关雎尔确实没有料到,何瑞霖竟是这般突兀的向她表白了。她既是羞涩又是欣喜,心里紧张的连思维都好像停止了一般,偏偏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楚,几乎是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开口说了一个好字。情绪莫名的激动,剩下的一肚子心里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感觉不能尽表心意,反手将他的手握住,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仿佛触碰到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思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