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炼器发家致富

作者:慕非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炼器第二十天

      当四十六号比武台上结束了比斗之后,池铃音也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目光,她不是不想继续看,只不过人家都比完了她不好意思再看了。

      看到两人都看向自己,池聆音没好意思的悄悄躲到了温景初的身后,双方在比武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原以为是对手,没想到是个可爱的小姑娘,真是有点诧异。

      先后和温景初点头致意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自己所在的比武台,往旁边走去,两人都受了些伤,打算找个安静点的地方疗伤。

      看到有人注意到自己,池聆音有点不好意思再入神的盯着别人的法器看,遂一边随意的看着比赛一边和温景初聊着天。

      没过多久第一轮第一组的比赛结束了,第一轮的比赛采取的是淘汰制,输了就淘汰。

      看起来虽然有些残忍,但修真界便是如此,在你追寻大道的路上靠的不仅仅是天赋和悟性,还有那虚无缥缈的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虽有弟子心里不舒服,但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继续好好修炼才是正道。

      没过多久第二组的比赛名单也出来了,这次轮到了温景初,池聆音顿时来了兴趣。

      说实话认识了这么多年,她除了平时经常和温景初一起玩,对他的具体实力其实知道的并不多。

      加上温景初修的是符箓一道,这条道说厉害挺厉害的,说不厉害吧,一旦手里的符箓用完了,如同待宰的羔羊,他们的厉害与否完全取决于手上的符箓强不强和多不多。

      之前温景初和她又卖了关子,池聆音还是挺好奇他怎么赢的,难道是靠符箓把对方砸趴下吗?

      来到温景初所在的七十八号比武台,出乎池聆音的预料之外,温景初这里观战的人以外的多,要不是她来的早,位置很靠前,估计已经被挤出去了。

      如今没被挤出去全靠别人看她是个小姑娘没舍得挤她罢了,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是温景初陪着来的,那些人都不愿意得罪温景初。

      温景初和池聆音可不一样,他是顶着一流世家温家嫡系子弟的名字进来的,加上他的师父又是鼎鼎大名的七品符箓师,只要他不犯下大错,在宗内年轻一辈都可以横着走。

      很快温景初的比武就开始了,与所有人以为的都不一样,他根本没拿出自己的符箓而是提着一把长剑上了台。

      池聆音一眼就认出了那把长剑,此件名曰凌夕,是温景初父亲温月松幼年时使用的第一把长剑。

      在池家时温景初每天早上都会用这把剑练习剑招,而池聆音常常在一边弹着自己的小琵琶,两人各做各的事气氛非常的融洽。

      最开始并不是这样,但是池聆音小时候太懒了,经常仗着人小天天赖床,后来温景初来了后,池长珉就拿温景初激池聆音。

      那时候的池聆音哪儿知道这些弯弯绕,轻轻松松的就上套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习惯,对此她只能无奈的接受了事实。

      算算时间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温景初练剑的模样,不过她真的没想到温景初竟然选择的是用剑而非是符箓,还真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别看温景初才十二岁站在那里架势一摆还是有几分意思的,导致上面不少长老在心里嘀咕这个孩子怎么不走剑修一道。

      温景初的想法别人是无法知道的,他拿着凌夕剑轻描淡写的就把比自己高了一个境界的对手送下了比武台,池聆音满眼佩服的看着温景初,让温景初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她心里眼里更多的是凌夕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凌夕剑这么充满美感,轻盈的剑身,流利的线条,复杂而又明了的阵法,无一不在显示着锻造者的高超之处。

      好在池聆音的理智尚在,没有直接问温景初剑能不能借她品鉴几天,主要还是她还达不到品鉴的能力,不然池聆音肯定忍不住心中的冲动。

      又看了几场比赛池聆音不可避免的觉得无聊起来,温景初细心的看到了这一点对池聆音说:“小音,我有点累了,你陪我回符印峰好吗?”

      池聆音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跟着温景初离开了云台峰,两人租了个仙鹤朝着符印峰飞去。

      坐在仙鹤背上,池聆音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法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她还是记得的,而且大家都还是炼气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法器,更何况看过了刚才那位剑修和温景初的武器,其他的武器池聆音怎么看都缺了点意思,因此云台峰对她来说变得无聊起来。

      就在池聆音胡思乱想间她渐渐被云端两边的风景吸引,坐在仙鹤的背上,被防御罩保护起来,她能欣赏到沿途美丽的风景,这是走上地上无法欣赏到的美景。

      放眼望去一座座的山峰在云层中若影若现,每座峰上的风景各不相同,这座峰上能看到满山的红色的枫叶,转眼就能到一处冰天雪地,还没看够就看到满眼的郁郁葱葱,真是一眼看尽一年四季春夏秋冬。

      池聆音还没看过瘾就发现自己正在下落,回神就看到温景初含笑的看着自己问:“好看吗?我跟你说话你都没注意到,害得我还以为你掉下去了。”

      听到温景初的打趣,池聆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就知道吓她,真当她不知道这些坐骑上都有相应的阵法,除非受到攻击是绝对不会掉下去的,她消息的确封闭了些,但这些常识还是知道的好么。

      取笑完池聆音后温景初带着笑意说:“走,带你看看我的住处,顺便认个门,以后万一我不在,你来这里吃饭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丝毫不提为了方便池聆音蹭饭,他特意又在主峰租了个两百年有效期的洞府。

      看到简简单单的洞府,池聆音好奇的问:“景初哥哥你不是应该跟着师父住吗?怎么会在主峰还有住处?”

      温景初不慌不忙的解释到:“师父的峰头离主峰有点远,这才帮我在这里又申请了个洞府,这样两边我都方便来往。”他就是仗着池聆音不知道符印峰的规矩在那里瞎编,反正池聆音又不认识符印峰的人,等她知道了这件事至少要好几年了,等到那时再忽悠她好了。

      果然不出他的意料之外池聆音根本没有任何怀疑直接接受了这个解释:“这样啊,那你真的太幸福了,我可以看看你的洞府吗?”

      温景初肯定的点点头:“当然可以,南边我给你留了一间房,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说完就带着池聆音往她住的地方走去。

      池聆音非常开心的跟着温景初往她的房间走去,进入房间她眼前一亮,这就是根据她的喜好布置的房间,完美的迎合了她的喜好。

      她非常开心的抱住温景初的胳膊说:“谢谢景初哥哥,我很喜欢这个房间,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听到这话温景初开心得不得了不枉费他昨天在池聆音离开后布置了整整一晚上,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

      接着温景初带着池聆音又去趟饭堂,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并分成了好几分,第一种是保质期只有两天的,第二种是保质期三四天的,第三种是保质期五六天的。

      也不知道饭堂是不是被打饭打习惯了,甚至还有套餐对外出售,只要你不挑剔,每天都能吃到不同的菜,可谓是品种丰富,包你满意。

      不过池聆音对吃的比较挑剔,温景初也买得起,两人就没有买套餐而是按照池聆音的口味准备的饭菜。

      等把吃的打包好温景初又问池聆音:“后面的比武你不来看了?”

      池聆音点点头:“恩,今天看你们的比赛有点灵感,想趁着灵感还在去把图纸画出来,我想试试自己设计一把法器。”

      温景初了然的点点头,只是心里不免遗憾,不过池聆音的事也不是小事,他笑着说:“那你注意吃饭,大比结束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这次我们去山下吃。”

      池聆音开心的笑着说:“好啊,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啦!”

      说完在温景初的护送下回到了千刃峰,确认池聆音回到自己的洞府后温景初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慢慢调息等待着第二天大比的到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迟来的祝福,祝大家年年过六一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