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修炼手册[无限]

作者:三不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重地狱

      “李婆婆是李家村的人?”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双琼很快就能接受了。
      
      李婆婆姓李啊。
      
      那她把屋子装饰成那样,对怪物有研究,甚至在这个对怪物几乎一无所知的村庄里还会拿这个炼药也并不奇怪了。
      
      “张郎的娘也是那里的,她们两个刚来的时候感情还挺要好的。”老翁继续喝酒,“好像是说她们那边姑娘都不喜欢嫁本地人,这才过来的。”
      
      “酒就没了啊。”老翁晃晃酒葫芦喃喃自语,喝醉的他摇摇晃晃进屋子里装酒去了。
      
      短短的几句话,信息量大的还是够可以。双琼心里还是很乱,她破开最后一条鱼的鱼腹,把手伸进去清理。
      
      她掏了一会儿,却感觉这条鱼肚子里和以前的触感不太像,有一种手被缠住的感觉。双琼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把这些刮下来的内脏拿出来一看,果然有问题。
      
      双琼手里拿着的并不是什么鱼肝鱼肠,而是一把头发。
      
      是一大把。带着鲜血,胡乱缠在一起,数量非常可观。
      
      一个才半尺长的小鱼,竟然能取出自己整整一个拳头那么多的头发。
      
      双琼想到某个“大楚兴陈胜王”的传说,把头发浸在旁边装满水的木盆里,慢慢把这个结结实实的发团解开。
      
      稍微把最外面那层打开,双琼用手捏了捏,里面果然有一块硬硬的东西。
      
      不过这个里面裹着的并不是像双琼脑海中想象的什么写着重要信息的纸条,而是一块人的头皮。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盆水曾经洗过鱼,头皮血淋淋的,这些头发和头皮紧紧的连在一起。
      
      双琼看到这里都觉得头皮发痛,这应该就是被活生生从人的脑袋上扯下来的。
      
      她回头看了看小屋,老翁还没出来,里面还不时发出搬弄酒坛的声音。双琼拿起这团不知道是谁的头发,小心翼翼地在外面挖了一个坑,埋了进去。
      
      也太惨了吧。
      
      双琼看到这个就想起了那个怪物光溜溜的头顶和“阿莲”头顶上部分秃的地方。
      
      “鱼都收拾好了?”老翁看着拿着大盆子进来的双琼,示意她把处理好的鱼拿过来进行做成咸鱼的下一步。
      
      双琼把鱼放到老翁的面前,在去将刀子放回原来的地方。也许是因为他钓了这么多年的鱼吧,放刀具的地方简直是满满当当的,大的小的什么都有。
      
      也许是因为昨天的那块头皮,双琼本以为自己会晚上睡不踏实,但也许是因为昨天跑上跑下累得慌,居然也一夜好梦日上三竿才醒。
      
      一睁开眼睛,凌维就坐在双琼床前,他抬着头看着梁上面挂着的咸鱼们,好像对它别有兴趣。
      
      “你怎么就来了?”双琼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我昨天套□□的话,发现他跟张寡妇有奸/情,那个张寡妇之所以不同意她儿子张郎和阿莲的婚事,就是因为讨厌阿莲的娘。”凌维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
      
      “这种隐秘的事被你套出来了,真是不简单哪。”双琼挑了挑眉。
      
      “那张寡妇竟然也是那个李家村的人,我们以前一直都疏忽了她。”凌维长叹一声。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张寡妇是□□姘头的事。”双琼梳了头发,转身去后面换衣服去了。
      
      凌维在屋子里转了转,老翁早就出门钓鱼去了,这也正是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溜进来的原因。
      
      在他看到梁上悬挂着的大大小小咸鱼时,他是真的佩服双琼能在这种环境下住得下去。
      
      “因为我找到了张寡妇留在□□床头的某样东西,因为角落绣了名字,他很快就招了。”
      
      “某样东西?那是什么东西?”换好衣服了的双琼从后面冒出来,装的一脸纯洁,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凌维哪里会被她的表面现象所迷惑,“你懂。”
      
      双琼笑了几声,也不和他开玩笑了。“我们现在去套她儿子的话吗?”
      
      她的独子张郎看上去就比较简单,肚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再加上之前的套话非常简单,而且也因为他们透露了阿莲的一些事,他对他们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
      
      “你们来了?”张郎开门后,原本带了些落寞的他,表情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
      
      他压低声音对两人说道:“你们是不是找到阿莲的消息了?”
      
      “有是有了一点,但是我们还不好确认。”双琼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虽然坑他套话实在不好,但是阿莲……现在也说不清楚。
      
      “那你们快进来。”张郎直接无视双琼不那么肯定的话,拉着他们的手就往里面拉。
      
      “我娘去找李婆婆了,就我和表哥在家。”话音刚落,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用的队友中年男子也冒出头来。
      
      看着忙上忙下要给他们看茶的张郎,双琼觉得这人也太老实好哄了吧。她扭过头来问中年男人,“张寡妇这两天有做什么事吗?”
      
      “没有。”中年男子思考了一会,“就是她腰不好还老出门逛,有几个好姐妹也来家里见她。”
      
      “见了很多人?”凌维反问。
      
      “就这两天都快见十个八个了。”中年男子说道。
      
      张郎也听到了一点他们的后半段谈话,把茶一盏盏的放在他们面前。“那是我娘说要给我相看姑娘,烦都要烦死了。”
      
      “我都跟她说了无数遍,只喜欢阿莲了。”张郎一副特别苦恼的样子。
      
      “之前还好,最近这几天她一直和我说什么阿莲是绝对不会再回来了,要我马上忘掉她。”
      
      “但是假如我找到了阿莲,她就不会还有这个念头。”
      
      “所以,请你们告诉我阿莲她在哪里?”张郎坐到端端正正,眼神里全是期待。
      
      “我们前几天听到你娘的娘家村里人说有看到个长相相似的人。”凌维斟酌片刻,还是说出实情。
      
      张郎面露欣喜之色,正要接话时却听见外面有人的声音顿时慌了,“我娘好像回来了。”
      
      他把又打开了柜子,“姑娘请进吧,我有一个让我娘放弃方法需要你配合。”
      
      双琼看着这个自己进去之后只能蜷着身体,不能动弹半分的柜子,十分无语,“我只能这样吗?”
      
      “多谢了。”张郎对双琼耳语几句,可怜巴巴作拜托状,亲手关了柜门,只留下一条缝。
      
      行吧。双琼觉得柜子里似乎有什么熏香,在密闭的空间里很上头,有点晕晕的。
      
      安排好双琼以后,张郎并没有让凌维藏起来,而是把他推出了后门,“待会再来吧。”
      
      凌维觉得这很奇怪,问:“为什么让我出去,让她留在这里?”
      
      张郎比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安静下来,“小声点,我只是有一个想法而已。”
      
      “阿莲不见了,但是我娘还是要我成亲。我就想着待会让我娘发现双琼姑娘,把她说成我的心上人。”
      
      凌维懂了,“你是先打算让你娘先放弃给你相看的念头,再从长计议?”
      
      张郎听见他的想法,松了一口气,“是的。”
      
      凌维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进门来的果然是张寡妇,一进门那嘴就闲不住,不过跟在她后面进来的可不是什么年轻女孩子这类的相亲对象,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
      
      双琼本来还有一些诧异,后面仔细一想也就知道了哪有女方上赶着上男方家里的事,这人就是媒婆吧。
      
      两个人坐下絮絮叨叨,但是从她们话语中,双琼了解到这居然不是什么媒婆,而是女孩子的妈。
      
      更奇怪的是,另外那个女人张口闭口要钱,丝毫不谈自己女儿如何如何。张寡妇也答应着,甚至听到要价十五两银子也只是简单的还到了十三两,脸色一点意外的表情也没有。
      
      双琼觉得简直是眼界大开,要知道在这个村子上彩礼钱都只是意思意思。尤其是像张寡妇这种年纪轻轻没了丈夫,自己也做不得重活,只靠儿子撑着的家庭也会是像答应这种条件的人?
      
      张寡妇表情淡淡的,但是手里一点也不含糊,取出一块银子当着她的面用银戟子称了,还颇为大方的说:“这里有十三两零三钱,就当是添头了。”
      
      另外那个人高高兴兴接过来掂量了一会,喜滋滋地凑在她旁边轻声说:“我待会就把我的女儿给你悄悄送过来。”
      
      张寡妇脸上一点喜色也没有,“只要你不后悔就好了,这可没有什么后悔药可吃。”
      
      那个人脸上也有点落寞,不过很快就变坚定了很多,“我舍得的,我的女儿可能吃苦了。”
      
      张郎并没有在旁边,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双琼感觉这气味越来越晕,只能强行用指甲抓进掌心才能维持清醒。就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一步步的朝自己这边靠近。
      
      这一连串的对话让她心生防备之心,她闭上眼睛装作自己已经迷迷糊糊不省人事的样子。
      
      这个脚步声,不是张郎,是张寡妇。
      
      “吱呀”一声,柜子门被打开了。张寡妇看到柜子里有一个活人一点也不意外,确认双琼已经昏过去以后,她得意的说道,“再怎么刺头的姑娘,在我这里也耍不了什么花招。”
      
      “我儿,你说是不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