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第十章
      关雎尔回去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樊胜美和邱莹莹早已洗漱完毕各自回屋休息。轻声走进屋里放下包,正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樊胜美一脸睡意的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樊姐,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我加班呢!”关雎尔有些心虚的道
      “辛苦你了,来,先让姐姐用一下”樊胜美说着把关雎尔推出卫生间。过了一会,樊胜美开了门,拍拍关雎尔的肩膀,说道:“赶快去洗吧,洗完早点睡。”
      “嗯!樊姐,你也早点休息吧!”
      关雎尔回到屋里躺在床上一时难以入眠,心里有一个不太确定的猜测,时而肯定,时而质疑。伴着一阵欣喜、一阵迷茫,辗转到深夜才渐渐睡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关雎尔困的哈欠连连,一上午的时间连一份文案都没有看完。中午也没什么胃口,在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准备到休息室找个位置赶快眯一会,要不然下午没有精力,做不完工作晚上还得继续加班。
      到了休息室,里面传来几个女生的说笑声,关雎尔原本没有在意,只是听清楚里面谈话的内容,脚步一顿,不由得变了脸色。
      “之前问她的时候,她还不承认,非说是什么邻居,哪个邻居会这么好心,天天上班下班车接车送的。”
      “哎!平时真没看出来,装的跟个小白兔似的,想不到这么有手段,这才多长时间,就傍上大款了。”
      “没有真凭实据的,你们不要乱说,小关看着不是那样的人,或许只是搭个顺风车而已。”
      “我早上都看见那个男的了,小关一口一个何大哥,叫的可亲热了。”
      “我晚上加班的时候都看见好几回了,就是没见着真人。”
      “那也不一定就是你们说的那样,可能只是在谈恋爱,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啊!真是天真,大款会看上小关这样的,也就是玩玩而已!要我说……”
      关雎尔听声音就知道里面说话的人谁,万万没想到平时对她很是热情的翟思思和江乐儿会在背后这样说她,反而是不远不近的韩欣在维护自己。一时间既是气恼,又是伤心,移动脚步悄悄退了出去。
      下午的时候,关雎尔忍者困意翻译文案,连着喝了好几杯咖啡才赶在下班之前把工作做完。收拾东西的时候,何瑞霖打电话过来,问她下班了没有。
      关雎尔想到今天江乐儿她们说的话,连忙回道自己已经坐上地铁了,那边何瑞霖轻轻应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俩人刚结束通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我是林靖,我们一个大学的还是同乡,我高你两届,你记得吗?”
      “哦!记得,林师兄,你好!”关雎尔听到对方这么一说,立时想了起来,是大学里组织梁溪同乡会的那个林师兄,还做过她们文学社的社长,不过平时不怎么联系,自己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存着,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
      “师妹你好!是这样的,我们在魔都的同学呢,想搞一个同学聚会,周五晚上大家伙一起聚一聚,吃吃饭啊唱唱歌什么的,在新荣街那边,离你上班的地方挺近的,你有空吗?”
      “什么时间啊?我可能会加班,不知道能不能赶的上。”
      “周五还要加班啊,要不你存一下我的电话,到时打给我,我过去接你。”
      “林师兄不用了,我下班了会尽快赶过去的。”
      关雎尔挂了电话又有些犹豫,去的话真没几个认识的人,坐在一起吃饭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已经答应林师兄了,再不好推辞。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拿起包坐了地铁回家。
      次日,关雎尔特意起了个早,和樊胜美一起赶着地铁上班。樊胜美很是诧异的问她怎么不坐何瑞霖的车,关雎尔只说公司有事,得早到一会,不好麻烦人家。
      何瑞霖看到关雎尔发来的微信,也没有多想,只回复说其实早走一会也没关系,下次让她提前说一声就好。此后接连几日,关雎尔都是如此。何瑞霖心中疑惑,却也没想到别出去,只是对关雎尔突然之间的客气有些不习惯。
      樊胜美见关雎尔故意避着何瑞霖,可也不像是闹了矛盾的样子,一时也想不通是为了什么。晚上特意问了一下,关雎尔犹豫了一下,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樊胜美听后诧异的一笑,道:“你就是为了这个?傻不傻啊你。”
      关雎尔无奈的道:“樊姐,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如果那些话在公司里传开了,我还怎么去上班啊!”
      “那两个人为什么说你啊!那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别人的闲话你理会它做什么,不过话说来,你对何瑞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我看他对你倒是挺用心的。”
      关雎尔不确定的道:“樊姐,你是说,何大哥他……”
      “你没看出来?”樊胜美上下打量了关雎尔一眼,道:“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关雎尔俏脸一红,说道:“上学那会我爸妈不让我谈恋爱。”
      “你可真是个乖宝宝!说真的,你怎么想的?”
      关雎尔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没什么经验,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一时的心动算不算是喜欢。有时候很向往那种心心相知、简单而纯粹的爱情,可是又觉得那不现实,樊姐,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
      樊胜美看着迷茫中透着些神往的关雎尔,心里一怔,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此时此刻,面对这样一个对感情还有些懵懂,对爱情充满着幻想的关雎尔,那一套面包理论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从青春年少就背负着家庭重担的她,尝过世事的艰辛,早知现实的残酷,这一份弥足珍贵的纯真却不曾有过。
      樊胜美展颜一笑,说道:“这种问题那里有什么答案,主要是跟着心里的感觉走,等真正喜欢上一个人,自然就会明白的。”
      关雎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思绪不知陷在了何处,一时沉默下来。
      樊胜美想起自己的过往,想到王柏川,也没了说话的兴致,道了声晚安,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关雎尔坐着何瑞霖的车上班,俩人一路聊着电台中播放的音乐,笑意不断。下车的时候,关雎尔说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同学会,就在公司附近。何瑞霖笑着说道,自己晚上要加班,正好一块回去。关雎尔俏皮的一笑,说一句“好啊”,转身往公司跑去。
      然而到了中午的时候,关雎尔却接到林师兄的电话,说是原先订的场地出了点问题,临时改了地方,并把地址发到关雎尔的短信上。
      关雎尔想着打电话给何瑞霖说一声,手机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她料想可能是有事在忙,放下手机忙工作去了。
      新订的地方在海湖路那边,和关雎尔的上班的地方有些距离。她下了班打车过去,到了地方给林师兄打了电话。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正是林师兄林靖,他还是以前的样子,几乎没什么改变,关雎尔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忽然想起那时在文学社的时候,很多女同学都很崇拜这位林师兄,不由得在心底一笑。
      “小关”林师兄打了个招呼,见关雎尔走神的样子,笑道:“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那会在文学社的时候,我还做过你们社长呢?”
      关雎尔回过神来,道:“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了社长呢?”
      林师兄神情一松,说道:“我们走吧!就在前面呢!原本同学会是定在上个月的,不过你们班的郭晓静结婚,很多人要去参加婚礼,这才推迟到了现在。”
      “哦!”关雎尔轻声一应,郭晓静结婚她自然是知道的,当时她加班没有去成,只随了一份礼金。
      俩人进去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关雎尔认识的没几个人,找了半天,才看到几个相熟一些,凑到一桌坐下,说些毕业之后工作的事。或许真是因为正式踏入社会的缘故,虽然分别的时间不算很长,但关雎尔感觉大家还是变了好多,期间还有几个不怎么相熟的男生非要和她喝酒,幸好林师兄过来挡着,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闹闹腾腾的一个多小时,这场饭局才算散去,接下来还要去KTV唱歌,关雎尔并没打算去,几个同学正生拉硬扯的时候,她手机铃声响了,赶紧趁机避到一边。电话是何瑞霖打来的,问她这边结束了没有。
      关雎尔说已经结束了,只是地方换了,自己打车回去就好,那边何瑞霖却问了地址,说自己会了个饭局也在附近,让她出去等一会,马上就过来。
      林师兄看见关雎尔拿着包一个人悄悄出去了,也跟了出来。
      “小关,你现在就回去吗?一会还要去唱歌呢?”
      “林师兄我就不去了,一会就回家了。”
      “这么早就回去,果然是个好姑娘啊!那我开车送你吧,我车就停在前面”
      关雎尔摆摆手,连忙说道:“不用了林师兄,我……我朋友一会来接我,马上就到了,你赶快进去吧?”
      林师兄道:“那也没事,我陪你等一会吧。”
      关雎尔心里并不想让何瑞霖看到自己和林师兄站在一起,她再次表示自己一个人等着就好,林师兄却不为所动,关雎尔拗不过,心不在焉的和林师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大概十分钟后,一辆宝马停在路边,何瑞霖从车上下来,看到关雎尔身旁的林师兄,不由得神色一凝。
      “何大哥,你来了。”
      “嗯!取车耽搁了点时间,你等了一会了吧!”
      “我也是刚出来,”关雎尔说着侧过身子抬手一引,说道:“这是林师兄。”
      林师兄看到何瑞霖微微一愣,听见关雎尔的话,才伸手说道:“你好,我是林靖,小关的大学同学,我们还是老乡呢!”
      “同学?老乡?”何瑞霖眉头深深一皱,见林师兄一副憨厚的模样,眼神中却时而露出一丝精明,身姿挺拔,言行举止很是大气自信,也不是个普通人物。随即笑了笑,伸手一握,说道:“我是何瑞霖,关关的邻居,幸会!”
      林师兄早在上学的时候就被关雎尔乖巧、文静的性格所吸引,只是那会他已经大四了,忙着毕业的事。正式工作后又不得不为前程奔波,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等事业稳定了,有时间去考虑感情的问题的时候,再见到关雎尔,却不想已经有人出现在她的身边,心中忍不住的黯然。
      虽然是晚上,但路边长时间停车也不方便。关雎尔与林师兄道别后,随着何瑞霖上车离去。林师兄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才在同学的电话催促下,往早已预定好的K吧走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