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娇深入(重生)

作者:不许喝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卷舌

      不得不说三表哥实在是个好先生,林清月第五次发错音时这样想到。
      
      “这个音是不需要卷舌的。”
      
      听着男人丝毫没有烦躁地第五次重复同样的话,饶是林清月向来是个冷静的人,也不由得红了脸,心中暗恼:舌头为什么要自己卷起来。
      
      几缕鬓发散落在女孩儿白皙的侧脸,发尾刚好落在女孩儿娇艳欲滴的双唇上,叶羲眯了眯眼睛,低声道:“抬头。”
      
      叶羲看着女孩儿乖巧地仰起一张羞红的脸蛋,只敢半垂着眼睛盯着自己下巴的模样。终于褪去了满脸冰霜,握拳掩住唇角,想用咳嗽掩饰住忍不住的笑声。
      
      林清月本原本还能镇定自若地坐在男人对面,这下听出了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自暴自弃地抬手将书卷盖在脸上,装做没听见男人的声音,实在是太丢脸了......
      
      看着林清月的动作,叶羲嘴角愈发上扬。
      
      上一世的他和外人一样,看见的从来是女孩儿冷冰着一张脸,没有生机,没有情绪的模样。如现在这般唇红直白,眸中带光的样子,叶羲上辈子连做梦都梦不到。
      
      端过一碟早就备好的凤梨蜜饯,叶羲犹豫一瞬还是自己伸手捻起一块晶莹剔透的果肉,“吃了这个,再念一遍。”
      
      看着书卷后的小脑袋没有丝毫动作,叶羲也不着急,只平静地维持着递东西的动作,半响才看见一双美目从书卷后露出,飞快地伸出娇嫩的手指,接过东西后又把脸蛋藏进书卷后。
      
      感受到指尖温热的触感,叶羲轻舔了一下牙齿,端坐着等待。
      
      “色头......?”
      
      “别慌,是凤梨,半刻钟就恢复了。麻了之后就不会卷舌头了。”男人语调平稳,发号施令的嗓音温柔起来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
      
      林清月也不知道为何这般信任三堂哥,听话地照着刚刚读错的句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两名容貌绝佳的男女对坐,一边是明珠炫目,一边是幽潭难测,却偏偏气势相和。若是旁人看见这画面必定屏息凝神,不敢直视。
      
      偏偏看见这场面的是阮酥,她向来和正常人的思维不一样。
      
      "阮酥见过小姐,见过罗三少爷。"
      
      讲道理,林清月大半年没见过阮酥这般正正经经的给自己行礼了。调笑般看了一眼叶羲,还是三堂哥厉害啊,今天是搭着他自己才能受这礼了。
      
      见两人都没看自己,阮酥也没有再维持姿势,愤愤不平地起身,低头掩住眼中的不忿,“听说小姐在和罗三少爷学羌语,酥酥也是颇为好奇呢,还望罗三少爷不嫌酥酥愚钝。”
      
      阮酥疯狂压下心中的愤怒,用最柔的声音说到。既然林清月不可能嫁给太子了,以她这身子,多半只能找熟悉的人家嫁了。知道昨天那个眼神凌厉的男子是江南罗家的第三子后,阮酥的心思就疯狂转动,只要罗羲被自己迷恋住了,怎么还会愿意娶林清月。
      
      阮酥昨夜做梦都是林清月再过两年嫁不出去,被人嘲笑的凄惨生活,所以这才一起床就盛装打扮赶来勾引罗羲。
      
      男人头也没抬地随口道:“嫌弃。”
      
      听见罗羲说话之后,阮酥按照自己想象的流程走了下去,“那酥酥就谢......”
      
      空气突然一静,阮酥抬起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三表哥说,嫌弃。”看着阮酥不敢相信的眼神,林清月笑眯眯的重复了一次。
      
      叶羲狠戾着眉眼看着故作姿态的阮酥,周身的暴怒几乎要化成真刀实□□向阮酥,就这种拙劣的手段?罗铖连这种手段都能上钩?
      
      阮酥突然浑身一抖,感觉巨大的危险向她逼来,几乎本能的逃离释放威压的男人,没有丝毫仪态地向藏书楼外跑去。
      
      林清月看到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阮酥跑出去的背影,心中有些不安,虽说阮酥愚笨,但她梨花带雨之时却是真真的清丽有加,难道三表哥后悔那般说话了?
      
      “你长点心。”叶羲抬眸就正对上林清月不敢置信的眼神,以为她是在惊讶自己出口伤了女子面子,无奈地开口叮嘱。
      
      “以后看见被这种女人所惑之人都躲远点。”
      
      林清月懵了一下,哑然失笑道:“我还以为三表哥......”
      
      叶羲是多聪慧之人,林清月虽然没把话说完,可他自然品出了其中的意思。感情儿这小姑娘是觉得我看上阮酥了,叶羲被气笑了。
      
      这没良心的,孤在思考怎么帮你解决了这个烦人的东西,你在这里使劲编排我?
      
      叶羲撑着书案微微俯身,“我会看上她?”
      
      林清月觉得叶羲身子不过移动了十寸不到,压迫力却是铺天盖地的袭来。
      
      “那你会看上谁?”
      
      林清月看着男子眼睛,傻傻的跟着问下去。
      
      “.......”
      
      看着女子水汪汪的眼睛,叶羲一下收回手身子回到原处。
      
      娇娇,我看上你,很多年了。
      
      .
      
      第二天,林清月梳妆完便去了芸珠院。
      
      林家原本就子嗣单薄,先帝狠下杀手之后,更是只剩了林荡这一个男丁。偌大将军府中也就只有四个主子,平日也就不怎么讲究晨昏定省了,总之林清月暇时就去芸珠院找罗芸说说话就是。
      
      林清月向来嗜睡,往常来芸珠院刚好能用个午膳,今日这般晨霜未散就携雾而来倒是少见。院口的小丫鬟隐约看见一袭火红襦裙的女子时还不敢确定,直到一张明艳逼人的脸蛋清晰起来才疾步去内院通报。
      
      墨兰身后跟着刚刚进去通传的小丫鬟,快步走上前迎接林清月,“小姐仔细晨露深重。”
      
      “不碍事,娘亲起身了吗?”
      
      “夫人起了,正在梳洗呢。”
      
      墨兰一边回话,一边掀起帘子垂手恭立。
      
      林清月将手上的秋海棠递给迎上来的丫鬟,“爹爹闻不惯花香,娘亲院子里就从不放花。”
      
      盯着丫鬟将那几只海棠放进南红镶玉瓶中,林清月才走到罗芸身后,“前几日得了几盆新品种的海棠,如今这个时节却开得正艳,我就剪了来给娘亲插瓶赏玩。”
      
      林清月今日着一身明红软烟罗曳地裙,上面用金丝细细绣着云鹤,旁人穿这样大红大金的颜色多半显得俗气,偏偏林清月长相明艳,借着身后的火红海棠映衬,倒是更显容颜娇艳,恍若妖精在世。
      
      罗芸看着镜子中女儿眉眼明丽的样子,轻笑道:“今儿个太阳都还没出来了,娇娇怎么来了。”
      
      装作没听出自己娘亲话中的取笑,林清月接过丫鬟手中的七宝玲珑簪,稳稳地插入女子发间才开口:“我这个学生自然要早些到藏书楼,让教习看到我的态度才是。”
      
      罗芸听了这话抬手轻轻一挥,墨竹便带着满屋子的丫鬟退下。
      
      抬眸看着林清月不点而朱的双唇,罗芸不着痕迹地皱起眉头,“可要给娇娇寻一位会羌语的侍诏?”
      
      “不必,三堂哥就好,旁人来了我就得天天装病,实在是难受。”
      
      罗芸看着女孩儿未施粉黛也明艳动人的侧脸,不知从何来有些心慌,只能将话说得更明白,“虽是堂哥,到底亲疏有别。”
      
      林清月摆弄海棠花的手指一顿,扭头看向罗芸,“娘亲可是看不起三表哥庶出身份?”
      
      想起罗家那位嫡子,林清月眉头蹙起,“大堂兄性子温润,在江南那等太平之地才有用武之处,可若是要他说他能够帮扶哥哥那是万不可能的。可三表哥满身气度不凡,才能卓越,若我林家不拘亲疏真诚相待,三表哥日后必是哥哥麾下一名忠将。”
      
      “是帝王麾下,忠君之将。”林清月转头就看见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掀开帘子,露出俊朗阳光的面容。
      
      “我知道娇娇忧心什么,太子殿下绝非昏庸之人。”
      
      林清月自然听出了男子声音中的笃定,心下顿生无奈,挣扎半响还是咽下了口中反驳的话。
      
      哥哥与殿下一同征战五年,如今自然是笃定他们之间的情谊的,可朝堂和战场不一样,或许还不必等到太子登基,就能看见掌权者为了手握兵权,会如何对待这些和他有着生死交情的兄弟了。
      
      林骁阳自然看出了林清月眼里的不赞同,低声给女孩儿解释到,“并非哥哥相信自己与太子之间的情谊。”
      
      “而是相信太子才智。殿下多智近妖,所谋深远,只要林家忠于帝王,忠于叶国,就算是掌天下兵权又如何。”
      
      林清月已经顾不上头上作乱的手了,惊讶道:“这是何意?”
      
      “行了,快点去藏书楼吧,我跟母亲说说话。”
      
      林清月看看罗芸,又扭头瞅瞅林骁阳,见两人一副视若无物的样子,知道今天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只能行礼告退。
      
      听到院子口丫鬟们向林清月行礼的声音,林骁阳才笑着开口:“太子殿下可是有一双一眼就能看出是否易容的眼睛,娇娇要是有意伪装反而惹殿下不悦。”
      
      “母亲倒是没想过真能让太子认为娇娇病弱,只是希望太子能够明白我林家不愿入宫的态度。”
      
      林骁阳含笑开口,“太子有一条手帕从未离身。”
      
      林骁阳原本想等着罗芸透露出迫切想要知道下文的表情,没想到只见着罗芸不急不忙地端起白玉茶杯,有一下没一下地掀着杯盖,林骁阳只得丧着脸道:“我第一次见着那条帕子时,娇娇才七岁。”
      
      话虽然只说了一半,可罗芸也明白林骁阳的意思了,从昨日太子主动要教导林清月就悬起来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娇娇七岁前不过一年才出入禁宫一次,更没有现在的身姿容颜,左不过是个可爱的小团子罢了,怎么也不会引得太子注意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我难道是一个看脸的人吗,再说了娇娇就算是小团子,那也是天下最可爱的小团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