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想开了(重生)

作者:凭栏远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常夫人要照料常老爷,脱不开身,能处理的事少,江余便亲自带人往无名山而去,依照之前和常夫人的约定,在常家木料来不及供应时,她的无名山将空缺补上。
      
      在回程的路上,她便遭遇到截杀,好在她与常夫人店中的人分开走,她所带的人各个功夫不俗,将她护的严实,那些人见占不到便宜,也不多纠缠,转身就走。
      
      “江夫人,您真的不用回基地避一避吗?”阿九担忧道。
      
      听闻路上发生的事后,墨竹也眉头紧皱:“那些人冲着您来,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江余笑着摆摆手:“我身边这么多护卫,加上我现在身手也不弱,不会轻易让他们得手的。”
      
      “围墙边的刺刺树种好没?”江余问。
      
      “种好了。”
      
      “那些药粉也要加急赶制出来,洒在围墙上。”
      
      “是。”
      
      江余现在仍旧住着初入金陵购置的二进小院中,刚开始是没找到合适的院子,后来她忙着各种事,孩子月份也渐大,陈明轩又中了解元,索性就没有换院子。
      
      这里离她的店子近,有什么事倒也方便,更何况现在随时可能有人偷袭,院子小,所需要防守的地方少,也正适合。
      
      给负责防护的护卫加了月钱后,江余坐在屋子里看各种账本。
      
      发现账本有些小问题,江余拿笔蘸取墨水,想要在账本上画圈批注,但见笔下一片水渍,写不出字,扭头看墨竹,见她正发怔,砚中仍旧是清水,墨块还好好的在里面,未被研开。
      
      “想什么呢。”
      
      “在想夫人为何执着生意上的事。”明明夫人马上可以成为官太太,像金陵那些官太太一般,随便管管店里不就行了么?
      
      江余没想到竟是她率先问这个问题:“老爷被点为状元,授翰林编修,且看近日的情况,他所谋之事必定干系重大。他在往上一步步努力,我也不能落后啊。”
      
      原来夫人是为成为老爷的助力,墨竹恍然大悟,当初夫人嫁给老爷时,老爷还是一无所有,夫人处与强势一方,现在老爷入了官场,夫人不甘心落后也是正常。
      
      江余看着窗外的刺刺树锋利的倒刺,无奈苦笑。将要去京城,她其实是有一些慌了,而沉浸在生意中,不仅能让她不再乱想,也能有实实在在的满足感。
      
      陈宅防卫的密不透风,暗处的人几次都没得手,行事渐渐急切放肆起来,不光夜里不得安宁,白日里,也时常骚扰。
      
      护卫拖过来又一个被迷晕的黑衣人,江余将一个袖珍小瓶放在黑衣人的鼻下,这人挣扎着颤动的手不动了。
      
      见护卫将今日抓住的黑衣人全部绑住,塞进车厢,江余叹了口气:“这都快三十人,我的药有点不够了。”
      
      “我那边的暗牢也塞不下多余的人了。”
      
      江余拉住突然造访的洛夫人:“给我弄一些药材吧,条子我都列好了。”
      
      “京城来的暗卫没几人了,他们最近应是不会出手了。”
      
      “那正好!”江余长吁一口气。
      
      这些人虽然都被护卫拦下,没有对她造成伤害,但是连日的骚扰使得院子里的下人心神不宁,疲惫不堪,近日出差错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别放心太早,剩下人虽不多,但都是各府派来的暗卫头领,不容小嘘。”洛夫人皱眉,“而且他们应是与金陵知县搭上了线。”
      
      江余也早有猜测,最初交给官府的暗卫后来不见踪影,近来暗卫各种动作动静极大,官府也放任不理,看来找她麻烦的两批人准备一起行动了。
      
      “还是要早些入京啊。”
      
      洛夫人其实是听闻京中慧敏郡主要榜下择婿的消息,特地来寻江余,劝她早日入京,现在天气回暖,宝儿的身体也康健,早些入京,也好让那些人忌惮几分。
      
      见她有此打算,洛夫人也不准备现在就让江余知道此事,平白着急,转移话题道:“宝儿近来都会爬了,每天在房里爬来爬去可活泼呢。”
      
      江余面色松下来,心中有些愧疚,这辈子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等近日的事过去,要好好陪陪宝儿。
      
      很快就到了巧坊阁开业的日子,常夫人面带疲色的和江余一起主持开业仪式。
      
      江余这会儿不过十八,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就算前几日忙的脚不沾地,略施脂粉,仍旧显的娇艳美丽。
      
      反倒是常夫人,年纪要大上许多,加上早年身体亏损,本就显老,现在站在江余身边,活像是两代人一般。
      
      周围来捧场的贵妇中,有人窃窃私语,说常夫人多年经验积累,平白给江余做了嫁衣。
      
      还有人嘀咕常夫人的父亲仍在病中,江余却丝毫不肯将开业时间延后,不讲人情。
      
      周围的妇人多,和江余打过交道的是少数,就这么议论开来,将江余说成了吸血虫一般的存在。
      
      有些和常夫人交好的女富商闻言,心中很是不快。
      
      她们得常夫人帮助良多,惯来视常夫人为她们女富商的榜样,在这些似真似假的话语中,都对江余产生了恶感,还有一位与常夫人平时走的近的钱夫人起身,准备去找常夫人好好聊聊。
      
      二楼上,江余也是很久未见常夫人,看到她不过一个月就苍老如此多,也很是吃惊。但常夫人来的迟,定好的开业时间已到,只好在仪式后询问。
      
      “你怎的这般憔悴。”说着就要去抓常夫人的手腕。
      
      常夫人将手缩回,往后退了几步,边咳边道:“无妨。”
      
      “这样还是无妨?”江余很是着急,没理会常夫人的动作,强硬的一手抓住常夫人肩膀,一手握住她的手腕。
      
      常夫人一边急促的咳嗽,一边往后躲,但是她现在虚弱的样子哪里挣脱的开,急的满脸汗,咳的也更凶了。
      
      来寻常夫人的钱夫人见此,大喝一声,冲过来将江余推开。
      
      江余被脉象惊住,正回不过神,被推的趔趄了一下。
      
      “好你个江氏,常夫人这般为你操劳,你竟是这样回报的?”
      
      声音极大,楼下的众人对视一眼,不知谁说了一句,“为常夫人讨回公道。”众人便齐齐往楼梯那里挤,巧坊阁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对面酒楼的窗户中,探出不少脑袋往这边望,想看看是发生了什么。其中一间不起眼的包厢,里面的人站在窗边,同样往隔着一条街的巧坊阁望去。
      
      “可以动手了。”
      
      “是。”
      
      说话的两人长的平实的紧,身上透露出的杀气却十分重,薛老爷站在两人旁边,努力缩小存在感。
      
      巧坊阁中,正当那些贵妇要挤上二楼时,不知哪里传来一阵灼热。
      
      “起火啦!”
      
      一声惊叫,贵妇人又匆忙往楼下挤去,因为太乱,有些人险些被挤出栏杆。
      
      “谁踩我的裙子!”
      
      “啊!别推我!”
      
      ……
      
      尖叫声此起彼伏,刚刚不过是凑热闹,就算是所有人都堵在了楼梯那里,还算有序,但现在大家急忙逃离巧坊阁,急切许多。
      
      楼上,江余刚说服钱夫人,让她重新给常夫人把脉,常夫人却坚持不肯,推拉间,将常夫人的戴着的手套扯开了,手上密密麻麻全是红点。
      
      钱夫人吓得立马放开了倚靠在她身上的常夫人。
      
      常夫人苦笑:“这个是肢体接触传染,隔着衣服是无事的。”
      
      江余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感受着手上的瘙痒,知道自己着了道,只怕常夫人也是被她连累。
      
      扶着常夫人,江余刚想问常府的情况,就听见楼下一片喧闹。
      
      着火?这里全是木质家具,可经不住火!怎的这般丧心病狂!
      
      江余实在低估了他们的疯狂,巧坊阁位于金陵最繁华的街道,其中全是木质家具,这一把火下来,半点不由人控制。
      
      往楼下一看,蜿蜒的楼梯上挤满了人,还有些人被挤了下去,好在现在仍有些春寒,衣服不薄,没有摔出什么事,但有些运气不好的妇人摔到了家具上,看样子撞的不轻。
      
      江余果断将衣裳的外搭脱下,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扯成条状。
      
      常夫人明白她的意图,连忙过来帮忙,钱夫人犹豫片刻,瞥见江余手背上已经冒了红色的小点,深吸一口气,转头去挤楼梯。
      
      两人才绑好两米长的布条,突然一个蒙面男子从楼梯那蹿出,一剑直指江余。
      
      江余被训练多时,又早有准备,将常夫人往旁边一推,拿着匕首迎了上去。
      
      到底比不上蒙面人训练有素,江余不停躲避刺过来的剑,不过半盏茶时间,两人交手数招,蒙面人惊讶于江余这么好的身手,动作急切了起来。
      
      此时火势已大,楼梯已经被全部烧没,快要蔓延到二楼。
      
      江余观察到蒙面人并不管旁边仍旧不断搓绳的常夫人,只专注对付自己,并且对她已经长满红痘的手十分抗拒,显然知道这是什么。
      
      见常夫人将绳子搓好,绑在了窗棂上,江余从怀中取出一瓶药,捏在手中,手握成拳往蒙面人露出的面门而去,蒙面人正用剑挡住江余的匕首,防守不及,头微后仰,躲开江余长满红痘的手。
      
      趁蒙面人不备,江余将手中的药粉洒向蒙面人,蒙面人的动作越来越迟钝,不多久,倒在地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