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在上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灵之书

      三位少爷屏住了呼吸,面面相觑时都在彼此眼中看见了亮起的光。
      
      斯派克少爷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清了清嗓子,想要装作若无其事般说:“连那些贵族老爷都没能养出几个法师,我们这种平民……”
      
      “几率很少,毕竟是万里挑一的天赋啊,但是……”芙蕾微微笑起来,“如果真的能成为法师,就连旧贵族也得以礼相待吧。我想丰收祭典结束之后,诸位也可以在王都多待几日,试试也好啊。”
      
      斯派克用力点点头,眼中带着感激:“我明白,非常感谢您告诉我们这些!”
      
      芙蕾只是微笑。
      
      这对他们当然是个重要情报,但芙蕾估计国王在丰收祭典上就会公布这个消息,他们也只是早点知道而已。
      
      虽然没有找到魔王需要的物品,但收获了一件修复后很有用的魔法道具,处理好了斯坦家的关系,应该还能算是颇有收获。
      
      告别了斯坦家的少爷,刚刚回到庄园的芙蕾还没有站定,妮娜就已经抱住了她的手臂,眼睛亮亮地问:“姐姐,现在可以说了吧,那个胸针到底有什么了不得?”
      
      芙蕾一愣,正在苦恼该怎么跟妮娜说明,霍华德子爵正从正厅的台阶上缓缓走来,两人暂且中断了话题,乖巧地和父亲打招呼。
      
      霍华德子爵一脸宠溺地看着两个女儿,然后清了清嗓子:“亲爱的,我听说你从邦尼商会那里买回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胸针?”
      
      这下可好,她不止要跟妮娜说明,还得跟她的父亲也说明了。
      
      芙蕾念头转动,她点了点头:“是的,父亲,我觉得它很漂亮,而且很像我在书中见过的某样古物……”
      
      霍华德子爵更加满意地点了点头:“哦!这就说明它很有可能有个了不起的出身,说不定还曾经有某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芙蕾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霍华德子爵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那个,芙蕾……能不能把那个胸针让给我?我刚刚才听见你妈妈在摇摆去王都该带什么样的首饰,她一定会喜欢这个的!”
      
      妮娜插了一句嘴:“爸爸,这个胸针还是个魔法道具呢!”
      
      芙蕾补充:“可以让佩戴者变得……额,更加优雅。”
      
      霍华德子爵困惑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这也算魔法?只要饰品上的宝石够大,都有这种功效不是吗?”
      
      这倒是不能反驳。
      
      妮娜扑哧笑了出来:“姐姐当时也说了差不多同样的话!”
      
      “与其要这种不中用的魔法道具,我给你个更厉害的!”霍华德子爵嘿嘿一笑,“能够百分百吸引攻击的魔法道具,相当实用,我用那个跟你换胸针,怎么样?那可不是几百个金币就能弄到的!”
      
      芙蕾略一犹豫,还是点了头。
      
      霍华德子爵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开口:“那么,我就让他们把胸针送到我那去了,那个魔法道具,一会儿我就让他们帮你从地下室抬上来!”
      
      “地下室?”
      
      那里放着的都是老爹珍藏的兵器,芙蕾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霍华德子爵根本没打算停留,他一边往楼下走去,一边提醒她:“芙蕾,五天后我们就要出发去王都了,你得考虑一下带上哪些东西。”
      
      芙蕾目光沉重地看了眼地下室的方向,总觉得父亲刚刚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芙蕾在房间见到了三个男仆涨红了脸才合力抬上来的巨大铁盾。
      
      芙蕾的表情有些呆滞,就连留在她房间准备开开眼界的妮娜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她拍了拍姐姐的肩膀,叹了口气离开了这个房间。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芙蕾和这面巨盾大眼瞪小眼。
      
      “咳。”魔王的声音适时响起,“我觉得你可以至少先把我从盒子里取出来。”
      
      芙蕾这才反应过来,她打开自己的金币盒子,把盖在黑书上的金币都扫开,不怎么抱希望的开口:“魔王大人,这面盾里有神力吗?”
      
      “有。”魔王笃定地回答。
      
      芙蕾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魔王接着说:“关好门,你可以把我放到那块盾牌上。”
      
      芙蕾依言照做。
      
      巨盾之下浮现法阵,芙蕾惊讶地发现,她居然能看懂原本晦涩难懂的符文了,这是和元素沟通的文字,大致的意思是——
      
      “古老漂浮的风精灵,将战神遗落的神之力,献给你的神灵。”
      
      芙蕾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什么意思,黑色的书被风掀开了扉页,展开的书页哗啦啦作响,飞速地一页页翻动过去,书页上的黑色褪去,缠绕在半空似乎就要显露成形。
      
      芙蕾的目光落在了褪去了黑色的书上,它原来不是黑色的,褪去浓重的黑色之后,这上面写着什么?
      
      半空的黑雾凝成漆黑的鸦,它展翅直扑芙蕾的眼睛,芙蕾下意识闭上眼,但意料之中的痛啄并没有到来,她偷偷掀开眼皮偷看了一眼,乌鸦毫不客气地用脚爪合上了书。
      
      它微微张嘴,居然响起了魔王的声音:“你可真是什么都敢看啊,傻丫头,小心眼睛瞎掉。”
      
      芙蕾抬眼看着天花板,老实巴交地问:“那我现在能低头吗,书的封面好像也变了,我能看吗?”
      
      “封面可以。”魔王展翅找了个合适的地方落脚,心情大好地开口,“这可是神灵之书,上面记载着□□字,凡人如果看到里面的内容,有可能会接收神的启示,也有可能……因为冒犯神而获得神罚。”
      
      芙蕾缩了缩脖子,她讪讪开口:“之前,在石堡的时候,它就是摊开的……”
      
      魔王笑了一声:“那时候它被我附身,可没有显示文字,之后你可要当心点。我不在书里的时候,别随便打开。”
      
      芙蕾乖巧点头,随后有些惊喜地开口:“啊,您现在可以随意走动了吗?”
      
      魔王懒洋洋地回答:“也不能离开这东西太久。你只要记住,书变黑的时候就是我在里面,如果书页显露本貌,就是我暂且不在。”
      
      “万一,我是说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而我不在的话,你可以翻开第六页,在上面写字,我能接收到。”
      
      芙蕾用力点头,随后问道:“您要离开吗?”
      
      魔王笑了一声:“我要做的事可多着呢,小鬼,不过你出发去王都前我会回来的。”
      
      他用脑袋顶开窗户,然后张开双翅直直坠落,芙蕾紧张地探出窗户张望。
      
      ——黑色的鸦像是不会飞行那样僵硬着翅膀笔直坠落,在就要撞上地面的瞬间,像是墨水在水中晕开,黑鸦化身缠绕着黑气的小猫,等到黑猫轻巧落地,他身上的黑雾也收敛进了身体里。
      
      只一个闪身,他就不知道消失在了哪片树丛里。
      
      魔王消失在芙蕾的视线里,芙蕾才收回目光。
      
      之前她还以为黑鸦就是魔王的本体,但看起来那位大人似乎能变成任何他想要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芙蕾再次对魔王的变形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前往王都的出行在即,女仆们正在清点芙蕾需要带去的衣物,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她们要安排好每一天日常出行的搭配,还有出席舞会要换的礼服。
      
      芙蕾像个木偶一样站在房间中,木然地看着女仆在她身前举起一件礼服,另一位女仆立刻将色系相配的礼帽举到她头顶,还有一位从首饰盒中挑选出合适的耳环虚挂在她耳边。
      
      霍华德夫人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微微点头,于是这一身搭配算是过关,女仆们立刻把东西收纳起来,下一组试穿立刻跟上。
      
      芙蕾苦着脸看了隔壁和她一起举着双手当试衣架的妹妹,妮娜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很快被霍华德夫人捏着下巴把脸转了回去。
      
      芙蕾呼出一口气,宽大的帽檐上忽然落下一只黑色的蜘蛛,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魔王的声音响起:“今晚准备一点甜饼。”
      
      芙蕾微微点头,耳边忽然炸开了女仆的惊叫,那顶宽檐礼帽旋转着飞上了天,女仆们滚作一团,惊慌地寻找趁手的工具要灭杀这个误入人类社会的小小昆虫。
      
      芙蕾抬头看着空中的礼帽,略一抬手精准地接住了它,看了看帽檐,笑起来:“好了,没事了,它已经离开了。”
      
      霍华德夫人不赞同地摇摇头:“芙蕾,适当的示弱也是淑女的必修课。”
      
      下午,芙蕾在花房中挑选今天餐桌上摆的花朵,忽然看见娇艳的玫瑰上趴着一条浑身尖刺如同铠甲一般的黑色毛虫。
      
      芙蕾的手顿了顿,魔王有些遗憾地开口:“我还以为你会尖叫的。”
      
      芙蕾有些迟疑着开口:“啊……难道您是在吓唬我吗?”
      
      魔王低笑了一声:“想看个魔法吗?”
      
      芙蕾回头看了一眼,园丁还在远处,应该没人能看得见这里,她点了点头:“想看。”
      
      黑雾把毛虫包裹成茧,然后它挣动了一下。
      
      芙蕾屏住了呼吸,黑色的茧被挣出了一个缺口,一只黑蝶拖着华丽的双翅,挣脱了茧的束缚,振翅而飞。华丽的黑色蝶翅反射着磷光,无视了花房中所有娇艳的花朵,围绕着芙蕾翩翩起舞。
      
      芙蕾目光跟着黑蝶,她尝试着伸出手指,在蝴蝶落在她的手指之前,远远传来了妮娜的呼喊:“姐姐——”
      
      黑色的蝶化作黑雾悄然消失。
      
      芙蕾总觉得魔王大人能在任何地方,以至于她看见新送去厨房的煤,都忍不住停住脚步,低声问了一句:“魔王大人,是你吗?”
      
      没有回应,她红着脸悄悄离开,没注意到身后煤矿里一块煤悄悄活动了一下,有人嘟囔:“这都能被发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芙蕾:我有点黑色pstd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